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意夏言冰叫什么〕〔三个姐姐砍我升级〕〔盛世大明〕〔神医毒妃不好惹〕〔大奉打更人〕〔都市全能奶爸(又名〕〔农家厨娘赚钱忙〕〔我的帝国无双〕〔觅仙道〕〔心魔种道〕〔叶昊郑漫儿绝世赘〕〔绝世战神〕〔那时青春太狂放〕〔北国谍影〕〔大道惊仙〕〔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团宠大佬:妈咪,〕〔有请小师叔〕〔姑苏伊梦夜倾城〕〔玄阳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不祥之兆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陆宁打开随身携带的一个宝蓝色的gucci手袋,从里面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放在母亲床头灯下。

    “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妈妈晚安。”

    “乖,你也回去睡吧,盖好被子,空调的温度别打得太低。”

    陆宁提着手袋出了父母的卧室。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的是凌晨3点。

    陆宁看看左右,空荡荡的走廊里一片寂静,仆人们都休息了。

    陆宁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轻手轻脚地上了3楼。

    ……

    清晨,5点一刻。

    陆家老爷子陆横和老夫人姚氏起床,这些年来他们习惯了每天早起,在院中弄弄花草,打上一套养生太极。

    老两口换了太极服,出了房间。

    老夫人姚氏的脸色阴沉着,“老大真没用,连自己媳妇都管不好。那唐杏芳也是太任性了,生孩子前说走就走,生不出儿子也就算了,双胞胎弄丢了一个自己居然不知道。就这智商还混演艺圈儿,花瓶一个,混了半辈子也没大红大紫不是?跟燕京那边的娘家也处不好关系,当初把她娶进门还指望能和燕京那边建立人脉资源,哪曾想这些年来都没借上什么力。”

    陆老爷子听得心烦,哼了一句:“行了,大清早的,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干嘛?”

    “我不说,一会早饭的时候,餐桌上多了一个孙女,你不尴尬,我还尴尬呢!十八年都没培养过感情,怎么能亲近得了?”

    “事已至此,先养着看。菩萨保佑,希望不要是个土里土气的傻子。”

    “……”

    老两口一路说着来到院中,管家杨伯已然等候在院中。

    “老爷、老夫人,你们早!”

    “早!昨晚,老大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凌晨3点,没敢惊动您。”

    “嗯。”陆老爷子倒背着双手,点了点头,“那丫头……”老爷子话没说完,有所迟疑。

    管家心领神会,忙答道:“回老爷,二小姐看起来聪明伶俐,颜值和气质方面遗传了先生了和夫人的优点。”

    “很好。”

    陆横这回满意地点了点头,语调也轻松了几分。

    老夫人也面露喜色:“这样好,长得漂亮拿得出手,礼仪谈吐方面调教好了,今后寻个世家公子联姻也能为咱们陆家助力。”

    老爷子给了老夫人一个你终于开悟了的眼神,老两口意味深长地笑了。

    “老杨,你去准备一下,一会儿我要给菩萨好好上炷香。”

    “是的,老爷。”

    管家转身刚上台阶,家里的保姆杜嫂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老爷,老夫人,大事不好了!”

    这个姓杜的保姆是二儿媳汤梦华的远房亲戚,来陆家有些年头了,烧菜是一把好说,不过为人嘴快能说,遇事沉不住气。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陆老爷子皱起了眉头。

    “这个……”杜小彩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下文。

    老夫人不高兴了,“干嘛吞吞吐吐的,有什么你倒是说啊!”

    “老夫人,您和老爷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看杜嫂一脸为难的样子,两位当家人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杜嫂头前带路,连同管家一行四人回到客厅,杜嫂指着靠近玄关处的那株高大的发财树,“老爷,夫人,你们看。这发财树昨天还好好的,可是今天一早起来,我就发现这树不知为什么蔫儿了,您看这叶子垂条打卷,八成是活不过来了。”

    发财树是市面上常见的绿植,美观易养,名字更有好的寓意。

    陆家这棵发财树养了好多年,十分高大壮观,今天不知什么原因,翠绿的枝叶没了生机,像严霜打过一样萎靡低垂着。

    老太太责怪地看了一眼杜嫂,“一棵树而已,没必要大惊小怪的,回头买一棵换上不就是了。”

    陆老爷子眯着眼没表态,这种小事还不需要他来操心。

    身后的管家杨伯连忙应声:“是的,老夫人,我这就安排人把树换掉。”

    杜嫂受了责备,心中不服,嘴快道:“老夫人,要只是一棵树我也不紧张,早起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3楼……3楼的观音堂……也出了问题。”

    “什么?观音堂?!”

    听杜嫂这么一说,陆家老两口双双变了脸色。

    陆家二老虔诚向佛,焚香礼佛是每天早晚必做的功课。

    现在杜嫂居然说观音堂也出了问题,陆家二老神色一凛,忙不迭地转身,匆匆奔向别墅中的电梯。

    到了三楼的观音堂,二老推门直入,快步来到供桌前。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落在了那座一尺多高的黄金观音像的脸上。

    宝相庄严的纯金佛像眼角惊现两道明晃晃的银色泪痕,蜿蜒而下,直抵腮边。

    金佛垂银泪,这样的事情前所未闻。

    “菩萨……菩萨……流泪了!”

    陆老爷子如遭五雷轰顶,只觉得眼前发黑,身形晃了几晃,管家和老夫人连忙伸手相搀。

    “老头子,这可咋办啊?观音落泪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咱们家怕是要遭灾了啊!”

    老夫人姚氏已经吓得六神无主,声音都走了调儿。

    陆老爷子脸色惨白,双手发颤,老夫人连忙从口袋里摸出急救药丸,塞进老伴嘴里。

    管家急得掏出手机要拨打120.

    陆老爷子脸色发青,稍微缓了口气,摆摆手,示意他们冷静,哆哆嗦嗦地坚持着给菩萨上了三炷香,磕过头之后,转身叮嘱管家和杜嫂。

    “这件事情先别声张。”

    “老头子,先是发财树死了,紧接着又是观音落泪……”

    陆横毕竟是一家之主,早年间创业打拼也经历过大风大浪,虽然如今年事已高,退居幕后,关键时刻还是稳得住架,他拍了拍老伴儿的胳膊,“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你去准备一下,咱俩去趟灵禅寺,马上出发。老杨,备车。”

    “是,老爷。”

    十分钟后,陆家老二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就乘车出门去了位于市郊陌龙山的灵禅寺。

    陆家二老走后不久,唐杏芳起床,格外精心打扮了一番,独自驾车出门。

    唐杏芳投资入股“佳星影视传媒”,偶尔会去上班。临行前她告诉管家,公司今天召开股东大会,自己要很晚才能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