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罗天纪〕〔都市超级医圣〕〔家有悍妻怎么破〕〔叶落修竹忆往昔〕〔娇妻来袭:王牌bo〕〔这个仙尊真憋屈〕〔五零俏花媳〕〔红尘篱落〕〔人间阎王〕〔超级制造商〕〔挚求〕〔都市靓色人生〕〔重生后我成了自己〕〔重生之家族财阀〕〔喜剧大世界〕〔我有一个修真游戏〕〔大唐好相公〕〔我家老婆可能是圣〕〔斗罗大陆IV终极斗〕〔超维术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不屈’的小李
    “住口,我不是吊车尾,我迈特李,是青春的代言人,让青春的热血燃烧吧!”小李比起大拇指,牙齿发光,展现出他们迈特一系独有的风姿,

    浓眉一竖,斗志高扬,眼中充满了火焰,这不是愤怒,而是战意!

    对面摆出起手式的宁次不由得眼角只抽,连开启的白眼都收回,

    自己还没有说话好吗?还有从来没有说过吊车尾这件事啊!

    小李虽然实力不凡,但是因为只会体术,不懂忍术,更没有学习的头脑,导致在班上仍然是个吊车尾的存在,

    特别是智慧,这一点可是大蛇丸他们最看重的,而恰好小李就没有多少,和鸣人经常并列‘双雄’。

    没有嘲笑的意思,也不是说他们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只是相比于整个班上的人而言,好吧,其实他们两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代表。

    “对,小李,就是这样,加油!”

    鸣人在下方帮助小伙伴加油呐喊,心中有些遗憾自己钻研了无数年的超级忍术居然被佐助给识破了,

    “够了,小声点。”

    小樱在一旁扶额,感觉十分丢脸,她就不应该感动的,仿佛见到无数人投来嘲笑的目光的,

    “小李打败那个男人,你是最棒的。”鸣人大吼道,一点都没有在意他人的目光的,仿佛场中的就是自己。

    嘭~!

    小樱在‘情敌’香菱的目光下,终于忍无可忍了,一拳对着鸣人的头上k去,大骂道:“白痴!给我安静。”

    “哎哟,干...好嘛,好嘛~”

    鸣人揉着脑袋一脸委屈,不敢反驳。

    “鸣人我会带着你的青春前行。”小李十分高兴道,“青春就如同朝阳,需要我们去追逐,去奋斗...”

    小李在台上大谈特谈自己对于青春的认识,

    下面众人听得想打人,

    神踏马想听这个,快打啊!

    还是宁次机智,转身直接离开了,他不想和这小子打,感觉完全是在侮辱自己啊!

    “快打啊!”“西瓜头别废话!”“浓眉毛,速度!”

    下方的众人在黑土的带领下已经开始仍东西,

    小李连忙闪躲,顺便追上了宁次,大吼道:“来吧,看一看天才有什么本事,我是我不会认输的,努力奋斗才是青春的归宿!”

    木叶旋风!

    飞腿扫来,宁次仿佛已经看到了,转身一挡,轻松防下,脚步一踏,一掌拍在小李身上,

    可怜的小李瞬间飞了出去,

    从地上爬起来的小李,拦着宁次眼中淡然的目光仿佛受到了侮辱,双手一拍地面冲了出去,双腿连蹬,

    木叶连环踢!

    宁次面带轻笑,

    太慢了!

    双手挥舞,仿佛耍着太极,很是轻松地就把小李的攻击化解,

    “果然不愧是日向一族。”

    卡鲁伊赞道,她看出来,那西瓜头的每一个动作仿佛都在宁次的预料之中。

    “嗯,我爷爷说过,白眼能够看穿一切,在面对白眼时,永远不要和他们正面搏斗。”黑土在一旁补充道。

    “可恶,这些人怎么这么强!”

    勘九郎一脸愤懑,本来他还以为自己是个强者,没想到是个人都能够对他造成威胁,太不公平了,

    不过对于自己的傀儡术,勘九郎还是有信心的,自己只要缠斗就好,

    瞟了一眼还在和人斗争的手鞠,勘九郎也是无语,说好的展现沙忍的实力,自家大姐怎么这么无聊,

    手鞠和天天已经崩出了火花,直接在我爱罗的头上动起手来,

    单论体术,天天居然还能压制手鞠,

    手鞠眼中带着光寒,她准备认真,

    “臭女人,最后警告你一次,放手!”

    “老女人!不可能!”

    天天不堪示弱,

    “老女人?”手鞠怒急,怒火喷涌,他可是风之国公主,迦娜的弟子,一手风遁在村里更是横行霸道。

    两人默契的拉开距离,手鞠摸到了身后的巨扇,天天抓住了卷轴,

    我爱罗可怜兮兮地地上爬走,回头一望这两人有些茫然,

    她们在干嘛呢?

    “小家伙~”

    再不斩带着脸色潮红的井野出现在我爱罗身边,

    “前辈,姐姐她们要打起来了。”我爱罗弱弱地指了指。

    再不斩笑得更个狐狸似的,摸了摸我爱罗的脑袋,取出一面多兰盾,“小朋友,叔叔见你骨骼惊奇是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这里有件秘宝就送给你,保卫世界和平的任务也交给你了。”

    我爱罗有些楞逼,完全听不懂,摆着手道:“不行不行,前辈,姐姐说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

    “白痴小鬼!”

    体内的守鹤安耐不住发话了,他可是从中感觉到了特殊的能量,虽然对尾兽而言,作用不是多大,但仍然有一定的借鉴价值,再退一步说,这也是一件防身物品啊,怎么能不要呢,

    于是一条沙臂伸出,从再不斩手中取走了,

    “很好,本大爷就收下了。”守鹤美滋滋道。

    再不斩也不在意,又摸了摸头,心中有些遗憾,没想到我爱罗和守鹤的关系居然十分融洽,让他没有出手的机会,很是无奈,

    不过刚好,自己也不可能在这里看着,于是吩咐道:“守鹤,这里就交给你了,无比不要让他们受伤。”

    “什么?!可恶的家伙,你当你守鹤大爷是保姆吗?”一只小守鹤出现在我爱罗肩头,对着再不斩咆哮道:

    “就凭这点东西也想收买你守鹤大爷,不...嘿嘿,当然没有问题,义不容辞。”

    再不斩提着无尽,就这么看着,

    守鹤心理还是很有逼数,立马改变口风,充满了正义。

    再不斩满意地笑了,

    有些事不一定要亲力亲为嘛,反正功劳是自己的,锅是守鹤的,这样多好哦。

    “好好保护他们,我想你。”再不斩亲切地拍了拍守鹤,带着井野溜了,

    人一走,守鹤人性化的嘘了口气,坐在我爱罗肩膀上擦着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

    我爱罗戳了戳守鹤圆滚滚的肚子,“守鹤,你怎么了?害怕呀?”

    “害怕?!哼,怎么可能,你守鹤大爷从来就不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守鹤宛如被踩住尾巴的小猫咪大叫道,

    “快带我去臭狐狸那里。”守鹤尾巴扫过我爱罗的小脸,心中诽腹着,

    一个叫它少出手,一个叫他多出手,这简直就是欺负尾兽嘛!

    该死的六道老头儿,该死的人类!

    找九尾也是没办法的事,

    现在战斗明显不止宁次和小李了,还有许许多多人手脚发痒,准备动手,

    一只尾兽倒事能够掌握场面,但是还要顾忌我爱罗啊,那小身板可不能这样搞,必须联系九尾一起,

    顿时倍感苦命的守鹤只能长吁短叹,果然东西不好拿啊,

    ...

    宁次脚摆八卦阵,面色凝重,

    自从小李脱掉负重之后,渐渐的,已经跟不上那个速度了,或者说能够看得见但却反应不过来!

    不过想要攻破宁次的防御也很难,

    小李完全找不到弱点,虽然宁次不能主动出击,但是依靠着战斗的直觉,配上白眼,也是能够挡下小李的进攻,

    “没用的,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中。”宁次试图用语言干扰对手,

    但这显然对小李没有丝毫用处,反而激发起小李战斗的欲望,

    在疾风之中,

    只见残影去了又退,完全分不清哪个是真身。

    战斗虽没有君麻吕和水月那么精彩,但一样让人惊心动魄!

    “姐姐,宁次哥哥在干嘛?”

    对于花火而言连小李的身影都捕捉不到,只见宁次站在中间,一脸防备,

    雏田没有说话,在一旁默默的为宁次祈祷,

    渐渐的,宁次在防守之中已经熟悉小李的攻击路数,已经可以开始反击,甚至攻击越发犀利,八卦掌运用的越发熟练,

    这种感觉是在家中练习所没有的,

    这种实力的提升让宁次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让他十分沉迷了,

    而小李不能接受这种现状了,宁次给了他巨大的压力,特别是那恐怖的成长速度,更是让人嫉妒,

    小李仿佛想到了过去,自己吊车尾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遇到凯这位亦师亦父的存在,一个人孤独而又无助,还没有人一起玩,被人嘲笑,那种日子是童年里的阴影,

    不过在遇见老师之后就完全冲散了,燃烧起青春热血,更是结识不少朋友,这一次他不会失败,

    这是对老师的证明!也是青春的证明。

    “开门!”

    小李落在一旁,面露不屈之色,

    “有点意思。”

    宁次脚尖划了个半圆,对着小李招招手,

    “可恶居然看不起我。”小李大怒,

    宁次表示无语,自己只是习惯而已,不过算了,误会就误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