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来自娱乐圈的泥石〕〔林逸顾缘〕〔重生富三代〕〔天降独宠:邪君惹〕〔娘子好霸气:我的〕〔爆笑世子妃:爷,〕〔神秘老公蜜宠妻〕〔林逸〕〔龙门枭雄〕〔联盟之上单魔王〕〔黑石宇宙之源起〕〔帝道通天〕〔极品人升〕〔月下花开莫相忘〕〔学霸的无限〕〔皂吏世家〕〔星佑纤古〕〔生灭轮转〕〔我爆了亿万BOSS〕〔天赋太高怎么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漫威之暴疯语 第84章 比如说
    不管老万被没被抓,都不妨碍史崔克有一颗搞事的心,这中间缺了谁都可以被替代。

    而野兽汉克作为这个替补,事后想想也觉得蛮合理的。

    毕竟知道x学院详细情况的外人肯定有,但参与建造脑波强化仪或拥有图纸的就那么几位,除了老万估计也就只有cia秘密研究基地档案室可能还留有初版设计图。

    确认了人选,剩下的东西薛蟠也就不用去听了,他比史崔克知道的要多得多。

    他袭击学校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得到脑波强化仪,或者收集足够的部件自己再造一个。

    至于原因不外乎就是灭绝变种人,之后再人为制造可控的变种人生物武器...很多以变种人为秘密产品的军工企业都是这么打算的,人无我有可是生财之道。

    薛蟠留下史崔克也只是为了有个好理由不被狼叔强制带走,至于是谁做了二五仔...那根本就不重要,反正过了今晚自有人去上校同志的行动基地抄家。

    “好了,温斯黛,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薛蟠将手中的刀子拍到了等候多时的妹妹手上。

    “不!你们要干什么?我没说谎!”见到兄妹两人的动作,史崔克上校艰难地拖动的受伤的肢体向后挪移。

    “我说你撒谎你就必须是撒谎,这还用问?”薛蟠乜着眼看向他。

    倒是温斯黛的眼睛微微一亮,跃跃欲试的说道:“我可以玩你说的人体喷泉了?”

    薛蟠摇头:“暂时还不行,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需要他给门外那个多毛好汉讲故事,不能就这么死了。”

    女孩闻言顿时收起刀子,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没有要命可能性的游戏还算是游戏?玩贪吃蛇还能吃虫子呢。

    狼叔也没有让他们等上太久,一来那些士兵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二来他也担心薛蟠兄妹的安全,和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寻问史崔克自己丢失记忆的问题。

    杀气腾腾的回到大厅,罗根先是扫了眼兄妹两个,发现他们正坐在不知从哪拽出来的椅子上悠哉的玩着手机,便大踏步走向靠坐在柱子旁的史崔克上校。

    从先前脑子里闪过的记忆碎片中见到的一些被史崔克作为实验体的经历,狼叔本打算先声夺人,给上校同志的身体上添加一些‘功勋章’的,但是当他见到史崔克现在的狼狈模样,反倒觉得不好再动手...多来上几刀说不定就真给弄死了。

    “注意他左侧大衣内口袋里的东西,那藏着他儿子的脑髓液,只要接触到皮肤就能让你一段时间内服从他的命令,”薛蟠玩着手机游戏,头也没抬地说道:“他在和我说话的时候手一直在那里面搞小动作,估计是想找机会泼我一脸。”

    狼叔闻言踢开史崔克上校的手臂,衣服当中滚出一个半拧开滴嘴的大号金属针筒状罐子。

    将其远远地扔了出去后,狼叔一脚踩在了上校同志大腿的伤口上,冷声说道:“感觉怎么样,杂种?”

    史崔克痛呼一声,随后强忍着伤口裂开的疼痛,大笑着看向金刚狼:“我见到你也很高兴,罗根...啊...啊!!”

    狼叔脚下顿时用力,史崔克再次痛呼出声,持续了几秒之后他才收回力气质问道:“我是谁?”

    “你?你只是件失败的试验品”史崔克上校微微喘息着:“如果你真知道你的过去,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曾经一起干的勾当...就会明白人是不会变的,罗根。你过去是只野兽,现在也是,我只是给了你利爪......”

    啪!薛蟠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石扔到了史崔克的老脸上。

    史崔克瞬间从心:“詹姆斯.罗根.豪利特,出生于1832年!”

    上校同志在面对狼叔和面对薛蟠兄妹时候的态度截然不同,他知道金刚狼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也知道他必然舍不得让他死。

    但那两个孩子不一样,女孩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打量着一个有趣的玩具,随时都想用自己来玩一个刀子剖开胸腹的游戏;

    男孩的脸上则是充满了戏谑和玩味的傲慢,是那种明知道一切却要看着自己像个小丑一样的挣扎表演。他会看着自己的妹妹玩弄死自己,只会像是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碾死一只蚂蚁。

    在这里,罗根是唯一一个会在乎他性命的人,毕竟死去的敌人才是好敌人。

    接下来的时间,史崔克上校无比配合的为金刚狼讲解了他们合作时的情况,并尽可能详细且缓慢的拖延着时间,他不确定自己说完之后还能否活下来。

    至于狼叔参加的几次战争之外的事,就不是威廉.史崔克能够知道的了。

    虽然想回忆起更多的东西不太可能,但那些‘故事’所给予的熟悉感让金钢狼明白史崔克说的都是事实。

    他坐倒在一片碎石木片中间,呆呆的看着自己指尖的钢爪,消化着这些冲击极大的信息。

    那些他所遗忘却又经历过的不详的事,都是不可挥去的阴霾——战争;兄弟;最深爱的女人;曾帮助过他的无辜好心人...但这些也仅仅是他记忆丢失的一部分,如果将金刚狼的一生编写成书,满篇都是大写的惨。

    薛蟠看着周身环绕着低气压的金刚狼,努了努嘴,把手机塞进温斯黛的口袋,捡起地上士兵掉落的枪械,抬手打爆了因为失血过多而苟延残喘的史崔克上校的狗头。

    罗根回过神来,看了眼失去生气的威廉.史崔克,轻声说道:“其实你没必要这么做,他不值得。”

    薛蟠摊了摊手,扔下枪,走到狼叔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苦大仇深的劝说道:“振作一点,罗根。人生总是这样,有幸福就会有不幸,只不过有一部分人主要负责你的幸福,另一部分人主要负责你的不幸。不能因为碰到一个负责你不幸的人,就认为自己的人生都充满了不幸,多想一想比较好的东西。”

    金刚狼的精神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坚韧,他看着像是个小大人一样,生疏却又努力开导自己的男孩,忍不住问道:“比如说?”

    “比如说...琴.葛蕾的屁股?”薛蟠不确定的挠了挠嘴角。

    金刚狼:“ex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