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夺舍了魔皇〕〔掌家小农女〕〔末日乐园〕〔邪王宠妻:腹黑世〕〔终极至尊兵王〕〔龙珠:地球觉醒时〕〔暗流之门〕〔概率之外〕〔勇者大魔王〕〔都市之大仙尊〕〔乡村小郎中〕〔超凡黎明〕〔巫中仙〕〔独家宠婚〕〔都市狂兵〕〔人道图腾〕〔医路坦途〕〔抢救大明朝〕〔炼器祖师讨厌女人〕〔九零农媳有点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第七十七章:惊变
    凯还没有听到上忍的提示,就已经把水弹击碎了,水弹一化,变成无数细小的飞弹,密密麻麻的向他们落下。

    “保护卡卡西”

    三名上忍狼狈不堪,为了保护受伤的卡卡西又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撑起的土壁也被飞弹毁坏了。

    “双刀,解我们上”

    满月举着大剑,冲了出去。

    “火遁豪火球之术。”

    一个大火球从凯的身后出来,阻挡住了满月的前行。

    “谁”再不斩不自觉的问道。

    “卡卡西前辈,你没事吧”这是一个小鬼,看去也就八九岁的样子,应该刚从忍者学校毕业。

    但他的眼中却转悠着两个猩红的勾玉,看上去比卡卡西的写轮眼更加邪魅。

    这人正是宇智波一族被誉为近年来最强的天才,宇智波止水

    他是为了代表宇智波赎罪而主动申请加入了与雾忍的对抗,为的就是挽回村子对家族的信任。

    上次因为宇智波一族不参战的原因,导致木叶差点被雾忍攻破。

    不知道有多少忍者在心中暗恨,也让宇智波和村子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就如同此时雾忍的水无月一族。

    “宇智波一族的小鬼居然如此年轻就开启了二勾玉写轮眼。”满月持着眼缓缓道,对着血继家族是万不能以他们的年龄来判断。

    血脉对他们更重要

    “是宇智波一族的超级天才,宇智波止水,他怎么来了”一上忍说道,止水的天份,他们这些木叶上忍都曾听过。

    而且这人也是昔日初代和二代弟子,宇智波镜的孙子,是一位坚定的火之意志继承者。

    大多数忍者其实对他的感官都还还不错,止水远没有宇智波一族那特有的高傲,显得十分的温和有礼,对人也很尊敬。

    “就算是他,来了又有什么用,听说他才刚毕业而已。”另一上忍忧心不减。

    “止水,多谢了,你快走吧,这里不是你能参与的,去向真红大人求救。”卡卡西重新把护额遮住眼睛,虚弱地道。

    “好”止水也点点头,一个瞬身术,消失了。

    “什么那小鬼的瞬身术居然那么快”

    鬼鲛一直注意着这个宇智波小子的动静,被他的速度惊到了,

    瞬身术,可是忍界结印最复杂的术,需要耗费的时间太久了,所以在战斗中根本不适应。

    而今天,他看到了什么,那个小鬼居然连印貌似都不用结,瞬间就离去了,这是何等可怕的能力。

    “宇智波止水”

    再不斩听到了凯的对话,也明白了来这里的小鬼是谁,现在凯他们几个团结在一起,只是防守的话,足矣挡住他们很久了。

    而这段时间,也足够止水去寻找到合适的木叶的援军,要知道这里可离战场不远啊

    这还是再不斩特意挑选出来的战场,就是为了避过混乱的战场,毕竟混乱的战场上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

    但就如此退去,也太让人不爽了,感觉很o于是他对着鬼鲛示意。

    鬼鲛了然,前段时间他们已经培养起了一定的默契。

    “水遁大瀑布之术”

    “不要怕,我们只要挡住,援军就回来”一上忍吼道。

    于是齐齐结印,“土遁土流壁。”

    被凯扶着的卡卡西看着满月诡异的神色,大惊,取下护额一看,叫道“小心”

    “唰”

    再不斩突然从鬼鲛释放的瀑布中出现,刚冒出头,就在土流壁的侧面看见一木叶上忍惊愣的面色,

    右手一股大量的查克拉带着暴风大剑,划过上忍的脖间,连同形成的土流壁也如豆腐一般被切碎。

    大量的水冲破残垣的土流壁,把他们一同带进水里。

    本来再不斩还欲再狩猎一次。

    但凯的速度不慢,在那一瞬间就带着卡卡西起身跃到树上,死死地盯着水里的动静。

    “走”

    见此,再不斩转身,不给他们任何想要拖住自己的机会,招呼上满月两人几下就离开了。

    上忍带着一股绝望倒地,瞬间就不知道被冲在哪里去了。

    “该死”

    卡卡西咒骂一声,刚才他觉察到不对时,用写轮眼一看,果然出现在鬼鲛的再不斩不过只是一道水分身罢了

    “哟,看不出来你们两还挺默契的,够阴险的啊”满月调笑道,心中也不得不认可,虽然阴险但却很实用。

    “那是”再不斩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鬼鲛则是尴尬地一笑,虽然手段有些不耻,但这世界本来如此,弱肉强食嘛,说起来还是他们太弱了。

    “糟了”

    再不斩本来嬉笑地脸瞬间一变,他记起来,刚才那个不是卡卡西么卡卡西、带土、斑、四代水影

    现在不就正是矢仓被控制的时候的么

    先是被斑控制着矢仓完成对带土的黑化,然后再在带土的控制下,实行血雾里政策

    然水之国终年笼罩在血雾之中,导致元气大伤,要不是有照美冥站出来,怕是水之国已经除名了。

    “怎么了”鬼鲛瞧再不斩瞬间变得难看无比的脸色。

    “我有事,先走了”说在再不斩几个纵跃消失了。

    他也不知道水银饰带有没有用,但事关矢仓他怎么也要试一试。

    虽然他现在的金币还不够再买一件,但是照美冥哪里有啊,只要他把水银饰带交给矢仓。

    以矢仓的能力,就算中了幻术应该也会有一丝时间反应过来

    然而,

    他还是晚了一些。

    就在前些天。

    矢仓坐在水影大楼观望战场的所在地,有一道人影渐渐走了上去,而周围的暗部恍如未见。

    “谁”矢仓回头一看,心中顿时警铃大响,三尾都在不断颤栗,这感觉完全不亚于上次与鳄鱼仙人,雷克顿的相见。

    “呵呵咳”来人正是斑,不过此时的斑身形有些佝偻。

    矢仓看着他的眼,那是一双无法形容的研究,上面有着一圈圈的纹路,然后他就沉迷了。

    体内的三尾可没那么容易被制服,在矢仓体内发出恐惧地怒吼,“是斑你这家伙,没想到你居然还有死,我才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御剑乘龙〕〔江流华笙小说〕〔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光怪陆离侦探社〕〔直播在荒野求生〕〔女帝家的小白脸〕〔我为国家修文物〕〔重生学神:封少娇〕〔六指诡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