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城首富凌依然易〕〔禁欲总裁,求放过〕〔龙婿叶凡〕〔医胥〕〔王爷,王妃貌美还〕〔腹黑相公枕上宠〕〔入骨宠婚:误惹天〕〔爱你成瘾:偏执霸总〕〔诱妻入怀:前夫,〕〔傻妻每天都露馅〕〔日本异闻录〕〔爱一个人有错吗〕〔豪门逃妻:总裁霸〕〔总裁霸爱:我的小〕〔一念情起〕〔龙神归来当奶爸〕〔千古英雄志〕〔从斗罗开始猎杀主〕〔风沧澜宗正昱〕〔我有一棵神话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帝成神指南 第139章 斗宴大比(三十)
    灏元楼的人也不笨,他们看出今日气温骤降,客人们肯定着急想吃些热乎乎的汤菜暖和身子。

    灏元楼今日的策略也是早早就把热汤端上了桌。

    可惜昨天毕家班收买人心的举动太成功了,以至于客人们今天对毕家班的期望值远超出了对灏元楼的人情支持,导致灏元楼的菜一上桌就遭受了诛心式打击。

    瞿平春刚开始都已经心灰意冷到怀疑人生了。

    不怪他啊,这些老爷们宁愿挨饿受冻,也要候着毕家班的菜,他能有啥法子?总不能去挨个喂吧?

    可是瞿平春做梦也没想到,毕家班居然自己打自己的脸,居然把不值钱的炒黄豆给端上来了。

    嘿嘿,这就是明摆着给脸不要脸啊!

    豪府的座上宾,那都是些啥人物,鹿吴城几乎有头有脸的全在这儿了。这些人连山珍海味都吃腻了,毕承的脑子是被驴踢了吧,居然能把黄豆给这些贵人老爷们端上桌。

    瞿平春高兴地一张脸都笑成了**:“毕承不行了,就那点能耐昨天全折腾光了,他这是油尽灯枯喽,行啦,接下来看咱们的吧!”

    “他毕家班不是上手炉么?小子们,把咱们的大灶搭到彩棚旁边去,咱们现给贵人老爷们现场热菜吃!”

    灏元楼的人被瞿平春一忽悠,马上又来了精神,就照他说的,真在大彩棚的旁边搭起了临时的石头灶台。

    瞿平春站在露天灶台前,满眼嘲讽地看着毕家班:嘿嘿,你们不是上风炉么?爷直接把灶炕来!

    爷气死你们!

    灏元楼这一举动,在众人对毕承和毕家班颇为不满的当口,确实收效非常明显。

    宾客们被灏元楼的真诚打动了,觉得还是灏元楼这样的大酒肆靠谱,连灶台都搬来了,多贴心啊。

    就冲灏元楼这份诚意,也该支持一下。

    灏元楼的大灶一搭好,立马就有客人坐到灏元楼那边的宴桌上去了,一边倒的场面瞬间缓解不少。

    有的客人虽然还处在观望期间,但是看见灏元楼已经开始把冷掉的汤菜端去加热。

    而毕家班这边,除了最开始的端上来的炒黄豆和酒,就迟迟没再上任何菜肴,宾客们纷纷开始怀疑。

    会不会昨天的腊肉都吃光了,毕家班今天其实已经没什么新鲜菜式上桌了?

    要真是江郎才尽了,那他们还不如去吃灏元楼的酒席呢,毕竟眼能看见,能吃在嘴里的才实在!

    毕家班的人见灏元楼把大灶挪到彩棚旁边去了,也有些着急,邓江问炎颜:“要不咱也搭一个临时灶台?”

    炎颜摇头:“用不着,咱们的灶台都直接上桌了!”说完,她对着某个角落眨了眨眼。

    前面心思动摇的客人越来越多,对毕承的不满也越来越强烈。

    就在众人在举棋不定和转移阵地之间徘徊纠结的时候,吨巴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宴席现场。

    小家伙在宴桌之间灵活跳跃,在客人们中间走走停停,东瞅西看,最后圆圆的蓝眼睛落在三爷华畅的身上。

    华畅就坐在沈煜云的身边,俩人皆在毕家班这边的宴桌上坐着,守着风炉边聊天边取暖。

    俩人这会儿聊的也正巧是毕家班今天反常的举动。

    华畅常年在外行商,尝遍了各地各色美食,自然对眼前普普通通的炒黄豆没兴趣。

    他手里提着半壶豪府先前预备的酒水,手指轻轻弹着炒黄豆的盘子边,笑道:“听老洪说,大哥跟比较板这小厨娘走的近,我当时还挺意外。”

    “咱豪府商队的人谁不知道,大哥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这小厨娘虽然长得国色天香,可是大爷也不至于就为这个。”

    “这两日吃了她家烧的菜,再看这姑娘的言谈举止,确实有点意思,是个难得的妙人儿!”

    沈煜云浅浅地啜了口果子酒:“聪明是够聪明,就是性子太跳脱了些,这般女子放在身边,我嫌闹腾。”

    华畅笑道:“大爷要对这姑娘没兴趣……”

    他话还没说完,他们这桌上,毕家班刚上来的一只酒瓶子,突然就横着飞起,直奔华畅的面门猛砸过来。

    幸亏华畅反应敏锐,偏头躲开了。沈煜云也是眼疾手快,抬手稳稳接住了横飞而来的酒瓶子。

    来人都一脸诧异地盯着酒瓶看。

    他俩当然看不见,酒瓶当然是吨巴拍飞的。

    它本来想照炎颜吩咐的,把酒瓶推倒,把里面的酒水洒出来完事,可这可恶的家伙居然敢打它主人的主意。

    它主人那么美,这丑逼也好意思!

    吨巴一怒,直接就把酒瓶子拍华畅脸上了。

    也是幸亏华畅功夫不错,不然就吨巴的爪上力道,他就得当场毁容。

    沈煜云接住酒瓶的时候,明显感觉酒瓶飞起是受了劲道不小的外力。

    他抬眼四顾,刚才他跟华畅说话的时候,他俩周围根本就没人。再低头看腰间的招司甲,什么反应都没有……

    是什么东西打翻的酒瓶?

    刚才他们正说唐棠呢,这酒瓶就突然飞了起来,那姑娘难道在附近?

    沈煜云往四下看了一圈,没看见炎颜的身影,等他再收回视线,突然猛抽了几下鼻子。

    这是……

    好香!

    沈煜云的目光落在了手里的酒瓶子上。

    刚才他接住酒瓶的时候,有一部分酒水洒在了他的手上。

    这瓶酒是毕家班端上来的,他抬头看了眼,大多数桌上毕家班的酒还没人喝,大家现在喝的全是豪府的酒。

    沈煜云又仔细闻了闻手背上的酒液,然后他实在经不住这霸道甘冽的香气,尝了一口……

    只一口,他就震撼了,瓶中酒香气浓郁,醇厚甘冽,酒液入喉,那股强劲猛悍的热辣也跟着滚入肺腑,五脏瞬间被酒液温暖,连血液好像都被催动加速流动起来,全身的汗毛孔全被打开,畅快极了。

    整个身体,由内往外散发着一股热乎气儿,瞬间碾压风雪带给人的寒冷和不适。

    这酒,香得太霸道,浓得太刚烈,有个性还有内容,就像……沈煜云脑中浮现起炎颜的举止神态。

    这酒就像那个姑娘,亮烈,芬芳!

    沈煜云抬眼看向身边骂骂咧咧的华畅,晃了晃手里的酒壶:“不错,尝尝?”

    华畅本来正生气呢,突然听闻沈煜云开口称赞,他立刻就来了兴致。

    能得沈煜云一声赞那可不容易,华畅可知道这位爷眼界不凡,连修仙门派的仙酒都喝过,别说这些凡间俗品……

    华畅顺手提起个酒壶,灌了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