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红儿〕〔终极兵峰〕〔我有一亩仙田〕〔巅峰男主方晟〕〔巅峰先锋〕〔杨风叶梦妍目录〕〔护国战神杨风最新〕〔神豪从游戏暴击开〕〔第一战神杨风最新〕〔掌权人〕〔妖魔哪里走〕〔定鼎大明〕〔我这无处安放的魅〕〔方晟〕〔都市超科幻三国〕〔陆凡韩瑶下〕〔文娱之跨界天王〕〔唐楚楚江辰〕〔凤落蛮荒〕〔康定天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你也配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站住!”

    唐杏芳大声开口,腔调一如既往的高傲,口气更是强硬。

    冷不丁的一声打破了店里舒适的购物环境,导购和客人们都投来了莫名其妙的目光。

    林深没走多远,乍听见熟悉的声音,下意识停下脚步,回头瞟了一眼,对上了唐杏芳又冷又傲的一张脸。

    唐杏芳丢下同伴,踩着趾高气扬的步伐向林深走了过来。

    这摆明是找茬儿来了,林深无奈地勾了勾唇,就像费墨定律所讲到的,哪怕世界再大,也能让你在不经意间遇到自己不想遇见的人。

    一千多万人口的大都市,昨天刚刚起了争执的母女,今天就再度擦肩,难道真的是因为爱恨相吸?

    林深心中苦笑,这个妈可不是省油的灯,只怕今晚又要作妖了。

    造孽啊……

    就在林深思索的工夫,唐杏芳到了跟前。

    林深身高172,比唐杏芳还要高上三四公分,她脚上蹬着一双帆布鞋,而唐杏芳穿的却是5厘米的高跟,这样一来母女二人的身高基本上平分秋色。

    唐杏芳扬着下巴,推了推鼻梁上的太阳眼镜,熟练地摆出了总裁夫人高高在上的姿态。

    “连声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想走?”

    开场没有称呼,表明唐杏芳不肯承认她们之间的母女关系。

    林深修长的眉梢轻轻一挑,不急不缓地反问了一句:“不然呢?难不成还指望我给你小费吗?”

    礼尚往来,唐杏芳被狠狠地噎了一下,没想到林深敢这在种场合跟自己公然呛声。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梵克雅宝的店长是位中年男士,预感到情况不妙,本着职责所在,他紧走几步来到跟前,“二位女士,请问有什么事情需要解决?”

    林深扭头看了一眼闻声而来的店长,笑了笑,开口道:“这位大龄女士莫名其妙阻止我离开,还无端对我出言不逊,态度豪横,请问她是你们店的柜姐儿吗?”

    林深刚刚刷卡买了十几万的商品,店长一直在旁边笑脸接待,对于这样的实力客户,店长态度上自然恭敬迎合,鞠躬回答: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您误会了,我们的服务导购人员没有超过35岁的。而且,我们店有严格的规定,禁止导购收取客户小费。”

    店长言辞委婉,没有正面回答林深的问题,不过言下之意已经说明,这位言行怪异的女士跟本店无关。

    林深笑了,了然地点了点头。

    林深口中的大龄女士和店长的补刀像针一样在唐杏芳的心头狠狠地刺了两下,豪门总裁夫人的表情瞬间龟裂。

    唐杏芳虽然早已过了不惑之年,徐娘虽已半老,自认为保养得好,没想到却被人含沙射影讽刺了自己的年龄,她隔着眼镜狠狠地剜了店长一眼,声色俱厉地出言警告:“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不需要你来干涉!让开!”

    这个女人一看就有钱有势,是个不好惹的主儿,店长识趣地退开一旁。

    同来的熊太太还没摸清头脑,颠着一身的富贵肉凑上跟前,“唐唐,怎么了?”

    “有点儿私人问题需要解决。”唐杏芳压下心头怒火,随即她给了林深一句警告:

    “我限你3分钟之内,把刚才买的商品退掉!”

    林深不为所动,目光定格在唐杏芳傲慢的脸庞上,“这位女士,你的言行很粗鲁,完全不讲道理!我提醒你请注意自己的态度。还有,你说话归说话,别喷唾沫星子,脏了这里的环境。”

    林深一边说,一边从新买的迪奥挎包中掏出一片消毒湿巾,煞有介事地将自己的手臂仔细消了消毒。

    如此一来,围观的人都以为唐杏芳说话把唾沫喷到了林深的手臂上,吃瓜群众交头接耳。

    唐杏芳没想到林深如此伶牙俐齿,开局一不留神就吃了暗亏,感觉到四周一道道嘲讽的目光刺在身上,唐杏芳内心的恼火都写在了脸上,表情也随之变得扭曲。

    “你别胡说八道。”

    “这位女士,请你为刚才的无礼要求和言行向我道歉。”林深开始反击。

    “林深!你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唐杏芳心里的火已经压不住了。

    熊太太看懵了,忍不住捅了捅唐杏芳的胳膊,“你认识她?”

    “我……”唐杏芳忽然语塞,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和林深之间关系。

    承认林深是自己的女儿?那岂不是为林深正名,告诉公众这位是陆家的千金小姐,无论如何也不可以!

    林深抿了抿唇,看着唐杏芳脸上的糗态,眼底升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抓住机会反问道:

    “这位女士,你的态度很不礼貌,难道我跟你之间很熟吗?”

    唐杏芳咬着牙,“哼,我倒是希望我们之间扯不上任何关系!我问你,你有什么资格花钱大手大脚,十几万的奢侈品,想买就买?”

    林深忍不住笑出声来:“你神经病啊?我花自己的钱买东西跟你有关系吗?难不成我还要跟你打个报告?你不觉得自己管得太宽了吗?女人,操心太多容易老,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中-年-大-妈!懂?”

    林深神情自若,喧嚣不入耳。她知道母亲心里憋着坏,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了几下,悄悄地启动了毒液手机的一键录像功能,镜头旋转自动跟拍唐杏芳的一举一动。

    林深微扬的语调像一把利剑戳在唐杏芳胸口,尤其是那一字一顿的中年大妈听得唐杏芳气血翻涌,眼前发黑。

    她努力定了定神,“那件项链是最后一件,宁宁早就心仪想买,今天却被你抢先了一步,你没资格戴它!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你要么退货,要么把它等价转让给我!”唐杏芳终于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

    对于如此无礼的要求,现场一片哗然,这个女人好不讲道理,这仗着自己有钱抢劫啊!

    怕不是哪个神经病院跑出来的吧?

    看她一身名牌,做人怎么这么没素质?

    对于唐杏芳的无理要求,林深嘴角含笑,眼眶却微红。她扭过头去,用力地长长吐了口气。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对自己处处刁难,极尽讽刺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生身之母,林深第一次宁愿自己从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

    唐杏芳还在不依不饶,“你一个穷山沟里出来的丫头!哪儿来的钱买奢侈品?谁给你的钱?我怎么不清楚?”

    “你是什么档次的人自己心里没数儿吗?吃喝也好!穿戴也罢!要符合你的身份!你守着农村两亩破地,一周能吃上两个鸡蛋就已经算幸福人生了,还想着穿金戴银?你也配?”

    “我最后一次命令你马上把项链退掉!”

    唐杏芳扬着下巴,颐指气使,气焰嚣张到了极点。

    这条项链要是别人买去了,唐杏芳或许还可以容忍,可偏偏在她眼皮底下抢走奢侈品的人是林深,用的还是她老公陆连城的钱!这简直是在打她的脸。

    林深看着唐杏芳,两手紧握,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这位脑子不清楚的女士,请照照镜子,你无理取闹的样子特别的滑稽可笑。我已经对你再三忍让,法制社会,就算你有钱,也不等于你可以为所欲为。”

    “你少来!我是你的长辈,我当然有权力教育你!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你根本不配拥有奢侈品!十几万的项链戴在你这种穷酸丫头的脖子上,你觉得合适吗?你不觉得丢人,我替你感到丢人!十分丢人!”

    关键时刻,唐杏芳想搬出长辈的身份来压制林深,当着围观群众的面却又不敢把话说得太明。如此一来,反倒令围观群众一片哗然,只觉得这个女人无理取闹,八成是疯了。

    “今天,你要是不把项链退了,就别想平平安安的离开!”

    林深心里憋着火,努力克制着情绪,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一些:

    “你说这些话不觉得可笑吗?不要随随便便把长辈两个字挂在嘴边,谁家的长辈像你这样蛮不讲理?人到中年不要把自己活成一个笑话。说我不配花钱买奢侈品?可我花过的哪一分钱是你给的?想教育我?你又在我的人生经历中扮演过什么角色?如果没有,请不要在我面前指手画脚,那样只会让人觉得你恶心!非常恶心!”

    林深铿锵有力的一席质问令唐杏芳哑口无言,此刻的她像一只炸了毛的母鸡,脸上表情风云变幻,精彩绝伦。

    “林深,你还敢跟我顶嘴,真是是翅膀硬了!”唐杏芳咬牙切齿,此时此刻她只想抡起巴掌,狠狠地教训林深这个大逆不道的女儿。

    “谢谢夸奖。”林深声音没有丝毫变化,清澈的目光带着讽刺的寒凉直逼人心,“拜您所赐,从我出生的那天起,翅膀就已经硬了。”

    “林深!你别给脸不要脸!”

    林深扯了扯嘴角,眼底泛起星星笑意,声音不急不徐地说道:“脸我自己有,你给的,本姑娘看不上!”

    这句话说得好,围观的吃瓜群众有人为林深鼓掌。

    唐杏芳扭头,狠狠一记眼刀子飞了过去,吓得鼓掌的女孩儿吐了吐舌头,缩到了男朋友身后。

    这女人好凶的喔。

    “林深,我最后再跟你说一遍,把项链退了!”

    唐杏芳压低了声音,把脸又往跟前凑了几分,“那是宁宁看中的首饰!你有什么资格跟宁宁争奢侈品?”

    “唐杏芳女士,就因为你女儿看中这条项链,我就要把东西让给她。你有毛病吧?我付了款,东西就是我的。你凭什么要求我把东西让给你?你的脸有多大?你在家里横行霸道惯了是吧?看清楚了,这不是你家,我跟你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我凭什么听你的?奉劝你一句,名气不是可以用来骄傲任性的资本,年龄大也不一定就值得别人尊敬,还请你自爱一些!”

    林深说完转身想走,可惜,唐杏芳并不肯就此善罢甘休,气急败坏的她顾不上其他,上前一把扯住了林深的胳膊。

    林深不得不停下脚步,迎着唐杏芳通红的两眼,冷冷地说道:“你放手!”

    “把项链留下!然后道歉!滚蛋!”

    唐杏芳跟吃了炸药似的,叫嚣着劈手夺下林深手中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胡乱一扔,袋子里的衣服、鞋子统统散落出来。

    “滚!马上滚!不然我抽你!”

    林深的目光从散落一地的衣物移到唐杏芳脸上。

    她看着这张与自己略有几分相似的脸,心里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心酸、愤怒、悲哀、疼痛交织在一起,最后归于麻木。

    她是真的很想给她留点面子,毕竟怎么说也是她给了自己生命。

    可惜……罢了……

    局面已然至此难以收场,店长见势不妙,连忙躲到一边的角落里,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熊太太见事情闹到如此地步也是始料未及,不得不出言劝阻:“唐太太,你这是怎么了?有话好说啊!”

    唐杏芳的火气相当大,扭脸道:“你知道这丫头的真实身份吗?你知道她的钱是哪儿来的吗?别看这丫头年纪轻轻,一脸清纯无害的样子,她身上藏着很多见不得人的秘密!”

    唐杏芳的声音尖锐,抛出一连串的问话,故意把言辞说得十分隐讳,语气中夹杂着一抹发泄的快意。

    听了唐杏芳意有所指的一番话,熊太太浮想联翩。

    受了误导的熊太太顿悟似的点着头,“难怪你这么大火气,原来这丫头是小三儿的女儿!看小丫头片子的那狐媚子德性,都不用想,她妈一准儿是个勾三搭四的狐狸精!呸!臭不要脸!”

    后面还有一些话,熊太太忍住没说,她猜想被勾引的人极有可能是唐杏芳的丈夫,否则,唐杏芳哪来这么大的邪火。

    熊太太的老公杨总和陆氏集团目前正好有项目合作,唐杏芳有事儿,熊太太自然是毫不犹豫地站在她的立场上。

    熊太太说得很难听,也很大声,唐杏芳的脸上闪过几分不自在,咬咬牙,压下了心头的不快。

    林深自然不会对跟唐杏芳同一立场的熊太太有什么好感,可刚才她说的那些话,林深居然不想反驳。

    林深勾起唇角,怒极反笑。她抱着胳膊环在胸前,看着她们继续表演。

    对于被小三破坏家庭这种事,熊太太本人也是深受其害。如今老公事业有成,在外面有了情人,小三儿三不五时地打来电话向她挑衅,她恨不得拿刀砍了那个插足自己家庭的野女人。

    设身处地,熊太太忽然对唐杏芳多了几分理解和同情,关键时刻扮演起了铁杆儿闺蜜的角色,当场破口大骂:

    “出身下贱的小丫头片子,还有脸逛奢侈品店!你知不知道你买奢侈品的钱是你妈当小三儿赚来的?你妈脏心烂肺不要脸!你他妈也跟着不学好!上梁不正下梁歪,像你这种人就该去死!”

    熊太太骂起人来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全然忘了自己豪门夫人的身份。

    唐杏芳暗暗捅了捅熊太太,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我说的人不是她妈!”

    噢……熊太太再次恍然大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