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她在陆爷心头纵了〕〔周晴雪暮辰逸〕〔飞虎战神〕〔一拳战神〕〔洪荒之彼岸冥河〕〔王者战神江南林若〕〔想死太难了〕〔这个刺客有毛病〕〔都市超级修仙人〕〔天下狂医张铭〕〔张铭林晚星〕〔江宁林雨真的〕〔穿梭诸天的军火狂〕〔极品赘婿肖宇〕〔逆流诸天〕〔江宁林雨真〕〔娇宠甜妻闹翻天〕〔一切从众生世界开〕〔一世独尊〕〔乡村种田之祖宗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平行的生活 第7章,写网文的啪啪打脸
    清早,孟然抓了把糖果塞进兜里,拎着行李箱上了车,送宁溪上班,把车停好把车钥匙交给宁溪说:“这几天回不来,你上下班也不方便,车就给你开了,注意安全。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就行。”宁溪接过钥匙乖巧的点头,孟然拎着行李箱戴上墨镜拦了辆出租车去了迪木提的家里。

    楼下,孟然跟公司保姆车的司机大哥道了声早安,拉开保姆车后备箱,把自己的行李箱放了进去。整理了一下衣服上了楼。

    迪木提昨晚睡得挺早的,早上又早早起床梳洗完整理自己的东西。孟然输入密码敲了敲门,拉开门进了屋。屋子里依旧乱七八糟,孟然进门脱下西装外套挽起衬衫袖子就开始收拾,所有衣服根据材质分开放好,方便清洗。扫地、拖地,顺便还擦了客厅里的桌椅。

    收拾完一切,坐在沙发上看着迪木提,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个热葩的分身要是有梦境里热葩的一半省心就好了。

    没一会儿,服装师和妆发师到了。孟然检查了水电煤气,确定没问题了拎着迪木提的行李箱下了楼。

    箱子装进车里,车子开往珠宝发布会现场。凯达购物中心,滨城有些规模的大型购物中心,有多家欧美和东南亚品牌入驻,是滨城最火爆的购物中心之一。

    跟安保集团的各位联系了一下,下车戴好设备,车子车头冲着墙停下。司机下车之前拉下了前挡风玻璃上的遮光帘,所有保镖背对着车站好。迪木提在服装师和妆发师的帮助下穿上淡蓝色连衣裙,化好妆下了车。

    孟然带着保镖们护送迪木提到了现场。今天是工作日,购物中心原本没有那么多人,不过听说迪木提要来,不少粉丝翘班,甚至翘课前来围观打卡。声音温柔,身体强硬的分开众人带着迪木提到了后台,品牌方给迪木提戴上珠宝首饰。孟然跟现场安保总负责人碰了一下,和品牌方对接工作,时间差不多了,主持人登台开始了这次发布会。

    就那么突然想起了梦境中热葩的那场发布会,有个男人突然窜上来向热葩求婚,场面一度巨尴尬,而且热葩还被吓得躲在孟然身后瑟瑟发抖。想到这里,孟然用无线电通知大家一定注意不要让不认识的人冲上台,大伙儿也都提起了十二分精神。

    好在这次没什么人捣乱,说说笑笑跟粉丝互动互动结束了这次活动。回到车上,迪木提也不想换衣服了,怪累的,而且这衣服挺好看的,就这么穿着吧。

    车子开到了高铁站,大伙儿下了车拎着行李箱扫码进行人脸识别,过了安检后,进了站。

    大厅的角落,迪木提跟妆发师还有服装师坐在椅子上,孟然站在一旁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情况。好在迪木提伪装的好,没有被粉丝发现,没一会儿检票进站上了车。

    特等座车厢,放好行李箱,迪木提和孟然坐在一起,妆发师和服装师坐在后面。迪木提熟练的放平座椅,半躺着看着外面的风景。孟然坐在座位上心里就两个字,舒服!不管是在那个时空还是这个时空,自己从来都是二等座,很少有一等座的时候。特等座还是第一次。不过梦境中的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很淡定的坐在座位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当天的报纸。

    老话说,当一个人专注在一件事上的时候是最帅的,现在专注看报纸的孟然就是最帅的。

    一个长相甜美的乘务员红着脸害羞的递给孟然一张纸条,上面是她的联系方式。孟然收下冲她一笑,顺便要了两瓶水。乘务员赶紧拿水过来,孟然接过来,说了声谢谢,拧开其中一瓶的瓶盖又轻轻拧好放到迪木提那里,拧开另一瓶自己喝了一口,拧上瓶盖继续低头看报纸。乘务员看了看戴着口罩看外面风景的迪木提有点吃醋。迪木提拿过水轻轻拧开瓶盖拉下口罩喝水的瞬间,乘务员傻眼了,竟然是当红小花旦迪木提!随即她又看了看孟然,两个人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但是应该也没那么简单。乘务员索性不想了,转身离开忙活自己的工作去了。

    乘务员刚走,迪木提头也不回的朝孟然伸出手,说:“给我。”

    “什么?”孟然不知道她想要什么就随口问了一句。迪木提回头看着他说:“别装傻,她给你的小纸条我看到了。”

    孟然笑了,调侃道:“人家给我的,我为什么要给你啊?”

    迪木提撅着嘴不高兴的说:“我不管!我的经纪人在工作时间不能被别人搭讪!”

    孟然从上衣内兜里掏出纸条,交给迪木提,拿起了报纸看着上面的新闻说:“吃醋就吃醋,找什么其他理由,以后直接跟我说就好了。”

    一句调侃让迪木提的脸一下就红了,她把纸条扔给孟然,扭脸看向窗外,紧张的说:“我才没吃醋呢!想什么呢你!”

    孟然合上报纸捡起纸条,打开看了下上面的联系方式,回忆了一下,说:“还挺不错的,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人还挺好的,可以考虑。”

    迪木提坐起来抢过纸条,想揣到自己的兜里,但是她穿的是裙子,没有兜。她把纸条团成团,握在手里,有些生气的说:“考虑什么考虑!你敢考虑我就...我就咬你!”

    孟然被迪木提这个样子逗笑了,从兜里掏出一块薄荷糖,撕开包装拉下她的口罩把糖塞进她的嘴里。从她手中拿过那个纸团起身和糖纸一起扔进垃圾桶里,回来坐好说:“这样可以了吧,真拿你没办法。”

    迪木提吃着糖看着窗外的风景,心里和嘴里的糖一样,甜丝丝的。

    后座的妆发师和服装师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没说话,心想,就当看不见吧。

    用手机看完了一部电影,高铁也快到站了,四个人起来拿好行李箱下了车。

    外面,公司雇好的保姆车早已等候多时。上了车,直奔省台。经过检查和核实,车子开进了省台。省台的化妆室里,迪木提换了身还算正式的休闲装,换了个妆容走进了录影棚。台下坐满了观众,孟然在舞台边跟导演组的大伙儿对接了一下,坐在导演组旁边看着。

    整体录制结束,补录了几个镜头和观众的反映,正式结束录制。

    离开省台,天都黑了。大伙儿上了车赶往机场,从奉天飞到了燕京。下了飞机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去了酒店办理了入住,可算是能休息了。

    孟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困成狗了还是打开笔记本电脑写着工作记录和总结,全部写完直接趴在笔记本电脑上睡着了,他实在是撑不住了。

    一大早,迪木提推开了孟然的房门来叫他起床。早上给他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人接,当然要亲自过来看看了,最主要的是看他怎么出糗的。迪木提还记的前几天睡过头被孟然抓包的尴尬瞬间,她可是很记仇的!

    孟然穿着衣服趴在电脑桌上,呼呼大睡。迪木提看了眼孟然,他的脸压在了键盘上,导致屏幕上全都是一堆乱码。迪木提掏出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轻轻的抽出笔记本电脑,往上翻看着。看到孟然写了五千多字的工作总结和记录,迪木提真心觉得很不容易,能写的这么详细,一定是做了很多的功课。几个写网文的作者被啪啪打脸,自己日码两千就很不容易了,人家随便一个工作总结和记录都五千多,真的是自愧不如啊!

    迪木提保存了文档,推醒了孟然。正在做梦和热葩在一起散步的孟然揉了揉眼睛,看了眼迪木提,搂到怀里,慵懒的说:“热葩,我好想你啊...”

    迪木提在孟然的怀里红着脸小声的说:“孟然,我是...我是迪木提...”

    迪木提?孟然听到这三个字很快清醒过来,赶紧和她分开揉了揉眼睛拍了拍脸,道歉说:“不好意思,我睡傻了,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儿...我就是来看看你。我们该出门了。”

    孟然看了看迪木提,她已经穿好了碎花长裙,而且也做好了妆发,只不过被他这么一抱,头发有点乱。

    孟然给她理好头发,说了声稍等,拿着新西装去卫生间洗漱,换好衣服出来,带着迪木提出门。车上,妆发师给迪木提重新梳理头发,还补了下妆,眼神暧昧的看着孟然。进到孟然房间之前头发没有乱,妆也是好的,从房间出来头发就乱了,虽然有整理过,但还是能看出来是匆忙之间整理的,妆发师不由得对两个人在房间里做了什么感到好奇。看着一脸平静的孟然,妆发师心想,这家伙还挺会演戏的,装,接着装,迪木提的脸都红成啥样了当我们瞎啊!

    到了发布会现场,孟然和影院的保安护送迪木提到了巨幕厅。在迪木提出现的一刹那,全场沸腾,大家挥动着应援条幅和迪木提的照片板,一瞬间孟然以为自己回到了梦境中热葩的电影发布会。

    迪木提在台上跟大家打招呼,跟剧组的导演、编剧们还有主演们一起介绍这部新电影。孟然在一旁警惕的盯着,同时回忆着梦境中的事情。

    随着主持人的一句下次再见,发布会正式落下帷幕。孟然和影院保安赶紧先送迪木提上车,上了车赶往下一个行程......

    w时空。

    热葩根据指导员给的资料上的地址找到了这里,一个和她梦里梦见的一模一样的地方,滨城育仁儿童福利院。

    轻轻的拍了拍门,一个中年女人从里面出来,隔着门问:“您好,您有什么事儿吗?”

    热葩看着这个梦里出现的人站在眼前,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很快回道:“您好,请问您是宫院长吗?”

    宫院长诧异的看着眼前捂得严实的女人,心想她怎么认识我的,我不认识她啊!宫院长点点头说:“我是,您是哪位?”

    热葩摘下口罩和墨镜,冲宫院长笑了下说:“我是演员热葩,我有些事情想问问您。”

    “哎呀!原来是你啊,这么一看真漂亮,比在电视里还漂亮。快请进快请进。”宫院长高兴的打开大门,请热葩进来。

    院长办公室里,宫院长给热葩倒了杯水,说:“我们这个小地方也没什么好茶叶和咖啡,喝点水喝点水。”

    “谢谢,您别忙活了,那个...我这次来是想问问孟然的事情的。”

    宫院长坐在热葩对面,愣了下,她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大明星认识孟然。热葩以为宫院长不记得了,从兜里掏出手机,解锁之后给宫院长看着照片,说:“就是他,他在部队的指导员给了我您这里的地址,所以我找了过来。”

    宫院长看着手机里长大的孟然,又看了看热葩,有些紧张的问道:“热葩小姐,小然是个好孩子,他要是犯了什么错或者得罪您了,您可一定别往心里去,他肯定不是诚心故意的。”

    宫院长把热葩当成来兴师问罪的,赶紧说好话。热巴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说:“您误会了,我来不是因为这个,我来是想知道孟然的一些事情,比如他父母的信息或者他的一些出生证明之类的。”

    宫院长越来越不解的看着热葩,心想,你上门问这个干嘛?宫院长小心的说:“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热葩只能说实话:“孟然前段时间因为意外离世了,我想找到他的父母,告诉他们这个事情,而且我也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让他成为孤儿。”

    听到孟然离世的消息,宫院长先是一愣,接着大哭。热葩本来压抑的很好的情绪被宫院长的大哭引了出来,她从包里拿出面巾纸递给宫院长,自己也跟着落泪。

    哭了很久,宫院长慢慢平复下来,问热葩后事处理的怎么样,听到热葩说已经入土为安了,宫院长的心情平复了许多,问了墓地的地址,准备找时间去看看。热葩又一次提起孟然被遗弃时候的事情,宫院长回忆着说:“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三月中旬,那时候我刚接手这个福利院没多久,很多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很累很累。”

    “那天晚上我从外面回来就看到门口有一个箱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床棉被,里面是包裹着很好的孟然。对方留下了一封信和一百元,还有一个出生证明,在什么都没有留下。”

    “信上写着孟然出生之后没什么反应,不哭不闹只知道睡觉,医生说可能有问题,因为做检查需要一笔费用,他的父母是外来打工的,没那么多钱,就没有做检查。他们怕孩子以后有问题会拖累这个家庭,再加上孟然是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当时的政策不允许多生,所以他们把孩子放在了这里,让我们照顾好孩子。信上只说了孩子的老家是齐鲁易水的。”

    热葩从包里拿出笔和本子,把重要的信息记录下来,问宫院长:“那孟然真的有问题吗?而且他自己知道这些吗?他没有回去找过家人吗?”

    宫院长摇摇头说:“他怎么可能有问题,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小然小时候就是个闷葫芦,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起初我们也以为他真的有问题,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他一点问题都没有,健康得很。小然上初中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些,他没提过找家人的事情,可能他本能的抗拒吧,至少他从来不跟我们说。这孩子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时不时的还带孩子们出去玩。怎么好人都没好报呢...”宫院长说完又伏案大哭。

    热葩安慰着宫院长,回想起梦境中对家人那么好的孟然,明白了在孟然心中,家人还是很重要的。只不过现实中的他始终压抑着那份感情,至少在梦境中,有家人的陪伴,他是幸福的,虽然只是一场梦。

    安抚好宫院长,热葩用网银给宫院长的福利院转了十万元,告别宫院长离开了福利院。

    “喂?”

    “热葩,赶紧回来吧,剧组等你好久了,再不回来导演该发飙了!”接到经纪人的电话,热葩看了看本子上的地址,犹豫了很久,叹了口气,回道:“我知道了,我今晚的飞机回剧组。代我向导演表示歉意。”

    挂断电话,热葩回到酒店拿着自己的箱子办理了退房,去了机场准备离开了滨城。为了孟然的事情忙了很久很久,连剧组的工作都耽搁了。坐在机场的休息室里,她给孟然的指导员拨去了电话,问指导员能不能帮忙查一下二十多年前齐鲁易水符合标准的人。指导员沉默了会儿说:“我会尽全力帮你,但是你要先做好心理准备,找不到的可能性很大,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而且那个年代没有电脑联网系统可供查询。”

    “恩,我知道。不管最后什么结果,我们尽全力了,我们努力了,我就不后悔。如果什么都没做就退缩了,我永远无法原谅自己。”热葩坚定的说着。电话那头的指导员愣了一下,回过神对热葩说:“你跟孟然那小子一样,都是这种全力以赴不后悔的性格。如果那小子还活着,你俩一定很般配。先不跟你说了,我们要训练了,你说的事情我会帮你的,不管有没有结果我都会联系你的,再见。”

    挂了电话,热葩不知道为什么,眼前浮现出了梦境中孟然的笑脸和他临终前的那一抹苦笑,很心酸,也很无奈......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开局地摊卖大力〕〔我不可能是剑神〕〔这个诅咒太棒了〕〔魔临〕〔文明之万界领主〕〔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洪荒太浩〕〔长夜余火〕〔我有一座恐怖屋〕〔在恋爱综艺吃瓜〕〔重生后我靠捡垃圾〕〔等一个我们〕〔冰河下的庇护所世〕〔重生从收智商税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