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宠妻:神医狂〕〔秦偃月东方璃〕〔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秦偃月东方璃〕〔冷王宠妻秦偃月〕〔东方璃秦偃月〕〔我真的在打篮球〕〔秦偃月〕〔我滴个良人呐〕〔清宫之娘娘又精分〕〔我的弓箭带八倍镜〕〔我的上单是真的菜〕〔团宠小作精每天都〕〔天幽剑尊〕〔这个世界很危险〕〔老仙儿〕〔大千纪之修罗篇〕〔神医狂妃甜且娇秦〕〔龙王殿〕〔105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平行的生活 第27章,三口组
    孟然搂过迪木提吻着她的唇。vj瞬间觉得自己遭到了千万级的暴击,一脸生无可恋的呆在原地。随队的摄影师举起相机对准在街头热吻的两人按下快门。孟然跟迪木提分开,两个人看着呆滞的vj,迪木提捂着嘴在笑,孟然上去从他手中拿过摄影机,把镜头对准vj,笑着说:“各位观众,由于刚刚我和小提的行为属于严重虐狗行为,我们的vj大付现在已经自闭了。为了不让大付以后再遭受这种恋爱暴击,特为他征婚...大付,快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快点!”

    大付不好意思的战术后退,孟然扛着机器拽住他,说:“你还想不想脱单了!这么害羞是不会脱单的!赶紧的,好好说!”

    大付扭扭捏捏的对着镜头说:“那个...我叫大付,是迅腾视频的vj...额...今年二十五岁,性别男...”

    性别男!此话一出摄制组的所有人笑成一团,孟然笑的连扛着的摄像机都开始抖动。

    “大付!是个人都知道你是个男的,你可别秀了!”孟然把摄像机还给大付,说:“总之大付人很好,而且认真负责,有喜欢的,想试着交往一下的,可以到节目组的官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下留言,我代表大付谢谢你们了。”

    说完,孟然拍了下大付的肩膀说:“这回开心了吧,我对你怎么样!”

    大付憨憨的笑着,说:“好,对我太好了。我这要脱单了肯定请你吃饭。”孟然看着憨憨的大付,笑了,回去牵着迪木提继续漫步在阪大的街道上,顺便还去了王天寺公园散步,最后登上了天通阁,在观景台看着下面的风景。

    离开天通阁,去了附近很有名的一家拉面店吃拉面。孟然是个很喜欢吃面的人,在棒子国,他们八个人比赛最快速度吃冷面,孟然以一分五十三秒的成绩吃掉了一碗冷面,要知道第二快的战宇都用了三分钟。

    迪木提曾经在家里问过孟然为什么那么喜欢吃面条。孟然的回答是:“小时候在福利院几块钱的挂面就可以让大家都能吃饱,经常吃也就喜欢了。后来长大了生活所迫,天天吃泡面也就习惯了。”孟然还给迪木提普及了一些面食文化,最后还给她做了一份非常好吃的番茄牛腩意面。对孟然来说,面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方便吧。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爱吃。

    这个时间店里的人不算多,只有他们两个人吃其他人都看着也不好,更何况店家也要做生意呢,两个人干脆请每个工作人员吃面。

    两碗满满的海鲜面端了上来,真的是食欲大增。海螺丸、龙虾排、蟹足棒和鸣门卷,三只大虾和半颗溏心蛋,一大碗海鲜拉面冒着热气香气扑鼻。

    孟然和迪木提拿着筷子双手合十的用霓虹语说了声我开动了,品尝着刚出锅的海鲜拉面。

    一碗拉面见底,孟然擦着额头上的汗,喝着汤浑身舒爽。再看迪木提,也是吃的出汗了。赶紧拿张新纸巾给她擦着汗。大付一抬头看到这个画面,赶紧低下头吃面,心想我为啥要抬头!

    等大伙儿都吃完了,结账离开拉面店回去。回去的路上,路遇一群小学生放学。他们穿着学校的制服戴着黑色的小帽子,几个学生手牵手的走在路上。迪木提停下来有些激动的跟孟然说:“你看他们,穿着小制服太好看!跑起来小腿倒腾的太可爱了!不过为什么他们戴的是黑色的小帽子啊,不是说霓虹国的学生都是戴着小黄帽和坐校车吗?”

    孟然在一旁解释道:“小黄帽这个确实大部分学校都是这样的,但不绝对。有的学校还有粉色、蓝色、红色的,只能说校园特色的问题。校车这个跟小黄帽一样,不是绝对的,有的孩子家里离学校近,走路三分钟就到了,为什么要花钱坐校车呢?而且让孩子自己走还能锻炼他们的自理能力。”

    “看来国内说的也不是绝对的啊...”

    “甭管他们,有的人就这样,啥都没有完全了解明白只是看了个大概就一概而论,有的东西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正好顺路,两个人就跟在孩子们的后面走着,迪木提看着孩子们喜欢的不行不行的。孟然在一旁调侃道:“要不你也生一个?”

    “你怎么什么话都说啊!”迪木提害羞的拍了下孟然,搂着他的手臂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周围的摄像机,娇嗔的对孟然说:“你说这个干嘛?多不好意思啊!”

    孟然轻轻地掐了下她的小脸说:“反正以后也会生不是吗?莫非...你不愿意啊?”

    迪木提看着孩子们,不搭理他,走了几步后,悄悄的说了声:“我愿意生,但要等一等,现在还没做好准备呢...”

    看着脸红的迪木提,孟然亲了她额头一下,两个人回到了民宿。

    民宿里,大伙儿刚刚起来坐在客厅商量晚上吃什么,见两人回来,王缅说:“哎呀!你们小两口回来了啊!孟导,咱们晚上咋安排?”

    回来倒了杯水刚喝一口的孟然呛了一下,迪木提给他拍着后背,他咳嗽了几声说:“咱可别孟导孟导的叫了,知道的我这有导游的意思,不知道的还寻思我怎么拍两部戏就飘了呢。”大伙儿哄堂大笑。孟然掏出手机看了眼攻略说:“我们可以去斋心桥和顿道堀,一千多米的商店街,酒馆小吃遍地都是,可以试试。到那儿还是有点距离的,开不开车?开车我跟梗子喝不了酒,不开车我们就坐电车或者打车。坐车的话搭乘堂御筋线可以直接到达,大伙儿考虑一下?”

    “坐车吧,咱们也体验一下这个当地的公共交通。正好这块儿还挺凉快的。”王缅率先开了口,战宇和桔梗肯定同意。聪明人理解起来就是方便。关键是孟然话说的也挺直白的了,开车的话大伙儿出行很方便,但是他和桔梗就没法尽兴的吃喝玩乐了。不开车虽然出行没那么方便,但是大家都能玩的很开心。说到底都是一个团队的,当然希望每个人都能玩的很尽兴。总不可能别人喝着小酒,孟然跟桔梗两个人苦的喝水吧。出来玩,嗨就完了!

    决定好搭乘公共交通,孟然回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刚刚出去逛了一圈吃了拉面出了一身的汗,身上黏黏的很难受。迪木提坐在沙发上跟几个女人说刚刚遇到的几个小学生,说的其他人都想一起去看看。

    孟然冲了个凉换了一套新衣服,跟迪木提交换。孟然坐在沙发上,接过战宇递过来的冰水喝了一口,说:“这附近还是挺有意思的,天通阁观景台往下看还是非常漂亮的。明天咱们白天去阪大的海游馆,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水族馆,里面有鲸鲨。晚上回来的时候再去天通阁看夜景。后天一早咱们就要去海北道了。我的建议是我们坐飞机去海北道,等从海北道回京东的时候可以坐干新线,四个多小时就能到。”

    “你是导游,我们都听你的。”王缅很放心的把行程都交给孟然,其他人也是一样。毕竟他什么都安排的明明白白的,而且语言都没障碍,他们这些人从来没这么舒心的旅行过。子欣、若若和江彤三个女人还说呢,如果不组团的话,孟然的制定的路线简直就是一条完美的浪漫约会之旅,只不过组队了打扰了他们小两口的二人世界。

    迪木提收拾好出来,大家背着包离开民宿去了电车站。买了票大家走进了车站,孟然看着站目表,指着斋心桥那站说:“就这儿了,咱们就在这儿等着就行,我刚刚问了站务员,一会儿就来车了。”

    大家上了车,也没觉得多稀奇,毕竟国内什么轨道交通没有。唯一觉得很棒的是车厢里没人说话,所有乘客都很安静的乘车。

    到站下车,大伙儿出来就看到了热闹的商店街,大伙儿啥也不说了,刚走到这边就已经闻到了小吃的香味,还寻思啥,燥起来!一行人走走停停,边走边吃,在整个商店街的中段找了家挺有特色的小酒馆一坐,喝了点酒歇了一下,准备接着往下逛。

    一家小吃店门口,几个里面穿着花衬衫外面套着黑西装的壮汉沿街溜达。周围的人看到他们纷纷四下躲开,甚至连眼神接触都不愿意。桔梗吃着章鱼烧,看着他们问:“哎?那些是什么人啊?”

    众人望去,正好跟那伙儿人有了眼神接触。几个壮汉面色凶狠的瞪着他们。孟然赶紧让大家别看,说:“他们是霓虹国的特色,合法黑帮三口组的成员。穿着怪异,但是有着自己的一套准则,入会成员都会切掉自己的一根小拇指表示忠心。在某些时候,他们比官方有效果。但是近几年霓虹警方成立特殊部门对黑帮进行了压制,还是有些效果的。”

    一听说是黑帮,大家都不看他们了,这帮壮汉喝了点酒,解开了衬衫露出了自己的纹身,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

    一个壮汉拎着啤酒瓶过来,指着摄制组用霓虹语骂道:“你们这帮混蛋拍什么拍!在拍把你们通通剁成肉泥喂狗!”

    战宇听不懂,但是见他这么嚣张腾地一下站起来要动手,其余几个壮汉瞪着眼睛用手指着战宇他们。孟然起身按下愤怒的战宇,不顾迪木提的阻拦走了过去。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那个拎着酒瓶的壮汉的眼睛,做了几个手势。在外人看来,是霓虹国传统结印的手势,但是在这帮黑帮分子眼中,他在传递一句话。

    六代目令!

    整个社团只有和六代目最亲近的人和绝对的高层下达六代目命令的时候才会结这几个印。孟然看着他们,冷笑一声用霓虹语说:“自己去你们的头目那里领罚,再有一次骚扰别人,什么后果你们自己清楚,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几个黑帮分子的酒一下醒了,不止醒酒,出的冷汗湿透了他们的衣服。他们赶紧恭敬的跪地道歉。

    “行了,滚蛋吧!”

    “是!大人!”几个人赶紧起来屁滚尿漂流的跑了。孟然小声嘟囔了句一群垃圾,换了副笑脸回来坐下。

    静!绝对的安静!周围人在这帮人暴走的时候都觉得完了完了,这群华夏人有大麻烦了,有的好心人都要报警了。没想到孟然来这么一下,不止镇住了那伙儿人,还让他们跪地谢罪。在霓虹国,能让人跪地道歉的要么是犯的错太过严重无法弥补,要么就是对方身份很高贵。看他们这个架势,这个华夏男人好像两样都占了。

    摄制组的大伙儿原本都要报警了,结果孟然几个手势都全摆平了,尤其是女对接导演们和女工作人员,本来就是孟然的颜值粉,这下弄的全都两眼放光的发射小心心。

    孟然回来坐下,看着愣住的大伙儿说:“吃啊,都看着我干啥?”迪木提缓过来问孟然:“亲爱的,你做什么了啊?他们怎么还跪下道歉了啊?”

    “啊,你说这个啊。这就说来话长了,回去说回去说。”

    大伙儿没啥继续吃下去逛下去的兴趣了,打包了一些小吃,准备离开。结账的时候老板死活不收钱,这么流弊的人物哪敢收钱啊,不止如此,后面打包的小吃分量那都给的足足的。这要是不伺候好了,自己在这地面上可就混不下去了。

    孟然带着威胁的意思让店家收了钱,随后笑着让他放心不会有人找他麻烦的,以后生意会越来越好的。老板起初不信,后来不少三口组社团的人上他这里吃东西,真的让他的生意变好了不少。原因很简单,高层都来这里吃饭,下面的小弟们肯定要经常过来碰碰运气,要是能被高层赏识做个小头目,那可就鸟枪换炮了。只可惜从那之后孟然再也没来过这里吃东西,生意这么好,老板也揣着明白装糊涂。

    打车回到了民宿,大伙儿都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孟然讲故事,几个女人甚至都抱着爆米花一副看戏的表情。

    孟然到了这个时空融合了这个时空孟然的记忆,得到了这个时空自己的记忆,便将这几个手势是什么意思和怎么来的说了一下。

    “前几年还在做高级保镖的时候跟vip去户神市谈生意,晚上vip去神武井桥遛弯,我跟着一起。到那里的时候发现有个人倒在一旁已经失去意识了,我跟vip就送那个人去了医院。后来才知道,那个人就是三口组现任老大,也是六代目的流水羽。”

    “他做了手术恢复意识后为了感谢我们,亲手教了我那些手势,说以后在霓虹国要是有什么事情,找到三口组的人做这个手势,所有人都会无条件的听我的。这不今天一试,还真挺管用的。后来我和vip有事儿就回国了,再就没见过这个六代目。”

    “流弊!”

    “佩服!”

    “厉害厉害!”

    在大伙儿的赞叹声中,孟然喝了口酒说:“这没什么可说的。咱们来就是为了玩儿,他们社团怎么着跟咱们没关系。”回过头孟然对着挂在客厅墙上的摄像机说:“那段掐了别播啊,影响不好。”

    甭管怎么说孟然为大伙儿解了围,这个情大家都承了。看了看时间,有些晚了,明天还要出去玩呢,赶紧睡觉。

    晚上孟然洗完澡穿着浴袍出来,迪木提扑到他身上,撒娇说:“亲爱的,你今天真的太帅了!虽然我很吃惊,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你简直帅死了!”

    孟然笑着刮了她的鼻子说:“我要是帅死的,你就是美死的。让我亲一下...么!”

    两个人腻歪了一会儿,孟然穿上短裤赤着上身躺在床上搂着迪木提睡觉。

    一早,大家背着包上了车直奔阪大海游馆。买了票进馆穿过隧道型水槽,乘扶梯而上,直接到达最顶层的“霓虹森林”,由这里顺行走螺旋状坡道下来,参观各个水族箱。

    作为在滨海土生土长的孩子,孟然对大海的感情很深。他一有时间就回去滨海的海洋乐园和海洋极地馆。走走停停,停停逛逛的,每个水族箱那里他都能站半天。看着它们在海水里有来有去的,孟然会莫名的静下心来,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完全放空的那种。

    现在站在这里,孟然想起了在梦境中在海洋世界为热葩做的一切。孟然从后面搂着迪木提的腰,抱着她,在她耳边小声的说:“在梦里,我曾为她包下了整个水族馆,只是为了不让我们的关系被外界发现。而在这里,现在,我可以跟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做任何事情。谢谢你,我的爱人。”

    迪木提扭头亲了他的脸颊,高兴的看着游来游去的鱼。摄影师拿着相机刚要拍照,想起来孟然说过的不能用闪光灯,关掉闪光灯找好光线和角度拍了几张美感十足的照片。

    大伙儿分头行动就是这点好,彼此可以肆无忌惮的秀恩爱。两个人来到了最大的鲸鲨展厅,隔着玻璃看着巨大的鲸鲨和其他鱼缓缓游动。看了眼时间,孟然对迪木提说:“快到喂食的时候了。”

    “真哒?我还第一次看到呢!鲸鲨吃鱼吗?”

    面对迪木提的提问,孟然想了下说:“一般吃浮游生物、巨藻类、磷虾和小乌贼和一些小鱼。说到底它还是鲨鱼啊。”

    “原来如此,亲爱的你懂的好多啊...”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