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间之超级农富妻〕〔平天策〕〔黄泉阴司〕〔汉天子〕〔绝色狂医:魔神大〕〔鬼手医妃:摄政王〕〔极品朋友圈〕〔疯狂农民工〕〔医路偷香〕〔头狼〕〔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逆天小农民〕〔超强装逼升级系统〕〔重生之绝世废少〕〔深漂的光芒人生〕〔逆流纯金年代〕〔重生之都市真仙〕〔娇妻来袭:王牌bo〕〔再见时承诺不是敷〕〔抓紧我,我的腹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第两百二十六章:不可描述~
    “矢仓感觉怎么样”三代冷静下来后问道,他可不认为这种可以让人死而复活的东西会没有一点副作用。

    “恩很好就是感觉有些虚弱,而且体内查克拉也很少,不过我相信只要给我一点时间一定能够恢复过来。”

    矢仓信心满满。

    “好”三代虽然仍有些疑惑,不过喜悦足够把那点瑕疵冲刷掉,中气十足的大叫一声,如此一来雾忍才算拥有了底气

    “但这件宝物好像失去了作用。”矢仓感觉守护天使上面的神光已经消失了,有些可惜地脱了下来。

    三代摸着胡子,理解地点着头,看来这个副作用就是这件失去这件神物,这样还算合理。

    他是不知道守护天使只需要短短一些时间就可以重新恢复。

    “没事的,没事的。”再不斩笑眯眯地接了过来,没有解释的想法,放进了装备栏里。

    “哇,女人,你干什么”

    “说,你这家伙,背着我藏了多少好东西”照美冥一脸凶狠的掐着再不斩耳朵。

    一对雪白的白兔在再不斩眼前晃晃悠悠的。

    “一定是故意”

    再不斩鼻尖微动,神情恍惚,喃喃道。

    再不斩独自呆在房间中,突然感觉好委屈,自己明明做出了那么多的贡献结果还被人埋怨。

    他可是组织的功臣流过血,流过泪的功臣。

    按照美冥的话来说,就是明明可以早点解决的问题,偏偏到这个时候再不斩才舍得把东西拿出来,而且自己还跟着他们一起悲伤,这假模假样还不是未了故意看他们的笑话么

    简直就是可恶至极。

    对此再不斩表示很委屈啊,自己不是没想到嘛,他钻牛角准备用秽土转生把矢仓拉回来,完全就忘记了自己的宝贝。

    结果自然,作为最小的再不斩被这祖宗三代人给合伙教训了一顿。

    然后照美冥笑容满面的返回水影大楼办公去了,而三代则却去找自己的几个老朋友聊天,现在这个老家伙才是真正闲下来了。

    而矢仓却实去找三尾分享自己的新生。

    话说当时要是不放走三尾而是留在矢仓的体内,到时候复活时,三尾不能跟着重生吧

    再不斩如是安慰着自己,自己一切都是为了村子,而且这样子不是很好么,还忽悠一头尾兽充当护山神兽。

    赚翻了

    这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村子也在照美冥的手腕下彻底的安静了。

    再不斩就想去火之国了,以他现在的能力,想要在短时间内得到增长就只有靠任务了,当然还有冒险进入血之国,

    但如今他是真的没有那个动力,也不想去冒险,毕竟小命重要。

    去血之国他还不如现在忍界中把那些游历的英雄们找到,这样还安全点

    至于仙术,按照雷克顿的意思,他的大招其实就是一种仙术,现在再不斩差的也只是一些术法的运用。

    雷克顿该告诉的都已经说了,接下来就只有靠他自己领悟。

    这些日子,再不斩也看了大量关于术法的密卷,可这种积累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远远不如任务来的吸引人。

    更何况他还可以选择边完成任务,边学习,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以他的性格很难默默坐在一角搞研究。

    于是他又溜了,

    百忙之中的照美冥听闻他想跑,特意抽出空来,给他安排了一个任务,叫他去探听木叶的情报。

    再不斩为了和美人亲热一番无奈受命,但奈何别人照美冥笑嘻嘻地就回去继续忙碌了,完全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这让他感受到了欺骗,严重的伤害了他的弱小的心灵。

    村子的新建和发展,离不开照美冥这个影,特别是再不斩前几天还提议,让她引进铁之国的技术,以先进的技术来带动生产力,从来让村子更加富裕。

    照美冥作为一村之影,一直在和大名商议具体的步骤。

    发现有些孤独的再不斩,寂寥的踏上了前往木叶的路。

    这期间,鬼鲛和满月两人组团前去游历忍界,本来再不斩还想带他们一程的。

    结果这两人二话不说直接消失了,摆明了不想再看到再不斩丑恶的嘴脸。

    木叶53年,傍晚,

    就这样时隔差不多一年,

    再不斩终于又一次的返回了木叶,

    这一次他是悄悄的来,而木叶村外的结界已经对他没有丝毫用处,靠着女妖那个结界根本就发现不了他。

    而女妖面纱的存在,也让他换了一个外貌,

    没想到刚回到女之装的楼上,脱掉面纱,颜就给了再不斩一个惊喜。

    楼下一阵阵呻吟之声传来,再不斩忽然发现呼伦贝尔大草原上传来呼唤,他的脸地都绿了。

    可是再侧耳一听,貌似全是女声,心中的愤怒瞬间消失,甚至还变得兴奋了起来。

    女女什么的,他表示还是很好奇的。

    “不要”

    “快一点”

    “大力”

    细细一听,貌似下面有四五个不同的女声,简直就是y乱那道道勾魂般的媚音,在他脑海中旋绕,

    让再不斩心中升起一道道浴火,难以忍耐。

    太刺激了

    再不斩想到,没想到她们还玩这种调调。

    下面的靡靡之音,让再不斩情不自禁的向下走去,但刚到楼梯口,他又停下了脚步,万一被发现他的名声岂不是没有了

    不禁有些抓耳挠腮,很是纠结。

    “去还是不去这是问题”再不斩回到桌前踱步,饮下一大口凉水,降低了一点心头的火热。

    却说楼下,

    除了在外面摆满着衣服之外,在最里面还有一个大大的隔间,也不是颜是哪来干什么用的。,

    地上铺着一张不菲的毯子,

    正前方是一块巨大的镜子,足矣把房间里的一切事物都映射出来。

    房间的周围更是挂着一些让人羞耻的东西。

    特制的板凳,有些坚硬带刺的长鞭,燃烧着的蜡烛

    不可描述

    但见,毯上有四人,颜、美琴、韵美和野结衣正在虚龙假凤

    四个人也不是浑身光溜溜,而是穿着性感、魅惑的小衣,欲拒欲迎,男人见之谁不血气上涌,气拔山河。

    好在再不斩没有看到这一幕,不然以他的定力肯定会干出一些人神共愤之事。

    颜胯下穿着一件奇怪的装备,此物前后各有一根长棍被两女夹在中间

    邪恶的声音总是那么让人不安,再不斩觉得自己不能在这样听下去了,于是微微一动,释放了一丝气息。

    “恩”颜正沉浸在欲望之中,有些迷糊。

    倒是在她身下的美琴咋呼了起来,把颜推离开,晶莹的水渍沿着她的大腿向下滑去,“有人”

    “怎么会有人呢都是错觉快来嘛,人家想要”颜背后的野结衣娇笑道。

    自从遇见了颜她才知道原来女人和女人也可以这么幸福,以她和韵美的能力还觉察不到什么异动。

    颜回过神,眼中透出一丝喜悦,发现了美琴的不安,两手抓在她高耸之处,看着她大腿的液体笑道“安啦,美琴,没有的事,你就是太敏感了,这样我去看看,让你安心。”

    说完白了她一眼,对着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韵美招呼道,“你来呀”说着拉过韵美,给她换上了装备

    动人的呻吟又开始传出。

    颜香汗淋漓,还有一种特殊的味道,这味道就是绝佳的春药,混合着三人的体香。

    摇曳着性感的身体,缓缓上楼。

    再不斩听着下面的脚步声,脸色一喜,动了动鼻子,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僵硬了

    忽然,一阵香风袭来,

    再不斩双手一揽,把佳人拥入怀中。

    颜穿着一身火红色的纱衣,上面还残留着未知的液体,

    “小冤家,你终于回来,人家想死你了”颜娇笑一声,拦着再不斩的脖子,主动送上香吻。

    再不斩也没有丝毫客气,心中欲望已生,不停的揉捏着手掌里的柔软,故作恼怒地骂道,“要不是现在回来,还不知道你在干些什么简直是荒唐”

    “呐,这是什么”颜抓住再不斩宝贝吃吃笑道,他才不相信再不斩的鬼话,下面都如此坚挺了

    “哼,真是欠收拾”

    再不斩一把撕烂颜的纱衣,扑了上去,把人按在沙发上活动了起来。

    “什么声音”美琴满脸潮红的躺在韵美的身下,接受着上面佳人的耕耘,“好姐姐,你的可真软呢”两个女声传来,瞬间就打断了美琴的思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