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吃相〕〔五零俏花媳〕〔全职武师〕〔漫威里的德鲁伊〕〔地球第一剑〕〔我想当巨星〕〔车神代言人〕〔攻略极品〕〔寻唐〕〔超级医生在都市〕〔黎明之剑〕〔诸天万界神龙系统〕〔超级锋暴〕〔绿茵峥嵘〕〔老公你又吃醋了〕〔萌妻撩人:战七爷〕〔最强赘婿〕〔狂兵赘婿〕〔极品上门女婿〕〔叶落修竹忆往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第两百八十二章:月光女神
    这也能解释为何飞段拥有不死之身,因为身为巫妖的飞段只要命匣不被摧毁,就不会死亡。

    而且飞段的命匣在卡尔萨斯手中,这世界又有谁能够从卡尔萨斯的手中摧毁飞段的命匣呢,

    这就让飞段可以横行无忌,至于修炼,不存在的,飞段表示自己反正不会死,还不如到处搞事来的舒服。

    修炼是不可能修炼的。

    所以他才会加入晓组织。

    卡尔萨斯并没有理会,还在等待,不一会儿,木叶地上的死人们纷纷从地上爬起,向着这个方向赶来。

    “这是”

    自来也看着周围爬起来的死人们,根本不敢相信他见到的是真的,世间上还有这种力量。。

    “这是神的力量”猿飞有些消极,忽然发现自己一直的坚持,在这种力量下不值一提。

    “可恶,这家伙居然肆意地玩弄亡者,不可原谅”自来也完全没有被打倒,反正还激起了他心中的信念,

    “小自来也”深作提醒道,他不希望自来也失智一样的去对付一看就不是对手的人,

    做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

    “我知道,但我不会认输的”自来也捏紧的拳头松下了。

    猿飞看着自来也的样子,心中有些羞愧,有些欣慰,羞愧自己居然会诞生出现那种思想,

    欣慰自来也果然没让他失望,继承了火之意志。

    守护木叶的心永远不会变,就算敌人再强也是如此,火之意志不可能被浇灭

    猿飞重启了信念,

    木叶和晓的人,都不是弱者,哪里会被那么轻易地击垮,在见到卡尔萨斯之后,经历了短暂的绝望,他们又重新燃起了斗志。

    作为站在忍界巅峰的一批人,如今知晓忍界还有这种存在,怎么不斗志满满,气质高昂。

    “飞”卡尔萨斯眉头一皱,

    “是邪神大人”飞段坦胸露乳,杵着镰刀恭敬地道。

    “我要你帮我找的合唱团呢”

    “属下办事不利,请邪神大人赎罪”飞段惶恐地匍匐着。

    “唉飞,很难受啊,你让我很失望”卡尔萨斯瑶瑶头,指着飞段道“算了,就由你暂时来冲当我的贝斯手吧不过,我的乐队还差人呢”

    卡尔萨斯把目光放在了观众的身上,和蔼地问道“你们有谁会乐器我的乐队急需人才”

    久久无音,

    卡尔萨斯对此表示很失望,“你们太让我很失望,实在是缺乏音乐的素养了,不过时间不多了,就由你们来吧。”

    几具骷髅出现在台上,

    分别代表着吉他手,键盘手,鼓手,女主唱。

    见乐队差不对凑齐,卡尔萨斯满意地一笑。

    “一首安魂曲送给大家,喜欢你们会喜欢,奏乐”

    “是”飞段手中的镰刀已经变成了一把贝斯,各个骷髅也开始动起来。

    卡尔萨斯也不在意这些临时歌手的一些错误,因为遥远的天际已经有一抹阳关射来,让卡尔萨斯的身形都变得虚幻了,

    于是他开唱了,

    不管他们如何斗争

    亦不管他们有多少荣耀可以炫耀

    我们都将主宰这一切

    这是战争的召唤

    这是我的饿召唤

    助我击败他们

    他们将听见我最后的轻语

    在他们死亡之前

    这旋律正在寻找新的牺牲者

    让这旋律萦绕他们的脑海中吧

    死亡的阴影浮现在每一个人的脑海中,木叶已经破晓的天空又一次被黑暗笼罩,

    无数的雷霆在空中绽放,好似在为这一绝妙的音乐奏乐。

    要不是卡尔萨斯的为了现世而消耗了大量的能力,一首安魂曲随随便便都可以覆盖整个火之国,可以让整个火之国沉沦,

    而不是现在,只是区区一个木叶大小,不过卡尔萨斯表示都可以接受,他已经很久没有在这么多活人的面前演奏过了,

    音乐也是需要观众的,独奏他不喜欢,

    卡尔萨斯越唱越嗨,下面的众人冷汗淋淋,他们不知道会什么有一种死亡的感觉。

    “老师不能让他再唱下去了”自来也紧咬著唇,周围众人已经脸色发白了,脚步虚浮,他准备上了。

    “好我去”猿飞应和一声,直接挺身而出。

    “猿飞,别,你会死的”一直没说话的猿魔,见猿飞要去送死,终于开腔了,

    金箍棒在猿魔这一说话间,消失了,猿魔已经维持不住了,只见它风骚的白发,被水渍打湿,贴在身上,宛如一只落水的猴子。

    这就是音乐的魅力。

    就在卡尔萨斯吟奏安魂曲时,

    月之国,

    这里最高的山峰被称作月神山,

    此山山巅有一座宫殿,无数信徒把它命名为月神宫,

    月神宫顶,

    宫殿的主人,月光女神阿忒弥斯索拉卡,穿着一身雍容华贵的霓裳,用长笛吹着她最喜爱的月光曲,享受着最后一抹月光。

    忽然美人蹙眉,胜比西子,笛声停,目光望向木叶的方向,微启朱唇,

    “这是亡灵的气息为什么这个世间还有如此邪恶的存在”

    索拉卡收起长笛,地上那半月似的法杖自动飞到手里,起身向木叶飞去,“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有人遭受苦难。”

    再不斩衣服已经彻底破碎了,发梢还有无数尘埃,正很潇洒地把佩恩按在他本体隐藏的大树巅摩擦,

    忽然瞟见木叶的异变,以及那令人心悸的力量,对着下方被自己揍得鼻青脸肿的佩恩道

    “喂,别打了,出大事”

    佩恩放地爆天星的时候,因为佩恩的防备,再不斩没有偷袭的机会,但佩恩没料到,明明把再不斩给封印进了天体中,

    为何这家伙完全像不受控制一般,违背常识一样,瞬间就冲了出来,然后就把他按在地上爆锤。

    佩恩这是不知道,再不斩还有水银可以解除他的控制,以有心算无心之下,佩恩又如何是再不斩这个阴险毒辣的家伙的对手,

    要不是顾忌,大树里的隐隐暴躁的长门,早就把佩恩砍成了碎片。

    外道魔像,现在还不是现世的时候,

    再不斩也不想把长门逼急了。

    也好在他没有,就像现在,不就需要帮忙了吗,木叶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也担心颜她们出现危险

    当然他的担心是多虑的,猿飞他们早就把村民们安排在村子之外的安全屋,就算村子发生再大的灾祸也影响不到。

    只不过他不知道,要是知道绝对不会去在意木叶的死活。

    佩恩起身,瞪了眼再不斩,眼神也看向了木叶,语气还是那么的淡然,“很强的能量波动,是个不错的对手”

    “嘁”再不斩不屑地撇撇嘴,还个不错的对手,这家伙连自己都不打过,装什么大头鬼,

    要不是还要用到他的力量,再不斩已经把他和长门一起锤爆了。

    “用本体,你这些分身不行”再不斩起身换了件衣服,身后一对水翅展开。

    佩恩沉默了一会儿,无声地点点头。

    脚下的大树开始消散了,化作了一张张纯洁的白纸,佩恩也像失去了动力,向下坠。

    再不斩没有管,

    因为长门出现了,顶着一头红发,穿着一袭红衣,面容枯槁,升到了再不斩身边。

    “长门”

    “居然知道我的名字,看来你知道的很多,现在我已经开始对你感兴趣了”长门淡淡地看了眼再不斩。

    “别,我可不希望你对我感兴趣,对了,你怎么不穿你们组织的制服有你样当老大的吗”再不斩也好奇为何长门一身红衣。

    “我是为世间带来痛苦的神,神不可能和凡人一样总是要有些区别。”

    “嘁”

    两人飞快地向木叶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