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晋宫玄迷之百首宫〕〔叶清心启〕〔最后一个大秦方士〕〔西游:我的龙族是〕〔萧天策高微微〕〔天神殿〕〔主角叫萧天策的〕〔女配她真的不想死〕〔高天策高微微〕〔红儿〕〔女尊之男神的自我〕〔柯南之我不是蛇精〕〔镇国战神〕〔万世为王〕〔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剑剑超神〕〔言染苏御〕〔绝品上门女婿〕〔至尊强婿〕〔重生为凤:战神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这个女孩儿有问题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吊挂在二楼栏杆上的费嘉和杜飞两名同学也奋力睁开了眼睛,难以相信眼前所看到的紧张一幕。

    卧次奥!

    霸气!

    牛掰!

    这个女孩儿到底什么来头?

    现场一片懵逼。

    林深面不改色,清清冷冷地站在桌球案边,目光寒凉地扫视全场。

    “你们是单挑,还是一起来?”

    出来混的最讲究面子,今天被一位不知名的少女砸了场子,这口气如何能够咽得下去。

    焦三儿当场红了眼,牙缝里狠狠地挤出了三个字——“给我上!”

    这些平时就喜欢打群架的流氓混混兴奋得两眼放光,一个个攥着拳头咬着牙,横眉立目地包抄过来。

    林深不紧不慢地脱下了身上那件溅血的长袖格子衬衫,露出了里面的黑色紧身无袖t恤。

    衬衫溅上了血,已经不能再要了,林深在衬衫袖口处打了个结,随手抄起案子上的一颗桌球,塞进了打结的袖子里。

    简单的动作带着逼人的气势,门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下,身影又酷又冷,气质炸裂。

    女孩手里拎着衬衫,抿着水润淡粉的嘴唇,半眯着眼,静静地看着包围过来的一群流氓。

    恶战一触即发,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不安的因子。

    压抑。

    躁动。

    先前两名给方灿灌酒的小太妹凑到焦三儿身边,嗲声嗲气发着浪,就要往焦三儿的腿上坐。

    “滚滚滚……”

    焦三儿心里莫名烦躁,正有火没处撒,看不清眉眼高低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焦三儿不胜其烦,胳膊一甩把两个贱人推开一旁,两名小太妹怏怏不乐地被撅了回来。

    焦三儿面色阴沉地盯紧林深,女孩儿的一举一动都无比的镇定从容,寻常人孤身面对一群流氓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了,可是她却没有。

    这个小丫头不简单啊……

    老混混心中犯起了嘀咕。

    焦三儿也是道上的一霸,见识过道上不少的大场面,可是今天面对孤身登门挑战的林深,他的心底却莫名地滋生了一丝不安。

    储存卡丢失对他而言是个祸根,让他万分头疼,东西要是流出去,老板铁定不会饶了自己,那时就算自己有十条命都不够阎王老板宰的。

    焦三儿后悔那天酒后失言被人偷拍,他没想到自己身边会有条子的卧底。

    好在人已经做掉了,可存储卡却不翼而飞,根据现场排查,锁定的怀疑对象就是那名酒吧的打工小妹。

    手上已经有了一条人命,焦三儿不想再把事情闹大,可是今天他骑虎难下。

    方灿事情节外生枝,登门谈判要人,他原本没当回事儿,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方家小少爷不懂事,适当教训一下,看在方家老总的面子上可以原谅。

    该给方家的面子,他已经给了,可万万没想到方灿这个惹祸精还招来了一个会打架的丫头,这个又冷又酷的女孩儿点燃了焦三儿心底的不安之火。

    明眼人都看得出,女孩儿打架的手法很专业。

    她不会跟死去的韩白毛儿有关系吧?

    难道她也是警方的人?

    看着年纪嫩,应该不会吧……

    焦三儿的心里渐渐焦躁起来。

    他想了很多,如果是那样……今天就更不能让她走了!

    就在焦三儿狐疑之际,林深已经接连放倒了他两名手下。

    长袖衬衫包裹桌球作武器,这东西抡起来就跟流星锤一样,易攻难防,打人非常疼。

    那些只会街头打架抡板砖、挥王八拳的流氓混混很不适应这种打法,挥胳膊去挡,桌球就会立刻绕过来砸中脑袋,一砸一个包,脑瓜子嗡嗡的。

    林深出手又快又准,两三下就能解决一个,有几个更是一击倒地,轻轻松松,不废吹灰之力。

    “啊——好疼!”

    “卧靠!把我牙干掉了!”

    “门牙算个屁!老子智齿都给打掉了!关键还是没发炎的那颗!”

    “我歇会儿,你们先上,我要发财了,眼前全特么是小星星!”

    “……”

    现场一片鬼哭狼嚎,哀声不绝于耳,但凡不知死活往上冲的,无一例外,分分钟放倒,统统倒地昏迷。

    女孩儿打架的手法特别专业,干脆利落,又美又飒。

    出来混第一回遇到这么狠的角色,焦三儿都懵了。

    他恍然记起,林深这种打法他很早以在网上前见过。海外网站的一段视频,一个老便衣警察采用了林深同样的手法,夹克衫+桌球,放倒了一群人高马大校园擂肥的街头流氓。

    眼看着派出去的小弟统统被林深放翻,焦三儿的表情有些扭曲,再也坐不住了。

    他起身场旁边抓过一顶摩托车头盔戴在头上,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蝴蝶刀,右手持刀在前,左手护在胸前,向着林深缓缓逼近。

    随着一声给自己打气的恶吼,焦三挥着匕首扑了过来。

    林深后撤蹬地,轻盈地跃起,落在桌球案上。

    焦三一下扑空,刚一转身,就被林深甩出的衬衫袖子勒住了脖子,扑倒在桌球案上。

    头盔影响了视野,慌乱中焦三挥刀乱扎,刀子插在球案上拔不出来。

    林深果断一脚,跺在他手臂的反关节处,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刀子脱手,焦三惨叫。林深纵身绕到他的身侧一记手刀,劈在他的颈部,焦三昏了过去。

    林深拔起球案上的蝴蝶刀,在手中翻了几个花式,向着沙发方向走来。

    “该你们了。”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不带一丝温度。

    沙发上钳制着方灿的两男两女慌了神,唯唯诺诺地松开了手,仓皇后退,贴着墙根儿一路飞快地溜之大吉。

    方灿瘸着一条腿挣扎着坐了起来,一脸懵逼地看着走到身边的林深。

    林深挥刀挑断了懵逼少年手上的绳子,刀子往桌上一丢,抓起桌上一瓶没有开封的矿泉水拧开洗了洗手,随后瞟了方灿一眼,懒得跟他废话。

    “给你们5分钟,不出来,自己打车回去。”

    丢下这句话,林深转身扬长而去。

    望着林深去的背影,方大少的眼睛都拔不出来了。

    简直太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