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个扶贫系统〕〔最狂弃少〕〔师道成圣〕〔重生八零小甜媳〕〔山寨大法师〕〔我才不要当骑士〕〔萌妻天降:老公有〕〔追逐神路〕〔快穿之神级大佬别〕〔高冷老公驯妻上瘾〕〔血蓑衣〕〔我是大高手〕〔萌宝甜妻:禁欲总〕〔起源密码〕〔女主只想拯救世界〕〔都市狂尊〕〔既然人生可抉择〕〔霸道总裁宠上天〕〔七零年代小确幸〕〔BOSS有病得早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314、派克和普朗克的故事
    却说,自从再不斩干掉普朗克之后,

    平静的海面上又升起了波澜,

    一个巨大的漩涡形成,

    漩涡的中心,冒出一个脑袋,光光的头上有着两道深痕,口袋血色口罩,眼冒幽光,手持鱼叉,

    不是血港鬼影派克又是谁

    此时派克脸色冰冷,异常难看,周围的海水因为他的情绪儿沸腾着,特有的沙哑而悠远声音在海面上飘荡,

    “我不信我不信你普朗克就会这么容易的死去,可恨呐,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身为某组织首领之一的派克自然在再不斩普朗克出现在这片海域的第一时间就发觉了,

    只是后来再不斩来了,

    他就在一旁观望,

    即使再不斩的实力让他骇然,但派克依然不相信,普朗克会这么轻易的死掉,这根本不可能,

    只有了解普朗克才知道他的残暴,诡异和凶狠

    “我不信我一定会手刃你的你藏不了。”

    派克幽幽地道,手中鱼叉开始恍惚,漩涡中心一道水柱喷出,把派克冲到了天上,

    派克持着鱼叉往下一压,口中怒吼道“涌源之恨”

    方圆百里都成为了他的打击目标,

    海域之上,

    穆然结冰,其中可见无数在懵懂之中就被冰封的鱼类,

    “给我碎”

    就连天上的日光都好似被派克的怨气所遮挡,抬头望上,只余下一个厚重的十字型,

    遮天蔽日,

    派克的身影从空中重重落下,脚步宛如踩在厚实的地板,发出咔咔的响声,

    崩磁

    冰碎了,

    流下满地狼藉,就连苍茫的海水都无法再短时间净化干净,

    派克死死地盯着海底,

    忽而一阵海风吹过,

    空中乌云尽去,

    露出骄阳,

    然而这骄阳却没有一丝温度,冷的渗人,

    阴风阵阵,

    “呵呵”

    忽而,

    四周居然想起了一道笑声,

    这笑声在空旷的海面上显得有些惊悚,

    派克神情一肃,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他就知道,他就知道,普朗克不会那么容易死掉的

    要死也只能死在他的手中,

    呼呼

    阴风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盛,

    派克却不见丝毫害怕,甚至还有些惬意,因为他本是一个怨灵啊

    “原来是你,叛徒派克”

    海水一荡,头戴海盗帽的海洋之灾普朗克又一次的出现,

    他是被再不斩干掉了,

    但身为千年前的霸主,岂能没点手段,经过某种代价他重生了

    只是这一次重新也只能和派克一般,成为幽灵状态,

    此时周身泛着幽幽绿光,那身影若隐若现,

    一手拿着一把士官刀,一手拿着一把短管散弹枪,看上去和原来区别不大,一样威风凌凌。

    幽灵船长普朗克

    “叛徒呵呵”

    派克陷入了回忆,“你这残忍而恶毒,只知杀戮的魔鬼,连自己人都会吃的可怕存在,每一个船员恨不得能够把切而啖之,整个码头的人更是把恐惧深入骨髓,”

    “我也如此,不过是在你淫威下瑟瑟发抖罢了,为了不被压迫,为了不会因为你的心情而决定生死,放开有错吗”

    “我有何错只不过是为民除害罢了,然而那些愚昧无知的家伙,居然出卖我,该死,真是该死啊死不足惜啊”

    派克气愤不已,那日他本来就成功了,本来可以让码头与海域上的人民从此远离普朗克的残暴统治,

    但是总是有些目光短浅的家伙,居然在最后关头出卖了自己,害的自己被普朗克剁成碎肉。

    想着,想着

    派克整个身体都开裂了,从中可以看见了身后的阳光,

    多么的璀璨光明

    派克的身体开始模糊了,

    海面上的风更大了,

    一大片乌云突然形成,直接遮蔽了浩日,

    普朗克再乌云下,身后浮现出了一艘诡异的船只,那船落在海面上轻飘飘的,没有一点重量,

    船上人头滚动,四肢齐飞,神魔乱舞,

    那是一个个恶鬼

    正透过船舱,满怀恶意的打量着这个世界。

    “所以你想说什么叛徒,即使本王被那混蛋打碎肉身,也不是你派克能比的”

    普朗克不屑地看了派克一样,手中武士刀骤然升起了一道鬼火,

    派克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当然其实他并没有眼泪,“普朗克海洋之灾哈哈哈哈开始我还怀疑,现在我已确信,如今的你还有原来一半的力量么”

    作为跟随过普朗克的船员,如何不知道普朗克的秉性,这人从来不会和人废话,

    也只有对被他折磨之人才会说那么多,

    除此之外就是他自己心中也没有准,能不能拿下对手

    普朗克是一个心狠手辣、诡计多端的强盗

    所以派克断定,此时的普朗克已经是他最为虚弱的时刻,

    “普朗克,你不在北海祸害,居然还敢回来,看来是上天要让我手刃仇人,今天,我派克就送你一程”

    派克说完,挥舞着鱼叉刺去,

    普朗克冒着鬼火的眼睛一颤,从再不斩手中逃生,付出的代价不仅仅只是虚弱,还有他再也难会巅峰的实力,

    为了能够重生,如今他的实力已经十不存一了,

    派克他不是对手,这点普朗克清楚,大意的毛病他不会再犯第二次,刚才其实就是想用以为在派克心中留下的阴影,镇住他。

    只要给他一些时间恢复,

    不说打不打得过再不斩,起码派克不具备威胁,

    因为就算不能回归巅峰,他也有sss的实力,在现在这个时代依然能算是顶尖强者。

    派克一叉刺去,普朗克挥舞一甩,手腕一抖,很是轻松地在派克腰间留下一道刀痕,

    伤口上,幽光詹詹,难以愈合。

    派克摸了一下伤口,眼神凶狠地舔着鱼叉,心中的惧意彻底被抛之脑后,没有一刀被杀,他就明白如今的普朗克已经是强弩之末,

    “果然不亏是普朗克,但你也到此为止了”

    “呵呵,派克你的刀术还是本王传授给你的,如今你居然还妄图用它来对付我”

    普朗克也是凶狠,既然不能善了,那就杀

    身体一晃,主动出击,

    刀光一闪,枪声一向,

    普朗克傲然站立,而派克胸口显出了个大洞,

    “想杀本王的人海里去,但知道为何我能活到现在吗因为他们都死了”普朗克手一挥,

    从他身体中飘出许多星光,

    那星光落在海面上形成了一个又一个串联在一起的鬼桶,把派克围在其中,

    派克并无异色,脸上甚至还留出了笑意,笑着拂过自己的胸膛,看着普朗克道“要是你就只有这点能力,那今天你的小命我收下了”

    普朗克没有说话,因为用力过多,此时他眼中的幽火已经变得有些黯淡了,“桶中之鱼,无奈的挣扎吧”

    “小把戏,拦不住我的,魅影浪回”

    普朗克出枪了

    派克身影一晃,原地留下一道溺毙魅影,自己却出现在了普朗克的身后,

    “这”

    普朗克不敢置信,看着穿过自己胸膛的鱼叉,扭过头看着派克,“你居然投靠了哪个女人”

    随即恍然,

    “怪不得你能活着,怪不得,原来如此没想到哪个女人居然也会要你呵呵。”

    普朗克低头看着穿过自己的身体的鱼叉,

    “不过你以为,如此就能杀掉本王了”

    “死”

    木桶爆炸了,爆炸声中,派克身后的魅影,对着普朗克冲了过来,普朗克一个颤抖,身上肉眼可见的水珠凝聚,

    手持鱼叉的派克,向上狠狠一划,直接把普朗克给化成了两半,

    普朗克的身影化为一片怨气在空中生成了一个鬼怪的脸型,狰狞着对着派克,

    “派克,本王还会回来的,我要把你的灵魂囚禁在幽灵船中饱受永生永世的折磨”

    派克脚步一踏,一道水牢生成向着普朗克形成的鬼脸包去,

    可惜,

    并无果,

    在派克阴沉的脸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普朗克的穿过水牢向着幽灵船飘去,

    幽灵船在普朗克到达之后,

    好像船员响起一道震撼天宇的欢呼声,

    然而,紧接着就传来普朗克惨痛的叫喊声,

    幽灵船开始了,周围升起一道浓雾,隔绝了派克的目光,渐行渐远,带走一片黑暗,

    派克还站着没动,当头顶乌云散去,他身上的伤口才以一种飞快的速度恢复着,

    溺水之幸

    注视良久,待到海面有重回平静,派克才沉入水里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别后重逢:吻安,〕〔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