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死人了
    “老师,前段时间我和一个叫马丁的家伙接触过——他似乎也是老师你所收的学徒。所以,按照老师上一回的要求,我在暗中盯了他一段时间,可是……”

    在某座位于海滨荒滩上的小屋中,一道矮小的身影正于卧室内正襟危坐。而在拿到身影对面的墙上,画像中人物的那双眼睛黑焰摇曳。

    “马丁……”

    画布中人突然开口了,却见其全身依旧纹丝不动,唯有一双唇瓣微微开阖,传出了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空洞话音。

    只听得那声音在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之后,很快便幽然道:

    “这人你不用监视了,他和其他学徒不一样,对我而言有着另外的用处。嗯,除了他以外,其他学徒你继续监视,若是有必要的话……作为我指派的监视者,你可以自行决定是否清理掉一部分没用的人。”

    “是,我明白了,老师!”

    “另外,记得谨慎行事……我虽然能让那麦克莱恩暂时没有太多功夫细究魔法界的暗中变化,可有些事要是做得太显眼了,我并不认为你能从他手下逃脱。哼……不得不说,比起那个年轻人来,你们这些小家伙还差得很远……别大意。”

    那矮个儿巫师闻言,似是有些不服气地沉默了几秒,但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点了下头。

    “……是。”

    然而,那画像中声音的主人似乎却根本就没有听完他回答的意思,早在他刚刚沉默之际,那对冒着黑焰的眸子便早已倏然黯淡了下去。

    矮个子巫师在画框前又稍稍坐了一会儿,见画中的肖像再无动静,这才一把掀开兜帽反手往床头柜锤了一下,发出了“咚”地一声闷响。

    “不就是那玛卡·麦克莱恩吗?虽然那小子确实是个天才,可也不至于把我说得好像……好像在那家伙面前,就只是一堆随时可以丢弃的垃圾吧?”

    如此说罢,他又猛地敲了一下,然后一脸不满地站起身来离开了这间卧室。

    很显然,这名矮小的巫师正是上次与马丁在黑市中的眠龙酒吧偶遇的那个侏儒。

    由于他天生就能目视灵魂,所以在海尔波面前拥有比其他学徒更多的青睐,甚至还获得了一份能够监视、乃至处理掉那些不听话的同僚的权利。

    说实在的,这份权利确实已经很大了——虽说在海尔波看来,他随手收下的学徒多几个少几个、恐怕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走到外间的侏儒巫师在这简陋的客厅里稍站了一会儿,又兀自生了几分钟的闷气,之后才拿着一个木杯去屋外的水桶里舀了杯清水大口喝了起来。

    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生活貌似并没有太大的要求。口渴了喝一杯清水,饿了就吃点面包充饥,住的地方也几乎就什么生活用品都没有。

    必须得说,估计谁来这儿看到了此种景象,都不会想到这名侏儒巫师还偏偏是一个同时精通魔药学与现代炼金术这两大生财之道的杰出人才。

    当然,这家伙之所以会同时研究这两门学科,倒还的确并非是为了金加隆。

    事实上,他仅仅是为了研究出一种能从根本上解决自己天生缺陷的方法,才会不断地深入钻研它们的。

    不过可惜的是,哪怕他都尝试过把自己变成狼人,结果却也只能在月圆之夜变身为一只“侏儒狼人”罢了——那倒是比他在正常情况下要高大了一丁点儿,但也只是一丁点儿,仅此而已。

    为此,他平日里还每个月都必须得为自己配足了狼毒药剂,真可谓是得不偿失。

    一直到,当他在某天夜晚于海边瞎晃悠,消解因为魔法研究而积攒的大量郁闷之情时,海尔波出现了。

    只是在他家住了短短三天,海尔波就轻而易举地改善了他血统中的缺憾。

    而今,他每个月至少会有五天可以维持住正常人的体格,并且这个时间,还在随着他血脉与身体的契合而不断延长。

    终于得偿所愿的他,自然是对海尔波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感激之情,再加上他的天赋也着实相当出众,海尔波在离开前便顺手就将他收为了学徒。

    说真的,光是听着这个相识的过程,还真不失为一段佳话。可是很遗憾,这段故事中的两个主人公,却都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海尔波就不用提了,单说这名侏儒巫师。

    兴许是由于从小到大都在受人歧视,以至于逐渐形成了一种格外扭曲的价值观。有人对他好,他未必会领情;可要是有人对他不好,他却一定会加倍奉还。

    而更糟糕的是,他不仅脾气暴躁,嫉妒心还极强。即便是对那些不如自己的人,他也总能从对方身上找到一些优于自身的地方,再不济还有一个天生的差距可以供他仇视对方。

    所以说,海尔波能让他感到由衷地感激,这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眼下,对玛卡的嫉妒又令他情不自禁地恼火了起来,而更让他怒火冲天的,还是他所尊敬的老师海尔波对那个麦克莱恩的赞赏。

    自己真的就哪儿都比不上那小子吗?

    他和往常一样,晃晃悠悠地沿着这片布满乱石的海滩前进,边走边气哼哼地踢着脚边的石子贝壳,把它们一个个儿地都想象成那个招人恨的玛卡·麦克莱恩。

    “不,听说那个麦克莱恩对炼金术根本就一窍不通……起码我的炼金术肯定比他强多了!”

    可转念一想,现代炼金术还真没什么能够让他得意起来的地方。除了那已然去世的尼可·勒梅,这天底下哪儿还有真正炼金术大师?

    作为一名曾深入研习过现代炼金术的巫师,他对这道理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可恶——”

    蓦地又一伸脚,将一块贝壳远远地踢到了海水中,他才在原地站定来了几次深呼吸。

    即使他平时脾气再怎么火爆,也知道什么时候该闹、什么时候该停,要是没有这个忍耐力,他可不会有现在这份成就。

    要知道,不论是魔药学还是炼金术,哪一样可都缺不得耐心!

    在整理了一下心绪之后,他那张怒气冲冲的面庞顿时便沉静了下来,只有双眼中还残留着一丝森冷与狠毒。

    “那两个总是无视老师命令的纯血……今天就拿你们来发泄一下好了。”

    话音未落,只见他身形一阵扭曲,登时就在这片沙滩上消失不见了。

    ……

    由于海尔波将引导陨石坠落的阵式弄到了霍格沃兹门口,从而导致玛卡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试图应对。

    就像海尔波对那侏儒巫师所说的,是他硬生生牵制住了玛卡,这才使得诸如马丁等学徒能够在暗中有所行动。

    然则,即便是这样,凤凰社的力量也不是摆设。

    自邓布利多将这个由他组建的势力交到玛卡手中之后,经历了好一番的调整。有老成员退出,也有新成员加入。

    总的来说,主力人员确实要比邓布利多当年缺乏了很多,但玛卡却在凤凰社之下又拉拢了更多普通成员。

    时至现今,凤凰社内最多的不是战斗人员,而是那几乎无处不在的侦查人员。不说别的,光是原本还都藏身于暗处的卢平和小天狼星,现在却都成了魔法部的在职傲罗,可见玛卡对“眼睛”的价值可谓是出奇地重视。

    因此,如今想要避开凤凰社的视线做事,那还真不是一件易事。

    当天傍晚,就在魔法部的傲罗办公室中,卢平便正在干着他的老本行——整理近期从各个渠道收集上来情报资料。

    “小天狼星,你也别在那儿闲着了!现在资料越来越多,我一个人就算忙个通宵也筛选不完……你要是没事做,就来帮我处理掉一些也好啊!”

    “嗯?”

    坐在另一头沙发上的小天狼星翘着腿,晃悠着手中的咖啡杯,懒洋洋地摇了摇头。

    “不干……昨天我在外面转悠了一晚上,今天还不能睡,现在困都困死了!难道你要我磕着清醒剂帮你干活吗?”

    “有什么不行的吗?”卢平将桌上的文件翻得哗哗作响,头也不抬地道,“喝多了可以让玛卡替你排毒,不过是拉几天肚子而已……嗯?”

    他正随口说着,忽然似乎是在情报材料中看到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一般,略略轻咦了一声。

    稍事片刻,他才提笔往那份资料上头飞快地写起了字。

    “行了!”卢平边写边分神道,“你也不用帮我干活了……瞧,该你负责的任务已经自己找上门了!”

    匆匆写完一行字,他拿起桌边的魔杖就往小天狼星那边一挥,资料随着他的动作自动飘到了对方的面前。

    “看完后自己复制一下,然后顺便替我将原件放进金斯莱的文件篓里——你知道是哪个的!”

    翘着腿的小天狼星一件,当即随手接过资料,蹙着眉仔细地翻看了一遍。而等他将其全部读完,那眉头明显皱得更紧了。

    不多时,思索中的小天狼星不由轻啧一声,喃喃自语道:

    “在这个节骨眼上……死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