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工重生:快穿全〕〔霍长渊林宛白小说〕〔校花的透视高手〕〔我真的要成仙了〕〔老婆快对我负责〕〔我真没想高调啊〕〔医妃读心术〕〔乡村小医圣〕〔重生之最好时代〕〔抗战之猛将召唤〕〔坏总裁的枕上盛宠〕〔你是我的枷〕〔总裁霸爱,老公请〕〔武神血脉〕〔极品女总裁〕〔良宠〕〔技能生成器〕〔默默此情相诉〕〔流年沉醉忆盛夏权〕〔雄起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第八章:枇杷十藏!泰隆!(求收藏、求推荐)
    失落不过小一会儿,再不斩就重新打起了精神。

    只听浓雾中传出一句句喊声,“矢仓,矢仓,你这个小鬼你是找不到我的,哈哈哈”

    再不斩喊完,马上又跑到别的地方藏起来。

    小鬼矢仓笑了,笑得很开心,连握着珊瑚棍的手都在咔咔作响,他最讨厌别人把他当成小孩子,不过再不斩也成功的让矢仓的心神乱了

    卑鄙再不斩摇摇头,这是合理的战术,怎么能加卑鄙呢,这是聪明、是机智,没错就是机智

    再不斩安慰着自己,看着里面笑得渗人的矢仓莫名觉得心中凉飕飕的。

    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认怂,万一被抓住了岂不是要gg。

    于是,厚重雾气中,又传出再不斩有些胆怯地声音

    “咳,那个,那个矢仓啊,你可是说过,无论用什么办法的,你可不能找我秋后算账”

    “呼”

    矢仓身影在原地消失,出现在另一边,手中的珊瑚棍呼啸而过,“啪”的一声把眼前的再不斩打了个粉碎。

    远处,再不斩看着如此凶残的矢仓,咽了口唾沫,顺便为自己的机智点赞,还好自己聪明,用一个水分身弄出了一点动静。

    不过见矢仓这个行为,心中有些害怕啊,于是吓得连腔都不敢开,又不敢离开,要是一离开雾隐之术的庇护,怕是瞬间就会被抓住。

    浓雾中一时间幽静静的。

    矢仓看着地上的水渍暗自皱眉,这样一来怕是再不斩更不敢出现了,虽然他有能力可以破除,不过那样一来势必会用出超过此等的力量。

    这样反而出去了乐趣,

    于是他收起珊瑚棍,一脸无害对着空气说道“出来吧,再不斩,凭这个我认可你了,很不错了。”

    “真的你可别骗我啊”再不斩有些不确定,还是没敢出去。

    矢仓神情严肃,“当然”

    “那我出来了哈”

    “啪”一根棍子出现在再不斩的身后,又把他击碎了。

    雾中,传出再不斩哭腔的声音,“矢仓,你说话不算话,说好的不追究的”还好他机灵,留下一手,看透矢仓邪恶的用心。

    矢仓哈哈一笑,赞道“不错的再不斩,忍者就该这样时刻的保持应有的警惕。”

    语气中充满着一种正气,“还有再不斩,我这是在教你,战斗中可不要相信敌人所说的话,不然你必然会吃亏。”

    再不斩恍然,觉得矢仓说的果然没错,果然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手,瞬间就矢仓真是一个合格的老师,在用心的教导自己。

    矢仓坐在地上,看着浓雾道“再不斩,以你现在身体中的查克拉最多还可以坚持一刻钟的时间,你可要抓紧哦。”

    一听此话,再不斩就更加觉得矢仓老师并没有生气,完全是出于一片纯纯的爱护之心。

    想着自己明天就要去和枇杷十藏会合,在想起刚才恶意的揣测矢仓老师的用心,良心上好像受到了谴责。

    带着心中的愧疚,再不斩出现在哎矢仓的面前,正想向他道歉。

    却不料,矢仓一阵阴谋得逞的淫笑,身后珊瑚棍一处,勾住了再不斩的衣领

    “这下你跑不掉了哈哈哈”

    “啊放开我,可恶,矢仓你好卑鄙”

    “哈哈,小再不斩我不是都教过你了吗不要太过相信敌人的话,这也包括动作,嘿嘿,还敢叫我小鬼,胆子不小嘛。”

    第二天,

    “好了,去吧,我就不去送你了”

    再不斩拨开那只放在头上的手,故作不耐的道“我不小了,找得到路,走啦。”

    心中有些伤感,两人短暂的相处之后又要分开了,不过这就是战争

    村外,

    两道身影盎然而立。

    一高一矮,高的那个赫然就是枇杷十藏,身后背着一把让再不斩眼红的大刀。

    再不斩走上前去,就见枇杷十藏,带着口罩,脖子处还绑着绷带,有脸上有一个明显的十字疤,一头犀利的短发,还没有眉毛,但整个人看上去却十分的精神。

    再一想,这个装扮为何有些熟悉。再不斩恍然,这这不就好像他后来的装束么。

    原来他还在想自己可没有帮绷带的习惯,并且也有眉毛的存在。

    但今日一见,枇杷十藏,心中升起一股明悟,怕不是他后来被眼前这个人给传染了。

    嘶,这样一想,这个人貌似就有些可怕了,那得多强的感染力啊这让他想起了从前的传销人员,一个可以把人忽悠瘸了神秘组织。

    还没来得及看另一个人,就听十藏说话了,声音显得十分的高冷,“桃地再不斩”

    “是再不斩见过十藏大人。”再不斩被他锋锐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但心想这怕不是一种考验吧,于是挺胸抬头与之对视。

    这样的骨气,让再不斩很是骄傲。

    “今日,我就教你第一课,在强者面前永远不要显得这么傲,就算你是矢仓大人的弟子。”

    枇杷十藏脸色不变,但背后的斩首大刀,却放在了再不斩的脖子上。

    感受到脖间的寒芒,再不斩大汗,看来自己搞错了冰冷的刀锋让他一点都不感动。

    但却没想到十藏对着他赞许的点点头,“第二课,面对强者虽然不能傲,但也不能失去自己的骨气”

    再不斩迷茫了

    “你们认识一下吧,等会就准备出发。”

    “你好,中忍泰隆”泰隆的身形较矮,比再不斩大不了几岁的样子,穿着一身标准的忍者服饰,腰间挎着一把看似锋利的刀,腿上绑着一排苦无,嘴上和十藏一样,不过确实用绷带缠绕的,看起来倒是挺酷。

    “你好,下忍再不斩”再不斩这才向这个矮个子,也就是泰隆看去,一看顿时倒一吸口凉气,

    此人果然被传染了,这枇杷十藏当真如此可怕

    大惊的他虽然听见泰隆这个名字挺熟悉的,但也没去在意,反而有些谨慎的看着十藏。

    十藏见两人认识完,向他们介绍起这次的任务,“这次任务,很简单,护送一批送完前线的粮食,主要是为了让再不斩熟悉一下,

    只是一个d级人物,但随时可能因为敌对忍者的缘故而晋升,所以你们也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至于为何不用空间卷轴,一来粮食量太多,单个空间卷轴根本就运送不了多少,二来要是调用太多的卷轴,雾忍又没有这个能力。

    而再不斩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因为他终于又领到任务了,虽然有点坑的样子。

    支线任务护送粮食,一个小小的低等任务,这是给召唤师的福利。

    任务奖励10经验,100金币。

    如此之少

    “是”泰隆、再不斩两人连声应下。

    在十藏的带领下,三人向着村外走去,忍村的后面,哪里有一条大道,道上已经有了许多搬运粮食的人马,道路两旁还有大量的粮食以及一些别的东西等着装运。

    “护送的队伍不止我们一队,但是我们忍者,在任务中没有明确表示要和人联手时,那一切的人都是我们要假设的敌人。

    现在给你们一个考题,如何在不惊动人的情况下混进去这是两个运送粮食的令牌,现在去吧。”

    十藏带着两人,站在丛林之后,看着前方的人马,哪里低声诉说道。

    这十藏也怪不得会被矢仓看中,虽然看上非常冷淡,但对后辈的关心绝对是雾忍的上忍中数一数二的。

    善于抓住每一个可以给予后辈成长的机会。

    “是”

    泰隆率先行动,迅速地脱去身上的忍者装备,收起护额,解开绑着醉的绷带,换成和那些运送粮食的普通村民一样的服装,顺便还弄乱了整齐的头发。

    就这样穿着一身补丁的衣服就出去了,活像前方一个搬运粮食的少年村民。

    再不斩看着泰隆的样子,瞬间t到了,也跟着有样学样,最后在十藏的探究的眼神,尴尬的摸着脑袋。

    鬼知道还要用这种装扮,他根本就没有准备

    “那个十藏前辈,我,我没有那个”再不斩看着十藏,一副你懂的样子。

    十藏转过头,脑袋有些痛,怎么让他遇到如此的人才清冷地道

    “一个忍者要能随时的转变自己的身份,一旦接受了任务,就算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去完成这是忍者的准则。”

    再不斩看着前方的悠闲的泰隆,有些着急,抓耳挠腮的想着办法,不禁感叹道,要是我能变身就好了

    “啪。”再不斩忽然轻轻拍打了自己一下,自己不是会变身术么,居然被泰隆给影响了,有些钻牛角尖。

    嘭一阵白雾闪过,再不斩变成了一个穿着补丁,相貌普通的青年人,手里拿着运粮令,美滋滋地跟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自古红楼出才子〕〔玄门鬼医〕〔贺先生的钟情宠溺〕〔盗圣李三观〕〔我是天道爸爸〕〔重生七十年代:军〕〔进化之危〕〔超级无敌世家主〕〔无敌藏宝图〕〔乱世情愿乱世殇〕〔萌宝认亲:爹地你〕〔以梦为马,不负昭〕〔本宫真不是影帝夫〕〔清风谣上部〕〔全民修仙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