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冷老公驯妻苏柔〕〔千帆掠过只为君〕〔噬天丹皇〕〔无限之至尊巫师〕〔弃子如龙〕〔别拦着我征服世界〕〔杀机较量〕〔超神从主播开始〕〔我的钢铁战衣〕〔我真不是鉴宝师!〕〔近水楼台先得你〕〔兵之神〕〔八零炮灰大翻身〕〔重生我要做首富〕〔燃情时速〕〔文娱帝国〕〔全能安保〕〔我就是超级警察〕〔青天有鉴〕〔穿书后她成了万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第三百零八章:疯狂的训练
    见到连调皮的水月都老实下来,再不斩发觉自己还是蛮有当老师的潜力,这么简单就把这个学生驯服了,

    这人是完全没有想过自己是怎么教育的,

    还有脸在这里沾沾自喜,

    瞧瞧别人水月多活泼的一个孩子,生生的被他玩坏了,现在更是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看着两个小老弟有些害怕,再不斩安慰道“这不是没事嘛,放心一切有我。”

    经再不斩这一安慰,两个小老弟颇有种同命鸳鸯的感觉,

    互相对视一眼,依然明白以后的艰辛。

    “我的教导很简单的,走吧,进屋,然后开始。”

    再不斩大手一挥,招呼着两人进屋。

    长十郎怯生生的跟在再不斩身后,而水月同学显然是有了别的想法,望着头都不见回的再不斩,

    水月决定还是先溜为敬,

    他是真怕自己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彻底凉在哪里,

    这都是什么人,

    还前辈

    那有前辈,一见面就开锤的

    再待下去,他觉得自己一定五肢不保。

    身一转,腿一抬,瞳孔一缩,水月呆立当场欲哭无泪,

    这t又动不了

    就是可恨,

    再不斩那恶魔的声音传来,

    “小老弟,还不快进来”

    “完美”

    再不斩点着头,看着自己弄出来的两个训练球,

    详细点是两个大大的水球,

    把长十郎和水月包裹在其中,

    让他两人直接宛如在深海,些许水压再不斩还是能够模拟出来,

    按照他所说,这是为了他们能够更细致的理解的水的力量,水可柔可刚,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

    把他们封住水里,多好的,可以自由的与水融为一体,

    像水月就完全没有任何异色,轻松的很,在水里就像回到自己家一般,自在的很,

    当然要是水中不突然出现一些水刺、水箭之类可以让他被射穿的东西就更好了。

    水月需要保持着人身,做到最完美的虚实转换,做到可以轻易的规避掉一切致命伤害,把致命伤变成轻伤。

    “混蛋,这个混蛋,居然敢这么戏弄本大爷,等我出去一定也要让他尝尝三刀六洞的滋味,不我还要斩断他的五肢”

    水月刚yy完,就被一道水箭刺穿了脑袋,吓得他一个哆嗦,连忙水化,这身形刚出来,

    第五肢就被水刀划过,

    水月惊呆下半身都融入了水中,心中更是怨气暴涨

    “这个混蛋,卑鄙,居然还动我那里,可恶啊”

    而长十郎则是需要明白对于武器的适用,他还小,不能太残忍,掌握着武器的精要就可以。

    但因为水压的原因长十郎的情况却不如水月,

    虽然他也是水属性,但和水月这种完全可以做到水生的人来讲,长期处在水压之下,是很难受的一件事。

    特别是长十郎还要在水中挥舞着苦无与一个个水人作战。

    没过多久,脸色涨红,开始泛着紫色,呼吸困哪。

    “记住,用任何武器不外乎三个字,快准狠这是一切的精要,只要能够明白,那你的技已经达标。”

    再不斩看着长十郎的东西,快、准两字,以长十郎如今的年纪差强人意,但狠,太欠缺,

    一挥一舞之间,不见丝毫力道。

    “长十郎,看好,我教教你什么叫狠”再不斩说着,长十郎那个水球中的水人微微一怔,浑身激起一股疯狂之气,

    手里握着一把水剑,直楞楞地向长十郎刺去,

    长十郎何曾见过如此凶狠地人物,被吓得一个哆嗦,拿着苦无的手一顿,

    “啊”

    悲呼一声,脖子一凉,一道血痕出现,渐渐染红了水球,

    长十郎心跳骤然停止,就在刚才他体验到了死亡的气息

    “哎呀再不斩,你你”

    娜美害怕地蒙上了眼睛,嘟着嘴准备对他发出正义的指责。

    再不斩面色微冷,不为所动,虽然他不喜欢干这种事,但作为一个从一而终的男人,他有责任把两人教好。

    不然待到以后只是一个炮灰罢了,

    不想成为炮灰那就只能抓住这百年难得之机,飞快的成长,在忍界再一次混乱的时候成长的巅峰。

    不可想原著中鸣人他们一般,安逸的太过了。

    哇,再不斩这样子好帅呢。娜美眼中冒出小心心,刀削般的俊脸,配上那冷冽的气质,显得异常刚毅。

    长十郎呼吸开始困难,他撤掉了先前的想法,不是从死亡身上擦肩而过,而是已经迎接死亡

    大口的喝着带有自己鲜血的水,长十郎哀求地看着外面的再不斩,他不想死

    血的腥味让他渐渐迷失,

    恍惚之间,又一个疯狂的水人冲来,

    长十郎闭住嘴,提起最后一股意志,拿着苦无向前冲去,

    痛

    那水剑又一次的刺穿了他肌肤,

    长十郎双目血红,无视疼痛,咬裂嘴唇,向着水人的头刺去。

    对于狠,长十郎觉得自己理解的,

    但他真的不愿意用

    看着被自己轰碎的水人,长十郎闭上了眼睛,漂浮在水球里。

    “不好,再不斩,长十郎他快不行了”

    娜美紧张地看着已经变得淡红的水球,拉着再不斩手臂,叫他赶快把长十郎放出来。

    长十郎,娜美也认识,是个很羞涩的少年,

    再不斩点点头,刚才那一幕已经彻底的激起了长十郎的血气,失血过多也该治疗一番,

    把水球撤下,不用他说,

    娜美已经挥舞着时光杖适用冲击之潮为长十郎治疗了。

    这就是再不斩带着娜美的原因,一个合格的奶妈可以保证这两个小老弟能够尽快的恢复,

    这体力一跟上,自然锻炼的效果就更好,

    毕竟锤炼多了嘛,

    君不见鸣人为何会疯狂作死,又在作死中成长,不就是仗着他的体质。

    这也不是再不斩不愿意慢慢来,而是时间不允许啊,

    说不准他什么时候就要走了,

    不可能在村子呆太久的,

    所以也要为照美冥训练处几个可用之人。

    “长十郎”

    水月悲号一声,仿佛从长十郎的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命运,太惨了,

    那家伙也不知道倒了什么霉,居然落在了哪个恶魔的手中,

    看着躺在地上显得苍白又浮肿的长十郎,

    水月心中凄凄焉,

    一个愣神,他发现自己又差点被切成了碎片。

    他好想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爆萌小兽妃:邪王〕〔魔法塔的星空〕〔好孕鲜妻,一胎生〕〔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都市最强弃少〕〔不流泪的春天〕〔乡村小神农(南山侠〕〔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都市诸神降临〕〔明朝败家子〕〔丹尊邪神〕〔邀约天下〕〔江湖封尘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