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掉1000000亿〕〔青枝的佛系种田系〕〔修仙小神农〕〔新纪来袭〕〔重生之绝顶张狂〕〔圣武星辰〕〔寄箫传〕〔老兵传奇〕〔网游之高级玩家〕〔快穿之魔王有点甜〕〔末世红警科学家〕〔精帝〕〔仙古独神〕〔无敌传人〕〔狼途万界〕〔木叶之传奇道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神在召唤〕〔八零福运娇娇女〕〔医路嚣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弗林特家族的来信
    必须得说,作为一个正值妙龄的少女,潘西的外在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

    在那些纯血家族的男孩儿们眼中看来,潘西既有一副精致的外貌,又有一个不算太大也不至于太小的家庭背景。

    即使是她那总像是覆盖着一层金属似的冷脸,仿佛也有着别样的魅力。

    这样的女孩儿,有男生喜欢并不稀奇。

    是以,要是潘西没有在大家面前摆明了执着于德拉科一人的话,或许想追她的斯莱特林男生是一定不会少的。

    而事实上,如今已然从霍格沃兹毕了业的马库斯·弗林特,过去就也曾暗暗喜欢过这个小学妹。

    眼下,听到伊露莉说潘西就是她的朋友时,马库斯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因为在毕业前的那几年里他就曾仔细了解过那个女孩儿,而在他的记忆中,那帕金森小姐无疑就是一个典型的纯血家族后代。

    而一个以纯血为傲的巫师,又怎么可能会和像伊露莉这般拥有“低劣血统”的仆从成为朋友呢?

    “你在欺骗我!”

    突然间,马库斯猛地一掌拍在了铁栅栏门上,发出了“咚”地一声闷响。

    “要不然,就是你欺骗了帕金森小姐!”

    事到如今,马库斯对潘西固然还有那么些的好感,但还不至于到现在都还念念不忘。比起伊露莉是否骗了潘西来,更让他恼火的其实是逃犯的事情。

    如果伊露莉其实并非是那自魔法部地牢逃脱了的嫌犯的话,他可就不能轻易将伊露莉送去邀功了。

    毕竟,用假的嫌疑犯糊弄魔法部的罪名,只会让魔法部的官员对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你听着!我会去找帕金森小姐确认的,而且我还会把你的身世全部都告诉她!哼,但愿你欺骗的只是我而已……假如你欺骗的是帕金森小姐,我一定饶不了你!”

    伊露莉若只是骗了潘西,那就说明她极有可能并不是逃犯。而要真是那样的话,马库斯好不容易等来的机遇可就彻底泡汤了——他能不生气吗?

    听着马库斯在威胁了自己几句后,便骂骂咧咧地转身远去,伊露莉也禁不住暗自松了口气。

    她当然并不担心马库斯去询问潘西,而他人对自己这血统的鄙夷,她也早就可以说是习以为常了。

    此刻,她只是觉得很疲惫——不光是身体上的疲累,就连内心也是一样。

    而就在马库斯离去后不多久,隔壁小少爷的声音忽而便又再一次响起,他似乎是被刚才马库斯那一通折腾给吵醒了。

    “伊露莉,大哥他为什么……好像很希望你就是那个魔法部的逃犯似的?”

    对于自家那个痞里痞气的哥哥,他一直以来都有些惧怕。因为和他那略显内向的性格不同,他的大哥马库斯和母亲一样,不仅蛮横、还动不动就骂人甚至打人。

    他这个做弟弟的,以前也挨过好几次揍。一直到母亲开始盯着让他学习,哥哥马库斯才不方便拿他这个“懦弱没用”的弟弟下手出气了。

    就小少爷的疑惑,伊露莉其实并不想多作解释,虽说在听了马库斯那么些的话之后,她多少也能猜出个大概来了。

    “嗯,是啊!为什么呢……”

    她幽幽地念叨了一声,随即便陷入了一阵饱含无奈的沉默当中。

    ……

    次日清晨,那自东方渐渐泛起的一阵朦胧光亮,昭示着今天或许并非是一个一片晴朗的日子。

    在霍格沃兹的斯莱特林宿舍内,当附有魔法的窗户将第一缕光明投入寝室之中时,早就醒了的帕金森小姐便蓦地睁开了双眼。

    对潘西而言,昨天一整天都并不好过。

    尤其是最后那艰难的抉择、以及亲手导致的任务失败,让她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以至于今晚都没怎么睡好。

    是的,即便玛卡似乎已经原谅了她,但是她自己却仍旧难以释怀。

    因为她只知道,要是自己不能好好地按照玛卡的要求去做的话,那些玛卡曾经对她作出的承诺可就无从兑现了。

    所以,今天一早她就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然后便一直闭着眼睛思索到了现在。

    她想知道,自己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重新挽回这场极有可能会就此终止的间谍任务。

    可是很显然,就连玛卡这一时半会儿都没什么好主意,她自己琢磨着就更不可能想出办法来了。

    轻轻掀开被子,潘西翻身下床,带着她那愈发低落的情绪开始了洗漱。

    然而,就在她从盥洗室回来,正坐在寝室里的梳妆台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头发的时候,却有一阵敲门声自寝室门口传来。

    “帕金森小姐,费尔奇在找你,说是今天一大早就有猫头鹰给你送了封信来。”

    站在寝室门外的是一名斯莱特林学院的低年级生,平时学习很是用功,也常常在大家都没起床的时候就跑去公共休息室预习功课了。潘西虽然也认识她,可两人平日里几乎就没有说过话。

    见对方特意跑来传达这件事,潘西当即点了点头。

    “谢谢你,我知道了。”

    要是放在过去,她恐怕连这声谢谢都不会说。可是现在,在从伊露莉的身上体会过友谊的美妙之后,她便再也不愿意像以前那样总是用一张冷脸对着别人了。

    因为她终于明白,那种没来由的高傲除了让人敬而远之之外,大概就再没任何的好处可言了。

    门外,那低年级的小学妹听得潘西这一声谢,不禁有些惊奇地朝她看了一眼,这才抿着嘴微微地点了下头。

    “不,不用谢……费尔奇现在就在休息室外等你,那我就先走了。”

    非要说的话,比起吵闹又不守规矩的格兰芬多来,费尔奇显然对斯莱特林们更有好感。

    不过,这其实也是相对而言的。

    由于他始终是一个渴望学习魔法,却一辈子都成不了巫师的哑炮,对于所有能使用魔咒的人他都一样心怀妒忌。

    在潘西打开公共休息室的门扉,看到站在外头走廊里的费尔奇时,对方直接就把一封信塞到了她的手里。

    “一清早就有猫头鹰来我头顶上拉屎,真是倒霉……快拿去,你的信!”

    望着那留下了信件就立马转身离去的费尔奇的背影,本来心情就不佳的潘西也不禁蹙了蹙眉,差点儿就想习惯性地出去骂上两句。可稍一犹豫,她还是压下了心头的郁闷,拿着那张薄薄的信封回到了休息室里。

    这会儿明显还早,这里就只有刚才来找过她的那个女孩儿,这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既然没有人,潘西也没多想,当即便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信封上的署名、一边就“嗤啦”一声撕开了封口。

    “马库斯·弗林特?”她稍稍回想了一下,这才略有些恍然地点了点头,“哦,是前几年毕业的那个追球手?”

    看样子,马库斯在她心里似乎并没有什么存在感。

    可在展开信纸匆匆读了一遍之后,潘西却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惊讶的表情——马库斯在信里写得东西并不多,只是向她询问她是否和他们家的女仆伊露莉有朋友关系而已。

    但即便如此,能得到伊露莉的消息却也让潘西心中生出了一丝欣喜。

    因为伊露莉那敏感的血统和身世,潘西先前并没有主动去问她家里的情况。可是现在,马库斯这一封来信却让她间接地了解到了伊露莉的情况,这不得不说是一个美妙的巧合。

    嗯,至少单从眼下来看,这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与此相比,心中所提到的伊露莉的出身,对潘西来说就没什么重要的了……早在知道了对方那妖精混血的血统之后,她就多少能猜到一些情况来。

    “弗林特家族吗?”潘西想了想,不禁暗自琢磨着道,“从马库斯这封信的内容来看,伊露莉在那个‘家’过得恐怕并不好啊……我要不要想个什么办法……”

    在信中,马库斯自然不会蠢到连伊露莉被关起来的事也写进去。毕竟伊露莉说得那么信誓旦旦的,他也没办法保证潘西和伊露莉就一定不是朋友。

    是以,只是得到了好友消息的潘西,心情终于好了很多。在回去寝室稍加整理之后,她便迈着颇有些轻快的步伐离开了城堡地下,打算趁着早餐开始前去外面散个步。

    顺带着,她得好好斟酌一下该如何给马库斯回信。

    再怎么说,这也是一封来往于弗林特与帕金森两家的信件,在她与马库斯并没有太多交情的前提下,这封信可就并不能单纯当做私人信件来看待了。

    首先第一件事,她就得在揣摩清楚马库斯来这份信的意图以后,好好考虑自己到底要不要承认她和伊露莉的朋友关系。

    这不仅对她很重要,对伊露莉那边显见也同样关系重大。

    只是似乎,潘西再怎么思考也很难会想到,马库斯实际上却是在怀疑伊露莉那逃犯的身份。

    “还是不承认了吧?要不然……不止我会在马库斯手中留下把柄,说不定还会给伊露莉带去麻烦……嗯?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牌经纪人:你老〕〔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