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老婆是女王〕〔九境之主〕〔佔有姜西〕〔大佬退休之后〕〔隐世佳人赵婉兮〕〔超神辅助系统〕〔希泊尼战纪〕〔诸天尽头〕〔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黑龙法典〕〔医门宗师〕〔丹田有座阎罗殿〕〔农门福女娇宠日常〕〔天才相师〕〔重生日本当神官〕〔绝望黎明〕〔霜情难〕〔劈天斩神〕〔虫屋〕〔绝望大魔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最初的胜利
    “不是玛卡?”

    在看到前方忽然飘散起了大片冰晶与雪花时,就连阿不福思都以为是玛卡过来助战了。可谁知金斯莱却告诉大家,那个突然间窜进战场大发神威的巫师,竟然并不是玛卡。

    “对,那应该是刚才把联合会的支援队伍领过来的那个女巫——”金斯莱道,“就是声音很好听的那位。”

    事实上,金斯莱事先也并不知道那个风衣女巫会参加战斗,而现在更是和其他人一样都看不清那边具体的情况。

    但和大家不同的是,根据一些出自玛卡之口的零星评价,金斯莱对那风衣巫师的实力还是有一些概念的。

    他知道,玛卡对对方的评价一直都很高,甚至有时候还会将某些只有他自己才能完成的事情放心地交托给对方去做。

    而这也就说明了,在玛卡心里,那个看似不起眼的风衣巫师至少都有着一份和他自己相近的能力。

    “是她?”小天狼星闻言,顿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好几次看见她都一直跟在玛卡的身后,穿着打扮还总是遮遮掩掩的,我就觉得肯定有哪儿不对劲……可还是没想到,她的实力居然这么强……”

    就当金斯莱和小天狼星在噪杂的战场中扯着嗓子议论之际,他们所谈论的对象却已经将那名连炮弹都奈何不了的黑瞳巫师给压制住了。

    而且说实话,谁也没料到冰的硬度居然能达到堪比钢铁的程度,伴随着巨大的冲击力,有一部分竟在被那黑球弹开后还硬生生地插进了地面。

    当然,连续不断轰击下来的冰锥确实是压制住了对方,但这却并不意味着它们能够伤到那躲在坚硬护罩当中的黑瞳巫师分毫。

    所以现在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依旧在如此执着地用冰锥持续攻击。

    可就在下一刻,那些散布在黑球周边的冰锥突然便在风衣巫师的魔杖一挥间汇集起来,形成了一只有着长长冰晶羽翼的巨大飞鸟。

    当那一对美得惊人的翅膀舒展开来,掀起一阵寒流时,见证了这一幕的那些麻瓜军人们顿时都怔住了。

    风衣巫师没有在意麻瓜们的惊叹,只见她随即向前一踏,骤然飞到了那只冰鸟的背脊之上。而后,在那双晶莹剔透的蓝白色翅膀稍稍轻舞间,冰鸟载着她、抓着脚底下的黑球猛地向高空升去。

    可以想象,此时那黑瞳巫师绝对是很难从中脱身的。若是不解除那坚硬的球形护罩则罢,一旦他解除了,那冰鸟的脚爪恐怕会立刻让他感受到坚冰刺入体内的深寒。

    不用说,他的身体兴许比常人要强些,可强得肯定也很有限。要不然,他也没必要去借助那未知的黑色物质来防御外界的攻击了。

    眼看着那冰晶巨鸟挥舞双翼随着越飞越高,逐渐被伦敦的迷雾掩盖,身处战场的麻瓜与巫师们才终于又将稍稍分散的注意力放回到了后续的战斗中去。

    而在那之后,从战场中的变化能够看得出来,风衣巫师的强大无疑是振奋人心的。再加上一个最大的威胁已经被她带走,这场反击战的局势逐渐走向了明朗。

    趁着麻瓜军队收缩火力进行防守的时机,小天狼星便按照金斯莱给出的计划开始带人从侧面进行穿插,不停地将那些黑巫师群体分割了开来。

    稍事片刻,金斯莱与阿不福思这边随即再度前压上去,集中力量将一批又一批的疯巫师控制起来、或者干脆直接清剿。

    这一场由对角巷战线发起的反击,在麻瓜军队和那风衣巫师的协助下,已经可以说是胜利了。

    “小天狼星,你们先把那些家伙都再加强一下控制。我要去和麻瓜军队的指挥者打个招呼,顺便问问他们接下来还有没有什么行动。”

    金斯莱很清楚,这一场战斗的胜利实际上还只是收复伦敦的第一步而已。这场灾难如今已然遍及整个伦敦,还有更多的黑巫师在市区各处游荡作乱,他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而不管他们接着要做些什么,显见是都避不开那些麻瓜军队的。除了与女王、与首相的交流以外,和在现场实际指挥的麻瓜军官接触一下自然也是很有必要的。

    “哦,好的,你去吧!”小天狼星登时摆了摆手道,“反正我是不大懂应该怎么和麻瓜交谈,这种事情别叫上我就对了!”

    ……

    “嗯?”

    当风衣巫师乘坐着巨大冰鸟在伦敦上空飞过时,海尔波倏然抬了抬头,朝着被迷雾笼罩的空中望了一眼。

    “哼,你的老师难道没教过你吗?偷别人的‘东西’,可不是一种很好的行为。”

    对他来说,每一名搜集者都是珍贵无比的,因为每多一个搜集者,他的召唤仪式进程就会更快一分。很显然,他不会允许任何人耽误他宝贵的时间。

    先前他之所以要去抓赫敏当作人质,其实也正是为了用来威胁玛卡,试图逼迫玛卡别来干扰他“办正事”。

    只可惜,由于卢娜的阻挠,那一次袭击他算是彻底失败了。

    所以必须的说,眼下不光玛卡的心底里暗藏着怒火,海尔波其实也同样如此。只因为他们两个都是那种很少将情绪表露在外的类似,所以两人都表现得还算镇定罢了。

    此刻,当风衣巫师抓着一个搜集者从海尔波头顶飞过之时,海尔波心下的怒意不由得便再次略略翻涌了起来。

    顿时,就见他在轻哼着嘀咕了一句后,忽然猛地一踏地面。而紧跟着,他整个人便倏然拔地而起,直往高空飞速地冲了上去。

    不多久,正在空中飞行的风衣巫师当即就感知到了海尔波那毫无掩饰的魔力波动。等她一探头,就见到下方的雾气中蓦地窜出了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往她这边冲来。

    “哗啦——”

    一阵金铁交击之声中,冰鸟的双翼拍打了一下,瞬间便制造出了大量混杂着寒气的冰晶往下爆射而去。

    然则,海尔波只是身形一闪,仅凭借着空间移动就躲开了这一波攻击。他爬升的速度不仅没有减慢,反而还在稳定而持续地上升。

    鸟背上的风衣巫师见状,也没有半点地惊慌,竟不退反进地驭使着冰鸟开始往海尔波的方向俯冲了过去。

    “……有趣。”

    海尔波这也不是第一次和风衣巫师交手了,看到对方迎向自己,俨然是一副意图硬碰硬的姿态。他反倒是在一闪身,待得现出身形时,已然是横移出了百余英尺的距离。

    霎时间,风衣巫师身下的冰鸟与海尔波几乎是交错而过,扑了个空。

    而也就是在错身而过的下一瞬间,只见得飞掠至高空的海尔波回身便是一挥手,一团极为凝实的高温火球散发着令人难以正视的光芒直往下落去。

    与此同时,风衣巫师身下的冰鸟也猛一旋身,张开巨喙喷吐出了一道近似玛卡那冷却规则光束的低温冰流。

    “轰!”

    随即,一记剧烈的爆炸在两者之间形成,强烈的冲击令得双方都被推开了些许。

    在冰与火疯狂激荡的同时,风衣巫师的注意力丝毫没有松懈。她始终留意着自己的周围,以确认海尔波是否会趁着双方视线被遮挡、感知能力又被爆炸时所形成的魔力震荡所影响的时机移动过来进行偷袭。

    不得不说,风衣巫师似乎对海尔波的性格很是了解,她很清楚那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家伙。

    果不其然,就在火球与寒流引发的爆炸过去了数秒钟后,一道身影便在冰鸟的侧后方悄然出现。

    也正是那一刻,风衣巫师感到有一股强劲而又诡异的吸力突然自身后传来。

    她没有说话,更没有为此感到惊讶——即便那特殊的吸力明显是针对灵魂的,若是稍有不慎,她的灵魂就会被扯出身体落入对方的手中。

    是的,这和吞噬之镜的力量简直如出一辙。

    可就在下一秒,风衣巫师那隐藏在兜帽阴影中的眼神当即发生了某种剧变,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登时在她身上浮现而出。

    顿时,海尔波的精神意志竟是在某种影响之下猛地一震,连带着令他身前那道灵魂规则符文都出现了一刹那的波动。

    这是海尔波第二次遇到这种情况了,即便风衣巫师仅能让他出现一秒钟都不到的失神,在这等层次的战斗中也是非常危险的。

    当风衣巫师抓准这个机会,再一次驱动冰鸟放出一道冰流时,及时回过神来的海尔波险险地闪身躲了过去。

    就这一下,他刚才要是再迟一丁点儿,说不定还真就要在这里翻船了。

    “啧……”海尔波蹙了蹙眉,“果然是‘*’吗?”

    同样是灵魂规则的一个分支,也同样是出自那一系列灾厄之源物品,海尔波对这些充满了罪恶的物件很是了解。

    就这一点而言,至今为止还只研究了一部分的玛卡,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他的。

    不过说到玛卡……

    “唔?”

    忽然间,正打算继续动手的海尔波和风衣巫师双双低了低头,朝着身下的灰雾之中扫了一眼。

    “麦克莱恩……先生。”风衣巫师随即自语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明朝败家子〕〔我来自缪星〕〔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