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无敌特种兵〕〔宦海风云记〕〔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斩月〕〔罪妻凌依然〕〔重生六零嫁糙汉军〕〔凌依然易瑾离〕〔万相之王〕〔商运红途〕〔民调局异闻录之最〕〔鹰掠九天〕〔入赘王婿〕〔九星之主〕〔禁区猎人〕〔张诺李世民〕〔战神无双九重天〕〔深城首富凌依然易〕〔禁欲总裁,求放过〕〔龙婿叶凡〕〔医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帝成神指南 第106章 诡柳现形,蜃灵护主
    炎颜给人外在的印象虽然有点跳脱张扬,其实她内在做事的内在风格,一直都是踏踏实实,对基础的夯实尤其慎重。

    就如她当年学习太极柔术,便是承受了常人不能承受之苦,最终达常人无法企及之境,小小年纪就已在柔术界声名大噪。

    一炷更香半个时辰,三炷香过后,炎颜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收敛炁息出了须弥境。

    时已至子时初,菡萏苑中万籁俱寂,除了一团团婆娑树影,四周静悄悄的,亭台廊榭全蛰伏在无星的暗夜里,世界只余黑灰两色。

    两处院门相对处,那颗老柳突兀又安静地孤立。

    炎颜跟沈煜云直接约见在大柳树这里。

    炎颜行走时尽量避开豪蕊生的绣阁檐下。

    沈煜云告诉她,说豪老爷和豪蕊生居住的卧房皆有守护蹲兽,能记录下夜间过往的行人甚至妖兽。

    虽然豪老爷不会经常把蹲兽唤出来查看,不过被蹲兽记录下来她夜入豪蕊生的庭院终究不太好。

    炎颜赶到老柳树前的时候,四下静极,看来沈煜云还没来。

    炎颜打算找个地方躲起来等,无意间一回头,就看见墙角暗影里有个一闪一闪的血红光点。

    炎颜吓地浑身汗毛炸起,张口就要叫。

    “你怎么总一惊一乍地!”对方开口了,慢悠悠从阴影里走出来。

    不是沈煜云还能是谁。

    他说话是寻常的音量,也不怕被人听见,显然这家伙又打开了他的宝贝招司甲。

    炎颜好羡慕沈煜云有招司甲,就像个随身的空间隔离器,可以随时随地断绝跟外界的联系,并且好像还不限制使用次数。

    这防御设备实在堪称完美。

    沈煜云走到炎颜身边,手里还拿着支精致小巧的雕银旱烟锅。

    原来这家伙刚才在抽烟,那一个火红的一闪一闪的光点,就是从烟锅子头上发出的。

    炎颜没好气:“没听说人吓人能吓死人!”

    来了也不吭一声,害她还以为撞鬼了呢。

    沈煜云斜觑她,哂笑:“你还怕人吓?”

    炎颜:“……”

    这男人每次开口不刺她两句是不是肉疼!

    嘴真贱,就欠怼。

    炎颜懒得跟他抬杠:“你到底看不看东西,不看我回去睡觉了……以为本姑娘乐意大半夜站这儿吹冷风!”

    察觉炎颜今天似乎心情不太好,沈煜云也很识趣地不玩笑了,问道:“你说,那件东西就在这颗大柳树下?”

    炎颜点头:“嗯”说完,冲他一招手,径自走向大柳树。

    沈煜云跟在她身后也走了过去,俩人并肩站在大柳树前。

    炎颜运炁,一个小小的金黄色炁凌漩在她掌心缓缓凝聚而成。

    沈煜云望着炎颜凝出的金黄炁凌漩,微蹙眉心,若有所思……

    这姑娘凝出的炁凌怎是金色的?他还头回看见。

    金木水火土,除了属土的空间之力不存在之外,其他四种力量,分别对应的炁息为:木体质对应青色,金体质对应白色,火体质对红色,水体质对蓝色。

    金色的炁息是什么体质?

    就在沈煜云走神的时候,炎颜手掌中的炁凌已经拍向了老柳树的树干,笼罩两人的招司甲立刻释放出一圈圈五彩斑斓的涟漪,将炎颜炁凌释放的多余炁息罩在其中。

    炁凌拍上老柳树的瞬间,树身骤然翻起一片猩红光芒,一圈圈赤红的涟漪从被拍击的位置荡漾开,最终在涟漪中央,付出一个猩红色的半透明符。

    沈煜云剑眉紧蹙,盯着树身上的符看了片刻,肃声道:“这是伏魔封印禁制,属于中品偏上的的鎭压符。”

    说完,他低头看向老柳树的树根,喃喃低语:“看来果然如你所言,狰兽心就埋在这树根底下。”

    炎颜问:“这个禁制咱们能打开吗?”

    沈煜云摇头:“凭你现在的修为,如果没有上品破阵符辅佐,不可能打开。”

    炎颜立刻问:“那你有没有这东西?”

    沈煜云仍摇头:“上品破阵符有使用时效,绘好符箓后需在半月内使用才有效用。”

    炎颜一听就知道,这事儿她是指望不上了,老疯子那沓做好的符箓里,肯定没这种带保质期的。

    沈煜云站起身,仰头看向老柳树高大的树冠:“破阵符我来想办法,拿到之后,还需你帮忙启动破开这个符咒。我没有修为,无法催动破阵符。”

    炎颜爽快点头:“没问题,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嘛!”

    等老柳树红光褪尽,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沈煜云收起招司甲,四下看了一圈:“此处不宜久留,还是赶紧离开吧。”

    炎颜跟他不住同一个方向,纵身就要上墙,沈煜云笑问:“前日得了坛上好的云香酿,你既会烧菜,不如一起冬夜小酌?”

    炎颜笑了。

    她知道沈煜云这是还有话想问她。

    不愧是商队大爷,说话办事果然圆滑妥帖,让人想拒绝都觉盛情难却。

    沈煜云纵身跃上房檐,炎颜跟在他身后,一前一后两道黑影转眼就消失在夜色里。

    就在他俩才离开不久,沉默的老柳树突然再一次释放出猩红的光晕。

    这一次释放的红光,比刚才盛大数倍,更诡异刺目。

    红色的光晕源源不断从树根处释放出来,像是被活物催生一般转眼就充满整个树干,蔓延向整个树冠,最后连每根柔软纤细的柳条里,都灌满了红色诡光。

    整株老柳树都变成了诡异的猩红色,树身里仿佛有活的血液在蠕蠕流动。

    灌满红光的枝条开始疯狂生长,迅速转了个方向,齐齐朝向豪蕊生的卧房延伸过去。

    丝丝缕缕的柳条不断拉长,看上去就像个巨大的女鬼头颅披散着满头红发,场面异常恐怖。

    豪蕊生的房间里静悄悄的,帷幔掩映的浮雕大木床内,隐约传出均匀的呼吸声,豪蕊生显然已经睡熟。

    整个黑暗的房间里,只有放在她身边的昆仑玉护身符,无声散发纯净温润的华光。

    住在玉石里的小蜃灵,此时悬浮在昆仑玉中央,吸取透过昆仑玉渗入其中的点滴星月精华。

    小蜃灵在修炼。

    突然,小家伙猛地睁开眼,就见窗外丝丝缕缕诡异红光从窗外伸进屋里,就像无数条血红的触手,争先恐后伸向豪蕊生的卧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