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超级小神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桃色小神医〕〔蜜情霸爱:爵爷宠〕〔九爷终于对我下手〕〔这个世界不讲道理〕〔龙图大玩家〕〔宠妃成狂:天降太〕〔诸天金手指〕〔我有无数神剑〕〔狂战士的异界旅程〕〔后卫之王〕〔手办王中王〕〔夫人在上,将军请〕〔我欲断天〕〔你怕不是想上天〕〔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是大土豪〕〔红纤芸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第一百零九章:石乐志...
    “不能拖了,必须尽快结束战斗,如此只能用完全体了。”

    带土喃喃道,他亲自操纵三尾的时间可不会太长。

    矢仓的眼睛一变,滴溜溜的疯狂转着。

    暴虐的尾兽查克拉好似无穷无尽,宛如实质的尾巴首先出现。

    “不”一下子就戛然而止,这是三尾的声音。

    “居然这么强这就是尾兽么”带土的独眼流出了鲜血,这强行控制,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

    毕竟他的瞳力在木叶可消耗不少。

    两只尾兽带给他的压力,足够他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了。

    萨红毫不在意狂暴地冲了过去,把雷克顿交给他的技能打了个遍,

    但是三尾的乌龟壳太硬了,

    它很悲催地发现自己根本就啃不动。

    “再不斩,我打不动,先撤吧”萨红对着再不斩提醒道,他已经感受到了危险的波动,这不是出现在三尾身上的

    三尾一拂尾巴,萨红被击飞了出去。

    “控制它一会儿我需要时间”

    再不斩有些不甘心,他不相信以带土现在的能力可以随心随遇的控制三尾

    不尝试一下他是不会甘心的这一次就当他为下一次的出击探个究竟。

    “等等”萨红才用了冷酷捕猎,他需要一些时间来缓和。

    带土已经有些难受了,控制着三尾对着他们吐密集的冰雨,其中夹杂着狂风,以阻碍他们的移动。

    因为狂风的存在,再不斩举步维艰,只能躲在皮糙肉厚的萨红身后

    但就算是萨红也被弄得鲜血淋漓,这只鳄鱼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口,反而越发的狂暴

    带土眼中的血也越来越多,三尾的负面情绪也一直在影响着他,但面具把他狰狞的脸遮住了。

    “看你们能躲到什么时候”

    没办法斑和三尾的联系要比九尾弱多了,交给带土的办法也不如九尾省力。

    “再不斩”

    萨红大叫一声,终极统治他快维持不住了,这将是他最后的机会

    “啊”

    再不斩闻言大叫着一跃而起,奋力地发出自己至强的一击。

    “水遁真水刃”

    一半边身体直接干瘪了下去了,一把巨大的大剑横压在天地间,那锋利的剑气,让周围的树木变成了碎片。

    “好强大的查克拉量”

    “好大的剑”

    雾忍议论道,虽然再不斩他们的战场离雾忍很远,但这里的人也能够感受到。

    “可恶,他们居然这么强”

    岚双手握拳,他的心动摇了,怀疑着自己真的可以逼迫矢仓退位么,但一想到矢仓对于村子的热爱,一定不会眼看村子四分五裂。

    如此一想他又重回了信心。

    辉夜无敌站在辉夜的族地,周围全是飞舞的骨头,现在的他也不服原先的壮硕,脸色有些凹陷。

    火热地看着矢仓他们战斗的地方,低喃道“这才是尸骨脉的归宿”

    他得病了,这他知道,是他们尸骨脉一直伴随的血迹病,不过他不感到恐惧,也不介意,反而心中的战意完全被矢仓他们激发了出来。

    心中唯一还存在的愿望就是绽放尸骨脉的辉煌让辉夜的名字永传,很执着、很死板的想法,但这就是辉夜

    他转身回去修炼了,此时的他还不是矢仓的对手。

    萨红一个冷酷捕猎,短暂的控制住暴走的三尾,迅速的冲在三尾的身后,抓住其中一条尾巴,看着空中那好似能够划破一切的大剑

    再不斩精神有些恍惚了,这是气力运用过剩的原因。

    居然没有暴击

    他的心中有些遗憾,向着三尾的头劈去。

    三尾醒来,感受到危险的它开始剧烈的挣扎,每一次挣扎萨红就浑身一颤,至到终极统治结束,萨红化作一团白雾消失了。

    而三尾的每一次动,带土也同样喷出一口血。

    “死”再不斩一剑劈下,突然眼神一凝,三尾居然把身体缩进了龟壳之中,这一剑一大半落空,一大半劈在了龟壳之上。

    龟壳上出现了一条淡淡的裂痕。

    遭

    再不斩的心一条,瞬间开启了无尽怒火,大招一开,他只觉得自己瞬间失智被无尽的愤怒填满。

    他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弱小,为什么明明知道却不能救下矢仓,恨自己的无力,再一想起这些人的可恶,这些恨瞬间就变成了愤怒的养料,他要杀灭一切

    浑身上下充满了血红色的能量,还有一些面目狰狞的虚影在背后咆哮,那是他自己

    再不斩的视线模糊了,放眼看去全是血一般的红

    这是泰达米尔的意志所化

    自从泰达米尔的意识觉醒后,再不斩的识海开始混乱了,平时还看不出什么,一到激发无尽怒火。

    他仿佛成为了泰达米尔,回到了那个族人被人屠杀的时候加上此时的恨,一种噬人的冲动侵蚀着自己

    只想杀光眼前的一切

    “现在你们可以死了”

    他提剑上了,违背了他开始的想法,本来他是准备开着大跑的,但被愤怒侵蚀,只能战了

    即使此时三尾的头重新冒出,还伴随着的还有一颗正对着再不斩的尾兽炮。

    “蔑视”

    可惜尾兽炮依然正中,不过却能降低一点三尾的力量。

    尾兽炮原地爆炸,以再不斩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弹坑。再不斩毫发无损的出现,对于这种可以直接把人轰成渣的力量,无尽怒火可以做到完全豁免。

    不过他身上的衣服倒是全部消失了,只剩下一双鞋子和手中的大剑。

    “他怎么可能没事怎能如此”

    带土不敢置信,

    此时的再不斩处在红怒中,眼神满是杀气,晃动着胯下的大鸟继续上了

    “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

    刀刀暴击,刀刀致命

    可惜三尾的防护太强了,乌龟壳不是一般的硬,就算因为吃了一计自己的尾兽炮,也不是再不斩能够轻易打破的。

    至到五秒之后,无尽怒火消失,乌龟壳上也只是增加了些许裂痕。

    “吼”

    再不斩清醒了,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的状况,失色,连忙一个嗜血杀戮拉回摇摇欲坠的自己,大吼道

    “矢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我为国家修文物〕〔六指诡医〕〔剑破拂晓〕〔英雄联盟之魔英争〕〔绝世天骄〕〔头号偶像〕〔在不正常的地球开〕〔将军,孤本红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