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楚千尘顾玦〕〔太荒吞天诀〕〔绝世战神〕〔这世界的土著好凶〕〔湛廉时林帘〕〔原来婚浅情深全文〕〔狼王萧战〕〔主角叫萧战苏沐秋〕〔都市终极奶爸萧战〕〔最强上门奶爸萧战〕〔医神之无敌纵横〕〔前一刻天堂,后一〕〔侯府遗珠〕〔野猪传〕〔万神星河〕〔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反派大佬的农家媳〕〔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湛廉时林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帝成神指南 第132章 斗宴大比(二十三)
    金石字画炎颜其实很在行。

    妈妈是国画大师,自然对古今中外各流派的绘画书法艺术都有研究,尤其古画与软笔书法,这两样根本就是分不开的同一学科。更何况外公还是考古学教授,对古体字更有涉猎。

    炎颜自会握笔起就习毛笔字,对书法颇有功底。

    只是这些都是她在地球时的经历,这个世界没人知道。

    豪迈见她推辞,以为她是谦逊,便笑道:“蕊生已经把姑娘的字拿给我们看过,莫说咱们这府中,就是整个鹿吴城的墨宝铺子,能写出姑娘这笔字的先生也难寻。姑娘莫再谦虚,还请帮个忙。”

    其实在豪迈跟前举荐炎颜的并非豪蕊生,而是沈煜云。

    沈煜云劝豪蕊生远离炎颜的时候,豪蕊生就把炎颜亲笔题写的那些吉祥笺拿出来给沈煜云看。

    沈煜云当时看了炎颜的字也十分意外。

    若论书法造诣,炎颜的字实在漂亮极了,遒劲有力,自成风格,一看就有造诣。

    就他见过的有学问的人里头,她这手字也算个中翘楚。

    因此,此番从破庙带回拓本,沈煜云就想到了炎颜。

    请炎颜来还有另一原因。

    她也知晓此事,请她过来帮忙,倒比再找外人省了过后封口的麻烦。

    炎颜听是从豪蕊生那边听来的,心下稍安,又见豪迈拿出来的字迹里居然有件拓本,便来了兴致。

    她走到桌前,先仔细看完拓本上的字迹,然后又开始翻看那本账簿……

    看了约莫有半刻钟的功夫,炎颜直起身,对豪迈行礼:“这是同一人的笔迹。”

    豪迈一直紧张地等待结果,听见炎颜这么说,长长松了口气,拱手:“有劳姑娘了!”

    旁边的沈煜云却皱眉道:“你确定?再仔细看看,此事不可轻率!”

    这么快就下肯定的结论?女人到底能不能信啊!

    沈煜云开始有点后悔跟豪迈举荐这个人了,半点不靠谱!

    炎颜笑道:“我并非此道行家,若大爷信不过我,便另请书法行家来辨认罢。”说完略一福身就要走人。

    豪迈怕炎颜恼,赶紧打圆场:“唐棠姑娘的字我们都是见识过的,请姑娘来自然是信得过姑娘,姑娘莫误会煜云,他也是行事慎重惯了,凡事都习惯多问一句。煜云断然没有怀疑姑娘的意思。”

    豪迈说完,并没半分责怪沈煜云的意思,只是转而对沈煜云温和笑道:“煜云,你才回来行走这几日旅途劳顿,回去好生歇息,我让怀安把收藏的百年紫芝送去你院子里,让厨房煲汤给你养养精神,明日还有一场斗宴,早些过来吃酒,几个商队的首领都等着跟你喝酒呢。”

    沈煜云躬身行礼:“多谢东家厚爱,云先告退。”说完,他侧目剃向炎颜,随后走了出去。

    见沈煜云走了,炎颜觉得自己留这儿也不合适,便也请辞出了书房。

    还得去大厨房跟毕承商议明天的菜式,炎颜没回自己屋,径自出了荣昌苑。

    才跨出院门,就听背后有人说话:“那两个字迹真的出自一人之手?”

    炎颜回身,对上沈煜云的目光,含笑反问:“大爷因何不信我的话?”

    沈煜云:“……”

    不是不信你的话,主要是不信你这人。

    不过这话沈煜云不能说出。

    见他不吭声,炎颜侧目看了眼静悄悄的荣昌苑,问:“这张拓本,你是打哪儿弄来的?”

    “秋水县外山中破庙。”沈煜云全不隐瞒。

    炎颜点头:“我猜到了。拓本上残留的石料痕迹不像新物,倒像是有些年头的。”

    外公专研考古学,痕迹学是考古学专业的重要专业课之一,加上经常陪妈妈甄别古董字画,炎颜对痕迹学也多有些涉猎。

    她刚才手指捻过拓本背面的砖灰就知道,篆刻这几个字的位置,绝对是个老地方,如果是从山中破庙的壁上拓下来的,那就对上了。

    不过炎颜用痕迹学甄别两种字迹的结果却是:两个人的笔迹。

    虽然这两幅字看上去笔体字形完全一致,但凭她对书法的研究和造诣,炎颜几乎一眼就看出,这绝对是两个人写的。

    不论一人如何模仿另一个人的字迹,可写字时候微小的习惯,甚至捉笔的姿势,都会在细微处对字体有影响,这些细枝末节再怎么临摹都极难改过。

    “——所以”

    沈煜云目光专注盯着炎颜,等待她真正的结论。

    刚才在书房里他就有种直觉,炎颜没说实话。

    炎颜点头:“如你所料,这两个字迹不是出自一人之手。”

    所以,现在这个卓锦章,很有可能是假冒的!

    俩人相对,静默不语。

    主要是俩人都不知该说什么。

    如果这个结论是事实真相,这件事对豪府的影响就实在太大了,后果,不是他俩能承担的了的。

    沉默了片刻,沈煜云问:“你刚才没当着东家的面说实话,你有何打算?”

    炎颜蹙眉:“这件事关系重大,尤其我还是个外人,这事就算是真的,从我嘴里说出来也不合适。更何况我师父还想亲手主持千人宴呢,我要是把这事儿捅破了,把师父的好事也搅黄了。”

    沈煜云点头表示赞同。

    炎颜这是身份立场问题,各为其利,她做的没错。

    炎颜抬眸看向沈煜云:“你打算对豪老板如实相告?”

    沈煜云同样摇头:“我现在没有更多的证据证明这个卓锦章是假的,就凭这一张拓本,也不能说明什么。”

    “况且还不清楚这个冒名顶替之人的身份,还有他的目的。如果贸然把这事宣扬出去,非但帮不了东家的忙,还容易打草惊蛇。”

    炎颜点头:“破阵符弄到了吗?”

    沈煜云:“弄到了。等你忙过斗宴大比这两日,就去取狰兽心。”

    炎颜点头,正准备走人,沈煜云迎面丢过来个东西。

    她伸手接住,见是个很精致的小玉瓶子。

    沈煜云:“答应你的,易颜丹。”

    炎颜晃了晃手里的小瓶子,听得里面声响好像有好几枚。对沈煜云嫣然一笑:“谢啦!”

    沈煜云略一颔首,正欲离开,却突然用手按住腹部,表情有些痛苦。

    炎颜见他脸都疼白了,问道:“你怎么了?受伤了?”

    沈煜云摇头:“无碍,旧伤。极少疼痛,大概是要变天了。”

    炎颜抬头看了眼灰沉沉的天,脑中灵光一闪,兴奋问:“你这变天犯病准不准啊?”

    沈煜云:“……”

    他怎么觉得这姑娘好像很开心,这什么人啊!

    炎颜却不管沈煜云啥心情,根本不问他需不需要帮忙,拔腿就往大厨房跑。

    边跑还边对被弃在原地的沈煜云笑嘻嘻地喊:“谢谢大爷啊,明天要真变天,我请大爷吃大餐哈!”

    沈煜云想骂人——

    这女人啥意思?

    谢他什么?

    谢他旧伤复发?

    女人欠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