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新娘:总裁请〕〔极品神医在都市〕〔亿万新娘:只想宠〕〔霸总追婚:夫人,〕〔唐诗薄夜〕〔你是我的万千星辰〕〔最佳上门女婿〕〔嫡女很忙:王爷,〕〔玄浑道章〕〔超强狂婿〕〔李晋苏晚晴〕〔天医至尊〕〔族长压力大〕〔火影之卡皇〕〔第三重人格〕〔苏阳叶芷涵〕〔龙王殿苏阳〕〔终极龙王苏阳〕〔大道惊仙〕〔都市无敌特种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帝成神指南 第172章 檀染忠婢,妖修夜访
    豪蕊生突然性情改变。

    蜃灵越来越孱弱。

    这一系列的变故,是不是都跟之前埋在这院子里的那颗狰兽心有关……

    炎颜手里捧着昆仑玉,心里同样毫无头绪。

    她唯一能肯定的,就是豪蕊生绝对不能接近卓锦章。

    从目前蜃灵的状态来看,这小东西虚弱成这样,多半不能继续发挥护身符的作用了。

    炎颜把护身符交还给谈琴,往四下看了一眼,抽了抽鼻子问:“蕊生的卧房里常用檀香?”

    檀香的气味炎颜特别熟悉,妈妈的画室一年四季沉檀不绝,这味道她几乎从小闻到大,特别有感情。

    谈琴点头:“大小姐自幼酷爱焚檀,她总说檀香气味能净化人心,所以平日看书,抚琴时,常在房中用檀香,用檀香是不是不好?以后劝她少用些。”

    炎颜摇头:“蕊生说的没错,檀香的确可以安神静心,这习惯很好。”

    她说完,看向谈琴:“你在大小姐身边侍奉有多久了?”

    听炎颜问起这个,谈琴温婉:“这院子里,就数我在大小姐身边待的时日最久。”

    “大小姐三岁那年我被卖入豪府,那时候夫人还在世,我正好比大小姐大了半岁,夫人就把我养在了大小姐的菡萏苑,我算是与大小姐一齐长大的。”

    炎颜颔首,又问:“那谈音呢?她与你不是一起的?”

    谈琴摇头:“谈音原先是夫人的丫鬟,后来夫人过世,其他几个大丫鬟到了岁数,全配了人家,只剩了她一个。大小姐思念夫人,就把她要来了菡萏苑。因她侍奉过夫人,大小姐便差她与我一起做了里头侍奉的大丫鬟。”

    谈琴说完又赶紧补充道:“其实,卓公子来之前,谈音做事也很用心,她定是一时迷了心窍才会做出那样的糊涂事来。”

    炎颜却摇头:“凡事自有因果,你主人多年亲檀向善,种下善因,才会得你这样一心护主的忠婢。”

    “你跟随蕊生多年,朝夕受檀涤心洗礼,才能保持心思纯净,不被污垢所染,蕊生现在身处危局,全指望你了。”

    谈琴用力点头:“我自幼与小姐一同长大,这世上,大小姐就是与我最亲的人。只要大小姐她好好的,让我什么都愿意。”

    炎颜拍拍谈琴的肩:“我会尽快想办法,有事随时来找我。”

    谈琴重重点头。

    离开菡萏苑的时候,炎颜脑中浮现曾在《佛说旃檀经》中读过的一段:

    此树香洁,世所稀有,树名栴檀,治人百病,其香远闻,世之奇异。佛言,罪福报应如影随形,佛广为说身口意戒。迦罗越,则向须陀洹迹……

    檀,养神,静心,平衡,驱邪。

    豪蕊生常年熏染檀香,与她一同长大的丫鬟谈琴,其灵智也在不经意间被檀韵浸染。

    谈琴心智不宜被邪祟干扰诱惑,心境纯善,皆由此因结果。

    至于同样焚香沐心的豪蕊生,为何会被邪祟蛊惑……

    炎颜猜想多半跟那颗埋藏在这院里的狰兽心有关,卓锦章主要针对豪蕊生而来,自然会把主要的功夫下在豪蕊生身上。

    面对那样强大妖修的浸染,豪蕊生会被蛊惑完全正常。

    可是,如何才能将豪蕊生唤醒呢?

    万籁寂夜,炎颜在须弥境中埋首书卷,咬笔苦闷。

    之前还有沈煜云可以商榷,现在彻底得罪了沈煜云,她眼下是真正的孤军奋战了。

    炎颜这边在须弥境里埋头苦寻答案的时候,沈煜云也同样在书房里凝神思索。

    他面前摊开一本薄薄的卷宗,上面密密麻麻写满线人发回来的密报。

    密报中详细记录了卓锦章的生辰,出身,幼年经历……直到他到离开秋水县,入住山中破庙苦读,再到离开破庙,来到豪府……一切信息十分详尽。

    桌上书灯苒苒,沈煜云静坐案前,目光反复扫过卷宗上的行,眉头越蹙越深……

    “笃笃笃”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敲门声不疾不徐,沈煜云抬头看向紧闭的门扉,然后又看了眼窗台上的更漏。

    时近二更。

    这样的敲门声,不是他手下的人。

    沈煜云的手下意识放在了腰间的招司甲上,沉声问了句:“谁在外面?”

    门外无人应,门板“笃笃笃”又被敲了三下。

    沈煜云合上卷宗,起身饶过书案,行至门前,伸手拉开了门。

    门被拉开,寒风夹着檐上垂落的碎雪扑面卷来,沈煜云眯了眯眼,看清了门外端立之人。

    来人一袭锦绣长衫,负手而立,容貌阴柔倾绝。

    来人正是卓锦章。

    沈煜云容色淡漠,漆黑如星的目光与卓锦章对视:“卓公子这个时辰过来,可有事?”

    卓锦章轻轻勾了勾唇角:“夜风凄寒,大爷不请我进去坐?”

    沈煜云没说话,侧了侧身,卓锦章踱步进了书房。

    在屋中站定,卓锦章看了眼书桌旁正在煮茶的红泥小火炉,笑了:“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大爷好兴致啊!”

    沈煜云仍向书案后坐下,淡淡道:“卓公子此时过来,大概不是为看云烹茶雅兴来的吧。”

    卓锦章笑了笑:“我为何而来,大爷心里早有数。”

    沈煜云抬头看向卓锦章:“狰兽心果然是你埋在菡萏院的!”

    卓锦章阴柔一笑:“大爷既然知道此乃有主之物,是不是该把东西还与其主啊?”

    沈煜云垂下眼帘,语气平静:“东西不在我这里。”

    卓锦章背对书案立在博古架前,手里正把玩一只窑变兔毫瓶。

    听见这话,他缓缓转回身,丹凤目斜睨沈煜云:“呵呵,商队大爷的架子果然不小啊!”

    卓锦章微眯起眼,露出一脸的不屑:“我既然亲自找上门来,就说明我根本就没把你沈煜云放在眼里。沈煜云,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乖乖把狰兽心给我,别闹得谁都不好看。”

    沈煜云始终面色沉静:“我说了,东西不在我手上。”

    说完,沈煜云抬起漆黑如墨的目光,直对上卓锦章阴戾的眼神。

    卓锦章直直盯进沈煜云的眼睛里。片刻,点头笑道:“好吧,你曾是天悲岛的人,应不是胆小怕事推诿扯皮的鼠辈,我就暂且信你一回。你可知那东西现在何处?”

    沈煜云静静看着卓锦章,不答反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