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个扶贫系统〕〔最狂弃少〕〔师道成圣〕〔重生八零小甜媳〕〔山寨大法师〕〔我才不要当骑士〕〔萌妻天降:老公有〕〔追逐神路〕〔快穿之神级大佬别〕〔高冷老公驯妻上瘾〕〔血蓑衣〕〔我是大高手〕〔萌宝甜妻:禁欲总〕〔起源密码〕〔女主只想拯救世界〕〔都市狂尊〕〔既然人生可抉择〕〔霸道总裁宠上天〕〔七零年代小确幸〕〔BOSS有病得早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第两百五十三章:品尝恐惧
    日子一天天过去,

    木叶也越来越热闹,

    虽然猿飞他们说过要把一切隐患都排除在村子里,可是忍界中人那个是易辈,只有那些最弱层次的人,才连木叶的门都进不去。

    如此一来,木叶就更热闹了,

    忍界的强者们完全就把木叶当成了一个证明的自己地方,

    最次的被挡在外面,甚至被干掉。

    稍好的,混入木叶但却被暗部时刻监视,只要有点风吹草动,或者远离人群,都会果断动手。

    而最强的,自然是进来后,没惹起一丝波澜。

    泰隆和加尔不算其中,拜再不斩所赐,他们一和再不斩接触就被监视了,不过却碍于再不斩缘故没有直接把他们赶出去。

    但是作为火之国地下世界的头子之一,猿飞还是十分重视的,特意询问了一下再不斩的想法,

    得知只是来看戏之后,就让把他两安排在再不斩旁边的旅馆中,费用全部记在木叶账上,只要不捣乱就好,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就是猿飞现在的想法,他本来以为凭借自己的力量可以压住一切魑魅魍魉,可惜却是自己想多了。

    这人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强,虽然木叶也有镇压的实力,但是镇压之后自身必然也会伤筋动骨,得不偿失。

    不得已之下,猿飞已经通知游历忍界的自来也和纲手,木叶这个大机械更是疯狂地转动。

    本来按照团藏的想法,就是把木叶周边和那些已经混入木叶的人一次性全部干掉,不给他们一丝机会。

    可是猿飞却了解到,这些人并不全是来找他和木叶的麻烦的,他们大多数人只是来以武会友,交流技巧的。

    而且这一股力量很庞大,就算是现在的木叶也不敢妄动,毕竟他们自身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宇智波

    而且这些人的存在,不得不说大大的带动了木叶的发展,因为这些人虽然也缺钱,但是却不缺这种小钱。

    一个个的出手阔绰得不得了,

    特别是木叶的酒馆和赌场,完全就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消金窟,这就为之后木叶的重建打下了良好的经济基础。

    当然繁华的背后是巨大的危机,

    这些外来者都是性情中人,一个看不惯就会大大出手,而能混进木叶的又都不弱,给村民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及时这些人,有一部分赔了钱财

    再加上宇智波的警备部,已经公然违抗高层的命令,连基本的巡逻都不作了,让猿飞更加的忧愁了。

    猿飞已经知道了,宇智波一族已经准备好了。

    人手的缺乏,让猿飞不得不去向各家族求助,让他们派遣人手配合暗部和根的巡视,

    甚至还专门为这些吃饱了没事干的人安排了一个打斗的场所,也就是木叶的训练场。

    私下又安排宇智波鼬和止水去打听宇智波的想法,为村子的和谐发展探取他们的机密。

    这晚,

    木叶灯火通明,楼上全是身影跳动,你追我赶,好不热闹,家家户户更是门窗关紧,不敢出门。

    忽而一声巨响,一面墙倒了,

    忽而又是一阵浓烟,不知何处着了火。

    木叶一个个都快累成了狗,不停的四处支援。

    只有一个很是兴奋,化作一道绿色光影不断的穿梭在房顶,见人就打,逢人就踹,很是爽快。

    这个人就是凯

    俨然成为了村子正义的化身,充沛的精力保证了他,哪里有骚动,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再不斩和泰隆、加尔,坐在房顶上,吃着酒,磕着瓜子,好不惬意。

    烈酒如火,

    这是他们特意从酒桶哪里取来,以泰隆的身手,拿点东西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至于钱不钱的就不要谈了,大家都是级强者,谈钱就是侮辱人。

    “那些人什么时候到”

    现在的人,都还不怎么强,最强也只有上忍的存在,让他们提不起任何精力,当然再不斩在意的事这些人中根本就没有一个英雄的存在。

    他都无法下手

    “我怎么知道”泰隆摆摆手,看着再不斩诧异地道“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又不是百事通”

    “嗷呜”

    一旁安静趴着的加尔忽然蹭了起来,对着明月长啸,

    啸声响彻天地,

    木叶之中,那些赏金猎手们纷纷抬起来,脸上带着一抹慎重,这啸声让他们这些混迹在火之国的人想起来了,

    “没想到连那头狮子狗都来了么。”

    “加尔你乱叫什么”再不斩对着一旁赶来的暗部歉意一笑,

    “是那只该死的螳螂我闻到了,那恶心的气味,一定是它,就是那个家伙,我要杀了它,不我还要它的头成为我床头最得意的装饰品。”

    加尔癫狂地呐喊,同时开启了狩猎律动,身影一跃消失在屋顶。

    “这再不斩阁下”暗部大惊,他根本就来不及阻止,加尔就已经从他的眼中消失了。

    “那个,哈哈”再不斩尴尬地一笑,“没事,没事,他是去找老仇人了”你们不用管

    话音刚落,再不斩和泰隆两人也消失,

    留下了一脸茫然的暗部,这些人的速度他真的看不懂啊,跟不上脚步,不过他也知道有事发生了,连忙取出手机

    “加尔搞些什么,怎么也不等等我们。”再不斩不满地道,

    “唉,那只螳螂已经成为加尔心中的魔障,不得不承认它的强大,我怕以加尔此时的力量根部不是它的对手,你能找到它在哪里么”

    泰隆也有些担忧,比较加尔和螳螂每次交锋他都落入下风。

    “我尽力”

    再不斩刚跃到空中,猿飞的电话就打来了,警告他不准乱来,不然休怪木叶无情。

    他敷衍地应和了一声,就开启了天雾之术,一股淡淡地雾气以再不斩为中心,四散开来。

    “找到了,跟上我”再不斩看准一个方向飞快的掠去。

    “可恶的螳螂,这一次我一定要干掉你你跑不掉的。”加尔的身躯已近透明,从别人身边路过,只留下一段急风

    木叶周边的一处森林里,

    卡兹克也就螳螂,正舔着爪子打量着眼前这座繁华的村子,眼中充满了贪欲,那是对食物的渴求。

    “猎杀,从今晚开始嗯这感觉又是那只可恶的愚蠢野兽么”空气中一丝丝寒意让他感受到了危险。

    虽然在和加尔的战斗中它一直占据着优势,但是胜利并不容易,特别是加尔的成长力让它感到心惊。

    它卡兹克从出生到现在还没有遇到过那个物种能够跟上它的成长脚步的。

    到此为止,加尔是他见到的第一个

    这种成长不单单是只实力增长,还有对各种环境的适应力。

    加尔嗅着螳螂的气味,一路的赶来,突然气味断掉了,不过这些都在加尔的意料之中,

    爪上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向感受到螳螂的位置跑去,

    “被发现了,不过臭螳螂,你以为这样就能逃出我的追捕么”

    加尔很快就来到了,刚才螳螂待过的地方,它的行为越发的谨慎了,和螳螂也打过几次交到,

    它知道那个家伙一定在阴暗处打量着这个地方,只要发现有任何异动那家伙一定会出击的。

    加尔靠着隐身缓缓前行,

    一双兽耳更是高高耸起,双眼不断的扫视着周围适合隐匿的地方,时刻的注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此时螳螂正躲在一旁的灌木中,浑身的颜色、就连气息也与这灌木无二,就算走近也不能发现什么。

    他的复眼也同样观察着四周,爪子随着微风与草叶自然摆动,不带任何异动。

    加尔不敢动了,他明锐的兽觉已经觉察到了危险,更主要的是他的狩猎律动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这一次他有些冒进

    泰隆他们两个白痴怎么还不来

    加尔只能期待着泰隆两人尽快到来,这也是他能够有恃无恐的原因。

    风仍在吹,此处唯有树叶的沙沙声

    天有些寒了

    加尔期待的泰隆两人还是没有出现,此时他心中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以他对那两人的理解,特别是再不斩那个阴险的家伙,一定想阴人,

    至于说追不到他加尔,那就太小看泰隆他们得了。

    这两个混蛋,居然想叫我当诱饵

    “呼呼”

    又一阵风吹过,

    现身的加尔手持着匕首依靠在一颗大树上,警惕地防备着四周,身体也在慢慢地向一旁的灌木从中隐去,

    哪里正是螳螂藏身的地方也是加尔最为怀疑的地方,虽然此处看上去非常的正常。

    “死亡正在进行”

    卡兹克一击虚空突刺先手,虚空突刺有这减速近处回血的能力,然后才一个跃击从灌木从中飞出,一双利刃直至加尔的头颅,

    “还未开化的野兽,享受肢体分离的快感吧”

    “该死的螳螂,又是这招”加尔眼神凝重,他前两次都是败在这一套连招上,

    没办法,谁叫每次卡兹克隐藏得更深一些。

    要是加尔先发现卡兹克,那它很足够的信心能够解决掉它

    他两的挑战在于,谁先发现谁,谁就能够赢。

    寒光已经在加尔的眼前乍现,卡兹克和突刺同时到来,给加尔的反应时间太短了,

    “品尝恐惧吧,野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别后重逢:吻安,〕〔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