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袭再现〕〔独家宠婚〕〔报告总裁爹地,妈〕〔九零农媳有点甜〕〔妖女宋姬传〕〔长恨缘歌〕〔总裁的绝命爱人〕〔绝世无双:师尊,〕〔谁家喜事〕〔超级矮个子〕〔血源诅咒之旧神回〕〔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逐鹿轩辕〕〔流浪在诸天世界〕〔转生眼中的火影世〕〔超级小神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桃色小神医〕〔蜜情霸爱:爵爷宠〕〔九爷终于对我下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第两百六十九章:被飞段盯上的红豆
    就这样木叶的人,或一对一,或多对一,纷纷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对手,看上倒是不分伯仲,一时之间难以判断成败。

    大蛇丸看了看再不斩他们战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佩恩的眼睛,轮回眼可是传说中的存在,他一直都十分的好奇,

    想要弄来研究一番,可惜佩恩根本不给他这种机会,就算大蛇丸愿意加入晓也没得谈,

    就因为这个原因,大蛇丸和晓有过多次摩擦,自然每次他都是被佩恩打成瓜皮,灰溜溜地跑回基地。

    但不得不承认对于逃命,大蛇丸称第二,火影中还没人敢称第一的。

    “猿飞老师,晓可不止这点实力哦,一旦他们的首领解放出来,以木叶的力量怕没人会是对手啊那可是可以一人灭村的存在,轮回眼远远不是你见到的那么简单。”

    大蛇丸走到猿飞身前低声诉说道,看着空中肆意地怪鸟,和被众人拦住的蜈蚣一击犀牛等巨大生物,这些生物的破坏力太强了,

    至于那再不斩,虽然大蛇丸也认可他的实力,但依旧不认为他会是佩恩的对手,

    因为佩恩一身诡异的能力,让他根本就摸不清头脑,没有相应的情报又如何与他人玩

    当然大蛇丸是不知道,其实再不斩早就知道佩恩的大致能力,诡异之处完全可以避免,

    所以在相同实力下,胜利,是必然的

    因为佩恩对于再不斩一无所知

    “大蛇丸,你居然还敢过来,难道就不怕我把你抓起来”猿飞提着金箍棒指着大蛇丸,眼中却有些哀伤,

    在大蛇丸的身上他看见了自己老师千手扉间的影子,以为大蛇丸以后也会成为和扉间一样的存在,一样庇护木叶,让木叶火的意志代代相传。

    至于他为何不动

    一方面就是为接替再不斩,防止佩恩给木叶造成巨大的破坏,另一方面就是为了保护一番木叶的精英,让他们不至于出事,断了木叶的传承。

    该有的防备还是得有的。

    “呵呵老师呀,您已经老了,现在您又有原来几分力量呢。”大蛇丸已有所知,看着猿飞那年迈的模样,他很是伤感。

    “就算如此,老夫依旧是你的老师你依然不是老夫的对手”猿飞眼神一凝,昔日的霸气顿时浮现出来,作为忍雄,他自然有这个资格。

    大蛇丸忽然一笑,千娇百媚的样子让人心麻,取出一瓶绿色的药剂,舔着嘴唇,诱惑道

    “猿飞老师,您看看团藏那老家伙,现在他的精力可是充沛了不少哦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吗就是弟子手中的药”

    猿飞看着大蛇丸晃动的药剂,有看了眼和角都打的有来有往的团藏,忽然手中的金箍棒开口了,

    “猿飞,我感受到了那瓶药中浓郁的生命力,或许对你有些用处。”

    猿魔当然是喜欢猿飞能够接受大蛇丸的善意,毕竟他是看着猿飞长大的

    大蛇丸没有说话,而是带着一股捉摸不透的笑意,伸出了手,瓶中的药剂晃荡着,

    诱惑非常

    猿飞沉默一会儿,语气有些迟疑,不得不说他有些心动,于是开口询问道“这个什么东西做的”

    “您知道的”

    “猿飞,那东西应该没有问题”猿魔再一次提醒道,猿飞的状况它这个老伙伴还是清楚的,每一次召唤它出现,就能感受到猿飞的衰弱,

    这些年,猿飞一直在叫猿飞去花果山学习仙术,但猿飞实在是放心不下木叶,只能无奈延后。

    而猿魔叫猿飞研究仙术,就是思索那自然能量或许能够重新激活猿飞体内细胞的活性

    它看着猿魔从年幼,到壮年,再到现在的老年,真的不喜欢自己看中的伙计就那样老去。

    “大蛇丸,我上次放你离开的时候就说过,不准你侮辱先辈的遗体”猿飞猛然带起头,眼中有愤怒,有惋惜,但唯独没有渴望

    生命的延续在原则问题上不值一提。

    更何况,大蛇丸这家伙还是玷污先辈的遗体,那可是木叶的创建者,更是他敬爱的老师

    “唉看来老师您还是没有看透啊,您想要守护木叶,没有一个漫长的寿命又如何能够做到。您老去,木叶又该谁来守护呢”

    大蛇丸有些遗憾,但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这才是他记忆中的猿飞,这才是他尊敬的老师。

    “火之意志,生生不息,旧叶的逝去,会刺激嫩芽的成长,而旧叶也将化为沃土,继续滋润大树,这样木叶才会真正成长。”

    “猿飞”猿魔忍不住提醒道,对它这种通灵兽而言,其实并不是很看重这些。

    猿飞的腰挺的很直,就算是在黑暗中,身影也散发着圣洁的光芒,“这是我的忍道,老伙计”

    “唉”猿魔幽幽一叹,不在言语,要是猿飞的信念能够轻易地被动摇,那他就不是猿飞了。

    “可笑的观念,我只知道唯有活着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唯有活着,才是一切的起源,才能有机会去探索世界的美妙,

    既然老师您不领情,我也没办法,话说我真的不愿意见到您渐渐老去,那样很不好。”

    大蛇丸收起了药瓶,打量着猿飞,宛如一条毒蛇在打量自己的猎物,“您说,我既不愿见您老去也不愿见您死在他人的手中,我

    该怎么办

    所以我想请您被我杀死,然后由我,由我这个学生带着您去看以后的世界,去守望您想要的木叶,如何”

    大蛇丸笑的很真诚,

    两者的气氛渐渐凝重了起来

    “看来你和大蛇丸那家伙有关系啊,都是恶心的蛇类现在我就让你体验什么叫幸福,然后再把你这肮脏的身体与灵魂,献给邪神大人,

    不要怪我残忍,要怪就怪你和大蛇丸有关系吧”

    飞段正在和阿斯玛、红和红豆交战,他的手臂已经被红豆的大蛇咬去了半截,

    只见他杵着带血的镰刀,一脸癫狂地进行着自己的仪式。

    “闭嘴不准备给我提那个人”红豆一脸狰狞,操控着就对着飞段咬去。

    “不能让他继续下去,红掩护我”阿斯玛虽然搞不懂飞段在干什么,但本能的还是觉得不能让他继续下去,对着红嘱咐一声,拿着飞燕就冲了过去,

    和红豆的蛇一起围攻,务必尽快结束掉这里的战斗,没办法他们三个都还没有彻底成长起来,

    毕竟与卡卡西他们有些距离。

    红一个幻术赶走冲下来的怪鸟,而阿斯玛已经举着飞燕姿势潇洒地刺进了飞段的胸口。

    红豆的蛇也咬中了飞段的肩膀,让他不能动弹。

    不过显然,阿斯玛并不知道飞段的诡异,自以为已经成功的干掉一个,甚至觉得这些晓组织不过如此,

    连大蛇丸所说的不死之身也抛之脑后了,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强大,很无敌

    “哇”红豆还来不及高兴,突然胸口一痛,肩膀一酸,一口老血喷了出去,

    红连忙回头抱着红豆问道,“红豆,红豆,你怎么了”

    “红姐,我,我”红豆捂着胸口已经说不出话了,肩上也被鲜血侵染。

    “哈哈哈你就这点能力我怎么一点痛苦都感觉不到啊,在大力点”飞段看着红豆的样子哈哈大笑,蛇在红豆遭受痛苦的瞬间就消失了。

    “混蛋,说怎么回事,不然我杀了你”阿斯玛才恍然想起,大蛇丸的提醒,发觉这个飞段实在是太诡异了,都这样了居然都没有一点事。

    飞段桀桀一笑,“来啊,用力点,大力伟大的我是不死的邪神大人的荣光永远照射着我。”

    转头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红豆,“马上你就会见到伟大的邪神大人了,兴奋吧,凡人你将会见到传说中的存在。”

    “阿斯玛,等等,别动他”红对着阿斯玛吼道,现在红豆的身上正趴着一只蛞蝓,

    “不行了,红大人,她的心脉受损,必须马上作手术”小蛞蝓努力的输出着能量,维持着红豆的生机。

    “纲手大人叫你们把她送到静音大人的手中。”

    “好好”红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抱着红豆就往后方跑去,红也看出来以她如今的能力对晓这些人造不成多大影响,还是救人要紧。

    “哈哈你跑不掉的,邪神大人看重的祭品怎么能够跑掉,恐惧吧,颤抖吧,越这样邪神大人才越兴奋”

    飞段一把抓住阿斯玛的手,不让他离开自己,甚至还主动迎上阿斯玛手中的飞燕。

    “还有你,你的同伴将死在你的手中,你就是凶手,以后你将活在悔恨之中,啊哈哈哈哈哈哈”

    “可恶”阿斯玛当然不可能如飞段的意,于是两人开始胶着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农家清荷〕〔御剑乘龙〕〔江流华笙小说〕〔契约妖妻,亲亲战〕〔暗恋转正史〕〔我夺舍了詹皇〕〔直播在荒野求生〕〔女帝家的小白脸〕〔我为国家修文物〕〔重生学神:封少娇〕〔六指诡医〕〔我真的长生不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