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曾永不言弃〕〔狂婿归来(赵天赐〕〔我竟然是仙二代〕〔重生为凤:战神王〕〔超级滴滴司机〕〔网游之神级奶爸〕〔弃女多谋〕〔江雪〕〔重生之修罗归来〕〔巅峰弃少〕〔无敌神婿〕〔王的女人谁敢动〕〔左道倾天〕〔心魔种道〕〔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垃圾食品援助蜀汉〕〔欧先生那个偏执狂〕〔掌权人〕〔先锋〕〔丹皇武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黑白照片和熊孩子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噬宝如命的薛康王刘启,为了保全自己的陵寝不被后人盗墓可谓是费尽心思。

    寻常风水高人分金定穴只看地表山川龙脉走势,而薛康王不仅仅只看地表,还探地下,利用山中溶洞暗河水系将随葬墓室完美地隐藏其中,让考古队的发掘工作屡屡受挫。

    至今,康王墓官方考古发掘仅查明并开启了其中2间随葬品墓室,预测还有3间,目前尚待定位。

    康王墓所隐藏的秘密勾起了林深极大的兴趣,让官方考古队棘手的大墓竟然被民间盗墓贼钻了空子,妥妥的打脸啊,而且打的是她爷爷的脸,这个场子要是不找回来,摩羯座的大佬还真咽不下这口气。

    必须给九泉之下的爷爷一个交待,林深正想着,手中的日记本滑了一下,日记封皮的夹层中掉出一张1寸黑白照片。

    林深拾起照片,台灯下细细看去,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样貌标致,鹅蛋脸,梳着两条又粗又长的麻花辫,有着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年轻女孩儿的纯朴之美。

    照片的背后写着两行蝇头小楷,犹记梨花落酒香——周洁。

    林深确定这是爷爷的笔迹,这个叫周洁的女人是谁?林深从未听爷爷提起过。

    爷爷很在乎自己的日记,照片夹在日记中意味着什么?

    不言而喻。

    这个叫周洁的女人跟爷爷的关系一定非比寻常。

    可是为什么在林深的记忆里,却从未听爷爷提起过周洁这个名字。

    就在林深盯着照片幽幽出神的工夫,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来电。

    林深按下了接听,打开免提的一刻,对面传来了一道年轻且又嚣张的男声。

    “你叫林深是吧?听说你牧马人开得挺美?”

    声音跋扈,尾调上扬,给人一种十分欠扁的感觉。

    平白无故一个沙雕打来电话,张口就来这么摸不着头脑一句质问,好像林深跟他很熟是的。

    这人谁啊?这么特么中二。

    林深心里有些不爽,声音冷了下来,不耐地回怼了一句:“本姑娘美什么时候需要你表扬了?”

    对方惊了,没想到女生口气这么吊,直接蹦出一句“卧次奥!”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限你24小时之内把车还我!”

    那小子口气贼几把吊。

    林深:“请问你是谁家的熊孩子?跟你家姑奶奶说话这么没礼貌?”

    “什么特么姑奶……我是……我是谁干嘛要告诉你?你知道我特么是牧马人的原车主就行了!”

    “好,我知道了,你挂了吧。”

    “别别别……”对方连忙喊停,“我看你是女生,不想跟你一般见识,你跟我客气点儿。”

    “你指哪方面?”

    “我……”少年被顶了一下,感觉一口气儿没上来,声音都走了调儿。

    深姐冷笑:“对不起,我不想跟智商掉线的人客气,出于礼貌,我允许你先挂断电话。”

    “少跟我整那些没用的!车!车没要回来我挂什么电话!”对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告诉你!老子买牧马人花了60万,改车花了200万!你居然60万就买走了!”

    “错!是59万!”林深纠正。

    “我……你……”对方有点儿跟不上林深的节奏,嘴都瓢了,“你造吗?刚才我还忘了说车牌,那个nb车牌老子就花68万!整车一共300多万!”

    “车牌?”林深有印象,“你是说……54你88?”

    “对!”

    “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这个车牌甚合我心意。乖,晚安!儿咂!”

    所以我是你爸爸。

    林深笑眯眯地把电话挂了。

    电话那端的方家大少爷都气硬了。

    ……脖子硬了。

    真是哔了狗了。

    方灿老爸的助理从车管所找人调阅了系统登记,方灿的那辆牧马人刚刚过户给了一个名叫林深的女孩儿,助理编了个借口要来了林深的电话号码。

    方灿拿到号码,立刻躲进房间拨打电话,找林深要车。

    道理,方少什么时候讲过。

    结果,黄毛丫头非但不给面子,怼人不说,还占他便宜。

    这胆儿得有多肥?

    不行,法拉利和兰博基尼都追回来了,牧马人也必须追回来,就算为了车牌也得追回来!

    大少继续拨打骚扰电话。

    深姐伸了个懒腰,刚要躺下,电话又响了,还是刚刚那个狗大户家的铁头憨憨。

    林深莞尔一笑,再次按下接听,“喂,你好!”标准的官方开场。

    “我告诉你!”方灿豪横依旧。

    “打住,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谁你不知道?”方灿恨不得顺着手机信号爬过去打人了。

    “你是……”林深迟疑了一下,“刚才那个打电话要车的那个说话不懂礼貌的熊孩子?”

    林深语速很快,方灿想都没想。

    “对,是我!”

    嘟……嘟……嘟……嘟……

    林深又挂了。

    方灿再打过去,对方关机。

    方大少有种掉血的感觉,今天他特么遇到对手了。

    小丫头片子,胆儿是有多肥,不服现实中咱俩碰一碰!方灿暗暗咬牙。

    他憋着一肚子的气给林深发了一条短信,就仨字儿。

    ——你等着(╯‵□′)╯︵┴─┴

    第二天,林深睡到早上9点,洗漱之后,自己弄了份营养早餐,上午到小区的游泳馆游泳。

    中午点了一份外卖,午睡醒来悠哉游哉地驾车出门。

    林深准备到云都最大的古玩市场转转,摸摸行情,在这鱼龙混杂的市井民间,说不定能打听到点儿什么。

    云都文化底蕴丰厚,盛行古玩收藏。

    早些年民间古玩制假造假泛滥成灾,经有关部门严厉打击之后,近些年造假之风有所收敛。但因为特区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海上进出口便捷,古董走私屡禁不止,每年有不少价值连城的古董从这里走私海w,令管理部门相当头疼。

    根据老许提供的信息,四大家族中除了陆家金盆洗手,彻底转行不再沾染古董行业之外,其余三家在古玩市场都保留着生意店铺,毕竟是老一辈发迹的行业,心里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开店不为赚钱只为给自己留个念想。

    林深赶到九里廊古玩市场的时候已经临近下午3点了。这会儿停车场车位已满,林深开车绕到市场后面的一条偏僻的林荫路上。

    就在林深选好位置,准备路边停车的时候,一道瘦高的身影蹿到车前。

    年轻,帅脸,表情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