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马库斯的怀疑
    不得不说,帕金森小姐作为一名间谍是失败的。可她那一连串的瞎折腾,却也并非全然无用。

    在玛卡对海尔波的计谋无从获知的情况下,潘西的种种行为无疑就成了一根隐性的搅屎棍,不知不觉间,她就将整个局面都一下子搅浑了。

    而这,显然是连玛卡也未曾预料到的。

    然则,身为整场“搅屎棍行动”关键人员之一的妖精混血女巫伊露莉,却不仅对这一切都还一无所知,反而更是又主动陷入了另一场麻烦当中。

    眼下正值深夜,距离被关进这禁闭屋到现在,已经有超过六个小时的时间了。

    由于今天弗林特家并没有给她准备食物,午餐与晚餐一共加起来,她也只吃了三个硬邦邦的面包——就这么点食物,对于忙碌了一整天的她显见是远远不够的。

    而到了此时此刻,暗自痉挛的胃袋与使用妖精魔法后的头痛、再加上之前弗林特夫人那两巴掌给她带来的眩晕,使她无比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正在逐渐脱力。

    要是再不吃点东西的话,她估计就又该昏迷过去了吧?

    “伊露莉……你还醒着吗?”

    冷不丁的,隔壁忽然又响起了小少爷的声音。

    “嗯,还醒着。”伊露莉勉强打起了精神来,轻声回应道,“小少爷,先睡一会儿吧!等到了明天早上,夫人应该就会放你出去了。”

    “伊露莉?”

    听得她话音有些飘忽,对方立即便有些担心地问道:

    “你没事吧?怎么……你的声音这么轻?”

    “噢,我没事,”伊露莉忙又大声了些道,“我只是有些困了。”

    “那就好……那就好……”

    隔壁那小少爷在确认了伊露莉似乎没事之后,终于像是再难抵挡困倦。不一会儿,这静谧的空间内便响起了一阵细微的鼾声——他很快就睡着了。

    然而,伊露莉却不能睡。

    因为她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态要是昏睡过去,恐怕就很难及时醒来了。而若是夫人在要她出去继续问话时她还没醒,那下一次叫她都不知道会是在什么时候……

    不,谁知道还有没有所谓的“下一次”呢?

    只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隔壁小少爷那规律的呼吸声中,伊露莉只觉得自己的眼皮也变得愈发地沉重。

    空气中弥漫着的苔藓的腥气、混杂着地下渗水的潮气,在伊露莉的口鼻间一个劲地徘徊着,却反倒让她更有了种天旋地转般的晕眩。

    可就当她几乎便要再度晕厥过去之际,又一个陌生中带着一丝熟悉的声音蓦然响起,将她从那仿若无边无际的黑暗当中拉扯了回来。

    “伊露莉?还醒着吧?醒着就给我吭一声!”

    这种才头一句话就带着满满不耐的交谈方式,是典型的“弗林特式”,让熟悉的人一听就知道,准是那几个“弗林特”当中的某一人。

    “是……大少爷?”伊露莉强撑着侧了侧头,语气中带着些许的疑惑,“这么晚了,你到这下面来是做什么?”

    她口中的“大少爷”,指的自然便是马库斯·弗林特,那个长着一对大板牙的斯莱特林毕业生。

    伊露莉正说着,就见自己的身后忽然多了一片光亮。而那自背后而来的光线,顿时就将她的影子拉长了印在对面的墙壁上,随着角度的改变一点点地从左边移向了中间。

    “你说我是来做什么的?愚蠢的女仆……除了来找你以外,还可能有别的原因吗?难不成还是来找我那懦弱的弟弟的?”

    自从马库斯在霍格沃兹好不容易毕业后,到现在也已经有两年多过去了。但是经过了整整两年的时间,他的脾气不但没随着成熟而变好,反而像是更糟糕了些。

    该说,不愧是姓弗林特的吗?

    “小少爷并不懦弱”——伊露莉虽然很想这么说,可她明白自己没有立场说这句话。更何况,她就算说了马库斯也只会用更多、更恶毒的话语嘲弄她和小少爷。

    “我知道了,”伊露莉抿了抿嘴,颇有些艰难地道,“那么……少爷来找我,是有什么吩咐吗?”

    “吩咐?”

    马库斯冷笑了一声,仿佛伊露莉连替他办事的资格都没有。

    “听着,有一件关于魔法部的传闻,你必须如实告诉我——我问你,魔法部地牢中那个被救走的小个子女巫,是不是就是你?”

    弗林特家在外的名声确实不好,可就算同级别的纯血家族不愿理会他们,却总会有一些攀不上高枝儿的小家族会希望捧一捧他们这双“臭脚”的。

    是以,只消大把的金加隆挥洒出去,情报的渠道弗林特家倒是向来不缺。

    而再从魔法部囚犯失踪的时间与伊露莉回家的时间之间稍一联系,只要是在关注着魔法部的人,能从中推测出某些可能性来倒是不足为奇。

    说实话,要怪就只能怪伊露莉的体型实在是太明显了,凡是认识她的人就很难不去怀疑一下。

    只不过……

    “大少爷,你——”

    伊露莉对马库斯察觉到这件事,感到很是惊讶。

    事实上,她本以为弗林特家族中基本上就没有对魔法部的事感兴趣的人。除了偶尔会为了男性后代的就学而联系一下霍格沃兹以外,这个家族几乎就是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很少会去外界瞎掺和。

    要说这究竟是懂得明哲保身呢?还是向来不思进取呢?其中得失,那就很难说得清楚了。

    毕竟,弗林特家族能到现在都过得还算不错,或许还多亏了这种低调而中立的立场与态度。

    当然,这兴许也和弗林特家族的每一代家主都是女性有关。

    然则,现如今的马库斯却是有所不同。

    在霍格沃兹的时候,他就很喜欢拉帮结派,后几年里还总和马尔福家族的德拉科混在一块儿,显然是尝尽了“抱大腿”的好处。

    要知道,德拉科虽然总在玛卡面前被压得抬不起头来,可他背后的马尔福家,在近代纯血家族中却仍旧是首屈一指的。

    而就在马库斯毕业前后的那两年间,马尔福家族颇有些一蹶不振的趋势,以至于马库斯在毕业后也不得不刻意拉远了距离,免得引火烧身。

    可早就尝到了甜头的马库斯,又怎么可能再甘寂寞?他转念一想,就盯上了魔法部这条在与玛卡交好后重又粗壮起来的“官方大腿”。

    只可惜,就他毕业时那渣渣成绩,想抱大腿也得有资格靠近才行啊!

    于是,马库斯就在家族里一边弄了个副管事整天混日子,一边就千方百计地琢磨自己该怎样才能钻进魔法部里去。

    而今,是该说他“功夫不负有心人”呢?还是该说他走了狗屎运呢?

    当他将魔法部逃犯一事与伊露莉联想在一块儿之后,他越想越觉得可能性极大——要是能将伊露莉交给魔法部的话,说不定他只需再借着弗林特家族的名号走走门路,就能一举叩开魔法部的大门了呢?

    如此辗转反侧,马库斯在自己的床上想到了深夜,终于忍不住连夜下到这禁闭屋外试图确认一下。

    可必须得说,他到底还是太蠢了。

    就马库斯这些念头,伊露莉倒是未必都能想得到,但是身为一名通过劫狱逃出来的魔法部通缉犯,她可能老老实实地承认吗?

    “大少爷,我从没有去过魔法部,”伊露莉在稍稍的惊讶过后,很快便镇定了下来,“不过,少爷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魔法部的事情来了?要是夫人知道了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哼,”马库斯闻言,当即冷哼道,“怎么,不承认?魔法部地牢中的犯人刚一消失,深更半夜不知道跑去了那儿的你就回来了——哪有这么巧的事!”

    “可事情确实是这么巧啊,少爷……”

    伊露莉这会儿浑身无力,就连说句话都觉得很是费劲,可她却必须就这么继续说下去。

    “大少爷,我只是出去见一个朋友,以前在外出采购的时候认识的。这次外出晚归,也是因为和朋友聊得太忘我了,所以才犯下了这么大的错误……我已经知道错了。”

    她在矢口否认的同时,也有意无意地将话题往别处带。不说希望能让马库斯解除怀疑,至少也要暂时避免在同一个话题上纠缠不清。

    果不其然,马库斯在听到她这么说后,登时便质问道:

    “朋友?那你倒是说说看,你那朋友是谁?”

    这个问题是伊露莉期待他问的,因为她很清楚,马库斯与潘西本就曾是同在一个学院的同学。

    “是帕金森小姐,”伊露莉立即回答道,“我想少爷你也是认识的,就是帕金森家族的潘西·帕金森小姐!”

    “什么?”

    马库斯当然知道潘西,他甚至还记得她的样子。因为当年在霍格沃兹,潘西一直就跟在德拉科的身边,马库斯虽然没怎么和那颇有些刁蛮的小姑娘说过话,但也算是经常和对方见面的。

    “帕金森小姐?”他顿时便愕然道,“你一介仆从,能和满心傲气的她交上朋友?这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