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晋宫玄迷之百首宫〕〔叶清心启〕〔最后一个大秦方士〕〔西游:我的龙族是〕〔萧天策高微微〕〔天神殿〕〔主角叫萧天策的〕〔女配她真的不想死〕〔高天策高微微〕〔红儿〕〔女尊之男神的自我〕〔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镇国战神〕〔万世为王〕〔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剑剑超神〕〔言染苏御〕〔绝品上门女婿〕〔至尊强婿〕〔重生为凤:战神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深深林径 ? 呦呦鹿鸣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低矮的篱笆院墙却好似一道鸿沟天堑横亘当中,三人隔墙而立,咫尺之间仿佛万水千山。

    许处长临别前叮嘱林深逢场作戏,该装得装,面子上还是得过得去的。

    林深应付差事地勾了勾唇,这点儿力度还没有身边的蚊子热情。

    林深心里清楚,虽然有割不断的血缘关系,但在豪门父母眼中,自己不过是一个土得掉渣儿的乡下穷妞儿。冷淡一点也好,至少不会让对方觉得自己认亲是为了贪图他们的财产。

    林深脸上的笑意未达眼底,并未急着改口,清冷的眸光扫过父母大人的眉眼,漫不经心地道了句你们好。

    说完,挠了挠被蚊子撩过的胳臂,抬手不经意间露出了左臂上的纹身,略显纤细的肩上点缀着一朵殷红的彼岸花,月光下衬得肤白胜雪愈发显得妖娆。

    唐杏芳的眉头紧了紧,如同一潭死水般的眸光终于有了波动。

    演员出身的她素来爱惜姿容,可惜,她只看见了林深肩上那朵刺眼的纹身,却不知道纹身之下掩盖的枪伤弹痕。

    林深打开篱笆院门,“村支书都跟我说了,进来吧。”

    “我们就不进去了。”

    不等陆连城开口,唐杏芳就生硬地回拒了林深的邀请。

    “想走就抓紧时间收拾东西,云都家里什么都有,一些破烂没必要带。你要是想留在这里嫁一些阿猫阿狗,我们不拦着。总之,不要浪费时间,要聊你们聊,我先上车了。”

    总裁夫人的口气中掩不住浓浓的不屑,丢给林深一个厌恶的白眼儿,说完高傲地一个转身,目光无视地掠过所有人,如同一只高傲的天鹅踩着任性的步伐独自上车去了。

    曲支书看在眼里暗暗皱眉:这有钱人家的太太忒能摆谱儿,没有感情基础,就算是亲生骨肉又能怎样,林家丫头今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哟。

    陆连城的目光暗了暗,看了一眼转身离去的妻子,按了按眉心,扭过头来安慰林深:“你母亲口快心直,别介意。先去收拾东西,然后咱们一起回家。”

    林深抿了抿唇,眉眼如常地笑了笑,转身回屋去了。

    ***

    浓稠如墨的山村夜色中,气氛有些沉闷,陆连城压抑着情绪,抛开妻子的干扰,转移了话题。

    他问曲富山:“刚刚听你叫林深悠悠,悠悠是林深的小名吗?”

    曲支书想起了上面的交待,对于陆连城的问题不回避,却也不能透露太多。

    他笑了笑:“那丫头的名字是她爷爷给取的,老爷子从古书里选的,深深林径,呦呦鹿鸣,林深·林呦呦。”

    没想到女儿的名字还颇有意境出处,陆连横的心里软了一下,他觉得纳闷儿,不由问了一句:“收养林深的林姓老人不是农民吗?如此看来还挺有文化的。”

    曲支书心说林老爷子的文化大了去了,通天文,晓地理,神州上下五千年历史都在人家肚子里装着呢,可是话到嘴边又堪堪忍住了。

    “老人叫什么名字?”陆连城随口问道。

    “老爷子叫林鹿鸣,在世的时候跟山野泥土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也算是农民。”

    曲支书含糊其辞,回答得滴水不漏。

    林鹿鸣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儿耳熟,似乎很久以前在哪里听过,陆连城一时想不起来。

    ***

    林深要带的东西并不多,爷爷林鹿鸣留下的一本日记,还有自己换洗的衣服,手机、电脑、太阳镜、手表、香盒等物件,刚好装满一个双肩包。

    另外就是老许给她的两张身份证,一张登记的是现在的住址:云都市嘉渔县罗南乡曲洋村23号;另一张登记的是燕京市西城区鼓楼什刹海南锣巷11号。

    林深微叹了口气,简单地洗了洗脸,换了身衣裳,单肩背着书包,扫视了一圈房间,锁好房门出了篱笆院。

    换了一身装束的林深让人眼前豁然一亮。

    她头上戴着空顶印花的棒球帽,高扎马尾,几缕碎发柔柔地垂在嫩白的腮边。

    一件看不出牌子中长款的格子衬衫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领口处露出一小片嫩白的锁骨。袖口卷到小臂中段,莹白纤细的左腕上绕着一条手串,夜色中看不清是什么材质。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高腰铅笔裤,脚上蹬着一双板鞋,秀美的双腿又直又长。

    清爽简单的一身装束,少女感十足。

    女孩儿的骨相很美,皮肤底子又好得没话说。落落大方,清澈灵动的目光中透着几分睿智。全身上下明明没一件值钱的大牌服饰,却能将青葱少女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

    陆连城看到这样的女儿未免有些神情恍惚,心里不禁对去世的林老汉多了几分感激。

    林老汉虽然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却没有把自己的女儿养成山村土妞儿,这可是莫大的恩惠。

    遗憾的是老人已经不在了,自己没有了报答的机会。

    陆连城微微动容,扭头告诉曲支书:“给你们村捐款建设幼儿园的事,一周之内我派人来跟你接洽。我会另外拿10万块钱出来,你受累,帮我找人把林家的祖坟好好修缮一下。”

    曲支书笑着道谢,心说这个姓陆的有钱人比他婆娘要好相处一些,至少良心未泯,知道感恩。

    曲支书原本安排了晚饭为林深送行,可是唐杏芳冷漠倨傲的态度摆在那里,双方都已经没有了吃饭的心情,只好作罢。

    回城在即,陆连城夫妻二人坐在车的后排,林深上了副驾驶,落下车窗,大大咧咧地跟村支书告别。

    “老曲,我走了,园子里的菜留给你们了。你的饭,等我下次回来再请。”

    曲支书也不含糊:“好好照顾自己。等你回来,山坡上的羊你看中哪头,我宰哪头,给你炖羊汤,烤全羊。过阵子山货下来,我让大牛和小妮儿给你送去。”

    双方挥手道别。

    车子驶出了山村,连夜赶回云都市。

    ***

    几分钟后,树林中那辆挂着京牌的宾利suv也驶下了山岗。

    自打上了车,唐杏芳就没开口说过一句话,始终扭着脸,冷冰冰地望着车窗外夜色苍凉的山野。

    陆连城倒是问了林深几句这些年来在山里的生活情况,以及是否还在读书。

    林深告诉父亲,自己在县城读书,今年参加了高考,成绩不太理想,多的话没说。

    父女俩相互存留了手机号码,聊了几句便也没了话题。

    车子行驶了一会儿,唐杏芳突然开口打破了车内的尴尬气氛:“小杨,车上用了香水吗?”

    “没有,夫人。”

    司机小杨规规矩矩地回答。

    “那怎么闻到一股特殊的香气?来时还不曾觉得。”

    唐杏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别说,还挺好闻的,上车前还有些头疼,现在头脑一片清明,舒服多了。”

    受香气熏染,唐杏芳焦躁的心境无形中得到了安抚,神色有所缓和,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丈夫,难得主动开口:“这香气挺安神的,连城,你觉得呢?”

    陆连城闭目养神,妻子所说的香气他也闻到了,让人清心宁神,很是享受,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只是这一路上他心里都憋着火,不屑与妻子交流。

    感情早已破裂,互相伤害了这么多年,本就势如水火,何必遮遮掩掩。哪怕在第一天相认的女儿面前,总裁大人也不想逢场作戏,假扮恩爱夫妻。

    对于老公的无视,唐杏芳胸口噎住一口气上不来也下不去,压抑了许久的小火苗再次窜腾起来。

    她再次扭过头去,把屁股往旁边挪了挪,双手环胸,继续目光冷冷地望着窗外。

    车内气氛再度陷入了沉默,司机小杨习惯了临时救场:“夫人,车里的空调开了换气,也许是山区夜晚的空气好。”

    这段小插曲算是过去了,一直不言不语的林深默默地把卷起衬衫袖子放下,刚好遮住了腕上佩戴的那条奇楠手串。

    车厢中沁人心脾的香气渐渐淡化了几分。

    奇楠,古称琼脂、伽蓝,民间又称药沉香,属于醇化后的冷香,是沉香中极其名贵的珍品。

    几年前,林深和爷爷在南越芽庄的大山里考察,采得几块品质奇佳的白奇楠,其中一块雕刻成工艺品,余下的的边角料制成了大小几条手串。

    毫不夸张地说,林深手上这串108颗奇楠珠子,可以轻轻松松换下2台陆总屁股底下的奔驰大g。

    ***

    夜色渐深,车子行驶在盘山道上,车窗外偶尔传来一两声猫头鹰的叫声,听上去有些凄凉。

    林深手里那部看不出型号的黑色手机震动了一下,秦霄然发来微信。

    q——呦呦,回城之路,有我为你护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