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意夏言冰叫什么〕〔三个姐姐砍我升级〕〔盛世大明〕〔神医毒妃不好惹〕〔大奉打更人〕〔都市全能奶爸(又名〕〔农家厨娘赚钱忙〕〔我的帝国无双〕〔觅仙道〕〔心魔种道〕〔叶昊郑漫儿绝世赘〕〔绝世战神〕〔那时青春太狂放〕〔北国谍影〕〔大道惊仙〕〔我只有两千五百岁〕〔团宠大佬:妈咪,〕〔有请小师叔〕〔姑苏伊梦夜倾城〕〔玄阳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江湖救急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就在方大少想打退堂鼓的时候,从古玩市场后门儿飞奔出一个人来,身材很墩实,长得很是搞笑。

    晒得头晕眼花的方灿隐约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是死党杜飞!

    方灿连忙抓住这个站起来的机会。

    “灿哥!老大!出事儿!大脸猫跟人拼命去了!拎着家伙去的!”

    “慢点儿逼逼!到底怎么回事儿?”

    方灿拍着屁股上的土,一脸豪横不耐烦的样子。

    “大脸猫……猫子他妹下午去酒吧上班,结果刚到酒吧就被焦三儿的人给绑了,人关在城郊西南的废弃啤酒厂里。我跟大脸猫正在网吧上网,大脸猫接到电话,焦三扬言3个小时之内要是不交出储存卡,他们就……就把大脸猫的妹妹给那啥了!”

    “大脸猫一听红了眼,回家拎着菜刀就找焦三儿那伙人拼命去了。”

    一听这话,方灿脸色变了,情况超乎了他的预料,“你们两个笨蛋,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打了,可你手机没人接。我拦不住打大脸猫,只好打车来店里找你,从窗户看见你在街上晒太阳……”

    “晒个der的太阳,我tm……”

    方灿挠着脑袋叉着腰,想了想还是不解释的好。

    “手机给我,我码人儿!”

    方灿豪横从肚肥手里抢过手机,脖子一梗,眉毛都立了起来,颇有几分江湖大哥的做派。

    电话很快拨了出去,找他老子方秋源要人。

    “爸,把集团保安借我二十个用用!”

    “借保安?”方秋源一头雾水。

    “对!保安!要块头儿大的!长得生猛,镇得住场子的!现在!立刻!马上!二十个就行,不用多!”

    “你小子又要干吗?腿都断了还不消停!”方灿的老爹一接儿子的电话心就烦。

    “我兄弟的妹妹被焦三儿抓了,我要把人抢回来!”

    “你放屁!”

    当老子的立马怒了。

    “说什么鬼话?你以为焦三儿是普通的小混混?你大错特错!焦三儿这个人可不一般,背后有大靠山,来头谁也不清楚!太岁头上动土,你小子别脑袋一热什么事儿都敢掺和!”

    “爸,我马上就是大学生了,你不能对我管得太多,我做事有分寸。”

    “你有个屁的分寸!你那腿是怎么折的你忘了?我要是不管你,你小子都得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爸,你怎么就不信任我?!这事儿我能摆平!”

    “你摆平个鬼!滚回家呆着去!还有!离你那些狐朋狗友远点儿!不许给我捅娄子!我忙着呢!挂了!”

    方秋源不由分说挂了儿子的电话。

    老大碰了钉子,哑巴了。

    杜飞傻眼了,嘴里带着哭腔:“哥……这事儿你要是不管,大脸猫和他妹妹就完了!那焦三儿是道上出了名的心黑手狠。大脸猫落他手里不死也得残废。这么多年的兄弟,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憋回去!哭个der!哪儿那么多废话!谁说我不管了!”

    方灿被杜肥搅得心烦意乱,他咬咬牙,烦躁地揉了揉头发,这条路上连出租车都拦不到,笔直的道路尽头竖着建筑工地的一堵南墙。

    出师不利撞南墙,真特么不是个好兆头,方灿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万般无奈之下,方灿拄着拐,瘸着腿来到车边,叩响了玻璃。

    林深落下车窗,嘴里嚼着口香糖,面无表情地看着中二少年,吐了个不大不小的泡泡。

    方灿的表情有点儿丧,眨着眼,犹豫了几秒钟,咽了口唾沫,艰难地开了口:

    “那个什么,我急着救我兄弟,你帮我个忙。车,老子不要了!你只要把我们送到西南城郊废弃的啤酒厂,从今往后,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不会再因为车的事儿跟你没完没了,我这人说话算数!”

    身后的肚肥感动得差点流下眼泪,老大为了兄弟真特么够意思!就是不知道美女能不能够意思。

    这沙雕小白脸倒还挺仗义。

    林深歪着头,推了推头上的遮阳帽,小白牙咬着粉红湿润的嘴唇,似笑非笑地看着一脑袋呆毛儿的倒霉孩子,既没点头儿,也不说no。

    方灿等了一会儿不见林深回应,登时急了,拍着烫手的引擎盖。

    “大姐,江湖救急行不行啊!?我兄弟和他妹妹就特么快没命了!”

    “油钱谁出?”

    林深市侩地问。

    方少心里握了棵草,憋了半天,“……我出!你开价!”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林深:“你很有钱吗?”

    “废话!”

    方灿气笑了。

    “那你智商为什么不充值?”

    方灿:“……”(°ー°〃)

    艾玛,在这儿等着他呢。

    看着一脸懵逼无处安放的方灿,林深勾唇一笑。

    她并非不想帮忙,只想教训一下有钱人家的熊孩子,让他懂得做人别太狂。

    林深挑了挑修长好看的眉梢,向后轻轻一甩头,“行了,别杵着了!上车吧。”

    听到上车两个字,俩倒霉孩子长出了口气。

    杜飞扶着方灿爬上了牧马人的后排,杜飞报了地址方位,一脸焦急地对林深说:“美女拜托,人命关天,路上尽量开快点儿。

    方灿再次口吐芬芳,嘴贱地补刀一句:“马上就读大学的人了,长脑子干嘛使的?看清楚性别再提条件。女司机!你要求别太高!”

    语气中夹杂着对女司机浓浓的不屑,要不是自己的右腿不利索,方灿都想把林深换下来自己当司机了。

    “也是哈……”

    杜飞也觉得老大言之有理,告诉林深:“美女,别紧张!能开多快开多快,安全第一。”

    林深向后斜了两个傻逼一眼,没说话。

    方灿和杜飞觉得突然车里有点儿冷。

    “快可以,扣分儿罚款算你的?”

    林深淡淡地开了金口。

    “算我的!”大少拍着打着石膏的断腿,又开始豪横了,“这点儿事儿我还摆不平?白在云都混了!”

    手机定位了西南城郊的废弃啤酒工厂,德纲大爷的声音中从导航里传了出来。

    “准备出发……”

    林深一脚油门儿,方灿和杜飞身体刚刚放松,一阵强烈的推背感来袭,牧马人像一头咆哮出笼的猛兽冲出了无人的街道,前方路口弯道绿灯无人,猛兽一个飘移上了主干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