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曾永不言弃〕〔狂婿归来(赵天赐〕〔我竟然是仙二代〕〔重生为凤:战神王〕〔超级滴滴司机〕〔网游之神级奶爸〕〔弃女多谋〕〔江雪〕〔重生之修罗归来〕〔巅峰弃少〕〔无敌神婿〕〔王的女人谁敢动〕〔左道倾天〕〔心魔种道〕〔我真不想改造世界〕〔垃圾食品援助蜀汉〕〔欧先生那个偏执狂〕〔掌权人〕〔先锋〕〔丹皇武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 怀石料理
    . ,最快更新王牌全能大佬燃炸了最新章节!

    大脸猫架着方灿的胳膊把人拖了起来。

    “老大——请!”

    “吃吃吃……撑死你们得了!请你们吃饭,还得给你们当司机!我怎么交了你们这两个坑货?”

    方灿嘴上抱怨,身体却是很诚实,拍拍屁股钻进了驾驶室。

    很久没摸车了,手痒得很。

    3人出行,法拉利和大牛都是双人位的跑车,坐不下三个人,方灿开的是家里的奥迪q8,黑色的城市suv,宽敞大气,呼啸着驶出了名爵公馆别墅区,直奔怀石料理。

    ***

    午餐后回到家的林深美美地睡了一觉,直到5点钟才起床,和父亲的饭局约在晚上7点。

    林深起床打扫房间卫生,秦霄然发来一段视频,一望无际的草场上,十几匹身材矫健,四肢修长的骏马在悠闲地啃着青草。

    视频中传出了低沉性感的声音:“呦呦,这里是土库曼斯坦最大的马场,你所看到的都是他们今年最顶级的汗血马,年龄在3岁左右,想要么?”

    林深的心情一下子飞扬起来。

    三年前,她爱上了骑马,秦霄然承诺过要送给她一匹最好的汗血马。

    现在秦公子为她专门飞去了土库曼斯坦,兑现自己的诺言。

    众多矫健美丽的骏马中,林深一眼看中了那匹香槟色的汗血马,身形极美,通体像包裹了金箔一样,光洁的皮毛在阳光下泛着迷人的淡金色光泽,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林深连忙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家居服,又顺了顺黑色锦缎般的一头秀发——“香槟色的那匹最好看!”

    “想要就叫声好听的,嗯?”

    林深抿了抿唇,望着秦霄然灼热深邃的目光,脸上有点发烧,“哥哥,人家想要香槟色的那匹嘛!”

    秦霄然轻笑一声,“这匹啊,想要这匹的话光说好听的是不够的哦!再想想?”

    平时拽的一批的林大佬没抗住秦公子邪魅的一笑,秒变小白兔,她想了想,把心一横,羞答答地把自己的红唇凑到手机屏幕上秦霄然嘴唇的位置,轻轻地挨了一下,就跟什么似的弹开了。

    秦霄然的目光愈发深沉了,盯着小女朋友粉嫩脸上的一抹红有点口干舌燥,“你这蜻蜓点水不太行啊,看来是哥哥平时教的不够,等回去之后还得加强练习啊!”

    神特么加强练习?

    “秦霄然!”

    呵,小女朋友不禁撩,这是要炸毛了。

    秦霄然声音微哑地秒回了一句——“呦呦,我全部都买下了,送给你。等你披上婚纱那天,我会骑着它来接你。”

    求婚……

    emmm*(?*ˊ?ˋ)?*?

    林深不受控制地自行脑补了一万字才刹住车,耳尖红透了。

    她把头埋在枕头里,林深你没救了!人秦霄然一句话就把你弄得脸红心跳的,你可太没出息了。

    ***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林深驾车赶往船北路。

    怀石料理位于城市公园旁边,于喧哗的城市闹中取静,建筑带有浓郁的日式风情,庭院楼阁古香古色,四周竹林环抱,院中布置着扶桑传统文化中的枯山水,苍石为山,白沙做水,几株火红的枫树和苍翠的杜松点缀露池岸边,当中一条蜿蜒的青石小径连接着汉白玉石桥。

    林深停好车,两位身穿和服脚踏木屐的侍女手提宫灯,踩着细碎的步子毕恭毕敬地迎上跟前,引领着林深去了春日樱包房。

    陆连城对今晚这顿饭十分重视,提前到场在包房等候了。

    和服侍女推开了房间的梭门,走进房间的一刹那,林深愣住了。房间里除了陆连城以外还有一个人,父亲身边站着一位眉眼精致,穿着包臀裙装身材火辣的女人。

    这美女自己还认识。

    今天上午在游泳池刚认识的。

    “薛乔!怎么是你?”

    “林深!是你?”

    这世界可真奇妙,没想到两个人竟然在这里不期而遇。

    薛乔热情地迎上跟前,挽住了林深的胳膊,“原来‘大叔’的女儿呦呦就是你啊!”

    陆连城也很纳闷儿,“怎么……你们认识?”

    “嗯!上午在游泳馆,就是林深帮我找回了钻石。”

    陆连城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很快调整情绪迎上跟前,为女儿拉开了餐桌旁的椅子。

    “呦呦,坐吧。”

    薛乔大大方方地在林深的右边坐了下来,“大叔,我要陪我的好朋友坐,就不陪你坐了。”声音甜腻,带着一股子撒娇的味道,满满都是小女生的娇憨。

    陆连城笑着点点头,在林身的对面坐了下来。

    (〃°ー°)

    呃,这什么情况?

    大叔?

    林深稍稍愣了愣神,看了一眼父亲,眨了眨眼,没有做声,垂下了眼眸。直觉感到父亲和薛乔之间的关系不太一般。

    薛乔何等的聪明,从林深眨眼的一刻就明了她心中的想法。薛乔从和服侍女手中接过茶壶,示意包房中的服务人员暂时回避。

    薛乔亲自为林深冲了一杯茶,“大叔说今晚要请自己的女儿呦呦吃饭,要我作陪,可我没想到呦呦就是你。”

    薛乔端着茶杯的手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接着说道:“你恐怕也看出来了,我……其实是……你爸的女朋友。”

    林深有些惊讶,她没想到薛乔会如此坦白,直接道破了她和陆连城之间的关系。

    对于这种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事情,旁人本不便多言,何况还是刚认识没两天的亲生父亲。

    她直视着薛乔的眼睛,清澈的目光没掺杂一丝杂念,点点头,“嗯,我爸还……挺有眼光的。”

    林深一口喝干了杯中的茶,笑了笑,把茶杯往薛乔面前一推,“好喝,再来一杯。”

    薛乔也笑了,“给你压压惊。”便又给林深冲了一杯茶。

    看着二人之间的互动,陆连城迟疑了一下,声音低沉地开了口:“呦呦,抱歉。事实上我跟你妈妈从三年前就一直在为离婚之事协商纠缠。她开出的条件是要拿走我手中所持有的陆氏集团股份的一半,如果那样,加上她手里现的股份,她将成为陆氏集团最大的股东,连你爷爷都要看她脸色行事。这事儿家里其他人还不知道,可陆氏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实在没办法答应她的无理要求,离婚的事情就这样一直拖着。”

    林深无声地笑了笑,表示理解:“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其实,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么多。”

    薛乔起身,来到陆连城身旁,给他面前的杯子里添满茶,手顺势搭在了陆连城的肩上。

    陆连城很自然地握住了薛乔的手,“我和薛乔是两年前在一起的,她很有能力,白手起家,如今事业也有小成。”

    薛乔亲昵用手拢了拢陆连城的发鬓,“还不是有你陆大总裁为我护航,要不然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小丫头早就被那些同行给踩死了。好了,今晚请呦呦吃饭,不是听你我讲故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