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快亏成麻瓜了(〕〔我的代号叫绿牛〕〔我专杀主角〕〔古神之混沌青莲〕〔我想修仙不想练武〕〔我在决斗都市玩卡〕〔茅草垛里的风筝〕〔一胎75亿宝〕〔开局九个神级姐姐〕〔斗罗之我哥是海神〕〔我真不想长生〕〔冷蓉蓉墨凛渊〕〔三国从忽悠刘备开〕〔高维猎杀者〕〔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雨忍村的长门〕〔萧天默苏佑希〕〔我专属的超凡世界〕〔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全能狂少秦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藏在这里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5分钟后,人出来了。

    方灿拄着走在前面,费嘉和杜飞这对难兄难弟相互搀扶着,身后跟着一个长得有点儿有点婴儿肥的女孩儿,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子小小的,身上穿着酒吧的裙装制服,脸上带着尚未褪去的惶恐和怯懦。

    四人来到车边,长得像土拨鼠似的胖子杜飞笑嘻嘻地开口道:“那个……谢谢你啊!美女,今天这事儿挺不好意思的。啥时候有空?我们兄弟请你吃饭!”

    眼睛肿成一条线的大脸猫在旁边补充一句:“对对对,你选地方,老大买单,我们坐陪。”

    方灿一听不乐意了,麻蛋,抢我台词儿!手下小弟说话这样随便,真是太不懂事了,必须教育。

    啪!啪!两记头皮杀招呼过去。

    “你们两个憨批,不懂礼貌!就这样请客的时候,我好意思带上你们?连个称呼都没有,叫深姐!”

    “是!”

    “深姐好!”杜飞和费嘉点头哈腰,异口同声。

    “深姐好。”费嘉的妹妹费小玉低着头,眼睛盯着地面,细声细气地叫了一声,“给您添麻烦了!”随后还鞠了一躬。

    小姑娘穿着酒吧服务生的制服,人长得娇娇小小,这才是标准的好欺负的软包子。

    这样的小姑娘会冒险偷流氓混混的东西?可能性真的不大。

    林深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没应声。

    方灿大手一挥,现场安排工作,“兄弟们,打道回府!你们三个,坐后排!”说完自己一瘸一拐地绕到车子的另一侧,大模大样地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拐交单手,抬屁股就要上车。

    林深一个眼神飞过去,“你——后面坐着去!”说完,把自己那件带血的衬衫揉成一团丢在了副驾驶位上。

    “深姐,我……那个……”

    方灿闹了个大红脸,讪讪挠头。

    讨价还价?

    借他个胆子也不敢。

    方灿是个爷们儿,在前排受了委屈,在后排找了回来,瞪着后排龇牙看热闹的两名小弟。

    “你们两个笨蛋一点儿眼色都没有,就不知道给老大让个位置?”

    后排坐四个人会很挤,杜飞和费嘉面面相觑,你拱我一下,我拐你一下,俩人捅捅咕咕。

    “兄弟,你去后备箱。”

    “不,你去!”

    肚肥:“我受伤了!都是为了救你!你丫不得表示一下吗?”

    大脸猫:“兄弟,对不住了,你长得太丑,我不想让你跟我妹坐得太近!”

    “卧次奥!”

    杜飞差点儿气到原地爆炸。这货嘴里问候着好基友的大爷,像个受气包似的,闷闷不乐地爬去了牧马人的后备箱。

    林深开车送他们各自回家。

    杜飞和费嘉的父母都是做小本生意的人,平时养家糊口都很艰辛,这样的家庭很难承受市区中心高昂的房价,他们两家都位于比较偏远的城郊。

    现在人救回来了,不用急着赶时间,林深没再飙车,先送了杜飞,又把费嘉兄妹平安送达。

    回市中心的路上,车上只剩了两个人,气氛有点儿微妙。

    方灿一个人坐在后排,歪着头,两眼不时偷偷瞟着专注驾车的林深。

    两个小时前,彼此还是冤家对头,现在,自己的和兄弟的小命都是人家救的,关键时刻没有弃自己于危难而不顾,这是何等高尚的情怀?

    方少感到心中一阵从未有过的悸动,忽然觉得这妞儿方方面面很对自己的胃口。

    无论是飙车还是打架,林深的水平都能给自己当爸爸。

    见面第一眼的时候,方灿曾为林深的颜值所惊艳,但那时他心里憋着气,只给林深打了95分,现在看了来这个分数有点儿低。

    没有了那件宽松衬衫的封印,黑色的紧身t恤完美地诠释了林深的美好身材。

    啧啧……

    爸爸的小腰……可真细!

    爸爸的双腿不但修长……还特么直!

    爸爸的皮肤白得哟……晃眼!

    按局部地区的海报高度来说……爸爸低头的时候应该是看不见脚的。

    明明很瘦,身材还那么有料。

    方灿两眼粘在了“爸爸”身上拔不出来。

    心跳在不断加速,呼吸也跟着变得急促,口干,舌还燥,忐忑中还夹杂着一丝躁动、不安……

    糟糕!

    方灿心中警铃大作。

    难道是心动的感觉?

    阿西巴!等了这么多年,爱神终于对老子下手了。

    就在方灿悠悠出神之时,林深猛然一脚急刹。

    方灿没系安全带,一头怼在了前排副驾驶的椅背上。

    林深头也不回,牧马人再次加速,方灿撞得生疼,撑着身子晕晕乎乎地靠在后排座椅上,两道鼻血缓缓流淌。

    这是方灿的老毛病了,鼻腔中的毛细血管特别脆弱,很容易流鼻血,各大医院跑了多次,也没诊断出个子午卯酉。

    方灿明知林深故意整他,心里却还美滋滋的,果然最难消受美人恩。

    这一刻,方灿突然开始对自己有所怀疑——“卧靠!老子不会是个抖m吧?”

    这个可怕的念头刚一跳出来就被他压了下去。

    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

    方大少怎么可能是抖m。

    他只是对林爸爸无限崇拜。

    方灿仰着脑袋两手到处划拉,终于从前排改装的座椅后摸出了一盒抽纸,胡乱卷了两个纸卷塞进鼻孔。

    无意间胳膊上粘了什么东西,有些痒,方灿低头一看,是一张拳头大小的圆形不干胶贴纸,上面印着一个黄色荧光的阿拉伯数字“13”。

    方灿赫然记起刚才坐在自己旁边的费嘉的妹妹费小玉,小姑娘假期在酒吧打工给家里挣钱,根据酒吧的规定,服务生的制服上粘着各自的编号。这张印着数字13的荧光不干胶应该是费小玉衣服上掉下来的。

    方灿随手撕下贴纸,正要揉成一团塞进口袋,余光瞥见不干胶后面粘着一个黑色的卡片。他好奇地看了一眼,那是一张类似sd存储卡的东西,只有指甲大小。

    方灿把卡片取下来好奇端详了一阵,猛然一声大叫:

    “我去!狗日的焦三儿口口声声要找的存储卡居然tm藏在这里!”

    今天他们三个倒霉蛋就是栽在了这张破卡上,方灿想想就火大。

    出于好奇心,方灿很想知道这卡中到底隐藏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