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命运的规律?
    卢娜还是死了,就死在了他的面前。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海尔波飞快地赶到这地下密道,并凝聚出一条巨大的火焰长蛇朝着他们袭来时,玛卡没能保护得了她。

    “难道说,卢娜就注定了会在今夜被海尔波杀死吗?即使我设法骗过了自己、骗过了时间规则,也依旧无法让她摆脱被海尔波杀害的命运?”

    不,只是两次而已,还远不足以让人妄下这种定论。

    然而,眼下最大的问题或许就是如何进行这接下来的“第三次”尝试了——时间转换器不是能随便用的,甚至可以说是能不用就最好别乱用。

    如果一着不慎连玛卡自己都“没了”的话,别说什么拯救卢娜,就连整个欧洲大陆恐怕都会再无安宁之日。

    不过,在思考如何安排更可靠、更周全的新计划之前,玛卡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来调整一下心情才行。

    毕竟,卢娜的死,不论他至今为止究竟都已经目睹了多少次,显然都是不可能会适应得了的。

    “爸爸……”戴尔菲握着玛卡的手掌,柔声低语道,“命运什么的,或许是存在的吧!但是我觉得,一个人的命运肯定是可以被改变的……同样是拿我举例子吧!如今的这个我的命运,不就是你想办法改变的吗?”

    可她身边的玛卡在听到后,却仍旧是摇了摇头。

    “不,不是这样的,你不明白。”玛卡微微叹息着道,“当然,可能我自己对此也说不上有多么了解,我只是——”

    他说着说着,到底还是没能把话说清楚。

    但在经历了那么多次的时间回溯之旅,又在时间规则的约束下、千方百计地修正了那么多事实背后的细节之后,玛卡显然也不是没有收获的。

    至少他觉得,在那与时间规则息息相关的所谓“命运”之中,肯定也蕴藏着某些有迹可循的规律。

    “总之,让我再仔细想想吧!”玛卡看着戴尔菲那一脸的担忧,再度挤出了些许的微笑,“你也休息一下,看你这满身的伤……拿去吧!这是给麻瓜用的魔药。”

    戴尔菲见他从腰间掏出了一个药剂瓶,下意识地伸手接过,可随即便又立刻道:

    “巫师用的疗伤药剂也一块儿拿出来——你的伤虽然还不至于威胁到生命,可比起我这点瘀肿擦伤来也要重得多了。”

    在强行催促着玛卡掏出了更多的魔药之后,戴尔菲才不再去开口打扰他思考,而是小心翼翼地为他上起了药来。

    片刻之后,一度轻闭双眼陷入了深思的玛卡,终于重又将眼睛睁了开来。

    “好了,你也先过去避难点那边吧!在海尔波过来之前,我就已经将避难者大部队撤离时的痕迹抹掉了,那里暂时还是安全的……再往前走几步,等离开了螺旋镇的范围它就会自己启动。”他缓缓道,“而我,也该去做我该做的事了。”

    瞧着玛卡一边说、一边向自己递过来的门钥匙,戴尔菲不禁犹豫了一下。可一想到自己如今就只是一个麻瓜而已,就算她想帮忙,似乎也什么都做不到。

    想到这里,她终究还是伸手将东西接了过来,而后依依不舍地绕过玛卡坐着的地方,继续往前走去。

    只是在走了两步之后,戴尔菲却又忍不住再次回过了头来。

    “对了……爸爸,海尔波呢?他怎么样了?”

    “嗯,他跑了……当然,他离开得也没那么轻松就是了。”

    哈利以格兰芬多宝剑在海尔波胸腹间留下的巨大伤口,的的确确就成为了他身上的一处弱点。即便在经过一定时间之后,他那弱点终究是会消失的,可是在那之前,玛卡还是抓准了机会给他来了一记狠的。

    就算无法对海尔波造成什么致命伤害,起码也能将那家伙恢复的时间再拖长一些。

    “去吧!”

    玛卡摆了摆手,示意戴尔菲不要再停留在这儿,而后便轻轻将手伸进了胸前的口袋。

    “卢娜……等着我,我一定会救你的。”

    ……

    正如玛卡所说的,海尔波离开得并不轻松。

    由于当时他根本没想到玛卡居然会跑到他前面去,再加上玛卡也在与其保持着距离的同时,全力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在时间转换器停止运转之前,海尔波没能立刻就察觉到那个与“洛夫古德”一起奔逃的竟真的是才令他吃了个亏的玛卡·麦克莱恩。

    所以,在他召唤火焰巨蛇夺走卢娜生命之时、在玛卡耳畔那一直回荡着的“滴答”声蓦然消失之际,玛卡也含怒出手一击击中了海尔波胸前的剑伤。

    当杀戮咒的绿芒在海尔波那恶魔之躯的体内炸开时,尚未接触死亡规则的他,再次体会到了三级规则符文的可怕——即便杀戮咒中的死亡规则符文是残缺的,也是一样。

    一时不防,海尔波体内的灵魂也多少受了点损伤,这迫使他不得不稍显狼狈地选择了撤退。

    毕竟,他这具恶魔之躯可是他触摸死亡规则符文的本钱,那是绝对不能留给玛卡的。

    而眼下,兴许海尔波已经习惯性地将伦敦当成了他的地盘。在离开螺旋镇的地下密道之后,他重又回到了伦敦市区,并选择了在大本钟的钟室内等待剑伤愈合。

    “麦克莱恩……麦克莱恩……哼!”

    海尔波一边念叨着玛卡的名字,一边用右手那尖利的指尖在胸腹前的巨大伤口处轻轻滑下。可以看到,格兰芬多宝剑留给他的割裂伤明显又被撑开了些许,在那剑痕深处甚至还闪烁着惨绿的荧光,阻碍着伤口的自愈。

    也许在想出这一系列的计划之前就连玛卡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到现在为止研究了那么多深奥而晦涩的古魔法知识,最终派上用处的却还是现代魔咒。

    当然,这样的事实明显也是出乎了海尔波的意料的。

    就见他轻抚着伤口,强行将心间的怒火一点点地压下去,待得终于又勉强恢复了平静以后,他这才撇了撇嘴自语道:

    “算了……总之,时间上应该还来得及……就这样吧!”

    话音刚落,海尔波顿时闭上了眼睛,兀自假寐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全职游戏分身〕〔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总裁的廉价小妻子〕〔原来我生而不凡〕〔轮回学府〕〔首长大人晚上见:〕〔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永生天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