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儿〕〔终极兵峰〕〔我有一亩仙田〕〔巅峰男主方晟〕〔巅峰先锋〕〔杨风叶梦妍目录〕〔护国战神杨风最新〕〔神豪从游戏暴击开〕〔第一战神杨风最新〕〔掌权人〕〔妖魔哪里走〕〔定鼎大明〕〔我这无处安放的魅〕〔方晟〕〔都市超科幻三国〕〔陆凡韩瑶下〕〔文娱之跨界天王〕〔唐楚楚江辰〕〔凤落蛮荒〕〔康定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5. 偏方治大病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老曲跟儿子的对话牛爱芬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这里毕竟是曲洋村的地盘,牛爱芬心中警铃大作,知道要坏事儿,想溜却又不想输阵。

    她拼命给自己壮胆,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哑着嗓子虚张声势。

    “我呸!你们看不上我儿子!我儿子还看不上你闺女呢!开大吉普子了不起啊?你们算老几啊?我们家有20多头驴!随便卖上几头就能买上一辆小轿车,比亚迪!byd知道吗?比你这黑不溜秋的破吉普强多了!嗬~tui!”

    骂完又往奔驰大g的车轱辘上踹了一脚。

    “今后你家姑娘求爷爷告奶奶想嫁给我儿子,我们都不要!tui!”

    牛爱芬嘴里逼逼着,爬车的动作倒是很快,大胯一抬就翻进了三轮车的车斗里。

    “儿子!上车!咱们走!”

    不识时务的憨批儿子赖在原地磨磨叽叽不想走。

    “妈,说好了今晚把林深绑回去跟我圆……”

    晚了就来不及了。

    牛爱芬心里着急,“闭嘴!有点儿出息!回头儿妈找人贩子给你买个更漂亮的媳妇!”

    李二雷不情不愿地上了三轮车,正要打火。

    不远处的山坡岔路上,引擎轰鸣,车灯一晃,拐出了三辆摩托车,速度很快。

    三个大小伙子骑着摩托车,载着两个小姑娘转眼到了跟前。

    曲大牛跳下摩托,冲在最前面。

    “孙子!你tm别走!”

    牛爱芬急了,“儿子!快开车!”

    来不及了。

    李二雷吓得手忙脚乱,三轮车关键时刻也打不着火儿。

    曲大牛大步流星,眨眼到了跟前,揪着李二雷的背心把人从车上拖了下来。

    三个平均身高不到1米8的小伙子把自称1米87的李二雷按在地上一顿摩擦,打得李二雷哭着喊妈。

    牛爱芬红了眼,像只被雷劈了的老母鸡,扯着嗓子炸着毛。

    “王八蛋!敢打我儿子!老娘跟你拼了!”

    牛爱芬跳下车来救儿子,结果被随后冲过来的两个小姑娘一脚踹在大胯上,揪住头发掀翻在地。

    “拼你妹啊!老女人!你拼多多吧!”

    一个小姑娘骑在牛爱芬的水缸腰上,拼命按着她的手。另一个染着黄毛的小姑娘手里握着拖鞋,照着牛爱芬的脸使劲儿猛抽。

    牛爱芬第一次遇到打架这么猛的小丫头。

    double kill。

    牛爱芬发出了土拨鼠般的尖叫。

    抗议无效。

    染着黄毛的小丫头很是亢奋,结果用力过猛把拖鞋抡飞了,“啪嗒”一声落在曲支书面前。

    小姑娘光着一只脚跑过来捡拖孩。

    牛爱芬拼命挣扎,想要绝地反杀。

    “二妮儿!你动作快点儿!这老娘们儿劲儿大,我快按不住了。”

    “你坚持住!我马上回来!”

    二妮捡起拖鞋正要往回跑,却被曲支书一把拉住。

    “二妮子,你来干啥?”

    “打架啊!老姑夫,你别拦我!大牛哥说了,打完柿子沟的流氓泼妇明天就给我买口红!”

    说完挣开曲支书的手,经过篱笆门的时候,从林深手里一把夺过电蚊拍,“小姑奶,家伙借我用用!”

    几分钟后,挑衅作死的刁民被打得鼻青脸肿,门牙掉了好几颗,嘴角挂着血唾沫。

    牛爱芬最惨,头发都电冒烟了,被喂了一嘴土,下巴脱臼,嘴唇又红又肿,像两条挂在脸上的肥肠,再也没了骂人的力气。

    曲大牛指挥人打扫战场,把母子俩丢进车斗里,跳上三轮车,浩浩荡荡把人送回了柿子沟。

    惩戒了罪有应得的刁民泼妇,曲支书狡黠地笑着,“陆老板,您看……还满意吗?”

    陆连城长长地舒了口气,堵在胸口儿的闷气消失了,心情顺畅了许多。

    果然还是偏方治大病。

    他听这群活力四射的丫头小子管林深叫小姑奶,没想到自己的二闺女在村里的辈分这么高,如此看来闺女应该没受什么委屈。

    陆连城哪里知道,林院士在村里的辈分极高,要是论起来,曲支书还得管林深叫声小姑,当然,是八竿子才能打着的那种。

    林院士生前对家乡有恩,因此村里人对林深都尊敬有加。

    一见陆总裁有了笑脸,老曲心里石头落地。

    “陆老板,院子里站着的姑娘就是您闺女,赶紧过去看看吧。”

    ***

    夜幕笼罩。

    月光柔柔地洒在篱笆院中,看着不远处的女儿,陆连城的心一下子又提起来了。

    短短几步的距离,总裁大人的脚步迈得却是十分沉重,中途,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妻子。

    唐杏芳把脸藏在黑暗中,逆着月光,陆连城看不清妻子脸上的表情。

    唐杏芳的脚步缓慢,并没有要跟上来的意思。

    陆连城索性不去管她,快走了几步到了篱笆门外。

    这些天来,陆连城心里就一直横着道坎儿。

    时隔十八年方才知道,妻子当年生的是双胞胎,女儿丢了一个,被坏人扔进了大山里,幸遇一位山村老汉收养,至于女儿为什么会丢,他也想弄清楚答案。

    恍惚间,来到了篱笆门外,陆连城提了口气,想要开口,声音却哽咽了……

    村支书连忙招呼:“呦呦,这位陆老板是你爸爸。”

    白天的时候,曲支书专门来找过林深一趟,说有关部门打来电话,她的亲生父母找到了,今晚会来村里和她相认,让林深做好心里准备。

    在燕京的时候,老许给林深看过原生家庭的详细资料,基本情况林深心里有数。

    刚才,牛爱芬母子现场作妖的时候,陆连城表现出愤慨激动和妻子唐杏芳的冷漠形成了鲜明对比。

    夫妻二人表情上的每一个细微变化林深都捕捉在了眼里。

    山间月色清凉,照在女孩儿身上,让林深本就白皙的皮肤看起来有些晃眼。

    在近距离看清女儿容貌的一刻,陆连城的心狠狠地坠了一下,他能清晰感觉到女孩儿身上有自己的影子。

    林深继承了陆连城和唐杏芳的样貌优点,长发乌黑,带着天然的卷曲,身段纤细高挑,应该有170+,气质出众,哪怕衣着朴素,未施粉黛也能看出是个五官精致立体,灵气十足的美人胚子。

    纵横商场功成名就的总裁大人微微有些动容,黑暗中红了眼眶。

    见面之前,本能地认为女儿在穷山沟里长大,会是个土里土气的村妞儿,可真正见了面才发现,女儿一点也不土。

    陆连城看了一眼身边端庄华丽的妻子。

    演员出身的总裁夫人风姿绰约,仪态端庄。此刻的她仿佛两脚生根定在原地,眸色深深地看着柴门之内的女孩儿,丝毫没有走上跟前的意思。

    从知道有一个女儿弄丢了的时候,唐杏芳就始终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斯文儒雅的总裁大人实在无法理解自己的老婆,身为一名母亲,当年怀了双胞胎居然不知道,生孩子的前几天闹别扭任性离家出走,产下双胞胎弄丢了一个也说不出理由。

    现在当年丢失的女儿就在面前,她居然还是一副干她鸟事的样子。

    陆总裁额角青筋绷起,内心隐隐作痛,这个冷漠的女人……真的是连装都懒得装啊!

    外人在场,陆连城隐忍着不好发作,他顿了顿,调整情绪,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和一些。

    “林深,我是你父亲,陆连城。”又指了指一旁风姿绰约的女人,“她是你母亲唐杏芳。杏芳,这就是咱们弄丢了的二女儿。”

    后面的话是说给妻子听的,字咬得很重,可是唐杏芳依旧漠着脸,无动于衷。

    月光下仔细看去,女人晦暗疏离的眼神中隐含着些许不耐,甚至还夹杂着一丝淡淡的嫌弃,独独不见骨肉团聚该有的激动和喜悦。

    陆连城的情绪受到了妻子的干扰,心底滋生了些许烦躁。他扭过头去,不想让自己当场失态。

    林深抬手拢了拢黏在嫩白脸颊上的一缕细碎长发,浓郁的眸底如同化不开的夜色,倒映着点点星光,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

    骨肉相逢,双方表现得都很淡定,就像夜晚山里吹来的风,带着些许微凉,吹久了却是有些刺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