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曾永不言弃〕〔狂婿归来(赵天赐〕〔我竟然是仙二代〕〔重生为凤:战神王〕〔超级滴滴司机〕〔网游之神级奶爸〕〔弃女多谋〕〔江雪〕〔重生之修罗归来〕〔巅峰弃少〕〔无敌神婿〕〔王的女人谁敢动〕〔左道倾天〕〔心魔种道〕〔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垃圾食品援助蜀汉〕〔欧先生那个偏执狂〕〔掌权人〕〔先锋〕〔丹皇武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2. 看上你了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奔驰大g循着导航驶进了村委会大院,等候已久的村支书曲富山听见动静迎了出来。

    就在双方当面了解情况的时候,一辆农用三轮车先其一步来到了林家的篱笆院外。

    “妈,到了,就是这家。”

    三轮车停车熄火,下来一个二十郎当岁的矮壮小伙子,穿着洗得发白的背心大裤衩,踩着人字拖,留着瓜皮头,说话瓮声瓮气,一副愣头愣脑的模样。

    车斗里坐着一名中年妇***沉着脸下了车。

    母子俩是邻村柿子沟一户养驴的,当妈的叫牛爱芬,儿子叫李二雷。

    牛爱芬扭着水桶腰来到篱笆门外,目光挑剔地打量着林家的院落,瘪瘪嘴:“儿咂,这家儿生活水平太差,以咱家这么好的条件,你怎么能看上这种穷人家的丫头?”

    曲洋村家家户户都有2层小楼,气派得很。只有林深家是篱笆小院,三间陈年老旧的红砖房,看起来的确有够寒酸。

    林院士生前没少给村里捐钱,帮助乡亲们修房修路。林家也有独栋小楼,在村里最好的位置。

    牛爱芬所看到的篱笆小院只是林家的老宅,林老念旧舍不得儿时长大的小院儿,至今一直保持着原来的风貌。

    家里养着20几头驴的“豪门婆娘”优越感爆棚,对林深家的经济状况表示十分不满。

    李二雷摇着他妈的胳膊,吭唧着:“妈,你不知道,那女孩儿长得可好看了!脸小,腰细,腿还长,比咱村儿的魏小菊强多了!”

    “你懂啥?”牛爱芬白了儿子一眼,“那魏小菊腚大!能生男娃,不光能干,还禁折腾,咱村多少人抢着要。”

    李二雷垮着脸,“魏小菊长得比我还黑,我喜欢长得白的,我不管!我就相中林深了!”

    牛爱芬无奈,“行吧,行吧……你是祖宗。”

    儿子看中了曲洋村的穷丫头,拉着母亲软磨硬泡了两天,牛爱芬实在拗不过,只好陪儿子登门相亲,来都来了,姑且先看看人再说。

    “你敲门,把人叫出来,让妈给你把把关,要是长得不行,咱们可别浪费感情。”

    李二雷嗯了一声,弯腰拾起一块土坷垃向院子里猛地一丢,砰地一声砸到了门上,吼了一嗓子——“林深!你出来!”

    ……

    几秒钟后,房门轰地打开了,大佬披着马甲,拎着电蚊拍气冲冲地现身院中。

    一见院外来人,林深心里的小火苗蹭蹭直窜。

    她闭上眼,努力平复了一下想把电蚊拍甩到对方脸上的冲动,指着李二雷,“二愣子!前几天刚警告过你,你吃饱了撑的又跑我家来干嘛?是不是又找挨揍?”

    李二雷红着脸躲到了牛爱芬的身后,扒着牛爱芬的肩膀,悄眯眯地探出小半个脑袋,一脸羞赧的样子,“妈,她就是林深,长得好看吧?”

    牛爱芬歪着脑袋瘪着嘴,审视的目光从头到脚扫射着一道柴门之隔的林深,末了点了点头:

    “啧啧……小丫头模样长得倒是水灵,身高也不低,就是瘦了点儿,腰条儿太细,穿裙子都逛荡,日后怕是不好生养。再有就是……脸盘儿小,下巴尖,面相上看就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败家娘们儿,今后你俩结了婚可不能惯着。”

    “妈,这么说你同意了?”李二雷兴奋得眉飞色舞。

    wtf?

    结婚?

    败家娘们儿不能惯着?

    林深为之一愣,烦躁地揉了揉头发,眸底划过一抹厉色,好不容易压下去的冲动再一次翻江倒海。

    神特么的虎狼之词?

    简直不可原谅。

    林深本来漠着的脸反而勾起了一抹笑容。

    她本就生得极美,巴掌大的瓜子脸上,杏眸晶亮,鼻梁挺翘,精致的唇线弯着秀美的弧度,微凹的嘴角边两个梨涡若隐若现。

    此刻,纯真的神韵中平添了几分愠怒,清冷,张扬,还带着一丝侵略,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她目光凉凉地扫了一眼牛爱芬,旋即勾唇,笑容玩味。

    “李二雷,这个满脸横肉,大放厥词,指手画脚的大肥婆是谁啊?”

    声音悦耳动听。

    李二雷探出头来,悄眯眯地回了一句:“大肥婆是我妈!”说完又飞快地缩了回去。

    牛爱芬的脸皮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两下,她用胳膊拐了儿子一下,“长点儿心!别什么话都接!”

    愣小子哦了一声,蔫儿了。

    上门提亲,却被未来的儿媳妇称作大肥婆。牛爱芬血气上涌,大脸盘子顿时成了黑锅底,本来就高血压的她气得有点儿上头。

    小丫头年纪不大,脾气还挺冲,惯的毛病,小嘴叭叭叭叭跟谁俩呢?

    不知天高地厚,娶回家必须好好调教,每天起来先要按在床上打一顿才行。狠狠捋捋皮子,一顿打不老实,就打两顿,不信臭脾气扳不过来!

    牛爱芬斜着三角眼,脸色阴晴不定,一时间脑补了很多。

    牛爱芬这娘们儿可不是个善茬儿,她是柿子沟村有名的泼妇,继承了她婆婆的真传,青出于蓝。

    今晚被叫死肥婆的这笔账,牛爱芬记在心里了,留着秋后再算。

    她拿眼珠子狠狠地剜了林深一眼,咽了口唾沫:“咱们开门见山,谁也别浪费时间。你叫林深是吧?我是来给我儿子提亲的。没想到你这么不懂规矩,大晚上的,就让我们母子在门口儿站着喝风。一点儿眼色都没有!把门打开,请我们进屋坐坐,咱们谈谈结婚的事儿。表现得好,彩礼我给你加一头驴!”

    **

    此刻,不远处半山坡的树林里,停着一辆挂着京牌的宾利suv。

    开车的是名脸上横着一道醒目刀疤的中年男子,样貌凶悍。

    坐在后排的是一名穿着白衬衫,斯斯文文的年轻人,有着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的俊颜,高挺的鼻梁勾出完美的弧度,淡樱色的薄唇性感可人。

    秦霄然借着初升的月光,望着山脚下篱笆院中的女孩儿静静出神。

    刀疤脸扭头望向自己的老板。

    “秦先生,有村民找林小姐的麻烦,咱们要不要下去看看?”

    只要老板点头,陈鹰会立刻扑下山去把两个胆大包天的刁民打成猪头。

    “不必。”

    秦霄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指节分明的手松了松衬衫领口的扣子,黑暗中,唇角迷人地勾起,深邃的眸底燃起星星笑意。

    “区区两个草包而已,还不够我家小朋友热身的。呦呦的父母已经快到了,这会儿现身反而会给她带来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