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狂婿夏天周婉〕〔陈歌马晓楠中文网〕〔超级作死宝箱系统〕〔叶辰萧初然章节目〕〔一号狂婿夏天周婉〕〔逍遥战神江策丁梦〕〔神级上门狂婿苏洛〕〔逍遥战神江策〕〔无敌医仙战神〕〔从我的团长开始抗〕〔这个门派要逆天啊〕〔战神归来江策〕〔绝品仙尊赘婿〕〔强势归来〕〔从至尊系统开始无〕〔玉金记〕〔都市战尊奶爸〕〔巅峰废婿林子铭楚〕〔比邻〕〔走在为爱奋斗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平行的生活 第32章,小老公
    由于孟然的眩晕,原定于第二天去迪木提父母家看望的计划只能延后一天。直到第二天的晚上七点半,这种眩晕才彻底消失。

    一下不晕的孟然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特别低落,他走到客厅,看着正在厨房洗水果的迪木提,从后面抱住她,把头靠在迪木提的肩膀,长长的叹了口气说:“辛苦你了宝贝儿,不知道为什么我头晕的这段时间想她了。”

    迪木提转过身,把一块切好的香梨塞进他的嘴里,吻了他的唇说:“如果我是她,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是她,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孟然笑了,吃着香梨,对她说:“没有如果。对她只有想念,对你只有爱恋。让我抱一下。”

    迪木提张开双臂,孟然抱起她走到客厅,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孟然掏出手机打开了一款吉他app,弹着熟悉的和弦,迪木提看着他,轻轻的唱着《夏天的风》。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一个弹一个唱。

    迪木提去倒了杯水,孟然自己弹着和弦,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唱着

    “小时候的我,做着美得梦。梦想中那片天空,好像挂满笑容。长大后的我,坚定着美梦,因为我已慢慢懂,努力就能成功我一个人的力量,能去闯,就算要飞越海洋,也不能阻挡我对梦的渴望。我一个人的信仰,向太阳,散发着炙热的光,能照亮,所有内心灰暗的地方”

    迪木提端着水杯站在一边听着孟然的歌,想起他的曾经,莫名的心酸却又莫名的感动。他一直在努力着,一直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而努力着

    唱完这首歌,孟然心里好受了许多。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很多情绪在看到热葩画面的一瞬间就迸发出来。不管是自己的时空还是这个时空的自己好像生活的都很艰难,可是现实就是这么不容易。生活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活着的最大的意义就是去感受那些未曾感受到的美好。

    迪木提把水杯递给孟然,孟然接过水杯喝了口水。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这一刻他很累,觉得心很累。

    迪木提靠在他的肩膀,想说些什么,又怕自己说不好,还不如像以前一样就这么静静的陪着他。孟然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坐了起来,对迪木提说:“我们下去走走吧,我想去散散步。”

    “好!”

    两个人手牵着手下了楼,漫步在乌市的街头

    第二天,孟然一大早就去外面的理发店理了一个很干练又很精神的发型。其实理得还真不错,而且这家的理发师就是老板,人很好,认出了孟然后让后面的顾客不要拍照。一个劲儿的跟他说要好好照顾他们乌市的姑娘,希望他们以后会幸福快乐。理完头发,孟然主动跟大哥合了个影,离开了理发店把理发时候发生的事情发了个微博说了一下,最后夸了大哥的手艺,希望大哥生意兴隆。结果大哥那儿真的就生意兴隆了,以至于大哥那里后来每天都得提前预约,而且只接待三十个顾客。

    孟然回到家里洗了个澡,迪木提起床看着围着浴巾赤着上身在刮胡子的孟然笑了,抱着他问:“你怎么剪头发了?精神多了,也好看多了。”

    孟然亲了她一下,脸上的剃须泡蹭了她一脸。迪木提把剃须泡点在孟然的鼻子上说:“看给你紧张的,你还有害怕的时候啊?”

    “那是肯定的啊。乖了,等我一下。”

    迪木提从孟然手里拿过剃须刀说:“我来帮你吧!”说着帮着孟然刮胡子。看着开心又专注的迪木提,孟然拿掉她手中的剃须刀,用毛巾擦掉脸上的剃须泡,深深的吻着她。迪木提有些惊讶,不过还是慢慢的闭上眼睛

    孟然戴上手表,扣上衬衫的扣子,穿上了休闲西装外套,挽起了衣袖。二十多度的温度要是穿着长袖西装出门,那是真的傻。

    精心打扮的迪木提穿着紫蓝色的长裙走进卧室,搂着孟然的脖子,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孟然看她涂着的口红,知道自己的脸上肯定有个口红印。准备拿纸巾擦掉的时候,迪木提不许他擦,说:“不许擦掉,就这样挺好的!我喜欢你这样。”

    孟然搂过她,掏出手机跟她自拍了几张,亲了她的脸颊,两个人下楼坐进车里等着。

    “亲爱的,你等什么呢呀?”迪木提坐在车里吹着冷风,看着手机无聊的问着。孟然打开微信回了某个人几句,说:“马上就快到了,等一下就好了。”

    “好吧”迪木提很听话的坐在副驾驶等着。过了没多久,一辆滨城牌照的越野车停在了旁边。文成下了车,有些不适应的躲闪着周围的摄像头,从后面拿出来一个行李箱交给了孟然。孟然拍了拍他的肩膀问:“怎么样?开了多长时间啊?”

    文成笑呵呵的看了眼手表,回答道:“开了快八十个小时了。”

    “辛苦了,回去好好犒劳你。”

    迪木提在车里看见了文成,下了车走了过来跟文成挥挥手,打趣道:“哎呀文主管怎么来了?公司不忙了吗?”

    文成赶紧冲迪木提点了下头说:“哎呀嫂子,你就别逗我了。”

    一声嫂子让迪木提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微笑。孟然接过行李箱又跟文成说了些公司的事情,安排文成休息一晚再回去。文成不歇了,请的年假,早点回去还能陪家人玩几天。孟然跟迪木提目送文成离开,两个人回到车上开车去了迪木提的父母家。

    在迪木提的指挥下,车子进了小区停在了一栋楼下。孟然看着这个陌生的小区,知道这里和梦境中热葩的父母家不是一个地方。果然不同的时空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

    下了车,孟然拎着行李箱跟迪木提下了车,迪木提问他:“你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啊?还让文成专门从滨城开车送过来。”

    孟然亲了下迪木提说:“我说这里面是我精心准备的彩礼你信吗?”

    迪木提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任由孟然牵着自己。

    到了迪木提的父母家,迪木提敲了敲门,迪父推开门,看见女儿后跟女儿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孟然站在门口彬彬有礼的向迪父鞠躬问好,那一瞬间他想起了去热葩家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行礼问好。

    “叔叔您好,我是孟然,小提的男朋友。初次见面,请您多指教。”

    迪父高兴的拉着孟然进了屋,一抬头就看见了孟然脸上的唇印。孟然不好意思的解释:“那个出门的时候我让小提亲的,忘了她擦口红了,让您见笑了。”

    “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你们年轻人高兴就行。快进来坐。”迪父招呼着孟然到沙发坐。孟然进来一看,迪木提的父母家也装上了摄像机。好吧刚坐下没多久,有人敲门。迪父在厨房烧热水,迪木提在沙发上吃水果。孟然只好自己到大门口推开了门

    “哎呀!你就是孟然吧?你怎么给我开门了,小提她爸呢?”

    门口赫然是迪木提的母亲。孟然赶紧鞠躬行礼道:“阿姨您好,我是迪木提的男朋友孟然,初次见面,请您多指教。”说完上前接过迪母手中的购物袋,放到了餐桌上。

    迪母进来看着孟然脸上的唇印愣了一下,孟然只好又解释了一遍。迪木提听到妈妈回来了,起来小跑过来抱着妈妈撒娇道:“妈妈,我想你了!”

    “你这丫头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看孟然,都瘦了,你是不是没照顾好他啊!”

    端着热水和茶具跟迪父一起走过来,听迪母这么说,问:“阿姨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见吧?”迪母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之前见过你,那时候你还在睡觉呢,小提跟我们说你们在一起了,跟我们视频的时候顺便看了看你。”

    孟然这下就尴尬了,自己睡觉的时候就被女朋友父母看到了,咋说都很别扭啊

    为了缓解尴尬,孟然推过来行李箱,放平之后打开箱子,里面是精心准备好的礼物。

    最先映入大伙儿眼帘的是一个精致的木头箱子。孟然拿出箱子放在茶几上,坐在地板上打开箱子,对迪父说:“知道叔叔喜欢喝茶,这是特意为您准备的紫砂壶。”迪父看到之后眼前一亮,拿过茶壶翻过来看了一下壶底的款,惊讶的说道:“这是紫砂壶大师刘大师亲手所制的?”

    孟然笑着点点头说:“是的,正好有个朋友家的长辈和刘大师是好友,就拜托刘大师帮了个忙。”说起来挺容易的,但是这个忙可不白帮,托关系联系上刘大师就花了十万,这一套茶壶就花了三十万。

    迪父很宝贝的拿在手里看着,小心的放在盒子里收下,说了句你有心了。

    孟然又从里面拿出两个木盒,打开之后是两把精致的小刀。在梦境中,热葩的父亲就很喜欢这样的小刀,而且这里的人应该都很喜欢这样的小刀吧。

    孟然打开盒子放在桌上说:“听说咱们这儿的人都有收藏刀的习惯,我就找人特意定了这两把小刀。”

    迪父拿出小刀,刀出鞘,寒光闪闪。迪父一下就感受到一股肃杀之气。另一把小刀拔出鞘,那股肃杀之气没有那么强烈了。孟然在一旁解释道:“这两把刀叫阴阳扣。第一把是阴刃,第二把是阳毫。两把刀是取极寒和极阳之处的金属矿石经过多次锤炼后打制而成的。不能算多珍贵吧,却很有意思。”

    迪父对这两把刀也是爱不释手,放进盒子里小心的收好。

    最后孟然从箱子里拿出来一个跟箱子差不多大的用绒布包裹好的相框,小心的打开绒布,里面是迪母年轻时候穿着民族服饰的画布。孟然把相框交给迪母说:“阿姨,这是请苏绣大师为您特制的苏绣。”

    迪母拿着相框看着上面年轻的自己,一个劲儿的夸着孟然有心了。迪木提在旁边想了很久,问:“我没有给你看过妈妈的照片啊?你怎么会有的?”

    孟然刮了下她的鼻子说:“当然向你弟弟要的啊,别忘了还有那个小间谍呢。”

    这三个礼物哄得迪父迪母高兴的不得了,孟然看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应该是过关了。接下来就是好好的跟迪父品茶,迪母做饭的时候帮忙打杂。中午吃饭的时候,家里温馨了很多。

    饭桌上,迪父要给孟然倒酒,这哪能让长辈动手!孟然接过酒瓶给迪父满上,也给自己倒上,转过身对迪木提说:“你就不要喝酒了,等下回去你开车吧。”

    迪父一摆手,说:“还回去干什么!今晚就在这儿住下了!我让你阿姨去你们那儿给你们拿衣服回来。”

    孟然一听,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这是不是有点太打扰了”

    “都是一家人,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迪父跟孟然碰了杯,两个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两个男人推杯换盏,迪木提给妈妈看着旅行中的照片,讲着这次旅行中的趣事。母女两个吃饱了,孟然和迪父都有些醉意的被母女俩扶进房间休息。迪母看着睡觉的孟然,对身旁的女儿说:“真没想到这个孩子这么懂礼貌,而且还那么优秀。你看看长得也好看。真的想不到会是个孤儿,你要是不提前说,我还真以为是哪个优秀的家庭培养出来的接班人呢。”

    迪木提看着熟睡的孟然对妈妈说:“在部队养成的优良作风,社会上历练出的为人处世和谦逊有礼,这是他最大的财富和优点了。”迪木提搂着妈妈的手臂,靠在妈妈的肩膀上说:“妈妈,我选对人了吗?”

    “当然了,傻丫头。这么好的男人你还上哪找啊。”迪母带着女儿关上门到客厅坐下,开始了母女两人的悄悄话。

    听到第一次孟然为了就迪木提差点死掉,迪母的心就难以平静。又听说在南菲还为女儿挡了子弹,迪母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一个劲儿的跟女儿说要好好把握他。

    下午五点多,孟然先醒了过来,扶着额头晕晕沉沉的走到客厅。看到迪母坐在沙发上和迪木提聊天,不好意思冲迪母点了下头说:“抱歉阿姨,第一次来就让您看到这么失礼的一面。”

    “你这孩子,就多喝了点酒,这有什么失礼的。等着,阿姨给你做个醒酒汤。”迪母起身去厨房做汤,把孟然交给了迪木提。

    孟然躺在沙发上,头枕在迪木提的腿上,迪木提给他做着头部按摩,孟然昏昏沉沉的闭目养神。

    没过多久迪母端着醒酒汤走过来,迪木提对妈妈说:“他好像睡着了呢。”刚说完,孟然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接过迪母手中的汤说:“我没睡,就是闭眼休息一会儿。”

    端起碗喝了醒酒汤,孟然觉得浑身上下的暖洋洋的,甚至还出了一身的汗,确实舒服了很多。拿着碗去厨房洗干净放进柜子里,擦干净手走过来坐在迪木提的旁边。

    迪母跟着孟然唠着家常,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也到时间了,孟然跟迪木提一起帮着迪母做饭。

    “那个阿姨不叫叔叔来吃饭真的没事儿吗?”坐在餐桌上的孟然时不时的望向主卧方向。迪母给孟然的碗里夹着鸡肉说:“没事儿,你叔叔年纪大了,喝点酒就得睡很长时间,这一觉得睡到明天呢,不用管他,咱们吃咱们的。”

    听到是这样的情况,孟然有些担心的说:“那这样对身体也不太好啊,得限制叔叔的饮酒了呢。”

    迪木提笑着跟孟然说:“拜你所赐,他应该最近都不想喝酒了。你的那个紫砂壶他喜欢的不行,估计明天就得认认真真的开壶之后用它喝茶了。”孟然认真的想了下说:“那我得给叔叔准备点好茶叶了。”

    “你还真认真起来了,快吃饭吧,笨蛋!”

    收拾好碗筷,迪母带着孟然和迪木提去商场逛街,顺便买衣服。本来迪母要回去给他们拿行李箱来,但是行李箱有多重孟然太清楚了,就没麻烦迪母。

    离商场也近,溜溜达达的就到了商场,孟然跟迪木提跟在迪母后面,他们身后是摄制组。作为乌市的明星,迪木提很快就被周围的人认了出来。大家看到正在拍摄中,也没多打扰,只是跟她挥手打招呼。迪木提也一一回应着。

    晚上九点了,外面的天还没有黑。昨天休息的早没见识过,今天是见识到了。

    两个人买了几件休闲装,孟然还给迪木提的父母挑选了几套衣服,回了家。

    孟然跟迪木提分别洗澡换衣服,孟然去跟迪母说了晚安,回到房间休息,好在这个次卧没有装摄像头,还算自在。从后面抱着迪木提,小声的说:“这就是理想中的家的感觉啊除了在梦里,现实中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我有点害怕”

    “嗯?害怕?害怕什么呀?”迪木提转过身,看着孟然,撅着小嘴说:“有家的感觉还不好啊?那么温暖那么幸福多好啊!你是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呀!小老公!”

    听到她叫小老公,孟然有些恍惚,还是认真的跟她解释说:“没有,只是怕这样的环境和生活会让自己懒惰下来,怕自己会忘了努力。对了,你刚刚叫我什么来着?”

    迪木提红着脸不说话,亲了他一口钻进他的怀里。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