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原来婚浅情深全文〕〔医神之无敌纵横〕〔前一刻天堂,后一〕〔侯府遗珠〕〔野猪传〕〔万神星河〕〔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反派大佬的农家媳〕〔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湛廉时林帘〕〔都市超级修仙人〕〔权倾盛世〕〔请叫我邪神大人〕〔甜妻如焰:总裁,〕〔神秘老公惹不得〕〔名门春事〕〔盛宠萌妻〕〔皇后无所畏惧〕〔束手就情:一不小〕〔盛宠萌妻:BOSS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帝成神指南 第146章 斗宴大比(斗宴大结局)
    ,

    瞿平春刚才其实也在这里,他也看见了那些到处乱窜的小恶鬼。

    这些小恶鬼瞿平春认得,这就是满录从修士哪儿弄到的恶灵咒里封印的恶灵。

    这些邪恶的小鬼叫厌鬼。

    厌鬼最喜食腐败恶心之物,通常容易滋生在茅厕或者阴暗脏臭的环境,厌鬼除了爱吃污秽之物外,还喜欢污染新鲜的餐食。

    厌鬼就如苍蝇,蟑螂边吃边排泄,但是厌鬼的排泄物却比苍蝇蟑螂厉害的多,它们的排泄物如果被人误食,就会引起严重的疟疾或者传染性很强的致命疾病。

    所以,很多人家新盖好的茅厕会请道士在墙里埋一道辟邪咒,目的就是为了驱除镇压厌鬼。

    可是瞿平春却并不知满录手里还有厌鬼符。

    他以为这东西在仓库出事那次就已经用光了。

    可是当他看见满录手里源源不断跑出许多厌鬼,并且那些厌鬼其他人居然也全都能看见,他当时完全吓呆了,根本就顾不上什么斗宴不斗宴的,当务之急,逃跑为上!

    所以瞿平春当时匆匆忙忙就往大厨房西跨院跑,准备拿了随身带进府的几十两银子准备逃跑。

    管它什么大比,什么名声,啥都没有命和银子重要!

    这府里都闹鬼了,他还留在这儿干什么!

    不过瞿平春还没来得及逃出豪府,就被豪怀安带着一众护院家丁堵在了院子里。

    不光瞿平春,灏元楼所有的配菜,厨子,伙计等一干人一个也没跑,全都被老老实实押到了豪迈的面前。

    瞿平春虽然平时对手下人叫嚣的凶,其实最懦弱怕事。听见豪迈询问厌鬼一事,瞿平春立马指着满录连哭带嚎。

    “东家明鉴,这些邪祟东西全都是满录这黑心鬼弄来的,我可一点不知道啊!刚才那些厌鬼被放出来的时候,几位大爷全都看见了吧,诸位给我作证啊,那是他放出来的,这事儿我一点不知道啊,跟我一点没关系没有……”

    满录今日被人赃俱获,他无言辩驳,听见瞿平春把脏水全泼在自己头上,恶狠狠地瞪向他。

    豪迈沉声问:“那日库房之事又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也同样有人给肉动了手脚?从实招来!”

    当时虽然没禀明豪迈,可是那天灏元楼迟迟没端上菜,豪怀安知道这事瞒不住,便把库房里的所见全跟豪迈实话实说了。

    豪迈本打算待斗宴大比完结,再让沈煜云仔细调查此事,却没想到今日大比宴席上再次闹出了邪祟。

    因是灏元楼的人动的手脚,豪迈顺带就想到了那日库房的事。

    瞿平春赶紧摇头:“那事儿我也不清楚,您问满录就成,这些事全都是他一手搞出来的,我当真一点不知道,更何况我那日着急做菜,没肉下锅我都急死了,我怎会祸害自家厨房啊?要祸害也该祸害毕承他们……”

    他话出口才反应过来不能这么说,立马抬眼去看豪迈的脸色。

    果然见豪迈的脸比刚才更黑了。

    完蛋,他要是死了,一准是蠢死的!

    见豪迈没再继续问,沈煜云开口了:“你可知他手里的厌鬼是从哪里弄到的?这种东西世面上可买不着。”

    瞿平春此刻是一心想要将功补过,听沈煜云问这个,立马道:“满录这小子一直都跟歪门邪道的人有来往,这都不是第一次,就当初毕承还在灏元楼的时候,他用这种法子在饭菜里动过手脚,挤走了毕承,就为等我升了掌厨,提拔他当副掌厨。”

    旁边的客人们大多数都是灏元楼的常客,瞿平春这话一出顿时哗然。

    灏元楼的饭菜居然一直都有问题,而且还是利用这么阴损的手段,天哪,他们吃了灏元楼这么久的饭菜,会不会折寿啊?

    看来往后不能再去灏元楼吃酒了。

    看来还是毕大厨的人品靠谱,虽然做的菜稀奇古怪了点,至少不弄这些妖魔邪祟的玩意。

    也不知毕大厨开不开馆子……

    豪迈等人的目光全都转向满录,却见满录始终瑟缩成一团,也不知是冻的还是吓的,总之这半晌是一个字也没说,眼见也没打算如实招供。

    知道这俩人身上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豪迈道:“先把这里所有人全部关进柴房严加看守。”

    他又对灏元楼其他人道:“谁知情的想招供可随时来见我,老实把话说清楚的自会从轻发落,若冥顽不灵打算死扛不招的,明日一早全都扭送官府!”

    豪迈发了话,豪怀安带着护院家丁把满录和瞿平春,以及灏元楼的众人押往后院的柴房去了。

    灏元楼出了这样的事,斗宴大比也用不着继续比了。

    毕家班完胜!

    为了安抚众宾客,以及补偿灏元楼以往的过失,豪迈即刻命人采购新鲜菜肉,嘱咐毕家班好生再整治些精致酒菜,算是对众位宾客受惊的补偿。

    宾客刚才经历过灏元楼用邪术的事,此刻对毕承的拥戴空前高涨。

    没别的,毕承的菜吃着放心啊!

    人家毕大厨是正经的好人,才会被灏元楼那些小人挤兑走,好吃不好吃另当别论,主要是人家毕大厨的人品没问题。

    这人品没问题的厨子,做出来的东西才敢往嘴里吃啊。

    虽然闹出些不愉快,可是众宾客依然对今天的铜锅涮肉兴致高昂。

    又因为对毕承的信任空前高涨,就连先前还被质疑不知是啥玩意的河蚌肉,也瞬间就被抢涮一空,尤其当大家尝过发现这肉却是弹爽可口,彩棚中再次掀起了新一轮热烈激昂的抢食风潮……

    见众宾客欢喜,先前被邪祟闹腾的心情低落的豪迈总算找回点颜面。

    他悄悄把毕承叫道旁边,询问能不能再弄些这种肉来,让宾客们吃个过瘾。

    毕承的表情有点为难。

    河蚌倒多得是,主要是那些河蚌是他师父的,虽然河蚌不值钱,可炎颜当宝贝似得,毕承不敢做主。

    毕承差人把炎颜喊来,让她亲自跟豪老板谈去。

    炎颜早听小徒弟说了豪府打算再订购河蚌肉的事,走到豪迈跟前的时候,炎颜俏脸上的表情同样十分为难:“豪老板想要这种肉倒也不是不行,就是这种食材实在非比寻常,价钱也……非比寻常”

    豪迈一听就明白了,笑道:“不用考虑银子,对方要多少你尽管应下,他手里的货我府上全收了。”

    炎颜立刻点头,伸出纤细葱白的手指:“一斤肉一两金子!”

    她跟七叔公收这几车河蚌的时候,给了他们十两金子。

    她一斤收豪迈一两金子不算贵,这河蚌肉可是典型的风险投资,万一要是食客不买账,她可就全砸手里了,所以她卖出去的时候,得把风险资本也算进去!

    炎颜大致盘算了一下手里还剩的河蚌,也就百来斤,加上已经端上桌的,她大致能挣差不多一百多两金子。

    嗯,将就把这几日大伙儿熬夜加班的辛苦费捞回来了。

    豪迈爽快应道:“好!这事儿全交由你去料理,我这就让豪临把金子给你送过来现结账,另外今日宴席已经用去的肉银也一并结算!”

    炎颜一听赶紧补充道:“还有昨天的那盘黑蛮蜂,那一窝蜂子就一千两金子!”

    不是她狮子大开口,做腊肉的屏蓬肉说的是前天的肉作的,不能算银子,可也不能让她干赔啊,就只能把腊肉的钱折算在黑蛮蜂身上。

    反正黑蛮蜂有价无市,过后豪迈也没地儿打听价钱去。

    “成!就一并清算。”豪迈大手一挥,问都不问就把腰间的金牌给了豪临,吩咐豪临当即去账房兑金子交与炎颜。

    炎颜心里美得直冒五彩泡泡。

    这回不光把大家这两日的加班费赚回来了,还能捞一笔外快。

    回头跟穆娟儿上茂连升,把那对她瞧上眼的珍珠绣鞋再多定两双!

    跟大买主做生意,就是痛快!

    见炎颜开心,豪迈也很开心

    千金换得美人一笑,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