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逆天大小姐之凤临〕〔神魂丹帝〕〔山野糙汉小娇娘〕〔校草殿下太妖孽〕〔大流寇〕〔星海仙冢〕〔我能听见画外音〕〔此生仰天长笑〕〔追随曹总混三国〕〔寂寂檀香晚生烟〕〔我真不是绝世天才〕〔大魔主〕〔娱乐超级奶爸〕〔一胎俩宝,老婆大〕〔一世独尊〕〔医鸣惊人:残王独〕〔永恒之门六界三道〕〔主角叫赵云柳如心〕〔赵云柳如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平行的生活 第4章,这个家把他赶出去了
    车子停在了迪木提家楼下。

    下了车,要送迪木提回家,迪木提牵着他的手说:“陪我走走吧。”孟然嗯了一声,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并肩走在小区的路上。

    绕着小区走了一圈,来到了一个小公园,两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初夏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孟然脱下西装外套披在迪木提身上。迪木提说了声谢谢,坐在椅子上看着月亮说:“能跟我讲一讲那个人的故事吗?就是你说的那个和我有着一样的眼睛一样的面容的那个人。”

    孟然看着月光下她的侧脸,抬起头看着月亮,缓缓的说:“你知道平行时空吗?”

    “平行时空?那是什么?”

    孟然笑了,解释道:“就是在不同的维度里有着一样的星球,星球上有着一样的人,他们长得一样,但是性格不同,有着不一样的故事。所以...”

    “所以她是平行时空的我吗?”迪木提看着孟然,孟然看着她反问道:“我说我是平行时空来的人,你信吗?”

    迪木提想了想,笑着摇摇头说:“我不相信什么平行时空,因为我第一次听说,所以我不能妄下结论。跟我说说她吧?”

    孟然抬起头看着那可最亮的天狼星说:“另一个时空里,她也是个明星。知性、美丽、落落大方...她是天上的天使,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那你们怎么在一起的?”

    孟然苦笑着说:“我们没有在一起过,至少现实中没有。一次事故,我被雷击中,陷入了一场梦中。梦里,我能通过玩游戏获得碎片,集齐碎片可以获得相应的奖励。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临时保镖成了一个有产业有身份的人。今天我们吃饭的地方在梦里也是我的产业。我和她在梦里在一起了。我替她挡住了攻击,她叫我奥特曼。我们经历了很多,我很爱她,就算最后在梦里我又多了两个女人,我还是最爱她。我带领球队拿下总决赛冠军之后向她求婚,她答应了。”

    “我们结婚了,有了幸福的家庭。梦里我的家人都很喜欢她,她的家人也喜欢我。我们甚至有了个可爱的宝宝。可是,随着现实中躺在病床上的我生命逐渐衰竭,这个梦也结束了。在我临死的时候,我见到了现实中的那个她。我跟她说奥特曼要回母星了,让她自己照顾好自己,我爱她。我知道她是现实中的人,我也只是想把梦里的感情交代清楚罢了。”

    “我拜托梦里得到的ai助手告诉她这个梦,我就从那个时空死掉,在这个时空醒来...这就是我的故事,也是她的故事。”

    迪木提看着抬头看着星空的孟然,轻声的叫了声:“奥特曼!”

    孟然迅速回头看着迪木提,迪木提对他笑着。孟然双手掩面,忍住所有的情绪说:“不,你不是她。请以后不要再说了。”

    迪木提抱住他,说:“好了。梦该醒了,一切都结束了不是吗?我相信你是从另一个时空来的人,但是梦醒了,你也告诉她了不是吗?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呢?”

    孟然轻轻推开她说:“我还想回到我的时空看看她,只要知道她过得好就好。我从未奢求过和她在一起,只是想见她一眼罢了...”,说完,擦了擦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嗨!我跟你说这个干嘛啊!你就当我有精神病就好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孟然牵着迪木提的手,哼着歌送她回家。

    “我哼着为你写过的每首歌,可能现在的你已经不记得,而我对你还是深深地爱着,又怎么能割舍...请原谅我对你伪装的冷漠,不是装的洒脱或想的太多,因为你让我懂最深的爱最沉默...”

    迪木提听着这首从来没有听过的歌,从旋律能听出来他好像很难过,有些心疼的问:“这首歌是你自己写的吗?”

    孟然摇摇头说:“不是啊,是苏笼写的。”

    “苏笼是谁啊?”

    “嗯?”孟然奇怪的看着迪木提问:“你连苏笼都不知道吗?他的歌很好听的。”

    迪木提摇摇头说:“没有啊,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孟然不相信的掏出手机搜索一下,发现真的没有这个人,而且不少歌曲都不存在。孟然想起来了,这个时空和那个时空不一样。因为这个原因一些原本是歌手的人可能从事着其他的工作。孟然一笑说:“看来这个时空还真是有意思啊!”

    “嗯?什么有意思啊?”

    “没什么!”

    “快说啦!不说咬你哦!”

    “听话,别闹。”

    “哼!”

    ......

    送迪木提回家,自己下楼靠在车上看着天上的星星。迪木提拉开窗户,冲他挥挥手。他看见了,也向她挥挥手,上车回了家。

    到家洗了澡睡觉。他现在没有梦境中的功法在身,就是个普通人,会累会困的普通人。梦中,狗蛋问孟然:“你就这么告诉她了?”

    孟然的意识回答:“没事儿,不会有人相信的。她要是打电话把我送进精神病院那就更好了。以后就可以离她远一点了。狗蛋...”

    “怎么了?”

    “你可以让我遗忘吗?”

    狗蛋一惊,问:“什么遗忘?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孟然好像突然明白了一样,说:“我想忘记那个梦,我想忘记热葩。那个世界没有我了,我回去也是个不存在的人,回去了或许某一天会死在某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你怎么了?”狗蛋很严肃的问孟然,因为它能感觉到孟然现在非常极端的反常。孟然摇摇头说:“我想学乐器,帮我吧。”

    狗蛋缓和了一下说:“这个可以,我会搜集所有乐器的教程都教给你,你最好还要找个专业的老师教你,这样快一些。”

    “嗯,我知道了。睡了,晚安狗蛋。”

    孟然意识消失,进入深度睡眠状态。狗蛋连接孟然的大脑,对他进行了一次探查后,确定孟然没有任何问题,狗蛋搜集乐器教程去了。

    起床,跑步、健身、洗漱,穿上一身新西装开车上班。

    今天路上有点堵,孟然倒也不在意,降下车窗吹着风,还挺舒服的。车流缓缓移动,可算是到了公司了。下了车,刚走进公司大门跟前台小妹打了个招呼,一扭头,迪木提手里拎着一件套着塑料包装的西装外套,调皮的对孟然说:“昨天晚上你的外套没拿,我给你洗了一一下,熨好了给你送过来了!”

    公司的员工和同事都看着这两个人,心里想的都是:妈耶!这两个人不会是在一起了吧!昨晚发生啥了呀!

    孟然接过西装外套,说了声谢谢,冲迪木提微微一笑,拿着衣服回到了办公室。迪木提看着孟然的背影,感觉到他和以前有一些不一样,高兴的回自己的休息室。很快孟然和迪木提之间有特殊关系的事儿传到了杨曦的耳朵里。

    不过杨曦很清楚这两个人的为人,迪木提还有可能芳心暗许,但是孟然是不会那么轻易的喜欢上她的,杨曦能感觉到孟然骨子里是个很傲很有主见的人,而且他好像还有很多的秘密。杨曦对此很是放心,不过还是让秘书跟所有人说清楚,这种谣言坚决不能传播,谁再造谣,直接开除!

    有了杨曦的介入,很快公司里的人都不再议论。其实大伙儿也没说什么坏话,只是觉得他们两个很般配而已。

    孟然来到办公室,今天老王有事儿请假,老赵还在外地,所以今天整个办公室只剩自己了。

    坐在电脑前闭着眼睛,狗蛋教着他吉他。其实孟然在自己的时空会弹吉他,在部队的时候还是学了的,只不过只会弹几首歌而已,要做到完全精通还是要多下功夫苦练的。狗蛋这么干教还是有点不适应,孟然起来去排练室向乐队的大哥借了把木吉他,坐在排练室向乐队的吉他手大哥请教。

    大哥也不藏私,很认真的指导孟然,很快孟然就能自己弹出自己想弹的和弦。吉他手大哥直夸孟然很有天赋。中午请乐队的大伙儿吃了顿饭,接到电话去机场接个演员来公司谈合作。好在这个演员没那么大名气,孟然和文成两个人很轻松的就接了出来。

    路过经纪人部,孟然敲敲门,拎着一袋子冰激凌走了进去。经纪人们看到了孟然,尤其是几个经纪人大姐,眼睛都冒光,心想这颜值,这身材,这要是出道一定要做他的经纪人!孟然给大家分了冰激凌说:“那啥,我就是过来学习学习,看看大伙儿是怎么工作的,没什么机密吧?”

    美凝姐拉着孟然到自己旁边坐下说:“没有,能有什么机密啊。你坐着听听也挺好的。”

    孟然冲大伙儿点点头,坐在椅子上很认真的听大伙儿做工作总结。没那么正式,大伙儿边吃着冰激凌边做数据分析和整理。孟然看着美凝姐笔记本电脑上的数据,有点头疼,又觉得挺有意思的。

    工作总结结束,大伙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各忙各的,几个经纪人还有工作就跟孟然打了招呼先行离开。孟然问美凝姐经纪人好考吗?美凝姐愣了下,说:“你想考经纪人啊?”

    “没有,就是觉得挺有意思的。”

    美凝姐盯着孟然看了看,从自己办公桌的柜子里找到几本书,拍了拍上面的浮灰,递给孟然说:“这是学习资料还有我做的笔记,你可以拿回去看看。教材的话每年都有更新,但是都是大同小异的,你回去研究研究。”

    “成,谢谢您了。抽空请您吃饭。”

    跟大伙儿告别,孟然拿着书回到办公司,打开之后疯狂的吸取知识。

    一天又这么过去了,孟然很难受。这一天天的太无聊了,天天坐办公室这身子都快生锈了。没办法只能晚上回家夜跑加练。

    回家的时候路过乐器店,买了吉他和一架还不错的电子琴。电子琴放在家里,吉他放车里拿公司用。跑完步回家看书。美凝姐的学习资料和笔记还是很详细的,买了套教材学习起来还是挺简单的。

    到相关网站上注册登记,报名参加考试。六月份考试,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应该够用。

    w时空。

    热葩听着手机里孟然翻唱的歌,那个梦一遍遍的在脑中浮现。因为这场梦,她心神不宁了很久。不少工作都因为这个推了。梦里的她真的是她,梦里的孟然却很不真实。如果不是见了孟然的最后一面,她可能真的当成了一场梦。

    孟然最后的那句:“奥特曼要回母星了,自己照顾好自己...”每每回想起来都那么心疼。

    这天,热葩拿着孟然的一张照片,搭乘飞机来到了黑省某市。下了飞机打了个车到了一个村子,在村民的帮助下来到了一座大山里。山里的入门立着两块牌子,上面红色的漆喷着:军事禁区,请勿靠近!

    热葩谢过村民,背着包进了山。

    距离山脚下三百米的树林里,两个脸上涂满油彩的军人穿着吉利服趴在地上握着枪,透过瞄准镜看向正往前走的热葩。狙击手的手指搭在扳机上,小声的汇报:“虎穴虎穴,这里是岗哨白狐小组,我处发现一女性目标上山。戴着帽子和口罩,身后背着背包,请指示。”

    没多久,虎穴回复:“白狐小组,待目标走近后前去查看,完毕。”

    热葩走到附近,白狐小组的两个人咳嗽两声,端着枪站了起来。热葩吓了一跳,赶紧后退几步。领头的敬了个礼说:“同志你好,这里是军事禁区,是不可以进入的,请你出示证件配合调查!”

    热葩平复了一下心情,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怯生生的说:“那个...我到部队找人...你们是这个部队的吗?”

    领头的军人收枪接过身份证仔细对照了一下,说:“你是那个女明星热葩?麻烦摘下帽子和口罩。”

    热葩照做,领头的军人看到脸之后一愣,还真是本人。说了句稍等,转过身呼叫道:“虎穴虎穴,这里是白狐小组。目标身份确认,系女演员热葩。她说到部队找人,请指示,完毕。”

    特侦连值班室里,一排长和排副互相看看,排长说了句稍等,赶紧让排副去找连长和指导员。

    排副把事情跟连长、指导员一说,指导员说:“只有她自己没有机器拍摄的话,带她过来吧。看看这个大明星找咱们有什么事儿。”连长戴上军帽,说:“走,咱们一快看看去。”

    “白狐小组,这里是虎穴,带她回来,完毕。”

    “白狐小组收到,完毕。”

    两个人带着热葩来到了连部。指导员敬礼说:“您好热葩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儿?”

    热葩拉开包,旁边的战士们全都警戒起来。热葩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指导员说:“我找他...准确的说,我在寻找他的故事。”

    指导员接过照片看了一眼,眉头一皱,递给了连长。连长接过来看了看,一脸警惕的盯着热葩问:“你和他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找他,为什么要知道他的事情。”

    热葩忍住要哭出来的情绪,平复了一下说:“他已经不在了。我们...算是朋友吧。我见了他最后一面,所以我想知道他的故事。”

    指导员和连长吃惊的看了眼对方,指导员有些难过的问:“他不在了?怎么不在了?”

    “他是因为意外离开的。被雷击中,在医院抢救了很久最后还是离开了。他在病床上失去意识的时候叫了我的名字,医护人员联系了我的经纪人,我当时有工作,等我忙完了过去医院的时候,正好见到了他最后一面。他对我来说算是很重要的人吧。我想知道他的事情,如果可以,我想找到他的家人,告诉他们这件事情。”热葩擦着泪,很难过,那种喘不上来气的感觉加深了很多。

    连长一脚踹在旁边的大树上,看向一边黑着张脸不说话。指导员拍了拍连长的肩膀让他别难过,请热葩去了连部。

    连长偷偷擦了眼泪,让白狐小组回去继续潜伏,跟上指导员回了连部。

    回去潜伏的路上,观察手问道:“张哥,那个人是谁啊?怎么连长还能掉眼泪啊?”

    狙击手红着眼眶瞪着眼睛一脸不悦的说:“不该知道的别瞎打听!换岗之后加练一个一万米!”

    “是!”观察手一脸委屈的趴在潜伏位。

    连长办公室里,连长和指导员都没说话,热葩也没说话。办公室里的气氛很压抑。指导员给热葩倒了杯水,开口道:“不好意思热葩小姐,孟然的离开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我们很难过。我先介绍一下他吧,不过他在部队的一些情况涉密,希望不要泄露出去。”

    热葩点点头,保证不会泄密。

    指导员叹了口气说:“孟然是个孤儿,也是个天才,被逼出来的天才。上初中的时候为了给福利院省钱,拼命的学习参加考试跳级,就是为了尽快结束学业,结果十六岁就参加高考考上了大学。他没去大学,选择了当兵。原因就是十六岁他不能出去打工,没办法赚钱养活自己上大学。他想当两年兵,这样退伍之后十八岁了就可以找工作了。”

    “来到我连后,能力非常突出,军事技能优秀。服役四年的时间里,带领连队获得了全军篮球赛的冠军。服役期间获得多次优秀士兵称号,荣获两次三等功和一次二等功。一次行动的时候,队伍遭到埋伏,他的观察手牺牲。他私自越境追杀凶手,犯了大忌,回来之后就把他送到了军事法庭。”

    “在连里和团里的力保下,开除军籍离开部队。从情感上来说,他有种!全连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不佩服的!但是从法理来说,他错的一塌糊涂!唉...我们也觉得很可惜。毕竟这里是除了福利院以外他的第二个家,也是他最喜欢的家。”

    “可是...”热葩难过的哭着说:“可是这个家把他赶出去了...呜呜呜...”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