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疯子就是疯子
    之前也说了,从小到大,托马斯都不觉得自己会有什么特别之处。

    即便在后来他也曾幡然醒悟,一度想要趁着还有那么点儿冲劲时再努力一把。可他所表现出来的志向,也不过就是一张高级饲养员的证书、以及一份更好一些的工作罢了。

    可是现在,关于“自己到底是否有那么些特殊”这一点,托马斯这心里边儿终于不敢再那么肯定了。

    也许……自己还真就有着某些超越常人、甚至连他本人都未曾发现过的特殊点存在也说不定。

    就比如说,他其实有着“面对敌人能施放出强力缴械咒”的意外天赋之类的?

    “嗤——”

    一边这么想着,托马斯一边往巷子外跑,顺便还自顾自地苦笑了一下——这算什么特别能力?听起来都蠢爆了!

    然而,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好似相当愚蠢的猜测,却使他不得不相信。

    因为就在刚才,紧急间意外施放出了一道超强缴械咒的他,居然不知为何又一个冲动,在离开那个巷道拐角前再次挥动了魔杖。

    那不是偶然!真的不是偶然!

    在那一瞬间,他居然又一次成功施放出了一道耀眼的赤红色魔力光弧,将刚刚爬起来的敌人再度击飞了出去!

    为什么?自己是怎么做到的?托马斯不清楚。

    他只知道,自己的人生可能真的要迎来一次巨大的变化了。

    “不过……刚才我为什么会那么冲动地想要再试一次?为什么在看到那疯巫师从地上爬起来时,我竟然还能那么镇定地挥杖念咒?”

    若是那种冲动发生在别人身上——就比如那些勇敢的格兰芬多、和骄傲自信的斯莱特林,托马斯肯定不会感觉到有任何的意外。

    可是刚才,像那般沉着地施放出第二道缴械咒的人,却是做事做决定从来都畏首畏尾、不干不脆的他。

    那是打哪儿来的自信?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一连两次都施放出了出乎自己意料的强力魔咒,可托马斯却只觉得格外地诡异。就好像……自己突然间就变得不再是自己了,而是被别的什么东西附了身。

    兀自摇了摇头,他暂时不再去多想,现在还是先跑远点才好。刚刚的两道缴械咒虽然强力,却也只是将那名疯巫师击飞出去了而已,眼下他最好还是先跑远点,躲开了那个家伙以后再想其他不迟。

    不知不觉间,托马斯便已经跑出了很长一段距离,彻底地摆脱了那名可怕的疯巫师。

    然而,所谓是一波才平一波又起。

    在托马斯正想找个地方再躲一躲、歇一口气,顺便找个麻瓜问问路的时候,一声惊呼蓦地自街边一座房屋后头响起,让他心头当即一凛。

    又有麻烦要来了?

    以托马斯的性子,这会儿第一时间的反应就应该是扭头便跑——那身低呼听起来是个女人的声音,或许是一个麻瓜女子受到了袭击,可这就代表他必须得去救人吗?

    不,他也同样不想死!

    好不容易一次次地逃过了近乎必死的局面,他想要安安全全地回到家里,和妻子儿女在一起。

    托马斯并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可他的善良,恐怕也就只能对一些遭人抛弃、受冻挨饿的小猫小狗表现一下了。

    在这种时候,他能做到的就只有沉默着离开……对,事情本该是这样的。

    但是,就在托马斯咬着牙头回,打算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时,又是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冲动一下子从心底里“喷涌”了出来。

    我为什么要跑?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我根本没有逃跑的必要!

    莫名的情绪,在托马斯心里膨胀了起来,驱使着他一步一步地绕过那座麻瓜住宅,来到了屋子后面的小院子里。

    而后,他便看到了那几乎早有预料的一幕。

    可以看到,就在那凌乱的院子里,本应该绚烂盛放的花卉盆栽散落一地,低矮的木栅栏歪歪斜斜地倒在了草坪上。一道身影,正默不作声地伫立于草坪中央,手中的魔杖已经荡漾起了渗人的惨绿。

    而在院子里靠住宅那边的墙角处,一个和托马斯的妻子年龄差不多的年轻妇人就坐倒在地上,一个劲地往后倒退。

    地面上的湿泥和尘土,已经将她的裙子和手掌都染成了肮脏的斑驳褐色。

    更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那疯子巫师与妇人中间,一个男人正仰面倒在了草地上。他浑身都失去了力气,胸腹间被鲜血染红,伤口处甚至都隐约能看到断裂刺出的肋骨。

    就算他的胸廓还在微微浮动着,显然也活不长了。

    “……不要过来!你……救命……”

    或许是因为过度的恐惧,那妇人连呼救声都显得有些闷闷的,根本喊不出来。若不是这附近相对安静,估计刚才托马斯都未必能听到这里的动静。

    可也就是在托马斯出现在这里,看到那名疯巫师手里已然绿芒隐现之际,他下意识地抬起魔杖就是一挥一抖。

    “除你武器——”

    “嘭!”

    赤色的光弧划破空气,从他所在的石板路这边跨越了大半个院子,飞快地落向了那名背对着他的疯巫师。

    上回能够接连两次击飞敌人,只是因为双方离得实在太近,但是这一回显然就不太一样了。

    就见对方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倏然往旁边蜷身一滚,险险地躲过了这一道颇为强劲的缴械咒。

    那自魔杖杖尖萦绕而起的绿芒,倒是随着他的动作被迫消散了,可紧跟着便是一道火光直往托马斯这边冲击而来。

    对方的反击,来得出奇地快。

    “可恶……什么魔咒?”

    托马斯一边奋力往旁边躲闪,一边暗自埋怨起了学生时期的那个自己——就算天赋不佳,当初也不该就那么放弃了啊!

    要是上课时能好好听讲,做作业时别老是抄别人的答案的话,他现在至少应该能辨认出那是什么魔咒才对,就不会像现在这般临阵抓瞎了。

    “轰!”

    下一秒,非常狼狈地躲了开去的托马斯就听到,他原来站立的位置上忽然响起一记猛烈的爆炸声。被强大的冲击掀起的碎石和土块,“哗啦啦”地溅了他一身。

    该死的,自己屁颠屁颠地跑过来逞什么强呢?只是两道缴械咒,就狂得连自己有多少本事都记不清了?

    眼见对方魔杖上的绿芒再度亮起,托马斯只想要逃跑,跑得越远越好……虽说,他连自己究竟能不能跑得掉都无法确定。

    可就在这时……

    “阿瓦达索——”“砰。”

    一个算不得有多么响的撞击声,突然打断了对方几乎就要完成的魔咒,使得才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托马斯匆忙抬头望了过去。

    随后,他就看到之前那个害怕得连呼救都快喊不出来的年轻妇人,居然手里捧着一块石头,合身扑倒在了那名疯巫师的身上。

    “杀了他!快……我砸中他了!求求你,替我的丈夫和孩子报仇——”

    “飞沙走石!”

    正当妇人使劲压着对方,高声疾呼的同时,那疯巫师调转魔杖反手就是一道吹飞咒。顿时,她就被那强大的冲击力撞击得腾空飞起,然后重重地砸落在了凌乱不堪的草坪上。

    还好是湿润松软的草地,要是换了不远处的砖地的话,这一下重摔就足够让她去掉小半条命了。

    不过,大概也正是那妇人拼了命的架势刺激到了托马斯的内心,再加上某种莫名的情绪点燃了他的怒火。

    下一刻,就见他奋力一挥魔杖,边往前跑边低吼道:

    “除你武器!”

    仍然是缴械咒,也仍然是一个音节都没有漏掉的念咒施法——没办法,他可不会无声咒的技巧,这拙劣而平凡的施咒方式,正代表着他那平庸的小半个人生。

    然则,施咒的平庸却又与那自杖尖迸发而出的耀眼光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看到那形似电弧般的赤色魔力光束在草地上“刺啦啦”地扫过,泥土草皮左右翻飞。当那疯巫师果断选择闪避的同时,托马斯学着记忆中当年教授所演示的动作猛一甩动魔杖,就见那光弧随着他的动作斜刺里撞向了对方闪躲的位置。

    记得弗立维教授曾说过,这种技巧并不巧妙,但却需要足够强的精神意志去支撑。只有能完全掌控住魔咒的巫师,才能做到。

    可不知怎么的,这一瞬间的托马斯却觉得,自己能做到是理所应当的一件事。

    “嘭!”

    比前几次还要强力的冲击,将对方霎时间击飞了出去,而对方手里的魔杖也在空中旋转着朝托马斯这边飞来。

    他抬头瞥了那魔杖一眼,随即伸手就想将其接住,可谁知胳膊才抬起一半,那魔杖就“啪嗒”一下磕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哦!”

    托马斯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不禁痛呼了一声。

    当然,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刚才那一道缴械咒虽然前所未有地强力,可就那些疯巫师的一次次表现来看,却根本不足以击败对方。

    但是,现在那家伙已经没了魔杖,看他还能用什么还和自己战斗!再怎么疯,没了牙齿的野兽也是不足为惧的,不是吗?

    “……呃,不是吗?”

    眼看着对方张开嘴巴,流着口水朝自己奔跑过来时,托马斯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