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卧底生涯〕〔穿成反派大佬的亲〕〔一不小心成了大神〕〔盛世第1宠:宝贝,〕〔牧神记〕〔刁蛮甜妻不好宠〕〔崛起〕〔绝世兵王之贴身保〕〔天降我才必有用〕〔仙医帝妃〕〔疯狂农民工〕〔总裁宠妻进行时〕〔我在万界送外卖叶〕〔叱咤终只二三人〕〔总裁老公惹不得〕〔唯一的仙子〕〔绝对欧神〕〔命运之魔途〕〔国祚永延〕〔我的卧室通异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漫威之暴疯语 第118章
    “他们大概是在拍以入室盗窃为主题的摄影。艺术嘛,总是这么让人捉摸不透...”薛蟠走下车,看着黑寡妇胸口装饰品一样的相机,笑呵呵的调侃道。

    这话里的讽刺味道不用说特工,连两个丫头都听出来不对劲了。

    “玩具?”温斯黛的眼睛微微一亮,眼神开始在五人之间来回徘徊。

    “不是玩具,是病人...我们这儿可是一家医院来着。”男孩纠正妹妹了的说法,并不置可否的歪歪头:“而且要不要给他们办理住院手续,还要取决于他们的回答...”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答案呢,小帅哥?”娜塔莎特工妩媚的一笑,极大功率的释放着自己的魅力。

    “我记得宪法上有写:公民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薛蟠无视了寡姐美态,微笑着看向了栅栏上的黑衣人:“而现在,四个身手矫健的成年人怀揣着枪械未经允许,当着主人的面非法入侵一所私人住宅......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们都让我有法律权利来开枪射杀他们了。”

    “那句话是法国的人权宣言上说的,美国宪法上没有。”黑寡妇收敛了笑容,平静的开口说道:“而且这也不是非法入侵,事实上我们有权利进入任何一栋建筑而不需要搜查令。”

    寡姐似乎已经不准备再伪装自己了。

    毕竟从男孩的态度上就能知道,她先前想要刷好感度的行为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既然如此不如开诚布公的谈上一谈。

    而面对着高中历史的遗留性问题,薛蟠翻着眼睛沉默了几秒,决定不去理会的好。

    所以这货扭头就指向了栅栏上的特工,反问道:“既然如此那他们为什么不走大门?有权利为什么还有偷偷摸摸的翻墙?而且证据呢?美国这么危险,总不能随便来个人说他有权利我就要相信吧?”

    寡姐没有说话,而是掏出了一个小黑本本向男孩展示了一下,上面f三个放大的字母清晰可见。

    现在神盾局还没有跑到台前,对于一般民众来说f或是警局的名头,都要比一个没听说过的部门要好用的多。

    薛蟠仔细打量了那张证件,随后摊摊手,松口说道:“好吧,f过来找我们几个小孩子有什么事?”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寡姐没有回答男孩的问题,反而看了看栅栏后破败的庄园,笑着说道:“我们可有许多事情需要询问你们。”

    薛蟠抽了抽鼻子,状似不情愿的点点头:“好吧,那就进去再说。”

    虽然他看似火气味很足的呛了女特工几句,最后迫于f的压力选择合作,但实际上这都是平常人该有的选择。

    这个时候表现的越正常,以后再受到神盾局注意的几率就越小。

    毕竟薛蟠一点都不想去接近一个世界级的特工组织,更不用说这个组织已经被九头蛇渗透的千疮百孔。

    所以在越掩饰越可疑的情况下,直截了当的把事情搞定最合适不过了。

    而且按照他的想法,阿富汗的事情虽然被留下了视频影像,但这并不是很难解决。

    在市政府大楼里的时候他们都没使用过什么不可思议的能力,唯一甩出鱼叉掏出三头犬也是在市安官的办公室,搜查的时候薛蟠就发现那里并没有安装摄像头...显然市安官并不喜欢没事拍自己玩。

    而神盾局虽然把爪子伸到了全世界,但他们专管超能事件,普通案件会移交国内的其它组织——比如f。

    毕竟普通案件都要管的话,f都不干。

    要知道这些情报部门可是需要案件来争取政府拨款的,不然的话f、cia和各地警局干嘛天天为了抢案子打成狗脑袋?是社会责任心么?

    在走向通往庄园大门的路上,薛蟠领着娜塔莎特工走在最前面,两个女孩落后半个身位跟在他们后面,李千欢离的要更远一些。

    这种举动让男孩感到甚是欣慰——还好,她还知道自己身上背着通缉令不能在f面前太跳...应该有救。

    不然在混邪逗逼的路上越走越远,早晚会有被超级英雄们组队刷掉的风险...

    只不过在回去的路上,一行人中温斯黛不爱说话,李千欢蔫了,连寡姐也一言不发,而是仔细的环看四周。

    这让薛蟠感觉把她带进来是个错误的选项,总觉得这位女特工是在考察建筑分布并默默设定潜入路线。

    所以这货果断出声问道:“恩...你在想啥?”

    黑寡妇看着完全荒废了的庭院,中肯的评价道:“这还真是个烂地方。”

    “这可是个有发展的好地方。”男孩不满的反驳着。

    寡姐看了眼院子里的坟场和被炸开的坟墓,点了点头:“不错,如果是当做一家墓园来看确实很有发展。”

    “......”薛蟠觉得有些心塞,虽然他内心也很承认这个观点,但是作为自己家,就算真的很烂也不要说出来好吧...

    一路将女特工领到客厅,温斯黛与寡姐分坐茶几两边,李千欢则挤到沙发的角落里努力想要当个小透明。

    薛蟠从冰箱中取出几罐饮料分发给几人后,挨着妹妹坐到了黑寡妇的对面。

    娜塔莎特工接过饮料却并没有要打开的意思,而是将其放到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神态自然的男孩。

    薛蟠喝了一口可乐,奇怪的问道:“看我干什么?你不是有问题要问吗?”

    “你似乎并不怎么欢迎我。”黑寡妇说道。

    “f上门本身就代表了麻烦,我喜欢找麻烦,但不喜欢麻烦来找我。”男孩坦诚的说道。

    “放心,我们只是想要了解一下这个是怎么回事。”寡姐态度和善的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找出库纳尔省的通缉令的图片放到了桌子上:“三个孩子偷偷飞往阿富汗,在一个市政府展开屠杀,这件事听起来很离奇,不是吗?”

    “确实很离奇,”薛蟠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随后用一言难尽的沧桑语气说道:“但如果概括一下的话,大概就是‘三个孩子突发奇想去出国旅游,结果却选定了一个危险地方’的悲伤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