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颤抖吧,渣爹〕〔都市超级高手〕〔重回五零当军嫂〕〔巨星从创造营开始〕〔金珠传说〕〔女总裁的逆天高手〕〔九天剑主〕〔七零甜妻撩夫记〕〔大唐好相公〕〔诸天之主〕〔清穿小萌后:霸道〕〔状元是我儿砸〕〔荒野求生从探险开〕〔女配拒绝当炮灰〕〔人间阎王〕〔归向〕〔剑徒之路〕〔音圣狂后〕〔六扇门之剑指江湖〕〔碧海风云之谋定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饥渴大刀之影盟 514、宁次的净化
    “作为分家为宗家奉献一切这是你们的荣幸也是你们的使命。”

    远远的一句话传来,让宁次猛地一怔,

    这句话好熟悉!这不是自己一直以来所背负的命运么。

    “使命?命运这种东西不过是欺骗小孩子罢了,阁下如果所谓的命运真的如此,那推翻便是。”

    日足意有所指道,

    里面的宁次听到日足这段话,心跳猛然停止,白眼不受控制的打开,冲击太大了!

    “命运之所以叫命运,就是不容改变。”大木看着日足,不容置喙地道。

    “呵呵,你们离开的太久,怕是忘记了什么才是根本,命运也是需要力量支撑的!”日足翻脸了,一大群族人在残存长老们的带领下,面色凶狠地盯着大木,杀气腾腾。

    大木嗤笑一声,环顾四周,若有所思道:“这就是你的底气?”

    不待日足说话,大木又道:

    “大筒木一族的荣光,你们这些连姓氏都不配继承的分家是永远不会知道的,就凭这些,不过尔尔。”

    日足面不改色,

    一长老接到了眼神,踏着木屐冲了上去,

    这人手尚未抬起,大木眼中就迸发出一道精光击中在长老的身上,

    长老大骇,那光芒冲击了他的穴道,在经脉里乱窜,打乱了他的查克拉流向,

    一口鲜血喷出,半跪在地上,无力再战,

    一个眼神就解决掉一个敌人,简直恐怖如斯,

    “你们所掌握的只是我们不要了的,稀薄的血脉,简直不堪一击。”大木收回目光,淡淡道,

    日足瞧着族人们士气大跌,也知道了,靠人数恐怕没有任何用处,

    沉默片刻,挥退族人,

    “聪明的选择。”

    大木不痛不痒的赞道,说着宛如主人一般踏步入内,

    日足面色难堪,周围族人更是羞愤异常,但又恐惧对手,只配无能狂怒、

    “放心,只要你们把人交给我,先前之事我不会在意,甚至一样会给答应你们的东西。”大木傲然道,

    施舍的语气让日足捏紧了拳头,这一刻他发现了实力的重要性!

    他可是自诩忍界第一家族,让日向的荣光散布忍界,然而今天却被人按在地上摩擦,

    奇耻大辱!

    “不是我说,白眼的力量不单单只是感知这么一点点,它可拥有操控意志的力量。”大木对于日向一族的粗浅运用表示浓浓的不屑,

    不过一群血脉低薄的人,能够这样也是祖先照料了。

    日足无言,向前迎路。

    身后的族人见以往意气风发的族长此刻也佝偻着身子,异常颓废,心弱者哭出了声来,

    哭声让族人更加耻辱,一个个恨不得用目光杀死敌人....

    ‘唉,日向从前太过浮躁,希望经过这一次,族人们能够静下心来吧。’

    日足心中一叹,因为成为忍界第一大族,日向已经隐隐有向宇智波那种自大发展,就算有他的压制,也不能阻挡族人的自豪感,

    ‘现在希望族人能够醒悟,日向可不是无敌的,这个世界强者太多了。’

    踏步入内,

    大木皱起了眉头,

    在里面他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看着一旁虽然佝偻但仍带自信的日足,瞬间恍然,轻笑一声,

    “原来如此,这才是你的底气,也罢,就让你知道大筒木这个姓氏代表什么!”

    就是,

    自从神魔消失之后,这个世界都是由大筒木一族统领,大木身为大筒木的后人自然有自信面对一切敌人,

    天空的月亮就是他自信的来源,

    看着大木毫不顾忌的入内,日足在身后打了一个手势,跟着进去,

    里面,

    再不斩和宁次相对而坐,而宁次一脸茫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旁边两个小姑娘满是担忧的望着宁次,就连日足进来就没有注意,

    “好!很好!”

    大木进来,没有理会那些唱歌跳舞的妖艳贱货,目光火热地看着宁次和雏田,甚至还有花火!

    血脉的悸动,还有秘术指引,让他感觉到了前方三个小家伙纯净的血脉之力,虽然达不到舍人的地步,但也足以完成转生眼的前置!

    而这群分家也有了用武之地,那些斑驳的血脉刚好可以蕴养供养新生的力量,想必能够见证传奇的诞生这些下贱的分家也是不枉此生。

    相比于宁次的茫然,雏田的害羞,花火就直接多了,

    她仿佛感觉到了这个老头的恶意,站起身,叫嚷道:

    “父亲大人,他是谁?”

    “一个活在过去的老家伙,记住,时代一直在变,可以缅怀但不能沉淀,就好比那所谓的命运,其实一直掌握在自己手中啊!”

    日足语重心长地道,

    “一定在自己手中?命运一直在自己手中?”

    防抗的心思一生,头上的笼中鸟开始作祟,剧烈的疼痛让宁次青筋暴涨,双手不断的敲打着自己的头颅,

    “哦?是笼中鸟吗?”

    大木摇了摇头,这也是他们传出来的,但显然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推翻了这个方案,就算现在这个孩子表现得不错,但他也不认为能够成功。

    印记现象,两条青色的纹路与两个相反的勾纹,形成一个奇妙的图案,仿佛一只鸟,又仿佛是....一只眼睛。

    “啊啊啊~!命运,我的命运到底在哪里!难道以前的追求都是错误吗?”宁次用头疯狂的撞着地板,嘴里发出悲鸣,

    常年的服从让他本能的拒绝,但深入灵魂的自由让他认同日足的话,

    之前种种一一浮现在脑海之中,

    他是带着命运而生的人啊!

    但那命运其实是他人寄给,真正的命运一直在自己手中。

    宁次疯癫了,

    大木也没有阻拦,甚至饶有兴趣的打量的,如果这个少年能够冲破笼中鸟的束缚,那血脉必然会得到进一步的升华,这更好满足自己的需求。

    日足面露忧心,暗自为宁次打劲,希望他能够一举冲破,让白眼进化,日向的名声自然由他背负。

    “宁次哥哥~”

    雏田忧心忡忡地叫道,想要伸手去搀扶,去安慰,

    “滚!都是你,都是你,是你害死了父亲,是你们让我背负那该死的命运,父亲、母亲,都死了,我恨!”

    宁次面露狰狞,想起了小时候被长老们‘亲切’教育的时刻,看到了自己母亲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这一刻绽放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怒火!

    这是连笼中鸟都压抑不下的怒火!

    “姐姐小心,他已经疯了!”在宁次和雏田之前,花火很果断的选择了姐姐,拉着雏田远离,

    本来想要去日足身边,但雏田一个踉跄,满脸无神的跌落,

    这是她不想面对的过去,也就从那时候起,从日向一族的公主,变成了令人厌弃的存在,只能小心,再小心,

    再不斩揽过这个令人爱怜的小丫头,满脸心疼的问道,

    “没事吧?”

    “可恶,死大叔,快放开姐姐!”花火看着再不斩的手居然落在姐姐胸口,顿时大怒,上前拍打,

    再不斩一愣,

    这真是误会啊,不过感觉真是不错,诶嘿嘿嘿~

    “命运由我掌握!”

    也不知道宁次是如何喊出如此中二的语言,反正再不斩就这么看着,

    那边的大木,不被他放在眼里,太弱了,

    最多也就ss级,属于一巴掌就可以拍死的那种,

    更让他在意的是这种弱鸡怎么在月亮上生存,怎么往返于地球的。

    宁次停止了悲嚎,发泄了所有的不甘与怒火后,异常的沉默,

    额头上的笼中鸟也变成了一只真正的鸟,飞入了他的身体之中,不知道去往何处,

    或许是眼睛!

    宁次感觉眼中一片清凉,这是血脉的升华,查克拉在沸腾,在燃烧!

    他的双眼仿佛更加清晰,仿佛能够感觉到他人的善恶,

    就比面前这个恶人,

    贪婪,嫉妒的贪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重生之明星奶爸〕〔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