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儿〕〔终极兵峰〕〔我有一亩仙田〕〔巅峰男主方晟〕〔巅峰先锋〕〔杨风叶梦妍目录〕〔护国战神杨风最新〕〔神豪从游戏暴击开〕〔第一战神杨风最新〕〔掌权人〕〔妖魔哪里走〕〔定鼎大明〕〔我这无处安放的魅〕〔方晟〕〔都市超科幻三国〕〔陆凡韩瑶下〕〔文娱之跨界天王〕〔唐楚楚江辰〕〔凤落蛮荒〕〔康定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哭着也要装完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来人有180+的身高,头发半长,留着纹理烫,左耳上打着一颗黑色的耳钉,阳光下有些反光。m国蓝道夫的太阳镜,simply beach的英伦沙滩装,双手拄拐,那条打着石膏的右腿明目张胆地搭在牧马人的前保险杠上,样子很是嚣张欠扁。

    林深的第一反应是遇到了碰瓷党。

    她喝着矿泉水,指了指前挡风玻璃上方的镜头,“喂,傻小子,你出门碰瓷儿不带脑子的吗?我这车上可装着行车记录仪呢。”

    少年摘下太阳镜,勾着唇,眯着眼,笑得有点儿邪,“你确定我是来找你碰瓷儿的?”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

    说来也巧,因为高考前飙车撞断了腿,方灿整个暑假都呆在家里,今天实在闲得无聊,来到自家的古玩店里跟一群伙计聊天喝茶。无意中透过窗子看见了自己那台被人买走的黄色牧马人,方灿拄着拐急吼吼地冲了出来。

    是昨晚那个打电话来要车的熊孩子。

    林深听出了对方的声音,莞尔勾唇:“原来是你啊……”

    “对!是你家少爷我!”

    透过前挡风玻璃,方灿对上了林深清清冷冷的眉眼,刹那间心生惊艳,恍惚了目光。

    哟!这女孩儿颜值很扛打啊!

    方大少的魂儿有些飘。

    这个有钱人家的熊孩子想法很简单,见面之后撂一通狠话,把不肯还车的小丫头吓懵,逼着她把车重新买给自己,大不了补偿她点儿油钱。

    计划想得很美,可是见面第一眼,九年义务教育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3观,被对方的5官给带跑偏了。

    放出的还是那些狠话,声音里却没了骇人的霸气。

    “小丫头,害怕了吧?什么叫冤家路窄,这泥马就叫冤家路窄!我在2楼店里喝茶,刚好看见你。昨天晚上的账咱们该清算了吧?敢占我便宜,今天让你知道知道,谁应该管谁叫爸爸!”

    方灿抬手,自以为很帅地捋了捋发型,没想到牧马人突然倒车,紧接着一个风骚的走位从他面前绕了过去……

    方灿一脚蹬空,“a我去!”

    差点脸刹五体投地,大少当时就急了:“……你别走啊!等等!你把我车还我!还我!”

    还你?还个锤子,想得美!

    合法交易,凭什么还你!

    林深懒得搭理这个狗大户家的憨憨,不过,她倒也不急着踩油门儿,而是任由车子在路上滑行。

    林深心里清楚,这种富二代骨子里带着傲气,就喜欢欺负人,你若退让,他会愈发嚣张得寸进尺。

    对于这种人,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一次把他收拾得服服帖帖,让他再也不敢有非分之想。

    道路两旁是狭窄的林荫路,中间一条是火热的太阳地,林深的车开在道路中间。

    方灿拄着拐,顶着火热的太阳,一瘸一拐,锲而不舍地在后面追着。

    “你给我停下!听见没有?我让你停车!马上!我可警告你!别把我惹火了!”

    林深根本不加理睬,吹着口哨儿,放着音乐,驾车遛着弯儿。

    方灿心里蹭蹭冒火。

    “小妞儿,你过分了啊!你tm几个意思?遛狗呢?欺负小爷我腿脚不利索是吧?信不信我打电话码人儿?到时候你别哭!”

    “麻蛋!调戏老子,今天这人必须码!”

    方灿叭叭半天,一摸口袋,没带手机。

    卧次奥!关键时刻拉稀。

    下楼时走得太急,手机还在店里充电。有心回去拿,又怕林深开车跑了。

    古玩市场后街比较偏僻,道路尽头是建筑工地,路已封死,平时鲜有行人车辆来往。

    牧马人前方护栏间隙调头,围着护栏绕了一圈儿又一圈儿。

    大少拄着拐,连跑带颠儿,执着地在后面追,本来就腿瘸跑不快,一通紧追猛赶,累得口干舌燥,跟tm孙子似的。

    受不了了,再追下去就要累吐了。

    方灿咬牙,拼尽十八年前吃奶的力气,单腿儿猛蹬,强行加速超车,往牧马人车前一倒,逼停了牧马人。

    方灿把金属拐杖插在车头的保险杠里,耍赖玩儿起了碰瓷儿。

    方灿超车太猛,急刹时左脚的拖孩都特么出溜到脚脖子上去了。

    不过他也豁出去了,顾不上形象了,一边嚷嚷,一边往下扽拖孩。

    “你不还我车,今儿我就不起来了!”

    林深挂档落下车窗,笑着问候碰瓷的少爷:“喂,玩拖鞋的,你说话算数吗?”

    “当然算数!”

    “行!那你别起来!”

    林深为了表示支持,特意从车后排座椅上摸出一瓶矿泉水,开窗丢了过去。

    车里,林深悠哉游哉地吹着空调,刷着手机。

    碰瓷儿的少爷苦逼啊。

    八月盛夏,烈日当空,柏油马路烫得很,大少刚躺下就tm后悔了,可是牛逼吹出去了,现在站起来就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

    大少跷着石膏腿,哼唧着,不时抬抬屁股散散热。

    死要面子活受罪,自己吹的牛逼,哭着也要装完。

    两人足足耗了有四十分钟,方少的小白脸儿明显比刚才黑了一个色号儿,再晒下去就该脱皮了。

    林深送他的矿泉水几口就喝完了,嗓子却还在冒烟儿。

    没办法,方灿只好很没骨气地用手里的空瓶子,敲着车头的保险杠,“喂,水喝完了,再来一瓶!”

    林深很大方,又开窗丢了一瓶水给他。

    这一幕恰好被两名过路的行人看到,连忙举起手机。

    “快看,快看,这年头儿碰瓷儿的可真不要脸,还找车主要水喝。”

    “就是,年纪轻轻穿得溜光水滑,长得人模狗样,尽干那臭不要脸的事儿!”

    “拍他!发微博!发抖音!”

    “对!拍丫的!”

    方灿听见路人如此评价自己,肺都快气炸了,当场口吐芬芳,把申张正义的吃瓜群众给喷跑了。

    大少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大的苦,喝进去的水都变成了汗,被蒸干一层又一层,在名牌沙滩装上留下一圈圈白色的汗渍。

    小白脸儿晒得黑红黑红的,肉皮子生疼。

    骑虎难下的他懊恼自己好死不死忘带了手机。

    本来以为可以轻飘飘地收拾了这小丫头,结果反倒被人家给玩儿了。

    出师不利还差点儿晒中暑,方灿心里苦啊,实在不行撤吧,反正没熟人看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