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儿〕〔终极兵峰〕〔我有一亩仙田〕〔巅峰男主方晟〕〔巅峰先锋〕〔杨风叶梦妍目录〕〔护国战神杨风最新〕〔神豪从游戏暴击开〕〔第一战神杨风最新〕〔掌权人〕〔妖魔哪里走〕〔定鼎大明〕〔我这无处安放的魅〕〔方晟〕〔都市超科幻三国〕〔陆凡韩瑶下〕〔文娱之跨界天王〕〔唐楚楚江辰〕〔凤落蛮荒〕〔康定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女司机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林深快速回盘,仪表盘上的车速指针瞬间破百。

    牧马人蛇形变道,短短50米连超了两辆车,在前方路口黄灯亮起的前一瞬间二次漂移过弯道,连白实线都没压,距离感把握得超级精准。

    第一次加速漂移的时候,坐在后排的方灿和杜飞没想着系安全带,直接原地起飞,跟车顶来了个亲密接触,咚、咚两声。

    落下来的时候方灿压到了杜飞身上,滚成了一团。不等两人爬起来,牧马人二次漂移,两人屁股二次离开座椅,脑袋在半空中结结实实地撞到了一起,落下来换成了杜飞压方灿。

    “肚肥!起开!你tm压我意大利炮了!”

    方灿奋力推开压在身上的胖子兄弟。

    深姐只用一脚油门儿就教会了两个中二少年闭嘴。

    能把牧马人开出漂移感的司机还真不多见,这妞儿……神了。

    两个倒霉孩子好不容易坐稳了身子,大少望着专注驾车的女孩儿,大脑陷入了死机状态。

    “老大,我帮你把安全带系上。”

    杜飞狗腿地贴了上来,想要为懵逼中的老大服务。

    胖子亲密无间的贴身服务让身为直男的大少极度不适。

    还是处的他,身子怎么能让其它男人碰,兄弟也不可以。

    “滚滚滚……别摸我!离我远点儿!我自己有手!”

    方灿推开杜飞,自己系好了安全带。

    ***

    牧马人闹市狂飙,山地越野之王在林深手中硬是开出了法拉利的感觉。

    出城一路,牧马人一直在疯狂超车,中途有两个红灯躲不过去,不得不停车。除此之外,一路风驰电掣。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除了超速,林深全程没有其它交通违规,就连压白实线的细小失误都没出现过一次,也没有影响到其它车辆的正常行驶。

    可话说回来,仅凭超速这一条就足以吊销驾照了,方大少可是打了包票的。

    扣分算在他头上。

    凭心而论,从小喜欢飙车,自诩陌龙山车神的方少自己也不敢保证能把牧马人开到像林深这种水平,简直tm绝了!

    什么叫豪横?这特么才叫豪横。

    实力打脸啊……

    一直看不起女司机的方灿和杜飞乖乖闭嘴,一路安静得跟两只小绵羊似的。

    林深只是瞄了一眼导航路线,再后来导航就跟不上她的车速了,牧马人像一道黄色的闪电,秒杀一切车辆。

    中途,杜飞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连忙把手机递给了方灿,“老大,你女朋友,司洋大小姐的电话,估计是查你岗的。”

    “不接!”

    方灿拿过手机二话不说,直接挂断关机。

    从市中心到郊区啤酒厂50几公里的距离,林深只用了半个小时,反正超速扣分罚款算有钱人的。

    ***

    西南城郊,废弃的啤酒厂。

    林深一个急刹,越野车稳稳停在锈迹斑斑的酒厂大门之外。

    “到了,下车。”林深声音慵懒地说。

    杜飞脸色发白,高度晕车。头昏脑胀的他手扒着车门,脚软得不敢落地。这趟搭车让他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刺激,转弯漂移的时候,杜飞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终于体验到了什么叫人在前面飞,魂儿在后面追。

    “老大,帮我一把,我……下不去车了。”

    看杜飞那副没出息的样子,方灿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用自己唯一好使的左腿,照着杜飞的屁股就是一jio——走你!

    杜飞一个五体投地平沙落雁式着陆了。

    方灿下车,拄着拐绕到驾驶室旁边,敲了敲窗户。

    林深降下车窗。

    方大少一脸懂事的样子,声音破天荒的客气:

    “那个……能跟你商量一下吗?”

    林深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歪着头瞟了一眼突然学乖的中二少年。

    “什么事?说。”声音依旧冷漠疏离。

    “这儿周围不好打车,你看……能不能等我们一会儿?”

    方灿的嗓子有些哑,不自觉地染上了几分讨好的意味。

    “最多,最多半个小时,我就能把人带出来,等回了市区我一并给钱你,到时候随你开价。”

    林深收回目光,懒洋洋地摆摆手,“快去快回,别磨叽。”说完便升起了车窗。

    刚刚收到男朋友发来的视频,深姐心里正乐,哪有时间搭理方灿那货。

    也不知是怎么了,一贯豪横的方家大少今天明显不在状态,突然豪横不起来了,甚至还有点儿不敢正视林深那双好看的眸子。

    方灿也搞不懂自己为毛会这样低声下气,这不是他风格啊!

    今天真是哔了狗了。

    隔窗凝视捧着手机,唇角勾起的女孩儿,方灿有些丢魂儿。

    “哥,哥……”

    身后有人拍他肩膀。

    方灿扭头,身后站着的是杜飞。

    这货手里掂着两块不知从哪儿抠来的板儿砖,上面带着泥巴不说,还长着一朵狗尿苔,像极了陈年的古董。

    “哥,你挑一块。”

    看见跟班小弟的一刻,方灿眉毛一竖,立刻又找回了豪横的感觉,果断一巴掌呼了过去。

    “你小子脑袋是不是有坑?”

    肚肥纳闷儿,眼神无辜,“没有啊!我今天特别正常!”

    “咱们是来谈判的,你就这样掂着板儿砖进去,没等谈先干起来了!”

    “哥,万一动手呢!他们人多,咱们怕吃亏啊!”

    “藏藏藏……藏起来!谈不成再来硬的!”

    “哦。”

    肚肥把手中的板儿砖摔成两半,捡了其中的半块塞进裤裆里,把裤绳紧了又紧。

    方灿看得两眼发直。我去,这特么是哪个帮派的神仙操作?

    头铁的憨憨一见老大怪异的眼神,才意识到被老大误会了,连忙解释:

    “哥,不是你想的那样。就上初中那会儿,我上学总遇上擂肥抢钱的小混混,后来我妈就在我裤裆里缝了个超大的帆布口袋,就像袋鼠一样,东西放在里面特别保险。这些年来优良传统一直保留着,平时你给我的好烟,我也放这里藏着。”

    方灿深吸了一口气,掐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努力回想着以前肚肥给自己上烟的每一个细节,越想越后怕……

    “哥,你咋了?紧张了?要不来根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