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奔逸绝尘〕〔绝世天帝〕〔北境战神杨辰〕〔不负时光不负你〕〔幸孕甜妻:总裁好〕〔抗日之军工为王〕〔大收藏家〕〔位面交易之超级公〕〔婚色缠绵〕〔半面魔妃九颗心〕〔修魂记〕〔天禄星今天又在水〕〔夫人,全球都在等〕〔前夫太难缠〕〔战神归来杨辰〕〔家里有门通洪荒〕〔宿主她又在崩剧情〕〔我在大明当暴君〕〔不一样的日本战国〕〔狂婿战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帝成神指南 第41章 白玉为骨
    沧华也感觉到了自己灵根的强烈反抗。

    倔强的小东西一直在奋力挣脱他的控制,甚至强行开始修炼。所以才会在短短数息,迅速从光苗生长成光树。

    它是神境灵根,强悍如斯也正常。

    沧华本要寄出法诀,把光树打回原形,却没想到炎颜的意识之光先他一步出现了。

    她的意识之光已出现,就以更强横更执拗的姿态,硬把他的灵根光树掰回光苗。

    这得是多强悍的意念啊!

    难怪她要醒着种灵根,即使冒着灵魂被灼烧成灰的危险,也要这么干。

    这个姑娘要回去的决心,已经在她灵魂深处变成了执念。

    沧华仰起头,看向浮在面前的,被笼在一片金光中的少女。

    他的灵根已经被对方霸道的意识力量完全驯化,正随着那金色光芒,一点点流入少女的身体。

    她的身体也肉眼可见地,开始一寸寸发生变化。

    青碧的灵根光芒,随着少女的经脉在其体内自行运转,大概是之前被她的意识之光威胁过,此刻已经归顺的灵根,进入她体内后显得特别驯服。

    光晕所经之处,她身体从前受损的经脉被一寸寸修复完好,顺带将她体内十几年积淤的杂垢,尽数清出体外。

    灵根之光最终游向她的丹田,光芒一收,不见了,缠裹她jsshcxx.周身的金光也同时消散。

    沧华捻了个清净诀,替炎颜将身上的垢污尽数除去,她的人也从半空徐徐落下。

    伸出手臂,沧华将人接在臂上。

    低jxpx.头看向怀中人……沧华讶然。

    怀中女子已面目全非。

    臂上之人,春桃生两腮,垂鼻檀口樱花一点,鸦翅长睫细细密密,投向眼底两弯月影,两眉逶迤横烟,百般的疼痛,尽数撮在青黛尖儿上,微微颦着,不妖,不媚,不艳,不俗,恰到好处。

    及腰的如墨青丝铺在身下,鬓边几缕被汗打湿,贴在颊上,带了几分梨花含雨的不胜,再配上雪蕊一般瓷白的肌肤,玉如意一样玲珑的身骨……

    是个拿月光捏出来的人儿。

    这幅容貌,即便在沧华眼里,也算得倾华出世。

    植入灵根,怎的连容貌都换了?

    这倒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沧华长眉紧蹙,二指并拢,向炎颜眉心一点,一道青碧光芒没入其额间。

    沧华随着探入炎颜身体里的一缕神识,开始感应她体内发生的变化。

    片刻,他蓦地睁开紫眸,脸上全是不敢置信。

    炎颜的人,还是原来的那个人,气息完全一致。

    她的体内也的确有了灵根,纯净无瑕,资质清绝。

    却不是他的那条。

    那条灵根完全没有他的气息,那是完完全全属于人族的,完美灵根!

    灵根是他亲手从自己灵根上分出的一缕,他是先天之灵,即便把自己的灵根种予别人,即便他的灵根与对方经脉完全融合,他身为灵根的本体,也不可能完全感应不到一丝气息!

    可是现在,炎颜身体里的灵根,就是纯粹的人族灵根。

    他的灵根气息居然被完全抹掉了!

    就在沧华凝神思索炎颜身体异状的时候,猛然抬起头。

    他感受到了须弥境外,有一股异常强大的神力波动。

    凤眸微眯……沧华仔细感应了片刻,薄唇轻轻地弯了一下。

    是那人来了。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感应到了。三千年未谋面,这家伙的鼻子还是这么灵呵。

    只是不知,时过境迁,他有没有变……

    沧华神色有些凝重,低头看了向怀中昏迷的女子。

    ————

    日影西偏,月季色的云霞铺满半边天,是个天气极好的傍晚。

    炎颜睁开眼,就看见穆娟儿坐在床边,怀里紧紧搂着个汤罐子,盖沿还往外冒着热气儿。

    她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只抽了抽鼻子,笑了:“一罐猧脚汤,你当金子似得这么捧着,我还当里头炖的凤凰肉呢。”

    猧,是兽,其状如豚。据说蹄爪益气大补,猧脚不同猪脚有厚皮子味儿,猧肉质细腻清淡,性温中和,煲出的汤品呈奶油黄,鲜香甘美。

    穆娟儿扶炎颜坐起身,.zyxta.顺手往她后背塞了个亲手缝的厚实软枕。

    汤递到炎颜面前,穆娟儿一脸无奈:“这可不能怪我。自你养病起,咱家就闹上鬼了。金子银子全不丢,只要弄点吃食,那是做啥丢啥。毕承眼巴巴守在灶台边都看不住,你说怪不?”

    “这阵子山里猎户也总出事,出城夜猎的人也少了。这对猧脚是专门跟城南老猎户家订的,我守着炉膛煲了好几个时辰,要不这么宝贝似得揽在怀里,早没你的份儿啦!”

    丢吃的?

    炎颜突然想起豪老板来的那日,她炒的那几盘也是菜不翼而飞……

    看来这家里真有鬼。

    炎颜端着碗喝汤,穆娟儿站起身,摸索着把通着火炕的灶膛又添了些炭。

    炎颜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

    这已经不是她种灵根时穿的那身,裁剪合身的白棉布交领衫,细细密密的针脚,衣上还有股清淡的皂荚香……这应是穆娟儿亲手给她做的里衣。

    她昏迷了整整五日,多亏有毕承和穆娟儿悉心照料。

    “辛苦你了,让毕承进来吧,你歇会儿。”

    炎颜喝了一碗汤,好香!她自己够着汤罐又添了一碗。

    身上还是没力气,得多吃东西补补,不过她舍不得使唤穆娟儿。

    穆娟儿慢慢地扶着床又坐回来,笑道:“自你生病后,阿承只进来过一回,就说什么也不肯来了。”

    “他只看了你一眼,就一惊一乍的。说你睡这一觉,模样变得他都认不得啦,呵呵~我还从没见他吃惊成那个样呢。”

    “可我摸你骨相又没变,我也懒得理他。反正他一男人家,又不会伺候人,倒不如我亲手打理的放心,我就没叫他来了。”

    炎颜摸了摸自己脸,手感好像的确比之前好了些。

    “你拿铜镜来,我看看变成什么样了?”炎颜也好奇。

    沧华说她不会变成人|妖,他要敢骗她……

    “哐啷!”

    炎颜手上的铜镜滑落在地。

    吓了穆娟儿一跳,慌乱地去摸床上的炎颜。

    守在院子里的毕承也听见了屋里的动静,推门闯进来。

    两口子一起望着床上的炎颜。

    炎颜双手捂脸,手在发抖,削薄的肩也不停地颤。

    毕承弯腰捡起地上的铜镜,轻轻放回桌上,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师父?”

    “出去,都出去!”炎颜声音有些沙哑,把脸转向床内,不愿见人。

    穆娟儿惊疑不安地把脸转向毕承。

    毕承啥也没说,拉起穆娟儿的手,安静退了出去,临了还帮炎颜把门带上。

    院子里,穆娟儿一把拉住毕承的衣袖,压着嗓子紧张地问:“她到底变成啥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