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青铜你别怂〕〔重生之最好时代〕〔第一战妃:王爷清〕〔笑傲仙缘〕〔青枝的佛系种田系〕〔特种兵王在校园〕〔最好的我们〕〔邪神世界里的巫师〕〔我有一支星际舰队〕〔引妻入怀:霸道总〕〔霸道总裁求抱抱〕〔极品全能学生〕〔留里克的崛起〕〔快穿女配开挂中〕〔假如我不是一个演〕〔三国之巅峰召唤〕〔王者荣耀:小青铜〕〔一品丫鬟〕〔九爷终于对我下手〕〔联盟之我是大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第六章:惊心博弈(求收藏、求推荐)
    两人的谈话也让再不斩明白了此时的处境,危险

    极其的危险

    要是没有伊芙琳那会儿事,可能在矢仓的护持下还没有多大问题,但现在这水无月冰,明显是找住弱点就想疯狂攻击

    好打击水影的威信。

    再不斩低着头,看不出来什么表情,不过心中却在恶狠狠的诅咒,活该以后被灭族居然还敢要我小命该死,以后你们的消失必有我再不斩的一份

    但他不害怕,长久以来的信任,让他完全相信矢仓不会抛弃他的。

    果然,

    “不可能”矢仓睁大眼睛,怒视水无月冰。

    水无月冰,看矢仓的样子,也不愿和他争吵,或者是不敢彻底激怒他,对着三代一拜,道

    “三代大人,你可是有明确规定,忍者学院中严禁杀害同伴的,更何况其中还有我族子弟,

    今我冰,不为雾忍长老,仅以水无月一族族长的身份,向三代大人讨个公道,

    为我水无月一族的弟子,那些惨死在桃地再不斩手下的无辜者,请三代大人惩戒”

    合情合理,作为一族之长岂能看着自己的无辜子弟白白身死,如今就以家族的名号来逼迫三代做出选择。

    要知道再不斩杀害的可不止水无月一族,除了生死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消失众人的怒气。

    三代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要是连再不斩这个水影一脉的直系人物都不能保证,那他的威望可就扫地了。

    但是,水无月冰说的也没错,那些家族子弟也是个问题,当初可是他叫各家族派出子弟参加的。

    也是为了通过忍者学校,来培养他们对于村子的认同感。

    三代有些复杂地看了再不斩一眼,这个徒孙虽然精神有问题,不过天资却是极强的,就连雾忍的顶尖暗杀术,无声杀人术都领悟了,以后可以成长为一个可以为雾忍遮风避雨的强者,更可以成为照美冥的绝佳助手。

    也就是这些原因,野心勃勃的血继家族,才不愿再不斩存在,他们对于水影位置的觊觎可是很久了。

    矢仓取出身后的一把奇特的珊瑚棍,把再不斩护在身后,虽一言不发,但浑身散发的查克拉已经表明了一切。

    把再不斩已经凉凉的心重新换热了

    水无月冰见气氛凝重,对着一旁的辉夜长老使眼色。

    “三代,冰这老小子说的没错,我们可是信任你,才把子弟教给你,可是现在呢这小鬼居然敢杀害我辉夜一族的人,简直是不把我辉夜无敌放在眼里,该杀”

    这语气甚是粗犷,无礼,这是一个粗壮的中年人,鼻孔朝天,好似更本就没有把在场的人看在眼里,身上穿着一套骨质的铠甲,一脸的傲然。

    这铠甲正是辉夜一族的血迹,尸骨脉,他也是前不久侥幸才觉醒的,如今更是在迫不及待的宣告世人,他的强大。

    本来就狂傲无比的他,如今更是谁都不放在眼里

    辉夜无敌一声该杀落下,毫不顾忌在场的人,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再不斩,

    尸骨脉十指穿弹

    再不斩感受到一阵凛冽的杀气,身体本能的向后退去。

    一阵疾风吹过,

    锵的一声,这根骨指被矢仓一棒打落,

    “辉夜无敌你彻底激怒我了”

    怒了,矢仓彻底怒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他面前居然还有人敢杀他的弟子

    只见他小小的身躯中,一下子爆发出如海一般的查克拉波动,尾兽的查克拉开始从身体中溢出,形成了一件包裹全身的红色尾兽外衣。

    强烈的查克拉波动,让再不斩有些承受不住,本能地向后再退。

    “这是矢仓大人”

    水影大楼外,来往的忍者们纷纷惊讶地看向其中,但也没有贸然进入,三尾的查克拉他们还是很熟悉的。

    “矢仓”伴随着一声敲击桌子的声音,

    咚这一击,宛如那幽静的山涧,山泉滴落时,划破沉寂的叮咚声。无声的查克拉能量,从三代的身体中传出。

    成功的让矢仓冷静了下来。

    也让本来胜券在握的水无月冰,一脸骇然,没想到三代还是那个三代,完全没有因为年纪的原因而衰弱,甚至更加强大,这力量让他沉默了。

    辉夜无敌,虽然也看了一眼,不过他更加相信自己家族的血迹,尸骨脉,认为有了尸骨脉的自己该是当世无敌的存在,虽然水影的力量让他侧目,但已经不放在眼里。

    只见他反而一手拿着一条骨鞭,挑衅地看着矢仓,“矢仓,不要以为我会怕你,现在的我是无敌的”

    三代蕴含深意的看了眼水无月冰,至到他低下高高在上的头颅,这才有些头痛的看着辉夜无敌,这个满脑子充满肌肉的莽夫。

    和聪明人说话一点就透,但和辉夜这样人,就很难受了,他根本就无所畏惧,动手又怕引起村子的骚乱。

    辉夜见三代没有反应,就更加得意了,认为就算是三代也顾忌自己无敌的力量,自从他觉醒之后,可就没有在战斗过了。

    毕竟身为辉夜一族的族长也没有这个机会可以自由的战斗,但他内心却十分渴望,想把辉夜尸骨脉的能力重新告诉世人。

    眼前的三尾人力柱矢仓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让忍者们重新认识他辉夜无敌

    至于再不斩这里可没他说话的份,只能猥猥琐琐地躲在一旁,心中莫名地升起一种对力量的渴望。

    “辉夜,你可别忘了当年是谁从大蛇丸的手里救的你”矢仓得到三代的提醒,压下心中的怒气,对着辉夜无敌道。

    辉夜无敌一听,脸色一阵白一阵红,闷哼一声,收起骨鞭,略带不屑的道“大蛇丸哼,那时不过是我尸骨脉没有觉醒而已,现在,不一样了,我会找他报仇的,我要让木叶再也没有蛇”

    不过这一想起,而矢仓确实救过自己,气势不免有些弱了下来,“矢仓你救过我,我辉夜一族也不是那种恩将仇报的人,今天我就给你个面子,饶了这小鬼。”

    “告辞”说完辉夜无敌,也不在乎众人的反应一脸不爽地离开了。

    八嘎水无月冰看着辉夜无敌走得潇洒,心中暗骂,大恨,

    这辉夜一族果然是没脑子的蠢货。

    三代见最难缠的滚刀肉走了,心中也松下一口气,对着水无月冰沉声道“就这样吧,水无月族长,我会给各家族一个交代的。”

    至于交代,也不过是在资源上对他们妥协一点罢了。

    水无月当然也知道,不过这次的行动已经被辉夜无敌擅自搞坏了,心中也没法,强忍着怒火,拂袖离开。

    三代看着冰离去的背影,轻轻摇摇头,看来还是沉不住气啊,不过这也正和他意不是吗

    “多谢三代大人。”矢仓把珊瑚棍背在身后对着三代参拜,再不斩也在一旁有样学样。

    三代没好气地看着对着他挤眉弄眼的再不斩,这再不斩也在他家住过一段时间,两人也是非常熟悉的。

    “小再不斩,好点了么”略带关心地询问,现在的他不服刚才的威势,活像一位和蔼的老人。

    “三代爷爷,我已经好多了。”再不斩摸着脑袋露出一股憨厚的笑容。

    矢仓伸出手揉了揉再不斩的头发,让他给打落后,嘿嘿地直笑,“三代大人,再不斩很乖的,他很热爱村子,我敢保证一定不会在出现这样的事。”

    这是在为再不斩背书,好让三代不要因为那件事情而难为再不斩。

    三代人老成精,当然明白,不过也不说破,笑了笑,“矢仓,对小再不斩可有什么安排”

    再不斩整理着发型的手一顿,心中有些纠结,既兴奋又害怕,听三代的意思,他这是要去做任务了,可是现在可不是后来十二小强的和平时期。

    有一些抓鸡逮猫的练手任务,而是直接上战场,就算不在前线和木叶正面作战也有很大的危险。

    稍一个不留神就凉了

    可是要让他真的就呆在村中,又非所愿了,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说不定还是天命之子的存在,要是不去搞点事作,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个穿越者的身份。

    于是眼巴巴的望着矢仓,希望可以带他飞,毕竟在这村中矢仓是最值得信赖的人。

    矢仓看懂了再不斩眼中透露出的意思,不过却没有依他,对着三代道“我准备叫再不斩去枇杷十藏手下锻炼,还请水影大人恩准。”

    “枇杷十藏”三代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眼神一凝,看着矢仓,“你是想让他”

    “是的。”矢仓点点头。

    两人的哑谜,再不斩没有听懂,只知道自己不是在矢仓手下做事,按理说他这个当弟子的在老师身旁很正常啊,让他搞不懂。

    不过也知道矢仓是不会害他,所以也没有拒绝

    枇杷十藏再不斩心中念着这个名字,他倒是没有听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糖婚:神秘娇〕〔克斯玛帝国〕〔腹黑娇妻:总裁大〕〔三国处处开外挂〕〔地狱狂兵〕〔万界基因〕〔我在火影画漫画〕〔重生之活在电影里〕〔我不想当巨星〕〔王超之纵横异世〕〔天师上位记〕〔妃谋天下:浴火归〕〔修破玄尊〕〔头号追妻令:老婆〕〔神兽管理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