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笨拙的底牌
    有时候玛卡也偶尔会想,自己是不是打从一开始就犯下了什么错误,以至于陆陆续续牵扯出了一连串越发严重的灾难。

    是的,就比如说——

    当年的他,或许就不应该在飞行课上跟霍夫人提什么从空中掉下来的可能性,以至在无形中帮助纳威避免了摔断骨头的同时,连整个未来也随之变了模样。

    当然,这也不过就是一个信手拈起的比方罢了。

    记得某位麻瓜学者曾说过一句话,他说,“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可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总共也就只有一片“雪花”的话,“雪崩”又还可能会发生吗?

    这一刹那,玛卡想了很多,可他最终还是暂时放下了那些凌乱不堪的观点。在蓦地一发力,将那道灰黑色的火焰束稍稍逼退了些许后,瞬间一翻身落回了地面上。

    而与此同时,那道火焰束也在没有了障碍后,一下子就直冲云霄,形成了一道连处在市区边缘的人都能看得到的灰黑色炎柱。

    至于玛卡究竟是怎么才会跑到对方正上方去的……实际上,他也只是想尝试一下,给那恶魔来个“出其不意”而已。

    “这是什么规则的力量?”

    看着对方仍旧高举右手,自其掌前喷射而出的炎柱正在渐渐消散,玛卡不禁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按理来说,这会儿玛卡其实是有机会对对方来一次突然袭击的。只可惜,先前与对方的一通追逃战消耗甚大,他也需要这么一个喘息的机会才成。

    “轰——”

    忽然间,刚刚还在抬头扬手摆着动作的那道黑色身影就再次瞬移到了玛卡的身后。在一拳轰出之际,玛卡迅速侧移躲闪了一下,而后果断地退了开去。

    老实说,他现在已经不怎么指望能伤到眼前这个家伙了,因为他已经试过了好几种他所能想到的手段,却连一次都未曾奏效过。

    那到底是一具怎样的身躯,这回玛卡是真正体会到了。

    “砰!”

    再次躲开了一记重拳,玛卡仍旧如同一条游鱼那般,毫不拖泥带水地闪躲着。因为他现在对自己的定位很纯粹,只要再尽可能纠缠拖延下去,等到大家伙儿都撤出了伦敦以后他就能够放开手脚做点实事了。

    不过事实证明,想要硬是缠住这么一个实力强劲的对手,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嗯?”

    在察觉到那恶魔即将再次空间移动之际,正打算应对的玛卡突然皱了皱眉——不对劲!

    而他的预感无疑是正确的,因为就在下一秒,先前直指天际的那道灰黑色炎柱,这次对方竟然想要直接在水平面上进行攻击。

    那恶魔施放魔法的速度并不是非常地快,玛卡将整个过程都看在了眼里。但是他却知道,这次他不能再躲了。

    “嘭——”

    当对方的灰黑色炎柱瞬间电射而来之时,玛卡倏地伸出法杖,一道混杂着灵魂火焰的寒流瞬间与对方的炎柱撞在了一起,引起了一次格外强烈的爆炸。

    可以看到,那两道魔法在互相抵抗的同一时间,对面的灰黑色炎柱正一点点往自己这边逼来。

    “完全扛不住吗?”

    玛卡微抿着嘴硬撑着,一双眼睛闪烁着深邃的目光,在眼看着那狂暴的能量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之时,他的思绪却仍在别的地方游走着。

    他在思考,这恶魔到底是什么底细什么来历,这世界上真有这等诡异的生物存在吗?

    而与此同时,另一个问题也同样在困扰着他,那便是——眼前这个“恶魔”,究竟是不是海尔波本人?

    不知不觉间,对面的灰黑色焰流已经逐渐压迫到了玛卡的手边,仿佛再迫近个几英寸就该触及到他的法杖了。

    而在那一瞬间,他就算不死,也非得重伤不可。

    然则,自己身后的那个方向偏偏就是破釜酒吧那边。现在他要是撒手,那充满了强大破坏力的焰流恐怕便会一路穿透大量的麻瓜建筑,而后径直掠过破釜酒吧附近。

    那究竟会不会对那里的避难者、甚至是卢平他们造成伤害,玛卡还不敢确定,但可能性却决计不小。

    好在,玛卡手头还有一张原本他以为并没有什么大用的底牌……

    “来。”

    那一瞬间,玛卡心念蓦地一动,而后便看到他没有拿着法杖的左手往前一探,并倏然往下一挥。

    下一秒,在他与对面那恶魔之间的街道中央,突然出现一片范围很大的模糊。随后,一道黑色宛如城墙般的高耸石碑轰然落下,砸得整片街区都是一颤。

    那是蛊惑之碑,原本一直都被玛卡存放在禁林深处那个废弃龙穴当中的蛊惑之碑!

    “轰——”

    原先已然逼近到玛卡眼前的灰黑色炎柱当即被截断,焰流轰击在蛊惑之碑上,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其实直到现在,玛卡都还拿这块石碑没什么办法——即便他对“傲慢”符文的掌握程度已然不似起初那般浅薄,可蛊惑之碑的力量却还远没有在他面前真正揭露出来。

    或许当年的萨拉查·斯莱特林能够用它来封印海尔波,甚至用它去做很多普通巫师都难以想象的事情,可玛卡却还做不到。

    他现在所能做的,也就只是将这个死沉死沉的大家伙给召唤出来,然后就这么当一个偌大的摆件放在眼前,仅此而已。

    正因如此,他才始终觉得,目前他所拥有的这张底牌根本就只能算作是一个鸡肋,实际作用并不大。

    不过,要是能遇到像现在这样合适的时机,一张废牌也能权且当成好牌来用。在关键时刻能招来这么一面近乎坚不可摧的盾牌,显然也是一种优势。

    眼看着那恶魔的攻击对蛊惑之碑毫无作用,玛卡也稍稍松了口气——他甚至在想,一会儿要不要试着拿这块大石头砸那家伙一下,试试到底谁更硬?

    当然,他也只是随便想想罢了。且不论硬不硬,这玩意儿实在太过笨重,对方的速度又快,拿来砸人也得砸得到才行啊!

    “嗯?又过来了?”

    忽然间,玛卡略一蹙眉,身形一闪再次从原地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