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孙猴子是我师弟〕〔神医佳婿〕〔万古最强赘婿〕〔崛起〕〔女神的上门狂婿陈〕〔顾少,你老婆又带〕〔陈华杨紫曦〕〔超武女婿黎南杨小〕〔黎南方清甜〕〔黎南杨小丽〕〔绝代神婿〕〔我不想继承万亿家〕〔阮苏薄行止〕〔重生之传奇农夫〕〔王康〕〔八零宠婚:甜妻太〕〔攻占修仙界〕〔我的爷爷是富豪〕〔重生王者归来〕〔天价彩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平行的生活 第11章,要么共情要么是真的
    第二天一早,孟然被芸龙的电话吵醒。半睡半醒之间,隐约听芸龙兴奋的说什么全网收听次数两亿次了。孟然敷衍的说了句知道了,挂断了电话继续睡。

    芸龙也不生气,正好要去拍摄,就先忙活他的去了。

    晚上,芸龙请乐队的大伙儿和迪木提、孟然一起去吃了顿饭。席间,芸龙和乐队的大伙儿一个劲儿的给孟然敬酒。芸龙就不用说了,孟然的第一首歌那么火,第二首歌也火的一塌糊涂,这得赶紧抱紧大腿啊!更何况这次的歌里还有芸龙的一半,芸龙也跟着又火了一把。乐队就更不用说了,第一首歌之后他们乐队就小火了一把,第二首一出,乐队的知名度越来越高。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也都吃好喝好的散了。芸龙叫来经纪人开车接自己和乐队的大伙儿。迪木提扶着孟然上了孟然的车,她没喝酒,上了驾驶座开着车送孟然回家。可是车子上了路她才发现自己好像不知道孟然家在哪。把车停下叫了他好几遍,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想了想,迪木提做了决定,她开着孟然的车回到了自己家。

    扶着孟然跌跌撞撞的到沙发上,把次卧收拾干净,又费劲的把孟然扛到床上。迪木提累的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心想,幸亏孟然喝醉之后不耍酒疯不乱吐,不然那可真是没法收拾了。

    迪木提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擦着头发过来看看孟然。孟然蜷缩成一团,身上有些颤抖。迪木提把手放在孟然的额头上探了一下,不发烧啊?那为什么会发抖呢?迪木提把毯子盖在他身上,离开了房间回去睡觉。

    梦里,孟然回到了自己的时空,见到了热葩。他以为最起码会得到一个拥抱或者微笑,结果被热葩当成了流氓狠狠地推开,甚至反手给了自己一耳光。梦境一黑,远处有一道光。孟然冲着那道光奔跑,穿过了那道光,看到了自己的坟墓和一部手机。打开手机,里面是孟然翻唱的那首歌,翻过手机,后面贴着一张纸条写着:别再来烦我了!看到这几个字,孟然心如死灰,重重的落入黑暗中,那道光越来越远,孟然一点点和黑暗融为一体...

    猛地睁开双眼,一脸失落的看着房顶,长长的叹了口气,感受着加速的心跳,翻了个身。床上,迪木提躺在他旁边,一只手支着自己的小脑袋看着孟然。看到这张和热葩一样的脸,孟然心里五味杂陈。迪木提笑着对他说:“早上好呀!奥特曼先生。”

    孟然心头一震,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抱着,默默地流着泪。

    听到孟然抽泣的声音,想要挣脱开的迪木提放弃了挣扎,她抱着孟然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孟然轻轻的鼾声,迪木提知道他又睡着了。她想跟孟然分开,没想到孟然死死的抱着她让她无法分开。

    迪木提试了几次没什么用,索性眼睛一闭也跟着睡了起来。

    睡够了的孟然睁开眼睛,看着怀里的迪木提,心酸的盯着她看。脑海中全都是与梦境中热葩的幸福时光。

    迪木提往孟然的怀里蹭了蹭,舒服的哼唧两声,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孟然说:“你醒了啊?睡得还好吗?”孟然强颜欢笑的指着t恤胸口上迪木提的口水印说:“我还好,就是你的口水把衣服浸湿了...”

    “哎呀!”迪木提赶紧起身捂着脸不敢见人。孟然坐起来拿开她捂着脸的手,苦笑着说:“对不起,我好像又冒犯你了。我...”

    “我知道你心里很不舒服,我也没怪过你呀!对了,你昨晚缩成一团还发抖,是病了吗还是怎么了?”

    想起那个梦里的场景,孟然失落的说:“没什么,做了个对我来说很可怕的梦。没关系,都过去了。你叫我奥特曼,我不小心把你当成了热葩。对不起啊。”

    迪木提下了床,撅着嘴不高兴的说:“都说了没关系了,你跟我不用那么客气的。以后我不叫你奥特曼了,你要是想她了就告诉我。我和她长得一样,你跟我说,她也会听到的。”

    孟然下床站在她的对面,捧着她的脸,慢慢的靠近她。迪木提慢慢闭上了双眼...

    看着闭着双眼紧张的睫毛狂抖的迪木提,孟然贴在她的耳边,温柔的说:“别闹,我有点饿了,你应该也饿了吧,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啊?”

    迪木提再次用手捂着脸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说:“你做什么我都吃,你快出去让我自己缓一下...”

    孟然转身离开房间去了厨房,拉开冰箱门,里面只有鸡蛋和一些零食、酸奶。好吧,那就做蛋炒饭吧。淘米,下锅焖米饭。迪木提红着脸拿着围裙搂着孟然的腰给系上,去餐桌坐下用手机拍着在厨房忙碌的孟然。

    等了二十多分钟,米饭出锅了。盛出来打散放到冰箱里稍微冰一下,拿出鸡蛋搅好。点火,倒油,油温差不多了把搅好的鸡蛋放进去,从冰箱里拿出米饭下锅,改大火快速翻炒。差不多了,淋上了酱油,最后在翻炒几下,酱油蛋炒饭出锅了。

    端着蛋炒饭放在餐桌上,迪木提闻到香味肚子早就咕咕叫了。拿着勺子递给迪木提,两个人开动。或许是孟然做的太好吃,又或许是两个人确实都饿了,一锅蛋炒饭两个人全都吃完了。

    迪木提揉着肚子瘫坐在椅子上,慵懒的说:“不行了,真的太好吃了...嗝...以后你不要做饭了,我会吃胖的...嗝...”

    孟然靠在椅子上,虽然没像迪木提那样吃乏了,但确实也吃了不少。看着一点形象都没有瘫坐在椅子上打嗝的迪木提,孟然提醒她说:“注意形象,你可是女明星啊。”

    “嗝...不要跟我说话...嗝...休息在家没有形...嗝...象...”

    孟然起身把碗筷放进水槽,接水洗碗,顺便把锅刷干净。擦干净手从厨房出来,迪木提已经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了。孟然看了下时间,觉得再待下去有些不太好,跟迪木提说:“小提,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了。”

    迪木提赶紧从沙发上起来抓着孟然的手,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说:“别走好不好,我自己在家不知道干嘛...”

    “那我在这里你就知道你要干嘛了?”孟然有些哭笑不得。迪木提没说话,就是抓着他不让他走。看着迪木提这个样子,孟然掐了下她的脸蛋,说:“好了,你好好休息几天,等过几天忙了就没时间休息了。这几天我还要帮你整理通告和工作。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会第一时间过来的。”

    迪木提有些闷闷不乐的的点点头,孟然穿好鞋,拿上车钥匙和手机,看着迪木提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低下头刮了下她的小鼻子,离开了迪木提的家。

    开着车没有回家,去了海边。戴着墨镜坐在沙滩上看着大海和翱翔在天上的海鸥,听着沙沙的海浪声,想着梦境中的美好和对自己时空的回忆。

    夕阳西下,孟然拿着手机录下太阳落下的视频,看着日落,轻轻的唱着:“有一天晚上,梦一场,你白发苍苍说带我流浪。我还是没犹豫,就随你去天堂...不管能怎样,我能陪你到天亮...”

    视频结束,天也快黑了。用视频发了个朋友圈,配文:我好想你。

    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沙子,开车离开了海边回家。

    看到孟然朋友圈的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们都表示孟然清唱的歌很好听。宁溪看到后心里很失落,也有些难过,因为肯定不是写给她的。提亚尔看到后很开心,她以为那句我好想你是写给她的。只有迪木提知道孟然那句我好想你是说给谁的,再结合他清唱的歌,迪木提的心里有些心疼孟然。

    她之前以为孟然有精神病,有妄想症。他说的什么平行时空都是他幻想出来的。迪木提对他只有可怜和同情。后来两个人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深入了解后发现,完全不是这样的。孟然很正常,正常的让迪木提经常怀疑他说的万一是真的呢?万一真的有平行时空呢?到后来迪木提也就选择相信孟然了,而且时不时的也会找一些有关平行时空的书籍来看。而她自己清楚,当她相信孟然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

    回到家,孟然躺在沙发上,闭上了双眼...

    w时空。

    “啪!”

    导演把剧本狠狠的摔在桌上,对热葩吼道:“你要是能拍,就把戏给我拍好,不能拍就赶紧滚蛋!”

    热葩死死的盯着导演的眼睛,倔脾气上来了,生气的说了句:“我不拍了!”转身出去到服装部换好衣服离开了剧组,回酒店收拾自己的东西去了滨城。等经纪人接到剧组通知的时候,热葩已经上了去往滨城的飞机。

    下了飞机,热葩跟前来接机的朋友拥抱了一下,上了朋友的车。

    路上,朋友看着脸色不好的热葩,开口问道:“怎么了亲爱的,脸色这么不好,不就是跟导演吵架吗,消消气,犯不上。对了,前段时间这边新开了一家海鲜火锅店不错,要不要去试一试啊?”

    热葩看着朋友,疲倦的说:“诗绮,火锅之后再吃把,先去你的工作室吧,我有事情很重要的事情想问你。”

    诗绮点点头,开向自己的工作室。作为热葩的好朋友,她很少见到热葩这么认真的说一件事情。她是心理医生,热葩选择去她的工作室,那应该是有什么心理问题要跟自己说。诗绮暗暗发誓,不管怎么样她都会尽全力帮助热葩。

    到了诗绮的工作室,热葩把工作用的手机关机,把自己手机的手机卡换成另一张新卡。忙完这一切,坐在诗绮的沙发上,面对着诗绮,非常认真的说:“诗绮,我好像撞邪了...”

    “哈?”诗绮原本以为是心理问题,结果热葩来了句撞邪了让她丝毫没有防备。不过到底是心理医生,诗绮很快平复了一下,问她:“你为什么这么说?”

    热葩叹了口气说:“前段时间我的经纪人接到了一通电话,是滨城医院打过去的。说有一个病人遭到雷击,情况十分不稳定,他在昏迷之前喊了我的名字。医院的意思是问我能不能去看他一眼,算是了结他的一个心愿。经纪人想可能是我的粉丝,就跟我说了这个事情。当时虽然挺忙的,但我觉得既然是粉丝还是要去看一下。等我忙完了我就去了。结果...”

    “结果怎么了?”

    “结果等我去的时候,见到了他,他看到我之后说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就死了...”

    “什么莫名其妙的话?”诗绮戴上了眼镜,拿着笔和本非常专业的做着记录。

    热葩回想了一下,说:“他见到之后,跟我说我的眼睛很好看。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他看着我就流泪了,跟我说奥特曼要回母星了,要我自己照顾好自己,最后还说他爱我。等他说完他就离开了。”

    诗绮心想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不过还是快速记录下来,接着问:“之后呢?之后你就撞邪了?”

    “他走了之后我就在哭,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想哭...”

    “可能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生命的在自己眼前流逝有些激动吧。这个很好解释的。”

    “我起初也是这么想的。当晚我做了个梦。梦里他是我的保镖,一次次的保护着我,我叫他奥特曼。我很喜欢他,他也很喜欢我。他为我做了很多事情让我很感动,最后我们走在了一起。我见了他的家人和他的父母,他见了我的父母,还为我学了wei语。在梦里他是电竞选手,也是个篮球高手,带领梦里的紫金勇士队拿下了总冠军,在拿到总冠军之后,他向我求婚,我答应了。之后我们还有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宝宝,梦就到此结束了”

    诗绮傻眼了,彻底傻眼了。听热葩说完,她的脑海中浮现一个病症:人格障碍。她赶紧说道:“热葩,你不会因为亲眼看到一个生命的离去而产生人格障碍了吧!”

    热葩没说话,从包里拿出孟然的照片和军功章放到桌上,推给诗绮,说:“他是个孤儿,我找到了他的部队,他的指导员向我介绍了他的事情,而且我还去他从小长大的福利院问过,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人,和梦里的他一样好的好人。”

    诗绮看着孟然的照片和军功章,心想就算是真的,但热葩的状态不对,有问题的是热葩。

    “最主要的是,这个...”热葩掏出手机给诗绮播放着手机里孟然在梦境翻唱的《突然好想你》。诗绮从头听到尾,咬着笔回味着,评价说:“声音很磁性,很好听。这歌有什么问题吗?”

    “这首歌是在梦里的时候,他翻唱的。”

    “啪嗒”诗绮的笔掉在了地上。

    “咔嚓”一声,打雷了,接着下起了大雨。

    虽然工作室灯火通明,但是诗绮莫名的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她吓得有些发抖,四下看看,恐惧的说:“热葩,你别说了,我有点害怕。不会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热葩收起手机,对诗绮说:“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来滨城找你的。最近不管在剧组拍戏还是其他的行程,我都能莫名的想起他,跟在梦里的我一样想他。我一开始也以为过几天就好了,但是越来越严重。他就好像幽灵一样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一直存在,挥之不去。而且一想到他在梦里对我那么好,再想到他的离开,我的心很疼,而且有种很强烈的喘不上气的感觉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心内科看一下,是不是我的心脏有什么问题。”

    诗绮揉了揉有些头疼的脑袋,站起来拿起记号笔在白板上梳理着热葩说的话。一边写,一边皱着眉从里面找到几种可能性,最后白板被密密麻麻写满了,换成用本子写。十六开的纸正反面写了五页,诗绮放下笔靠在沙发上轻揉太阳穴,得出了两个结论:“要么,你就是和他共情了,要么,你说的都是真的。”

    诗绮站起来擦干净白板,用笔在上面写着关系,说:“那个梦是那个人昏迷的时候做的梦,是他最美好的愿望。他是个孤儿,所以梦里他有家人。他没有什么,或者缺少什么,梦里相对应的就会有什么,这也正好说明你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梦里。”

    “在梦里他对你很好,是因为现实中得不到你。也就是说这都是你的那位粉丝yy出来的。你会有这种感觉,是因为你跟他共情了。共情也称为神入,你就像他在梦里感受的那样去感受他的痛苦和快乐,也就是说你成了他。你体会到了他体会的一切,所以...”

    热葩打断了她说:“你说的都有道理,但是你先解释一下那首歌。一切好像都能解释得通,但是那首歌是完全解释不通的。”

    一句话让诗绮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诗绮也头疼,是啊,就算是共情,就算那个梦是他的yy幻想,但是那首歌解释不通啊!诗绮也真是拼了,继续写着各种可能性,连外星人这种脑洞大开的设定都想出来了。别说,脑洞一开,诗绮还真有了点什么别的想法,只不过她自己都觉得太离谱,没好意思跟热葩说。

    算了,这个问题还是自己研究吧!诗绮放下笔,给热葩做了一个全面的心理测试,看着结果,热葩除了有些抑郁,别的都很正常。确定热葩不是精神病,诗绮带热葩出去吃饭。至于热葩的抑郁,诗绮很清楚是因为那个人惹出来的,而且这么多年的感情,她很直观的感受到,热葩爱上了那个已经死去的人...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