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奔逸绝尘〕〔绝世天帝〕〔北境战神杨辰〕〔不负时光不负你〕〔幸孕甜妻:总裁好〕〔抗日之军工为王〕〔大收藏家〕〔位面交易之超级公〕〔婚色缠绵〕〔半面魔妃九颗心〕〔修魂记〕〔天禄星今天又在水〕〔夫人,全球都在等〕〔前夫太难缠〕〔战神归来杨辰〕〔家里有门通洪荒〕〔宿主她又在崩剧情〕〔我在大明当暴君〕〔不一样的日本战国〕〔狂婿战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帝成神指南 第76章 失了丹田的修士
    沛桐一捧出匣子就开始察言观色。

    她见沈煜云果然被手里的物件吸引,不禁暗自欢喜。

    买下这东西,不但花光了她这些年积攒的所有体己,她甚至还背着老鸨偷卖了几件值钱的头面。

    可是一想到是为了眼前这男人,沛桐觉得自己做的都值了!

    她原本是想拿此物用作最后的筹码,等沈煜云离开之前再拿出来送他。

    如果她花重金从那两个修士口中探得的消息属实,如果这东西对沈煜云当真有回天之能……

    那么,她把这个送他,也算与他有恩。而后央他带她离开,凭沈煜云的为人,他当不会拒绝。

    从此,她就可以长长久久陪在他的身边,跟他走南闯北,羁绊天涯。

    可是突然出现的炎颜,彻底搅乱了沛桐的心境,也让她乱了方寸。

    她迫不及待献出宝贝,只期望能换回些许沈煜云的旧情,她清楚争不过外头那位,如果他能念及昔日恩泽,往后还顾着她就行。

    把木匣轻轻放在桌上,沛桐温柔乖顺地偎向沈煜云身畔。

    “这是奴特地为大爷寻来的,就是不知大爷能不能用得上。奴专门请修士老爷,封印了爷留在鹅梨帐中香上的气息在这青玉封印石里,爷直接开启便是……”

    看见沛桐拿出的竟是一只镶嵌着青玉封印石的獬豸匣,沈煜云也有些意外。

    他没说话,低头打量面前的木匣,抬起手,轻轻把掌心覆在青玉封印石上。

    封印石里封存了沈煜云的气息,宝石感应到了相同的气息,立刻释放出柔和青光,雕刻在盖上的法兽獬豸缓缓张开兽口,青玉被兽口吞噬,证明交接完成,匣盖随后自行缓慢开启。

    当看清匣中之物时,沈煜云瞳孔骤缩。

    他猛然抬头,黑瞳钊向沛桐,内里一片寒冰。

    “你是如何知晓的?”

    沈煜云声音冷冽,已不复半分之前的温情。

    沛桐被男人周身散发的怒意吓地娇躯瑟瑟,慌乱解释:“爷别误会,奴没有故意打听爷的事,今年初夏时,来了两个客人,奴是从他们口中意外得知的。”

    “那两位客官说,爷以前也是修士,是因为失了丹田才修为尽失。他们还说,爷这身疾可用玉膏修复,往后还能继续修炼。奴疼惜爷的遭遇,想还报爷这些年的恩情,洽闻有修士出售玉膏,所以……所以奴就……托人买了这个。”

    沈煜云一语不发,豁然起身。

    沛桐又急又怕,扑过去跪在他脚边,死死抱住男人的腿。

    “求爷别生沛桐的气,沛桐知道错了。沛桐以后再也不问爷的事了,求爷别生气……沛桐再也不敢了……”

    沛桐哭的鬓发散乱,原本妆容精致的脸,早已被涕泪晕染地狼狈不堪,早没了花魁的风光,却死死抱住沈煜云的腿不敢撒手,抬起头,望向沈煜云的目光卑微又恳切。

    沛桐自挂衣起就跟着沈煜云,虽没有铺堂,只要常来红袖添香楼的老客都清楚,她是沈煜云的人,连点她打茶围都要客气几分。

    她清楚身为花娘,这样不应该,可她早就管不住自己的心了。

    把沛桐从地上拉起来,沈煜云垂目看着那张梨花带泪的脸,语气清淡:“我说过,我可以给你花钱,可替你赎身,但不许你私下打听我的事,你这是明知故犯。”

    沛桐用力摇头,仍欲解释,沈煜云却根本不给她机会:“不论你出于何种目的,都触了我的底线。我念你跟我一场,此事便就此作罢,你好自为之!”

    说罢,沈煜云扯下腰间的麂皮囊往桌上一丢,拿起那只法兽锦匣,跨步就往外走。

    并非他贪这玉膏,玉膏确实是宝贝,但这东西只对修行之人有用。

    不论沛桐出于何种目的,她的心意他领了,可是这东西若继续留在沛桐手里,只会给她招惹祸患。

    他留下的那只皮囊,足够沛桐余生荣华。

    他们的缘分,至此也算到头了。

    “大爷,大爷,大爷!”沛桐歇斯底里地追出来,声声哭喊。

    沈煜云却头也没回走了出去。

    一走出内室,沈煜云就看见炎颜全没形象地斜躺在美人踏上,正垂着头打瞌睡。

    听见脚步声,炎颜抬起头,见是沈煜云出来了,起身伸了个懒腰,笑嘻嘻问:“这么快就办完事儿啦?”

    炎颜说这话本来听上去就像别有含义,尤其她说完,目光还往下挪了挪……

    沈煜云被这姑娘的大胆和无礼给气笑了,瞥了眼她肩膀上撕破的衣衫,表情不怀好意:“我的手下都知道你今晚跟我出来,你现在这样子,算不算此地无银?”

    炎颜低头看了眼身上扯破的衣衫,鼻子里冷冷“哼”了一声,抬手扯住旁边的半扇锦帘稍一用力,“刺啦!”一声,雅致飘逸的锦帘被就她扯下块布条子。

    炎颜用帘布把身上扯破的地方缠起来,还在上面打了个蝴蝶结。

    拨弄着吊在身侧的帘穗子,炎颜抬头对着沈煜云一笑:“这扮相像不像西域跳舞的胡姬?”说罢,她还以手撑着腰胯扭了几下。

    沈煜云被炎颜皮不溜丢的样子弄得哭笑不得,低斥:“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走吧!”

    炎颜皱了皱鼻子,小声骂了句:“你才丢人现眼。这叫艺术!狗直男,一点审美都没!”

    说完,她正要跟着出去,回头看见沛桐眼泪汪汪立在门边。

    炎颜讪讪一笑:“……不好意思哈,赔帘子的钱你找大爷要!”

    她刚说完,外头就传来沈煜云不耐烦的催促:“再磨蹭,你就留这儿吧!”

    炎颜朝沛桐挥了挥手,转身跑了,只剩沛桐站在空荡荡的房里。

    走廊外还传来炎颜质问沈煜云的声音:“你把人家小娘子怎么啦?你这人,一点儿不懂怜香惜玉……”

    “再多嘴就把你留这儿!”

    “直男狗!”

    “你说什么?”

    “说你牛!”

    耳中听着俩人渐行渐远的斗嘴声,沛桐眼泪落地更凶了。

    沈煜云对炎颜的呵斥,听在此刻的沛桐耳朵里,全是满满的宠溺。

    她在沈煜云面前从来都是乖巧顺从,只敢伏低做小温柔相对。

    如炎颜这般与他撒泼斗嘴,沛桐连想都不敢。

    可是这个女子,不但对沈煜云毫无恭敬可言,甚至还当面顶撞他……

    她到底哪儿来的底气和胆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