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侏儒不是妖精!
    若说起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毫无偏见,当年霍格沃兹的创始人之一,赫尔加·赫奇帕奇女士应该是当之无愧的。

    当其他三位创办者都在按照自己的要求挑选自己的学生时,唯有赫奇帕奇有教无类,甚至连萨拉查·斯莱特林从家族中带过来的家养小精灵都在她那儿学习过美食魔咒。

    毫无疑问,这等广阔的心胸是值得令人敬佩的。

    然则,除了赫奇帕奇女士以外,其实还有另一位相当著名的巫师也一样是从不看重出身血统的。虽说时至今日,那名巫师的全名早已无人得知,可大家却都还记得他那不甚光彩的名号:

    他就是,卑鄙的海尔波。

    是的,在海尔波的眼中,什么身份来历、什么血统传承都不重要,唯有个人的悟性与天赋才是关键。

    而这两样东西,在他的认知当中都绝非是血统和出身能够左右的。毕竟自古以来,出身卑微、却依然能一路攀登至巅峰的人物,向来都没少过。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选择手下、挑选学徒时看似比任何人都要挑剔,可要是换个角度来看的话,其实他也同样是那种从不以先入为主的眼光去看待他人的存在。

    到了如今这个时代,海尔波又再度重现世间,需要人手的他自然便也开始招收起了新的追随者。

    而很显然的是,他那自古以来就一直维持着的理念,到现在也未曾改变过。

    事实上,说到这里就必须得为马丁说句话了——至少在魔法天赋和勤奋好学方面,他这个人还是无可挑剔的。哪怕是做事的头脑,其实也未必有多么地差劲。

    只能说,和玛卡这种连海尔波本人都赞叹有加、乃至视为对手的巫师作对比的话,那确实就有些太难为他了。

    可是,虽说马丁眼下多少是被玛卡在暗中折腾得团团转,几乎都可以说是还没发力就倒下了一半。但谁也没说,海尔波就收了他这么一个“学徒”不是?

    而今,就当玛卡正和斯克林杰一道接受《预言家日报》的专访时,马丁终于在私下里和另外一名被海尔波看中的巫师相遇了。

    并且,这次还不像是上回在地下教堂中玛卡假扮的那种,而是一个真正拥有和马丁类似经历的人。

    “嘿!”

    在舞曲嘈杂、媚娃妖娆的地下黑市眠龙酒吧里,那个正站在马丁身后的矮个子巫师伸出了手,拍了拍他的后腰。

    没办法,这名矮个子巫师可不是一般的矮,他的个子甚至比那有着妖精混血的伊露莉还要小!

    “嗯?”

    正一个人窝火的马丁感觉到臀上三寸被人摸了一下,突然就像是触电一般缩了缩,随后才更为恼火地扭过了头去。

    “干什——”

    话还没说完,他就发现自己背后的近距离范围内竟是空无一人。待得那矮个子再拍了他一下之后,马丁终于低下头去看到了这个几乎和吧台前的高脚凳一般高的“小家伙”。

    “妖精?”

    他嘀咕了一声,随即便又想起了伊露莉和潘西——这使他顿时就露出了两道不善的目光。

    “该死的妖精!”

    “你才是妖精!”

    即便是在震耳欲聋的动感乐曲声中,那矮个子巫师的高喊声也仍然能听个大概,可见这个“小家伙”的嗓门到底是有多大了。

    而紧跟着,马丁就见对方忽地一下扯开了自己的兜帽,将一张搁在这身材上多少有些违和感的成熟面孔冷不丁地就露了出来。

    马丁一看,登时又是一撇嘴,不耐烦地吼道:

    “还不是妖精!”

    “你家妖精耳朵是圆的?”

    很显然,除了特殊的妖精血脉以外,侏儒症也会让一个人永远都保持着孩童般的身高体型。这种天生的发育迟缓不仅在巫师中偶尔可以见到,就连麻瓜当中也是一样存在的。

    可即便是如此有异于常人的巫师,海尔波却依旧毫不在意,甚至还将其收为了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学徒。

    当然,能成为巫师学徒却并不意味着就能跟着海尔波学习很多魔法了。放在古代魔法界,巫师学徒们在得到老师的进一步肯定之前,实际上也仅仅是一众稍微高级些的杂役罢了。

    就当马丁皱着眉头盯着眼前这矮冬瓜大吼大叫之际,就听得对方倏地又撇开了妖精的话题,高声问道:

    “白痴!我问你,你是不是也是老师的学生?”

    马丁一听,终于脸色猛地一变。

    “什么?难道你……”正说着,他忽然摇了摇头,遂即转而道,“不,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我也是的?”

    要说上回在地下教堂里,玛卡所假扮的那个“学徒”能知道他身份显然不难,可现在他却是在一个谁都能来的酒吧里头。

    在双方都没有什么暗号与标记的情况下,这个侏儒巫师居然也能辨认出他的底细,这就难免会让马丁心生犹疑了。

    可马丁这话才刚问出口,他就看到对方冲着他翻了个白眼。

    “别拿你的标准来衡量我的能力!”就见那矮个子一指自己的眼睛,然后踮起脚尖用力一指头戳在了马丁的身上,“明白吗?我能看见你的灵魂!”

    必须得说,这个世界虽然往往不公,但在某些方面上却又会意外地体现出它公平的一面来。

    这个矮个子虽说天生患有侏儒症,但在体质上却颇有天赋异禀之势。

    即便是玛卡和海尔波这样的巫师,也需要在深入研究灵魂规则以后才能感知灵魂,可这家伙却自然而然地就拥有了这种别树一帜的能力。

    马丁被他说得一愣,可以联想到海尔波曾对自己做过的某件事,他下意识地就摸了摸被对方戳到的胸口。

    没错,他还记得——在与海尔波分开前,对方还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颗“种子”。而那颗种子,据说将会根植在他的灵魂深处,在未来为他提供一个能够变强的契机。

    而也正是因为那颗“魔法的种子”,在等其开放出灵魂的花朵之前,他不能学习任何的古代魔法。

    这么说……难不成这个矮冬瓜还真能看到灵魂不成?

    马丁还没说完,就听对方又接着道:

    “老师给每一个学徒都种下了种子,而这,也是我们互相辨认的最好的凭证——现在你明白了吗?蠢蛋?”

    马丁被这家伙骂得有些没脾气,毕竟总的来说,还是他自己技不如人。

    在稍稍迟疑了一下之后,他才蹙着眉询问道:

    “老师不是不让我们在私底下互相见面吗?你为什么跑过来和我相认,就不怕老师责罚吗?”

    “愚蠢……愚蠢!”对方立马又叫骂了起来,而且还像是没骂过瘾似的又补了一声,“我看你最近一定都没有再联系过老师吧?现在的局势可与之前全然不同了!”

    说到一半,他想了想,干脆就费劲地爬到了旁边的高脚凳上,站在那里与马丁凑得更近了一些。

    “听着,老师已经说了!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们有必要互相协力、加速教徒的发展——将那个魔法仪式散布出去,越快越好、越多越好!在将来,那些人都将成为我们最直接的力量!”

    末了,那站在凳子上的矮个子巫师才一摆手道:

    “我想你最好尽快去和老师联系一下……当然,依旧得是在不会暴露的前提下!”

    “啊!”

    马丁半张着嘴,怔怔地点了点头。

    和老师联系这当然没什么可疑之处,不过眼下他最关心的,却是穆丽尔被关押在魔法部地牢的事情。

    要是现在就去和老师联系了,估计接下来就没精力去管穆丽尔的死活了。

    正想着,就见那矮个子巫师在如此说罢后,当即又翻了个白眼。

    “还有,下回记得别那么显眼!我不知道你是遇上的什么事情,可即使是在这种地方,也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与使命!”

    说罢,对方便跳下高脚凳转身就朝酒吧门口走去,甚至连一个名字都没有留下。

    “刚才……我很显眼吗?”马丁看着那矮冬瓜的背影,不禁咬着牙暗骂道,“该死的,就算真是那样……你那么大呼小叫、上蹿下跳的,显然也没比我好到哪儿去!”

    同是被海尔波纳入麾下的巫师学徒,他们虽可以说是同伴,但恐怕更多的却是一种竞争对手。如此一来,也难怪双方都没什么好脸色了。

    在吧台前背靠着桌沿沉思了片刻,马丁忽地一转身,将家养小精灵早已斟满了的扎杯端起来又是一通猛灌。

    待得将这杯啤酒再度喝了个底朝天之后,他才将酒杯掼在了吧台上,扔下酒钱就也匆匆离开了这家闹腾无比的巫师酒吧。

    经过那矮个子巫师一阵骚扰,马丁再没了饮酒发泄的心思,只能带着更多的忧虑与困扰回翻倒巷去了。

    “穆丽尔……不行,决不能放弃!”

    当马丁在眠龙酒吧外的深巷中徘徊了几步,让巷子里的阴冷的空气包裹着他冷静了一下后,他才重又往这地下黑市的出入口方向行去了。

    而此时此刻,魔法部那边玛卡与斯克林杰所接受的采访,甚至都还只进行到了一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