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奔逸绝尘〕〔绝世天帝〕〔北境战神杨辰〕〔不负时光不负你〕〔幸孕甜妻:总裁好〕〔抗日之军工为王〕〔大收藏家〕〔位面交易之超级公〕〔婚色缠绵〕〔半面魔妃九颗心〕〔修魂记〕〔天禄星今天又在水〕〔夫人,全球都在等〕〔前夫太难缠〕〔战神归来杨辰〕〔家里有门通洪荒〕〔宿主她又在崩剧情〕〔我在大明当暴君〕〔不一样的日本战国〕〔狂婿战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帝成神指南 第169章 破禁取心(二)
    !

    后背的衣裳已经全部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身上,可是炎颜却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沈煜云在旁边皱眉看着她疯狂的几乎不要命的行为。

    他刚开始觉得炎颜是自己不懂事,在胡闹,可是渐渐的,沈煜云酒感觉出不对劲了。

    此刻从炎颜身上散发出来的,除了她平日的倔强,她好像憋着一股气,这股劲里好像还有强烈的仇恨和愤怒。

    她一定要击垮这个禁制,甚至不顾性命。

    此刻的炎颜,完全不是沈煜云平日认识的炎颜,沈煜云回忆这些日她的行为,他突然隐约意识到,炎颜同意帮助他打开禁制,很可能是她自己想这么干,而并非纯粹帮忙而已。

    不然,她犯不上这么拼命。

    强烈的对峙还在进行中,炎颜此刻的脸上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苍白的脸上一对大眼睛里全是红红的血丝,这样的表情再被树身上青红交错的光芒营造,整个人看上去如女鬼办诡异。

    可是炎颜已经完全不顾外界的一切,她把她整个人都搭了上去,拼劲体内所有的炁息对抗着那妖冶的红光。

    此刻在炎颜的脑子里,全是穆娟儿温柔的形容举止,她可人的笑靥,她体贴的照顾……

    她的眼睛湿了,眼角的泪里掺着淡淡的血丝。

    终于树根不断汲取的能量越来越弱,看来禁制能摄取狰兽心的能量也不是无限制的,大概设下禁制的人只放开了一小部分狰兽心能量给禁制取用。

    青光符文突然光芒大盛,猛地向树根底部沉下去,与此同时炎颜的手也从树干上猛地被弹开,她人被青光猛地推开,倒退出好几步才停驻。

    炎颜此刻头晕眼花,浑身软绵绵的,一个趔趄就要往前扑倒,沈煜云伸手架住了她的胳膊。

    尽管身体几乎虚脱,炎颜双眼仍一眨不眨地死死盯住树根位置。

    符文已经完全没入禁制里看不见了。又过了数息,树根的禁制光芒突然强烈闪动了一下,然后就彻底灭了。

    &nbjxpxxs.sp;   炎颜气喘吁吁地盯着彻底熄灭的树干,紧张地问沈煜云:“成,成功了?”

    沈煜云点头:“成功了,禁制被彻底解除了。”

    他扶着炎颜来到树前,炎颜已经累到了极限,一屁股瘫坐在树下,靠着树干牛喘。

    剩下挖宝的体力活就全交给沈煜云了。

    沈煜云是个细致的人,准备做的很充分,他从旁边拿过来事先带来的短柄小铁铲,开始小心翼翼抛开树根位置的泥土,果然,抛了大概有不到半米深,就露出了暗红色的六一泥。

    六一泥是道士专门用来封口用的一种泥,呈棕红色,里面掺进了符水,朱砂还有别的有镇压封印作用的宝材,对宝物有很好的封印和保护作用。

    撬开已经彻底干掉六一泥块,里面是个空洞的坑,炎颜一眼就看见了当初在豪迈书房里看见的,那只獬豸匣。

    炎颜一双眼睛死死盯住獬豸匣,表情都抑制不住地有些紧张,不过她始终坐在原地没动地方。

    此刻狰兽心再次出现,沈煜云的注意力也全都放在了狰兽心上,完全没留意到炎颜过分紧张的表情。

    他小心翼翼从树坑底部碰触狰兽心。

    失落的东西总算找回,沈煜云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松了口气,他正打算跟炎颜说话,捧着匣子的手指突然碰触到了什么东西,沈煜云心头顿时警铃大作。

    等他再一低头,只是一个呼吸的瞬间,被他捧在手里的獬豸匣就不翼而飞了。

    沈煜云诧异地瞪大眼,刚才他的招司甲根本就没有发出任何警示,根本就没有东西靠近。

    沈煜云面沉如水,抬眼四顾。

    他没留意到,身边的炎颜原本紧张的表情,骤然放松下来。

    沈煜云扭头四下寻找,寂静的夜只有寒冷的北风呼啸,别说人或者妖怪,就连只老鼠都躲回洞里避寒去了。

    沈煜云还是头回遇上这种,眼睁睁拿在手里的东西被人抢了的,他心whhryl.头的怒火瞬间被全部点燃,不知从哪儿取了颗丹药丢入口中,手心猛然发力。

    原本只笼罩住他和炎颜还有老柳树的招司甲瞬间长大数倍,五彩的半圆形光晕开始飞速向四周扩充,转眼就笼罩住了整个菡萏苑。

    炎颜诧异地瞪大眼。

    她没想到这东西能长的这么大。

    而就在炎颜惊诧的时候,她突然感觉领子一紧,原本坐在地上的姿势瞬间被人给提溜了起来。

    背后重重被摁在坚硬的墙壁上,炎颜觉得后背的骨头都快被摔裂了,然后她就对上了沈煜云充满愤怒的眼睛。

    “狰兽心呢?”沈煜云眼神和表情都冰冷,语言更是透着一股子阴狠。

    炎颜面无表情,虚软无力地反问:“怎么大爷这是打算事过灭口么?”

    “少废话!”沈煜云粗暴打断炎颜的话,冷眸死死盯住她的眼睛:“我知道,是你干的,狰兽心此刻一定在你手里,交出来,我就当此事什么都没发生。”

    面对暴怒的沈煜云,炎颜面色丝毫不改,平静的眼神与他对视,语气亦同样沉着:“你凭什么说,是我拿了狰兽心,说话得讲证据。”

    “凭你刚才要打开禁制时那么拼命,我不相信你单纯只是为了帮我!”

    炎颜冷笑:“不然呢?半途而废就正常了,你自己三观不正,反过来怀疑我,你可以啊大爷!你说我拿了你东西,我还说你想河拆桥呢!”

    沈煜云没说话,只死死瞪着炎颜的眼睛。

    炎颜也毫不畏惧迎上他的目光。

    沈煜云从那对晏晏如星子的漆烟美眸中,看到的只有镇静自若。

    突然,卡住炎颜咽喉的手掌骤然撤去了力道,她的人也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炎颜因为之前耗费了太多的灵炁,本来就身体虚弱至极,刚才又被沈煜云卡住喉咙按在墙上,这会儿身子沉的一步都挪不动。

    头顶传来沈煜云沉冷的声音:“最好别被我发现是你偷走的狰兽心!”说完,停在她面前的软皮靴转动了个方向。

    炎颜再抬.xgchotel.头,沈煜云的背影已经消失在狂风呼啸的夜色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