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仙尊真憋屈〕〔我的1982〕〔重生之家在东北〕〔六宫凤华〕〔不灭龙帝〕〔虐妻上瘾:陆总裁〕〔篮坛紫锋〕〔大国航空〕〔都市之兵王归来〕〔三国如烟〕〔都市极品医仙〕〔天命不归客〕〔大创造者〕〔我家老婆可能是圣〕〔位面无限重生〕〔怀念那逝去的青春〕〔每周一张变身卡〕〔玉京天〕〔快穿:说好的只是〕〔蛮荒大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第七章:教导(求收藏、求推荐)
    在雾忍共有七八刀,分别有断刀斩首大刀,大刀鲛肌,长刀缝针,钝刀兜割,爆刀飞沫,雷刀牙,双刀鲆鲽,而拥有这七把刀的人呢合称雾之忍刀七人众。

    这七个人也是水影的嫡系部队,是三代手中锋刃的尖刀,专门为村子完成一些极难的任务。

    而枇杷十藏,就是断刀斩首大刀的第一任拥有者。

    矢仓的意思就想让再不斩跟着枇杷十藏,好继承斩首大刀,三代当然也清楚,心中也有是赞同,现在七把刀却是该准备一些继承者了。

    “也好,就让他跟着十藏吧。”

    这时,一个暗部突然出现在矢仓后面,矢仓倒是没有在意,因为他早已经知道了,但这种神出鬼的姿态可把再不斩吓了一跳。

    “三代大人,我们就先告辞了。”

    “下去吧。”

    “我们走,再不斩。”

    “三代爷爷,再见。”再不斩老老实实的打个招呼,就跟着矢仓离去了。

    “嘿”一出去,再不斩神色一变,轻轻的撞着矢仓,“嗨,矢仓干嘛不要我跟着你啊”

    “去去去,没大没小的。”矢仓装作生气的样子,可惜他的外表看起来太萌了,再不斩根本就不在意。

    “再不斩,现在你太弱了,跟着我反而不美,得不到太多的锻炼,还不如跟着十藏,我会让他关照你的。”矢仓拉着再不斩的手臂说道。

    矢仓身为人力柱自然也有他的局限之处,那就是不能长时间去主场战,怕被他人狙击,所以他一般就坐镇在水之国的边界,进行一些必要的救援活动。

    顺便作为一道威慑,震慑前来水之国作秘密任务的他国忍者,完美人力柱的名声可是很大的。

    “哦。”再不斩点点头,表示明白。

    “对了,还有你要在十藏身边认真学习,他人非常不错的,很爱提携后辈,你呢,也要学会对那把刀的应用。”

    “刀”

    “恩,斩首大刀,以后就是你的了”

    “斩首大刀”再不斩眼睛睁的老大,这些日子其实他都在想,身为再不斩怎么能没有斩首大刀这个标配呢。

    原来还在别人手中。

    再不斩有些激动,反拉这矢仓道“矢仓,矢仓,你是说给我斩首大刀斩首大刀在那个十藏手中”

    “恩,你小子,叫你不要只顾着修炼,还是还多了解一下村子”矢仓挣脱出再不斩地束缚,一脸无奈的说道。

    “七把刀可是我们花了很大的代价制造成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会去看的,啰里啰嗦的你。”再不斩很不耐,不过语气却是激动的。

    因为他好像激活了一个支线任务,

    支线任务夺回斩首大刀,年轻的召唤师,作为再不斩的你怎能没有自己专属的武器,去吧,去和他人争夺吧,把斩首大刀拿在手中

    任务奖励斩首大刀,100经验,400金币。

    看完奖励,再不斩呆住了万万没想到这个系统这么鸡贼,斩首大刀这种任务奖励都拿得出手

    那个明明是自己得到的啊

    还有100经验是什么鬼难道是像联盟一样,有等级有属性但为毛自己根本就没有看见经验条在哪里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终于出现金币了他好像明白了什么,金币应该只能从任务中得到。

    美滋滋的他开始yy,自己一以后件狂徒,一件反甲,一件春哥,左手无尽,右手电刀,脚踏水银靴的美好日子。

    陷入幻想的他,以至于都没有跟上矢仓的步伐。

    “站在哪儿干什么,傻兮兮的,快走。”矢仓手持珊瑚棍,用顶端的那个半月型勾住再不斩的衣领拉着他前行。

    “哇你放手你还来这招,我已经长大了”再不斩本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这一勾,唤醒了他小时候被珊瑚棍支配的恐惧。

    但他无论怎么躲,都逃不了,就算用出在火影中堪称神级的替身术,也没能跑掉。

    于是大街上就出现了神奇的一幕,两个九、十岁的孩子,大的一个用一带勾的棒子勾住小的那一个,神情自在的走在前面。

    而小的哪一个,狼狈的勾着腰,张牙舞爪的跟在身后,嘴里还念念有词。

    矢仓的大院中,两道人影正在交战,或者说是矢仓在指导再不斩。

    “水遁水分身”

    再不斩一个瞬身术快速的拉开距离,手指狂动,变成两道身影同时冲向矢仓,他当然知道这对矢仓而言没有什么效果。

    看着矢仓站立不动,飞奔的两道身影又是一个结印,雾隐之术院中骤然升起浓浓的雾气。

    雾忍之中水汽本来就重,为这一招了良好的基础。

    伸手难见五指,至此,矢仓才露出一丝笑意,他的本意也正是要考教一番再不斩的无声杀人术。

    再不斩在这布满了他查克拉的浓雾中,可以清晰的觉察到里面人的位置,而自己靠着无声杀人术的隔绝,可以完美的让敌人失去对他的掌控。

    而在浓雾中,再不斩更可以使用出,雾瞬术,实现在雾中快速的移动,以达到暗杀的目的。

    就比如说,现在,再不斩见矢仓没有动静,取出一把苦无,展开雾瞬之术,来到矢仓的身后。

    眼睛发亮的再不斩对着矢仓的后心刺去,苦无毫无阻碍的刺了进去。

    触感不对再不斩心神大失,不过也差不多在自己的意料之中,毕竟以他现在的能力,和矢仓相比,无异于萤火比之皓月。

    暗杀之道,一击不中,远遁千里。

    这当然是再不斩警示自己的话语,也同样是他这些时日里,为自己寻找的人生信条。

    这一觉察到,触感的不对劲,再不斩直接放弃苦无,飞快结印。可惜,

    慢了

    眼前的矢仓化作一滩水消失了,再不斩只觉得身后一阵风的呼啸声,

    “啪。”

    矢仓手中的珊瑚棍,打在了再不斩的屁股上。

    看着摸着屁股逃窜的再不斩,矢仓哈哈大笑。

    再不斩揉着屁股,再一次的隐藏在浓雾中,听到矢仓的大笑,心中一阵羞恼,忽然计上心来。

    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

    矢仓忽然停下笑声,举起珊瑚棍就向身后拍去。

    浓雾中一道身影显了出来,正是再不斩。

    矢仓举棍,势道不改,向着再不斩的头顶劈去,他已经感受出来了,这个却是再不斩的水分身。

    突然,矢仓眉头一皱,生生停了下来,珊瑚棍堪堪定在再不斩的头顶。

    对面的再不斩得意地一笑,向着矢仓扑去,两人在地上愉快的扭打了起来。

    这是为何

    因为再不斩知道矢仓肯定不会下狠手的,所以在控制水分身去佯装袭击,然后在关键时刻使用替身术,换成本身。

    利用矢仓那一刹那的呆滞,成功实现逆袭。

    可算是报了刚才的大仇

    嬉闹一阵,两人坐在地上,

    “再不斩你可知你哪里还存在问题”矢仓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问道。

    再不斩思考了一会儿,“我的查克拉太少了,还有会的忍术也很少。”说完忽然变得有些激动,

    “矢仓老师,难道你要教我忍术了”

    矢仓翻了个白眼,打断了他的幻想,“想多了你,你现在年纪还小,查克拉量当然不够,至于学习新的忍术

    你连支撑的查克拉都没有,学来又有何用,只要把我教你的掌握好就行。

    查克拉量嘛,你又不是人力柱,又没有什么特殊体质,就慢慢练呗。”

    再不斩一听,顿时失望无比,不过也对,学习、使用忍术的基础就是查克拉量,不过好像忍界中有特殊方法可以储存大量查克拉的

    “还有小再不斩,你的无声杀人术,可是我们雾忍的顶尖的暗杀术,你还是用的不够很熟练。

    你太着急了,这种心态一旦上战场是会出事的,就如,你得利用敌人看不见、找不到你的情况,完全可以做到更进一步的引起敌人心中的恐惧

    让他们因为找不到你的存在而心存焦虑,而他们焦虑了心灵就会出现破绽,这就是你进攻的机会。

    不过也有不错的,至少你发现没有击中我,连苦无都没有要,而选择果断离去还是不错的。”

    矢仓或许是觉得一味的打击不是太好,找了个由头夸赞了一番,“还有,我可不是小孩子,你不用留手的哦。”

    再不斩本来听得十分认真,结果全被矢仓的搞怪给破坏了。

    “来吧,这几天我正好有空就好好的操练你一会”矢仓站了起来,拍着手,振奋道。

    “啊可是我好累”再不斩脸色一跨,并不想去。

    “恩你确定”矢仓一脸奸笑,取下珊瑚棍指了指再不斩。

    “哈,开玩笑,我最喜欢学习了哇别这样,我都来了。”

    “愉快”是的时光总是这样一晃而过,再不斩也从矢仓的手下,得到了不小的成长。

    至少会这样了,

    浓雾之中,现在一把把苦无飞向站立不动的矢仓,以希望可以扰乱矢仓的感知。

    还是没有什么用嘛。再不斩觉察到矢仓并没有任何慌乱,有些意料之中的失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御剑乘龙〕〔江流华笙小说〕〔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光怪陆离侦探社〕〔直播在荒野求生〕〔女帝家的小白脸〕〔我为国家修文物〕〔重生学神:封少娇〕〔六指诡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