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极狂尊〕〔史上最强弃婿〕〔都市雄杰〕〔来自娱乐圈的泥石〕〔圣手侠医〕〔清晨与吻,梦醒与〕〔我为国家修文物〕〔大道诛天〕〔重生之家族财阀〕〔黄小仙的狐朋狗友〕〔医流武神〕〔重生1980之强国崛〕〔喜剧大世界〕〔望族闲妻〕〔小城女律师〕〔都市最强仙尊〕〔秀才家的俏长女〕〔九零律政军嫂撩人〕〔诸天之主〕〔家有悍妻怎么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第两百零八章:破
    甲的身躯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这个术他还没有彻底掌握,对付再不斩这样的存在还是有勉强了。

    “咳”

    团藏轻轻一咳,无悲无喜,好似干掉再不斩只是基操而已,当然要是左眼没有绑上绷带就更让人信服了。

    “团藏大人”止水拜道。

    “根,你去送他一程吧,记住每一个对于木叶有威胁的存在必须这样把他们扼杀在摇篮之中,不给他们一丝机会,如此木叶才能真正盛开”

    “可是”止水有些犹豫,对于再不斩,他其实并没有看出此人的恶意,但是,

    为了村子,为了家族

    止水捏紧的双手开始动了起来

    “火遁鸦炎之术”

    已经被树木束缚的再不斩好似已经感受到了危险的来临,艰难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空中,

    鸦群呱呱的叫个不停,在止水的控制之下,群鸦扑腾着翅膀张着嘴对下方吐出一个个火球,不一会儿就遍布了整个空间。

    连四紫炎阵都开始微微颤抖

    “还真t的狠啊”

    再不斩呐呐道,看着控制时间的流逝,他默算着时间,回想起头脑中团藏的位置,已经开始制定计划

    “结束了”

    甲终于放松了,身体忽然有些不稳瘫倒在地上。

    团藏看了他一眼,对着周围的根部挥手道“我们走”

    “糟糕”

    止水忽然大惊,他的一双写轮眼透过面具疯狂的旋转,刚才通过群鸦的眼睛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恩”团藏眉头一皱。

    “无尽怒火”

    再不斩仰天大吼,周围一片血红,鸦炎在这血红下是那样的不堪,一瞬间就消失了。

    “团藏能死在我的脚下,是上天赐与你无上的荣耀。”

    被血红笼罩的再不斩宛如一头降临凡世的恶魔,双眼中有火焰喷出。周身那气势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愤怒

    根部人员虽然已经被团藏调教都很是冷血,但是面对这种非人的存在,心中还是有些莫名的恐惧。

    这是人类对于未知事物本能的害怕

    “保护大人”

    止水提醒道,“团藏大人,您先撤”

    “死来”

    再不斩踏着步伐,身上的树木因为时间和甲不再控制的缘故,寸寸尽断,化为灰灰。

    他举起大剑,

    暴击护罩碎了,

    维护四紫炎阵的四名根部更是被反噬得口吐鲜血,浑身抽搐失去了战斗能力。

    再不斩对着团藏残忍的一笑,没有浪费一丝时间,对着团藏冲去。

    “可恶休想”

    止水带着根部冲了上去,尽职尽责地为团藏的撤离时间,再不斩的状态他有所猜测,肯定是秘术的原因。

    此时不宜硬拼。

    但因为再不斩显露出来的力量太过于强大了,让人感到心悸,让人感到绝望

    火影大楼,

    正在处理公文的猿飞日斩,突然战了起来,站在窗外看了看,抽了口旱烟,眉头紧锁,“这力量,是桃地再不斩那方向应该是团藏

    我要不要去看看哎,不知道他有在搞什么”

    说完猿飞就回到了位置,对于自己老伙伴的能力他还是相信的,就算现在再不斩的气息很强大的样子,但也只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以他的了解,团藏要是没有把握是不会动手的。

    其实他的心中还是希望团藏能够把再不斩给收服,好给木叶增加一些底蕴。

    并不赞同此时处理掉再不斩,但是猿飞却不知道,团藏老得要比他更快身体已经不能支撑他进行那种剧烈的战斗了,

    而且再不斩也不是血之国之前的他,对于他的情报已经有些过时,这一次却是团藏的危机

    “随心而动,随刃而行”

    对于他们的反应,再不斩都在意料之中,看着冲上来的根部,他根本就不带闪躲的,刀刀暴击,眨眼之间就带走了五名成员,顺利完成超神,开始大杀四方。

    这些根部在他的刀下好似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团藏脸色又一次阴沉了下来,他想结印来帮助根部拿下再不斩,但一看再不斩气势汹汹的样子,心中就一颤,于是他又一次的胆怯了。

    向着外面遁去

    “小心都别近身,用忍术”止水看见明明根部的成员苦无都刺进了再不斩的心脏,他也像个没事人一般,心中的震撼又与何人说。

    “团藏,接我一刀”

    旋风斩的冷却时间,因为再不斩暴击的缘故已经冷却完毕,于是再不斩一个旋风斩冲出了人群,

    任何挡在他身前的人,或多或少都收到了一些伤害,有的甚至很不幸直接被秒掉

    “给我拦住”

    团藏眼神有些闪躲,被再不斩疯狂的样子吓了一大跳,指挥着根部成员为他逃跑的时间。

    自己头也不回的开始撤退。

    可惜,想要在蛮王面前跑掉哪有那么容易

    “蔑视”

    再不斩隔着五米远就开始提刀,大剑高高举过头顶,这一击又是暴击

    团藏双腿一双,差点跌落在地上。

    “这是什么能力为什么我的腿不听使唤。”团藏冷汗淋漓,见自己跑不掉,回过头,经验告诉他,此时是自己最后反抗的机会

    要不然连反抗的机会都没了。

    “风遁真空大玉”

    这段时间看似漫长,其实也只是才过去三秒而已。

    再不斩动作不变,团藏的一切行为都落在他的眼中,就连周围那些根部的动作也是如此。

    团藏不愧是团藏,就算年迈,手速也是不慢,至少那些根部还比不上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潜能爆发的缘故。

    不到半秒中,团藏的印已经完成,在这种生死关头,他的潜能得到了巨大的释放。

    看着团藏口吐的一团大玉,再不斩怒吼着根本不躲,刀已经到了团藏的头顶,可以清晰看见团藏脸上的汗滴。

    “水银,解”

    “什么”团藏不敢置信,在他的预料中,就算杀不掉再不斩也可以把他吹飞才是

    刀上寒芒,和再不斩身上无尽的怒火,让他再也升不起反抗的心思,团藏绝望的闭上了眼。

    心中带有一股遗憾,他还没有当过火影呢

    “大人”

    止水以一种超速,瞬身过来,一双写轮眼死死的盯着再不斩,眼中鲜血汩汩,伴随着一只乌鸦从他的眼眶中流出。

    “幻术鸦眠”

    要知道此时的再不斩可是最强的时候,再加上他的魔抗和两者之间的差距。

    止水想要控制住再不斩可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以他的瞳力十分的吃力。

    但此术一出,再不斩还是感觉自己身体一僵,已经无法动弹,再看自己的状态已经陷入了一个两秒的昏睡状态。

    “哗”

    止水拿着苦无对着再不斩的脖子一划,一条长长的伤口出现,露出丝丝黑油。

    “居然是黑色的”止水诧异地道。

    “根,撤”团藏回过神,见止水这么一击都没有干掉再不斩心中越发的忌惮,甚是还有些后悔。

    当然不是后悔得罪再不斩,而是后悔自己大意没有弄出一个详细的计划

    比如说,用他的老手段,先把他在意的人抓起来威胁

    “是”

    止水带着团藏,眨眼就消失了。

    再不斩因为止水的攻击醒来,真男人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先是一个嗜血杀戮拉回一点血。

    让自己不至于一个不小心而被秒掉。

    瞟了眼自己的吸血鬼权杖,看着四周如飞鸟惊散般的根部,低沉着声音道“杀戮现在才开始”

    他追了上去

    这一下午的时间,再不斩都在追杀根部成员的过程中度过,他的血量早已加满,而且自身更是不知疲惫,无论根部跑多远,跑到哪里,他都追了上去。

    这一天,可以算是根的末日,因为只要是根的成员,都在再不斩的清理之下,一而一些暗部出来阻止则直接被打成重伤,给猿飞个面子,留下一命。

    到最后暗部也不帮忙了,就防备着再不斩进入木叶

    开玩笑,杀戮他可不敢带进木叶,此时的猿飞虽然也老了,但是这人越老就越固执,就越看重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

    而且他可没忘记,猿飞可是现在忍界明面上的第一强者,就算老了,也不不是团藏那种水货可以比较的。

    要是此时再不斩冲进木叶,那身为火影的他一定会拼了老命把再不斩斩于马下。

    虽然再不斩并不是太怕,因为自己还可以跑但是奈何颜他们还在村子里,要是太僵,让猿飞不顾道义就不好了。

    这种宛如杀戮机器的存在,让团藏心忧,在这过程中他不是没有想过反抗,但无一列外都被杀了回来,

    要不是有止水帮忙,就算他团藏也已经被人留下,

    不过经过一下午的战斗,团藏和根部早就精疲力尽,他们可不像再不斩这么疯狂。

    残存的根部也只剩下小猫小狗三两只,显得格外的凄惨

    夕阳西下,

    火影楼中,

    “日斩,难道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混蛋现在可是在屠杀我们村子的人”

    团藏浑身浴血,对着三代吼道,此时的他早已没了平时的修养,宛如疯魔,独眼中带着浓浓的憎恨,但深处却有丝丝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