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曾永不言弃〕〔狂婿归来(赵天赐〕〔我竟然是仙二代〕〔重生为凤:战神王〕〔超级滴滴司机〕〔网游之神级奶爸〕〔弃女多谋〕〔江雪〕〔重生之修罗归来〕〔巅峰弃少〕〔无敌神婿〕〔王的女人谁敢动〕〔左道倾天〕〔心魔种道〕〔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垃圾食品援助蜀汉〕〔欧先生那个偏执狂〕〔掌权人〕〔先锋〕〔丹皇武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姐妹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秦霄然看得失了神,停顿了几秒没出声,他凝视的目光太吃果果。

    林深轻咳了一声,别开头,“那个,那个,太姥姥要来找我了,晚点我再打给你啊,拜!”

    说完她抚了抚胸口,喘了好几口气才缓过劲儿来。

    刚回过神老太太已经走到跟前,拉着林深的手就往别墅里走。“你陪我玩,我喜欢你,我要带你去吃好吃的!”

    一老一少坐在别墅大厅的沙发上,老太太告诉管家杨伯:“小老头儿,我要吃西瓜!”

    “好的,老老夫人。”

    管家应声去了厨房。

    老太太喜滋滋地拉着林深的手,“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林深。”

    “你怎么不问问我叫什么名字啊?”

    “太姥姥,您叫什么名字啊?”

    老太太眨眨眼,“我忘了!要不你问问别人吧。”

    林深扶额:“……好吧。”

    您老高兴就好。

    老太太又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林深咽了咽唾沫,“……我叫林深。”

    老太太:“那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林深:“……”

    好嘛,这个问题看来今天要单曲循环了。

    好在没一会儿工夫,管家送来了两份新鲜微凉的西瓜,碗里放着精致的餐叉。

    一老一少排排坐,手里捧着碗,把嘴巴塞得鼓鼓的,不时地冲对方做上一个鬼脸,各自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傻笑,然后再大口地吃上一块西瓜。

    管家杨伯欣慰地笑着退开了。

    陆家注重孝道,老老夫人辈分高,虽在家里能够享受足够的尊敬,可就是因为上了年岁,记忆减退,说话做事像个孩子似的,少爷小姐们平时都躲着她,老太太只能自己跟自己解闷儿。

    这么多年来,林深是第一个能陪老太太开心玩上这么久的。

    瓜吃到一半的时候,2楼传来一阵说笑声,陆宁和陆姗姗结伴下了楼。

    姐妹俩化着精致的妆容,一个穿着淡粉色的香奈尔高定抹胸礼服,一个穿着宝蓝色的范思哲深v吊带真丝长裙,珠光宝气,富贵逼人,极力诠释着自己豪门千金的身份。

    和林深一样,陆宁同样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人长得确实水灵,无论是颜值还是身材都可圈可点,高中三年她是学校公认的校花。

    陆姗姗的脸蛋生得也十分养眼,就是身材不扛打,今天深v里面还垫了两片厚厚的海绵来撑场面。

    姐妹二人可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云都名媛中的后起之秀。

    林深循声抬头望去,目光相对的一瞬间,姐妹二人的说笑声戛然而止,姿态优雅地站在了楼梯中央,目光轻蔑,自带上流社会的优越感,居高临下注视着客厅中的一老一少。

    旋即,一个淡漠地垂下眼皮,另一个傲慢地扬起了下巴。

    女人之间的直觉往往就是那么神奇,敏锐到只需一眼就能判定来者的意图、善恶。

    林深淡淡地收回目光,浓密卷翘的睫毛垂了下来,遮住了眼底的不屑,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

    “姗儿妹妹,下个月就要到了你跟邝氏集团思伦公子订亲的日子,仪式上演奏的钢琴曲目选定了吗?”

    率先打开话题的人是陆宁,兰花指轻轻地提着裙摆,说话的时候目光淡漠地扫过一楼,直接无视了林深的存在。

    陆姗姗先是看了一眼腕上佩戴的江诗丹顿,然后高傲地拢了拢鬓边垂落的发丝,故意提高音量回应:“曲目选的是莫扎特的《回旋曲》,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有练习,老师说我的进步很大,年终的名媛会他要推荐我上台表演呢。”

    “那我可要提前祝贺你了,姗儿妹妹。”

    “姐姐过奖了,姐姐的钢琴造诣犹在我之上,不如今天你我姐妹各自弹奏一曲,彼此切磋技艺,交流一下心得。”

    “……”

    2楼下1楼,一共短短十几级的台阶,姐妹俩一通尬聊,硬生生走出了戛纳电影节毯星的节奏。

    有没有搞错,真当自己是影后了?要不要戏这么多?

    林深努力憋着笑,生怕把嘴里的西瓜喷出来,身手无敌的大佬差点憋出内伤,太坑爹了。

    陆姗姗的钢琴水平在同龄人当中还是不错的,可惜倾情献艺的时候,林深连眼皮都没抬,三小姐最初的淡定从容不见了,怨恨的眼神直往林深那儿飞。

    怎么感觉跟电视里演的有些不太一样,在山沟里长大的土妞儿进了大都市豪门,不是应该张着大嘴,流着口水,见人就讨好,一副没见过世面傻夫夫的模样吗?

    然而林深并没有,她只是慵懒地靠在沙发上,两条长腿随意地交叠着,低头捣鼓手机,随便一坐就美得像一幅画一样,老太太歪着脑袋全神贯注地在旁边看着。

    一老一少肩并着肩,亲密无间。

    陆姗姗觉得自己刚才在对牛弹琴。

    一曲终了,鼓掌的人只有陆宁一个。陆姗姗泄气地望着堂姐,什么也没说,屁股一抬把位置让给了陆宁。

    陆宁心里同样画着问号,唐杏芳说了,林深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软包子,很好拿捏。

    观音流泪事件的发生,让姐妹俩对初入豪门的林深产生了深深的厌恶和敌视,认定林深是会给陆家带来灾害的不祥之人。

    为此,姐妹俩躲在房间里商量了好久,准备赶在爷爷奶奶回来之前,好好奚落林深一番。

    计划得倒是挺好,可是两位大小姐谁也没想到,计划唱成了独角戏。

    陆宁恍惚地坐到了钢琴前,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只好弹了一首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

    这是一首炫技的钢琴曲目,弹完陆宁累得手都酸了,“牛”却依然在玩手机,不理不睬。

    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姐妹俩感觉有点掉血。

    两人悄眯眯地递了递眼神,起身走下琴台,在到沙发的另一端坐下,斜着眼往林深的手机屏幕上瞟去,结果发现林深正在全神贯注地“吃鸡”。

    姐妹俩的胸口有些发堵,暗暗咬牙,这个没品味的土妞儿,可气死本小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